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

上一章:第61章 ... 下一章:第63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敢打我?”孟淮竹霍的站起身,朝宁娆扑过来。

宁娆慌忙蹿到了一边,堪堪躲开她攻袭至衣襟的手,推开她的胳膊,绕着穹顶大柱连连后退。

“是你先来骂我!你凭什么说我是灾星?巫祝的预言说得‘御出双姝,国宗覆灭’,没准那灾星是你呢。若父母只生了我一个,没准儿现在我还安安稳稳地在云梁当我的小公主呢,会有今天这些破事?”

宁娆近来随着记忆的逐渐恢复,脑力也渐长,在如此危急的情景下说出的话还能如此有理有据,道理缜密,竟让孟淮竹一时找不出反驳之词。

既然反驳不了,那就用拳头来解决。

孟淮竹酝足了力气,裹挟着冬日里凛冽寒气,一掌朝宁娆的肩胛骨劈去,宁娆旋身躲开,趁着她扑空了防备不足,积蓄起招式朝孟淮竹的面门攻去。

被对方甚是灵敏地躲开,一个大开大合的飞旋腿开始攻宁娆的下盘。

门外江璃听到了打斗声,生怕宁娆吃亏,忙要踹开门进来,被江偃拦住。

“让她们打,若是阿娆占了上风,就让她教训一顿孟淮竹。若是孟淮竹占了上风,咱们再进去也不迟。”

话音刚落,里面传出了一声惨叫。

“啊!景桓,景怡,救命啊!”

是宁娆!

两人立马破门而入。

正见孟淮竹压弯了宁娆的腿肘,将她的手腕反扭至身后箍住,腾出一只手要拍她巴掌。

江璃只觉怒火冲顶,飞身上前,扑头盖脸地朝孟淮竹袭去,先从她手里把宁娆夺回来,拽到自己身后,招式携起的劲风吹得衣袂飘飘,如一阵飞旋,掌风既强且韧的朝孟淮竹拍去。

孟淮竹也不是省油的,她早有防备,歪身躲开气势汹汹的掌刀,顺着这股劲儿避开江璃攻击顺手的正面,绕到他身侧,攻击他空虚的侧盘。

江璃分神把宁娆推到了江偃的身边,开始半退半躲孟淮竹的进攻。

孟淮竹的身法灵动飘逸,在这狭小的雅间之内,似乎更能游刃有余。

而江璃的风格则偏向沉稳端正,一步一步,哪怕是退也退得颇具章法,似乎暂时落了下风。

宁娆在一边看得着急,挽袖子想上去帮江璃,被江偃一把拽了回来。

他目光紧凝着面前两人,心不在焉道:“你别添乱了,你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水准上的。”

宁娆虽有不服,但想起刚才自己被孟淮竹老鹰捉小鸡似得提溜起来,只有忿忿然地缩回来。

寥寥数语之间,面前的战局发生了变化。

江璃连招数度后退,看似落了下乘,实则是在观察孟淮竹的招式,这些招式虽被她使得变幻莫测,可隐隐的,江璃觉出些熟悉。

他退到最后一步,压住后盘,截住孟淮竹的攻势,反守为攻。

这变幻莫测、灵动飘逸的身法在江璃的面前,似乎一下变成了一架抽丝的笼子,四处都是破绽。

孟淮竹在江璃看似绵韧沉稳但实则无懈可击的进攻下渐渐显出颓势,慌乱之下更是错漏百出,一晃神,被江璃反压住胳膊,扣到了墙壁上。

这下成了砧板上的肉,彻底动弹不得了。

江偃在一边看着,终于松了口气,心想,若是当着宁娆的面儿,皇兄输给了孟淮竹,那这面子可哪儿找去?

