第76章 ...

上一章:第75章 ... 下一章:第77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璃派去南郡的探子回报,端睦公主近来跟那个造反的罗坤私下来往频繁。当初她可是一心要南莹婉留在长安觅一个锦绣前程的,而如今却一改旧志巴不得她回南郡,只怕是她要和罗坤联手有大动作,又唯恐一旦起事会株连到远在长安的女儿身上。

为了南莹婉好,宁娆当然不能答应。

但端睦和罗坤来往频繁一事又是机密,不能轻易说给南莹婉听,便找了些诸如“婚嫁”“路途遥远”的理由,拼命说服南莹婉留在长安。

南莹婉见她态度坚决,那一脸的哀求神色亦渐渐敛去,秀眸中闪现出决绝的神色,她站起身,握紧了手,道:“既然娘娘不肯成全莹婉,那么另有一事,需要和娘娘借一步说话。”

她的神色一瞬变得冷硬、冰凉,令宁娆警钟大作,道:“有何事不能在这里说?”

南莹婉微勾唇角,环顾左右,确认无人,压低了声音:“沈易之。”

她两片薄唇一开一合,吐出这三个字,宁娆只觉有惊雷轰然在脑中炸开,看着南莹婉冷淡的眉眼,紧掐住自己的虎口,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沈易之五年杳无音讯,当年的事又绝密至极,南莹婉怎么会知道?

不,不能接招,万一这是她在试探自己,若是表现得太过震惊、在意,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她强作平静,露出恰到好处的茫然:“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是谁,莹婉突然提他是何意?”

南莹婉凝着她看了一会儿,缓缓道:“或者我可以在沈易之前面加上两个字。”她微微倾身,靠近宁娆,在她耳边低声道:“先帝。”

宁娆眉宇倏然蹙起,无数念头在脑中转过,还是装作寻常道:“我当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离开席间的时间太久,不如早些回去吧。”

说罢,敛过臂纱,想去握南莹婉的手。

南莹婉一欠身子,避开了。

她冷然而笑:“娘娘是想去向表哥报信,好让他把我扣下?”

宁娆收回自己扑空了的双手,平静地转头看着南莹婉,道:“你想多了。”

南莹婉笑意不减:“数月不见,娘娘真是跟从前判若两人,这般镇定,若非莹婉早就知道个中隐情,只怕真得会被娘娘这番平静的表演给骗了。”

宁娆脑子拼命转动,不可能!南莹婉客居陈府,身边没有亲信,不可能探听到如此重要的讯息。且当年这些事早就被江璃派影卫消除了痕迹,别说她,就算是那些在朝中根基颇深的宗亲权贵也无从知晓,更何况一个无依无靠的南莹婉。

若不是她自己探听出来的,就是有人告诉她的。

宁娆深吸了一口气,依旧平静道:“我不知你是从哪儿听来的闲言碎语,你说的这个人我到如今也没想起他是谁,更别说他会和先帝有什么联系。”

她忖度片刻,加重语气,道:“你是南太傅的女儿,这如今的天下与天子都是太傅当年的心血,任谁想来毁掉,这个人都不该是你。”

此话一出,南莹婉略有动容。

但只是犹豫了片刻,她强敛去多余的神情,又恢复了冷硬与坚决,道:“若表哥真得念父亲当年的情分,就不该对母亲如此绝情。你们当我什么都不知道,表哥再三驳了我要去南郡的请求,无非是想对母亲下手了,他想要保全我,所以才不让我搅进去。”

宁娆道:“既然你知道他想保全你,为什么不领情?”

“领情?”南莹婉冷笑:“我已经没有父亲了,如果再没有了母亲,独自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表哥做到这份儿上,还要保全我当真是因为父亲的旧情么?我看他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怕后半生活在愧疚里,无颜去见我父亲吧!”

“你不是不知道你母亲当年做了什么,景桓能容忍她至今已是难得,有多少情分经得起这么磋磨……”

“宁娆!”南莹婉冷声打断她,眉眼凛然,透着寒若冰霜的决绝:“你不要跟我废话了。我只问你一句,我要另选地方跟你说剩下的话,你跟不跟我来?”

