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

上一章:第62章 ... 下一章:第64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药汁顺着喉线流下去,呛得宁娆抚住胸口直咳嗽。

这一咳嗽,倒把黏在舌苔上那药的苦味激得泛上许多,极苦极涩,萦然散开,连舌头都有些发麻。

江璃又捏住宁娆的下颌,给她往嘴里送了一颗桃脯。

宁娆懵懵地砸吧了几下,品出些清凉甜意,幽幽怨怨地瞥了江璃一眼,默不作声地拉过被衾躺下。

眨巴眼,歪头看向坐在榻边的江璃:“我是不是睡一觉就能都想起来了?”

江璃敛眉思索片刻,不十分确定:“兴许吧。”

兴许?

那你还灌得那么干脆利落!

宁娆瘪了瘪嘴,目光流露出不满。

江璃察觉到,耐心地解释:“这又不是灵丹妙药,喝下去立马就管用。太医只说可解惑心毒,又验过对身体没有大的伤害,所以才给你服下。”

宁娆将双手交叠,平放于胸前,有些忐忑。

“那……我睡了?”

江璃和缓一笑,将手覆在她的上面,声线温柔:“睡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话音甫落,幔帐外探进来一个脑袋,笑容甜甜,声音柔煦。

“我也一直在。”

是江偃。

他抬起小手朝宁娆摇了摇,察觉到江璃不满的视线,讪讪地收回来,不情不愿地把脑袋缩回了幔帐外。

宁娆那忐忑的心安了许多,如仪式一般,双手拢着被衾,郑重地闭上了眼。

……

嘉业二十五年

梦中又回到了卧薪坞。

这地方四面环山,地势陡峻,又是隐在梅林翠岭之中的凹谷,大多云梁人躲避于此,连官府都发现不了,宁娆一个出门就识不得方向的闺阁小姐,在一群人的看护下,更别提能跑出去了。

她被关在厢房里,孟淮竹每天来找她谈一次话。

谈话内容无外乎——

“你是云梁公主,你对云梁有责任,如今国破家亡,怎能坐视不理?”

“云梁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正需你去拯救,你怎能如此冷漠?”

都是一些废话。

她还没从‘自己的爹娘不是亲爹娘,自己的亲爹是云梁国主’这个事实里走出来,就让她接受这么一大堆道理,她能不冷漠吗?

她不光冷漠,还面瘫,不管面对孟淮竹还是陈宣若,都是一副冷淡清沉的表情。

这样过了几天,约莫是除夕,因卧薪坞里的伙食突然好了起来。

炒菜心里能扒拉出来点肉,汤羹里还能见点油花,她吃了两口,只觉依旧寡淡无味,没什么意思地把筷箸放了回去。

负责照顾她的老婆婆进来收拾碗筷,见饭菜羹汤几乎还是原样,只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东西收拾了出去。

因这老婆婆缺了一支胳膊,腿脚又不太灵敏,收拾起来很是吃力,最后宁娆看不过去,起来帮着她。

“公主,你别做这些,婆婆自己能干了,你是金枝玉叶,歇着吧。”老婆婆一边说,一边把她的手推开。

宁娆有些郁闷,挠了挠自己的头,道:“别叫我公主,叫我阿娆,我姓宁,大名宁娆。”

一向和蔼可亲的婆婆突然变了脸色,七分凝重,三分谴责地说:“不,你姓孟,你是云梁公主孟淮雪,你的父亲是云梁国主孟浮笙,你怎么能不认自己的祖宗姓氏?”

宁娆怔怔地看了她一阵儿,朝她摆了摆手,颓然道:“好了,婆婆,你收拾好了就出去吧,来来回回就这几句,我耳朵都快起茧了……”

婆婆吃力地单臂端起漆盘,望着她,欲言又止。

但终归只是叹了口气,默默地退出去。

没过多久,孟淮竹和陈宣若进来了。

孟淮竹今天倒是没为难她,也没对她说教,只是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阵儿,道:“我给宁辉去信儿了,他过一会儿就来接你。”

宁娆一愣,心中溢上狂喜,但转念一想,又有些提防地看着孟淮竹:“你会这么好心?”

孟淮竹没好气道:“我劝不住你,还关着你干什么?你在这儿住了几天,膳食都要给你最好的,都快把我们吃穷了。”

宁娆瞠目:“那个清炒菜心和黄面团就是最好的?你们这日子过得也太……”她觑到孟淮竹不友善的脸色,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果然,她唇角一勾,满是讥讽道:“我们可比不了你这官家小姐,锦衣玉食的,大魏对云梁遗民喊打喊杀,不能经商不能科举,连在长安露面都有可能会被官兵带走,关押、驱逐,能有这些吃食已是不易。”

宁娆讪讪地坐下,向后挪了挪,道:“那你何必继续待在长安?大魏律法如此,非奴籍云梁人不得居留长安和洛阳,你们走了不就行了?”