这样想着,却又担心孟淮竹会吃亏,忙奔上去,赔笑:“皇兄息怒,息怒。”

江璃低头,手劲儿稍松,让孟淮竹紧贴在墙上的脸可以向后抻了抻,方便说话。

“影山。”孟淮竹的后肩骨上仍横着江璃那铁铸一般坚实的胳膊,不得自由,但仍挣扎着说出了这两个字。

江璃脸色稍变,但很快恢复平静。

他低睨着孟淮竹的后脑勺,淡然道:“向阿娆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我说得哪里有错?”孟淮竹挣了挣,没挣开江璃的挟制,不服气地说。

“叫自己的妹妹作灾星,还说自己没有错?”

孟淮竹咬了咬牙,道:“就是因为她。当初姑姑听信了巫祝‘会有孟氏王女为后’的预言,才力排众议跋涉千里来了长安。可当初巫祝卜算出这预言的时候,正是我们姐妹出生的时候,姑姑钻营一生也没能当上皇后,到今天来看,这预言说的是谁不是一目了然吗?”

“若当初没有这预言,姑姑就不会来长安,大魏和云梁之间也不会开战,云梁不会被灭国,许多事情都不会发生。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她酣畅淋漓地吐出了心中积怨之言,说得江偃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神色凄怆,郁郁地低下了头。

江璃不禁沉了脸色:“你胡说什么!”

孟淮竹艰难地在压制下向后瞟视线,还想再说,被宁娆迅速打断。

“你就是胡说!”她有些不安地看着江璃的脸色,指着孟淮竹道:“就算这是我的命,那我是什么命自有我自己来承担,关了旁人何事?还是他们一个个利欲熏心,权欲熏心,贪婪至极,才会借着别人的命来为自己谋利。”

她说完,脑筋一灵,忙去看江偃,他果然愈加伤惘,神色暗郁。

“景……景怡,我……我说孟淮竹呢,你……你别多心。”一慌,连安慰话也说得磕磕绊绊。

江偃默然抬头,唇角微牵了牵,勾起一个勉强又难看的弧度,朝宁娆轻轻摇了摇头。

江璃全看在眼里,心中既为孟淮竹刚才的话而烦躁,又心疼江偃,一时郁结难纾,转而怒目瞪视孟淮竹,把气全撒她身上。

扯下窗幔扭成绳,把她的手腕反绑在在身后,甩给江偃。

冷声道:“朕当太子监国时就曾下过诏令,非奴籍的云梁人不得居留长安及洛阳,你既然在大魏的疆土之上,就得遵守大魏律法。”

说罢,冲江偃道:“亲眼盯着她离开长安你再回来,还有……”他目光凝神,极为严肃:“遮住她的脸,不能让别人看见。”

江偃点头:“皇兄放心。”

被绑住了的孟淮竹开始扑腾,挣扎着道:“等等……能不能给我点钱?我在长安徘徊了数月,银子都花光了。”

说这话时,却是冲着宁娆。

敢情这嚣张兮兮的云梁公主还怪穷的。

宁娆一边腹诽,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腰间荷包……

唉,自从当了皇后,好像就没有随身带钱的习惯了。

她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眼前身影一晃,江璃直接拽着她往外走,临出门时,听里面传出来江偃的声音。

“你缺钱跟我说不就是了,我给你啊……”

江璃和宁娆走出了这如同枯井般毫无人烟的酒肆,在街上徘徊游移的几个人迅速围上来,江璃道:“给楚王留一辆马车。”

为首的躬身应是,又一阵风儿似得四散开。

宁娆这才能静下心,仔细观察这条街衢的防制。

看似宁静,但在重要枢点都布置了人,连隐秘拐角处亦有人影憧憧,潦草一算,这条街至少埋伏了千余人。

难怪陈宣若自己不来,让她来,若是陈宣若悄悄地来了,恐怕连街口都进不来。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心说,可是到了如今,他来不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腰间一紧,江璃从身后环住她,温声问:“你为什么叹气?”