宁娆冷眸看她,缄然不语。

她盯着宁娆,嘲讽似的笑了笑:“他为你做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退让了那么多,你便连这么一丝丝风险都不愿意为他冒吗?宁娆啊宁娆,这世上果然是一报还一报,表哥在别处对旁人绝情,也自有他心尖上的人把这份绝情还给他。”

宁娆看着她几近癫狂的模样,蹙眉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想让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南莹婉道:“你大可不去,现在出去把我跟你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表哥,让他囚禁我甚至杀我灭口。相信你已猜到这事情并不是我查出来的,而是旁人告知,若我有丝毫差池,此人必定会将此事昭告天下,到时候,只怕天下大乱,天子毁誉,群将攻之,这在咱们大魏也不是没有先例。”

宁娆身形晃了晃,勉强站稳,握紧了手,道:“好,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跟你去。”

……

两人避开守卫和宫女,一路往宣室殿的西侧而去。

南莹婉是宗室贵女,幼时时常入宫,对宫闱地形十分熟悉,所选的路也颇为刁钻,就连入宫五年的宁娆都没这样走过。

夜色沉酽,万里无星,天幕如一片黑布,遮得密不透风。

借着微弱的烛光,宁娆知道南莹婉领着自己来了后宫,可是奇怪的,这条夹道荒草丛生,路过时透出浓浓的腐败之气,她仔细查看,竟发觉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地方。

她在宫里生活了五年,当了四年的后宫之主,这四四方方的天地之间,竟还有她没来过的地方!

像是猜到了她的疑惑,南莹婉在前面边走,边道:“这是通往冼尘宫的路。”

冼尘宫……

宁娆凝眉思忖,倏然,抓住了自己的臂袖。

南莹婉的嗓音微哑,在深夜静谧里,如鬼魅之音幽幽飘来:“是滟妃生前的寝宫。滟妃一死,先帝就命人把寝宫封了,到了表哥继位,更是让人把这方圆几里的宫道都封了,想来阿娆是没有来过了,表哥爱你至深,自然是希望你能与他同心同德,同仇敌忾,这妖妃的寝宫自是不愿你踏入半步的。”

宁娆默然,她突然发现,南莹婉虽然没有得到过江璃的心,可是她对江璃了解至深,这份了解不亚于任何一个江璃身边所亲近的人。

她转过这个念头,凝着南莹婉的背影道:“纵然没有爱情,但终归该有亲情在吧,再不济,当年共患难的感情也在吧,你真得这般狠心,要联合外人去算计景桓?”

南莹婉的身形微滞,但须臾之间,便恢复了正常的步伐。

她的声音中隐有叹息:“这事如何发展已不是我能把控得了,我所能做的,便是从这件事里尽可能多的保全我自己的亲人及利益。阿娆,我没有你那样的福气,没有表哥这样的男人肯对我掏心掏肺的庇护,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越靠近冼尘宫,南莹婉似乎越平静,那凌锐的敌意渐渐散去,还能平和地跟宁娆说几句话。

转过一处拐角,南莹婉倏然停住,抬高了手中的红锦灯笼,照出两扇爬满青苔的斑驳殿门。

‘吱呦’一声,推开了殿门。

宁娆站在殿门前环视,凭借殿里射出的微弱烛光,她判断这应该不是正殿。

迈进殿门的南莹婉回头看她,言语清幽:“愣着干什么,进来呀,难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反悔的余地?”

宁娆跟着她进去了。

大殿里铺着鲜红的毡毯,毡毯上开遍了绯色绚丽的花,只点了寥寥数根蜡烛,光影朦胧,并看不仔细。

烛光落在地上,影影绰绰,依稀看见殿上坐了两个人。

那两人见南莹婉和宁娆进来,起身,待看清了他们的脸,大为诧异。

宁娆也很诧异,这两人竟是高兆容和合龄。

她离开桐花台正殿时两人还在席间,可一眨眼竟比她和南莹婉来得还快,这只能说明她在偏殿与南莹婉争执时两人已经动身往这边来了。

高兆容冲她深揖为里,端儒的面容上满是狐疑:“娘娘,您为何要邀臣和公主来此相见?”

宁娆一愕,她邀的?

她想要上前一问究竟,顺着雕花路往前走,却突然发现原来刺绣毡毯只在进门处铺了一段,再往里是平地凿出来的水池,表面浮着几朵敷水盛开的薄绢莲花,与毡毯上刺绣的花色相同,在昏暗的烛光下自然很容易混淆。

宁娆凝目细看,见水池里隐隐绰绰冒着白烟,好像……是热水。

她心弦一动,突然闪过不好的预感,可已经来不及了,身侧撩过一道影子,只听南莹婉低低道了声“对不起”,一股大力推到了她的身上,把她推进了水池里。

滚烫的水漫过她的全身,正好齐到脖颈。她只觉仿佛被热焰所拢,周身想要烧起来一般,几乎同时,大堂内灯烛骤然被点亮,明光四溢。

合龄和高兆容在一旁,皆望着她瞠目,全都惊住了。

宁娆有所感应,忍着痛楚,低头,拨开水中莲花,那清澈的水面映出她额间魅惑鲜妍的花……

“额间花……”合龄惊讶之余,喃喃自语。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5章 ... 下一章:第77章 ...
热门: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本宫不好惹 谁借走了笙歌 乱臣 在他加冕为王前 穿成灵树后我拯救了异世界 穿成万人迷的双胞胎哥哥 甩了金大腿之后[娱乐圈]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 硬核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