“走?”孟淮竹讥诮道:“你以为离开了长安和洛阳,云梁人就有活路了?不能科举,不能经商,那就只能耕种。可连日夜劳作从地里扒几分辛苦钱,都要缴比魏人多三倍的赋税,三倍!辛辛苦苦种的粮食,连米汤都喝不了几碗,就要全交给官府。”

“那还不是因为那个妖妃?”宁娆的父亲是御史台大夫,其所交皆是文流墨客,来往清议她听得多了,也知晓其中的缘由:“那妖妃祸乱朝纲多年,冤杀忠良,驱逐无辜太子,虽然已经死了,但还是留下许多党羽,为了防止前事重演,打压提防他们又有什么不对?”

孟淮竹定定地垂眸看她,还未说话,陈宣若先抓了她的手:“淮竹,阿娆久居官巷,极少接触外人,有这种想法太正常了。不光是她,现如今大多的宗亲官吏甚至寻常大魏百姓都是这种想法,孟文滟把持朝政十年,暴行无数,大家……也实在是怕了。”

他的话和缓、温煦,娓娓道来,平息着孟淮竹的焦躁。

她闭了闭眼,拿出极大的耐心冲宁娆道:“那你觉得云梁百姓也是有罪的吗?”顿了顿,又道:“你觉得每日来给你送饭的关婆婆也有罪吗?你知道她的胳膊是怎么断的吗……”

宁娆一愣,在孟淮竹咄咄逼人的诘问下,突然感到些许茫然。

她自小的生活环境极为单纯,所接触的人也都是与她一样的官宦子女,他们读之乎者也,学圣贤道理,享受着安稳富庶的生活,思想也是白纸一样的简单。

有罪者诛,有功者赏,竭尽全力让旧祸不重演,让他们的生活继续安稳下去。这就是全部,至于旁的,更深的,她从未想过,也没有人跟她说。

懵懵懂懂的,仰头问:“怎么断的?”

赶在孟淮竹张口之前,陈宣若又拦住了:“这一段以后再说,阿娆年纪还小,接受不了这些东西。”

“年纪小?”孟淮竹讥诮道:“我们是双生女,我和她是同一日出生的……”

话音刚落,小静进来了,她关切地看了一眼被孟淮竹和陈宣若团团围住的宁娆,匆匆转开,急道:“公主你快去看看吧,楚王他……”

孟淮竹脸上尽是不耐烦,没好气道:“他又怎么了?”

“他……他说他不想活了,可在王府里一堆人看着他,死也死不了,所以想死在咱们这儿,让你给他找个好地方埋了就成。”

孟淮竹一把甩开拉扯她、让她冷静的陈宣若,暴跳如雷:“我他妈欠他的啊?凭什么我埋?棺材不要钱还是石碑香烛不要钱啊?……”骂骂咧咧地跟着小静走了。

留下陈宣若和宁娆四目相对,宛如石化。

过了片刻,陈宣若抚住额头,轻微地叹了口气,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两人穿过回廊,循着大呼小叫的声音去了前堂。

前堂坐北朝南,正对大门建了宣派的祭台,上面供奉着百余座牌位,香火不断。

江偃平躺在祭台前的地上,一身浅褐色窄袖锦衣上泛着缕金丝线的浅润光泽,饶是他这姿势太过……不雅,但浑身还是流淌着雍容矜贵的气度,与这稍显寒酸的大堂显得格格不入。

他抬手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哀戚戚道:“我这娘走了爹又不疼的孩子啊,简直活着就是多余,你们谁都别劝我,让我死了算。”

孟淮竹在一边抱胳膊看他,冷凛凛道:“没人劝你,我就是想说,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死,还得埋你,不够费劲的。”

宁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见那少年眨巴了眨巴眼,好像刚要进一步升级他那过分浮夸的表演,蓦得,提溜转的眼珠停下了。

视线刚好落到宁娆的身上。

那澄澈的曈眸里满是好奇,一弓身子一踢腿,从地上翻腾起来,径直朝宁娆过来。

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打量了她许久,嗞嗞道:“哎呀呀,瞧这长的,怎么跟淮竹这么像!你说你像谁不好,非要像她,她那么丑……”

“你才丑!”宁娆瞪圆了眼,反击。

他一怔,后退几步,去扯孟淮竹的衣袖,低声道:“这就是你那双胞胎妹妹啊……你把她找出来干什么?真想让她去选太子妃啊?”