宁娆抿了抿,半仰了头看他:“那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来?还让大黄门等我。”

江璃温煦的神情稍暗,有阴影在眼底沉落,缓慢道:“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不是他,可惜,世人皆谓我多疑,却不知,我反畏世人多不可信。”

车轮辘辘,马车正停到他们跟前。

江璃将宁娆扶上马车,自己随后跟上。

一路寡言,等回了太极宫,已是迟暮时分,日影西沉,暗云铺开。

江璃总是低沉的,郁郁寡欢,道:“你先回昭阳殿吧,我还有些奏疏要看。”

宁娆安静地‘哦’了一声,道:“我也有账本要看。”说罢,转身要走,迈开了的腿又缩回来,她有些无奈地低头看自己的手腕,江璃的手紧紧箍在上面。

他蹙眉:“又是账本!这宫里天天有那么多进项出项吗?”

宁娆抿了抿唇,靠近江璃,抱着他的胳膊,柔声道:“不然明天再看也行,今天我可以陪一陪你。”

江璃脸上丝毫愉悦也无,只闷闷地说:“你刚才怎么不说陪我?你看我的样子,虽然让你回去,可是真想让你回去吗?”

宁娆歪头靠在他肩上,从善如流:“我错了。”她去拉江璃掩在重袖里的手,喃喃道:“我的心里也很乱。”

江璃揽着她一起坐到龙椅上,温声问:“怎么了?”

“淮竹说,当初那个‘会有孟氏王女为后’的预言是指向我的,可阴差阳错,被孟文滟当成了她的,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孟氏入宫,祸乱朝纲。这么算起来,你悲惨的童年以及后来的一切好像真得是因我而起啊……”

她清澈的双眸中映着烛光莹莹,声音宛若幽叹。

江璃想都没想,随口接道:“你不也说了吗?这一切都是因为孟文滟的贪欲,关你什么事。没准儿他们安分点,等你成年了,像合龄一样被送来和亲,我们看对了眼,到时两国联姻,不是皆大欢喜吗?”

宁娆猛地坐起来,星星熠熠地看他。

“你真这样想吗?”

一霎的沉默,江璃看着宁娆那隐隐担忧又隐隐希冀的模样,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就这么点破事,也值得我骗你?我早知道了,当年这预言不仅在云梁内部疯传,在大魏也有所耳闻。至于后来我知道了你的身世,我早就往这上面想过了。除了暗叹一句巫祝果然神算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

宁娆一点也不在意他话里的连嘲带讽,反倒卸下心中大石,咧开嘴笑了。

这一页正要翻篇,崔阮浩进来了。

他揖礼,道:“楚王求见。”

江偃这么快就回来了?

宁娆看向江璃,见他眉宇间也缭绕着一股疑色,冲崔阮浩说:“让他进来。”

江偃今日亲自将孟淮竹送出城,思忖着白天发生的事,心中不安,徘徊犹疑数遭,还是下定决心要进宫一趟。

他谁都没说,当初在卧薪坞,宁娆察觉到自己迟迟不肯向江璃下毒,云梁人对她已有微词,凭着胥仲对她的憎恨及狠毒,恐怕不会放过她。

她一早打听好了六尾窟杀的解药是惑心毒,嘱咐江偃,让他一定要在她饮过六尾窟杀之后想法儿及时给她灌下惑心毒。

那时的宁娆心思缜密,睿智至极,甚至连惑心毒的解药也预备好了,一同交给了江偃。

她绝对信任江偃,在危难之际,将自己的性命和自己的记忆一同托付给了江偃。

这些话,江偃本以为会成为永远的秘密,封存心间,永不提及。

但没想有一日,他会对着皇兄和失忆的阿娆,光明正大地说出来。

江璃的脸色果然有些不好看,眼梢含刃,狠狠地剜了一眼宁娆,转而问江偃:“你的意思,你有法解惑心毒,让阿娆恢复记忆?”

江偃眼中含着深隽的脉脉温情,看向站在一边的宁娆,轻轻地,笃定地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早些拿出来?”

江偃道:“我拿出来了,就是阿娆初初失去记忆,我送给她的那盒安神丸。”

宁娆一回想,道:“对,是有这东西。可是……”她略显疑惑:“我好像只用了一次,后面就再没见过了。”

江偃冲她笑了笑:“那是因为我后来偷偷跟墨珠说,这安神丸里面含了几味烈性药材,恐不适合现在的皇嫂,向她又要回来了。”

宁娆更加疑惑,轻声问:“你这又是为什么?”

江偃垂下眉目,默然片刻,几分痴惘,几分哀怜地叹道:“那是因为我觉得,你失去了记忆的样子,很轻松,很快活,从前数年,我已经许久没有见你那样快乐了。”

就因为这个?

宁娆张了口,又不知该问什么。

江偃凝睇着她,缓声道:“这世上,大魏有大魏的路要走,云梁人也有云梁人的路要走,天意有序,人各有命,原不是单单依靠哪个人就能改变的。况且,我亲眼看着你从前饱受煎熬与痛苦,在两方之间左右为难,苦苦撕扯,就当是我自私,什么大魏,什么云梁,比起这些,我更希望你能快乐,就像……我初遇见你时那样。”

宁娆怔住了。

就算从前她知道,江偃可能对她有点不一样的感情,两人之间好像在从前也有些拉扯不清,可她没料到,这感情会这么深。

这些话好像是一张细密织就的网,兜头蒙过来,让人心里闷闷的。

她还没弄明白这感情是怎么回事,就听江璃轻咳了一声,低沉的声音中克制着不快:“说正事,扯这些做什么?”

江偃恋恋不舍地将视线从宁娆身上收回来,从袖中端出了一个碧绿小瓷瓶。

“这是阿娆当初交给我的,可用来解惑心毒。”

崔阮浩连忙接过,递给了江璃。

这瓷瓶小小一盅,质地清莹,宛如水滴落在掌心。

江璃看得有些顾虑,歪头冲崔阮浩道:“去找太医过来。”

……

太医反反复复地验过多遍,连称绝妙,这一盅药饮下去,区区惑心毒绝对迎刃而解。

宁娆躺在榻上,隔着一道雾影纱帐,听他们这样说着,不知为何,心里一阵一阵的不安。

其实,这么些日子以来,她已断断续续地想起了许多东西,所谓解药,不过是笨重的梭子,补一补疏漏之处罢了。

饶是这样安慰自己,但心底的那份不安却迟迟不散,反倒越聚越大。

她心底深处有个念头,这么长时间,想起了这么多东西,可在隐蔽处一定藏着一处,迟迟不肯透出来。

那是至关重要,可她不愿想起的东西。

揣着这些复杂的念头,她歪头看着端着药碗进来的江璃。

他一手端药,一手护着她的脖颈让她从榻上坐起来。

那清俊含秀的眉宇间涟起了细微的纹络,似乎也在害怕。

沉默片刻,他道:“阿娆,好些事是不能逃避的,你放心饮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离开。”

说罢,把碗沿送到了她的唇边。

宁娆避开,抱住他的胳膊,忧心忡忡地问:“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儿你都爱我哈?”

江璃神色凝重,笃定地点头。

紧接着,又把碗送了上去。

宁娆的唇齿刚碰到冰凉的碗沿上,又缩了回来。

顾虑地问:“从前咱们很恩爱,没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哈?”

江璃默了默,似乎在认真思索,道:“不好的回忆你差不多都想起来了,剩下的,应该都是好的。”

说罢,又把碗移到了宁娆的唇边。

宁娆又躲开,弯腰搂住江璃,嘤嘤道:“我怕。要不明天再喝?”

江璃抚着她的后背,犹豫挣扎了许久,狠下心肠又把她捞了上来。

“不行!今天就得喝,夜长梦多。”

说罢,把碗抬到了她的唇边。

宁娆咬住下唇,泫然欲泣,呢喃道:“景桓,你可要记得现在这个天真烂漫,傻傻可爱的我,喝了这盅药,我可能就不是这模样了,唔……”

江璃忍无可忍,捏住她的下颌,给她把药全灌了进去。

粗暴简单。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1章 ... 下一章:第63章 ...
热门: 暴娇和病美人[互穿] 娱乐玩童 香寒 万丈红尘之轻 长夜如星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甜文女主 重生之豪门女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