满脸的好奇心,好像忘了他刚才还在要死要活……

孟淮竹剜了他一眼,“你管得着?”

他悻悻然地把手收回来,嘀咕:“我不是想死吗?要是你让她去选太子妃,那我就不死了,我等着看看她能不能选上再死,不然等我到了那边还得一直好奇,得多难受……”

“江偃,你要不想死了,就给我滚回你的楚王府,大过年的,我们这儿没你的饭。”

江偃瘪了瘪嘴,耷拉着脑袋走出去几步,又倒退了回来,把头搁在孟淮竹的肩膀上,嘤嘤地开始撒娇:“别赶我走,今日除夕家宴,礼部借口我孝期未满向父皇上表让我暂留王府,不必去桐花台,父皇……”他脸色一黯,有些凄郁道:“父皇也同意了,我没地方去,你就收留我吧。”

孟淮竹沉默片刻,道:“你父皇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个时候大约不会拂你皇兄的意,我看这礼部官员准是在看监国太子脸色行事。”

江偃的神情愈加凄怆,但一双秀眸天生弯弯,纵然不豫,还是透出些勉强笑意。

“你收留我了?”

孟淮竹瞅了他一眼,道:“先说好,这可不比你的楚王府,没山珍海味,只有粗茶淡饭。”

说罢,再没看他一眼,负袖走了。

……

卧薪坞里植大片梅花树,隆冬腊月,正是开花的好时节,红艳如血,似碎玉一般随风飘转。

宁娆靠着回廊看了许久,直到鼻子冻得发僵。

“你真要去选太子妃啊?”从她身旁探出个脑袋,充满好奇地问。

宁娆摇头,眼见夕阳如血,挂在山坳上,一时有些凄惶,低迷道:“我不选,我就想回家。”

“想回家回就是了,怎么……”江偃试探着问:“你爹娘也偏心,不让你上家宴?”

宁娆又摇头,抱着廊柱可怜兮兮道:“孟淮竹把我拐来的,她说告诉了我爹来接我,可还没来。”

“哎呦!那孟淮竹也太不是东西了!”江偃拉起腔调,作势要去找她算账。

宁娆满是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别去了,万一惹恼了她把你撵出去怎么办?除夕之夜,严寒至此,你若是无家可归,那不是太可怜了。”

“你都听见了……”江偃俊秀稚嫩的小脸上显出些羞赧,道:“其实我刚才就是一时难过,没控制住,又怕孟淮竹不肯收留我才来了那么一出。我才不死呢,这大好河山,风光秀丽,死了就再也看不见了,我凭什么要死?”

宁娆抿了抿唇,将快要冻僵的手拢进袖子里,呵气成雾:“你知不知道这里的关婆婆为什么只有一支胳膊?”

江偃一愣,看着宁娆那白皙精致的脸蛋,一双眼睛水灵清澈,如有净波汩汩流动,星星熠熠地看向他。

少年懵懂,脸颊微微发烫,什么都和盘托出了。

“关婆婆啊,是我母妃的乳娘,当年她儿女双全,有家有业,我母妃赐她恩典,就让她出宫养老了。后来母妃死了,大魏出了新律典,非奴籍云梁人不得居留长安与洛阳。关婆婆一家就被官兵抄了,家产被夺,儿女被杀,唯有她运气好,碰上了淮竹,只被官兵砍掉了一支胳膊,命保下来了。”

他说这话时语气甚是平常,仿佛已看过许多这样的人间惨剧,区区这般根本不值得再生起任何涟漪。

但眼波清浅,仍露出哀伤。

宁娆低下头,默然片刻,只觉心里堵得慌,问:“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下了这样的诏令,他们为什么不快些走?非要等着官兵来抄家?”

江偃凝着她看了一阵儿,倏然笑开,眼睛里有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深沉凄郁。

“宁姑娘是吧?”他确定了她的姓氏称谓,道:“尚书台辰时对外颁的旨意,巳时官兵就已经开始满大街地抓人杀人了,区区一个时辰,旨意连宫门都出不了,寻常百姓从何得知?”

“况且许多云梁人在长安住了十多年,经营下偌大的家业,就算发觉官兵开始抓人杀人,他们如何能在短短时间内收整好一切出逃?好,就算不要钱,只要命,青年壮丁也就罢了,老弱妇孺呢,他们跑得掉吗?我听说关婆婆一家人就是为了照应腿脚不灵敏的她,才错过了出城的最佳时机,被官兵杀了全家。”

宁娆蹙起眉宇:“朝廷怎么可以这样?那个什么监国太子也太恶毒了!”

江偃目光微渺,摇了摇头:“未必就是监国太子的错,诏令与执行不符,也是常有的事。况且,现在大魏上下皆对云梁人喊打喊杀,连我这么个含有云梁血脉的亲王都被挤兑着,更何况是平民。这样的做法,不会有哪个衙署管,自然也传不到我皇兄的耳朵里。”

“那你呢?你怎么不跟他说?”宁娆忖度着江偃这话里话外对他皇兄的维护,觉得这兄弟的关系不至于像外界传得那么紧张。

江偃一愣,随即怅惘地摇头:“这一切发生时我正在景陵为我母妃守灵,等后来我知道了,已于事无补。”他长叹一口气:“后来,就没有这么血腥了,不过是对云梁人的打压欺辱,鲜少闹出人命,或是闹出了人命,各家各院也都藏得严严实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连官司都没法打。这种事,在皇兄那里就是小事,只要都城不乱,他不会管的。”

宁娆复又低下头,心里沉甸甸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上之所好,下必甚之,反之亦然。”寒风萧索,回旋宛若呜咽,夹杂着,飘来了这么一句话。

宁娆霍的站起身,回头。

孟淮竹领着宁辉从回廊尽头走过来,宁辉提着个食盒,手臂上搭着宁娆的狐毛大氅,什么都没再说,只是把大氅抖开,给宁娆披上,极仔细地给她把丝绦系好。

“我怕你娘担心,没跟她说实话,只说你要在郭祭酒家住几日,陪他家大姑娘。你娘觉得大过年的,叨扰人家不过意,做了些糕点让我带着。”

说罢,把食盒敞开,“我听淮竹说你这些天也没好好吃饭,先吃点吧,快要到宵禁的时辰了,咱们恐怕得在卧薪坞再叨扰一晚。”

宁娆捏了个糯米糍放进嘴里,见孟淮竹和江偃都静静站在一边,边嚼着边把碟子拿出来冲他们扬了扬,道:“你们吃吗?”

江偃随意捏起一个扔嘴里,而孟淮竹,却是盯着那盘糯米糍,神情伤忧。

半天,她才哑着声道:“糯米糍……当初云梁国灭,义父带着我和母亲逃到了益阳,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带出来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日子越过越拮据。我八岁生日那天,母亲问我想吃什么,我考量着家里的境况,没敢说太贵的,只随口说想吃糯米糍。可母亲没告诉我家里已经没钱了,她拿了银钗偷偷地出去当,结果因为几个铜板跟当铺老板争执起来,被人推倒,头磕在了石阶上。等我和义父找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救不过来了。”

孟淮竹一反刚劲常态,竟说得自己眼眶发红,一副伤心欲泣的模样。

宁娆突然觉得嘴里这软软糯糯的东西变得像蜡,嚼之无味,把咬了一口的米饼又放了回去。

她看了看宁辉,犹豫着问孟淮竹:“你说的这个母亲,是不是我的生母?”

孟淮竹道:“当然,我们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女,我的母亲不就是你的母亲吗?”

“那你有没有替她报仇?”宁娆攥紧了拳头,气势凛凛地问。

“当然。”她眉宇间浮掠上几许快意恩仇的意味:“我和义父一起宰了那当铺老板,不过……从那往后我们就过上了逃亡的日子。”

宁娆紧攥的拳松开,低下了头,一时缄默。

过了一会儿,她冲孟淮竹喃喃道:“我……我有爹娘,他们就我一个女儿,我……我不能跟你……跟你……”她舌头像打了结,为难地说不出囫囵话。

孟淮竹看着她,眼中一闪而过失落,但随即掩去,只剩一副清冷如霜的表情。

江偃看出些端倪,忙道:“不认就不认吧,我看你两也不是很像,没准儿弄错了。再说……我瞧着宁姑娘这性子也不太适合我皇兄,那冰山大孔雀还是配南莹婉好。”他凝着低头怅然的宁娆,软软的狐毛簇在颊边,显得脸越发晶莹动人,脸有些微微红,往她身边挪了挪,低声道:“要不你嫁我吧,我觉得我比皇兄长得俊。”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2章 ... 下一章:第64章 ...
热门: 聊斋寻艳记 他的小娇娇 长夜余火 只许喜欢我 一闪一闪亮晶晶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像我这般热切地爱你 不让喧嚣着地 离婚三分钟内回档怎么办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