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

上一章:第56章 ... 下一章:第58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娆一恍,忙去搂住哭啼啼的英儒,道:“别哭,告诉母后出什么事了。”

英儒抽噎着道:“父皇在明合殿,要打小叔叔板子……”

宁娆定了定心神,看英儒这样儿一时半会也问不明白,又恐去得晚了来不及救江偃,忙让玄珠去备舆辇。

她正拉着英儒要出去,略一思索,将他松开,弯身温声道:“英儒,你留在这里等着母后,好不好?”

江璃说得对,英儒虽年幼,但明智早慧,且自幼生长在这复杂诡谲的宫闱里,好些事虽然大人觉得没什么,但是却极易给这孩子心底留下疮伤阴影。

就好比从前她和江璃吵架,被英儒躲在壁橱里看见,他便总是担心他们感情不睦,终日里惴惴不安。

她这一去,若是要为江偃求情,难保江璃那狗脾气不会发作,且不论孰对孰错,宁娆是绝不愿意再当着英儒的面儿跟江璃起冲突了。

所以她耐心安抚英儒,将他留在了昭阳殿,独自前往明合殿。

……

明合殿外那气势汹汹的大板子迟迟未落下,倒不是江璃心有不忍,而是被陈宣若拦住了。

他撩着官袍匆匆奔出来,冲负责杖刑的内侍道:“先别打,本官再去劝劝陛下。”

内侍本也不愿意揽这活计,楚王虽然多年游离于长安之外,明面儿上不受宠,但到底是这大魏唯一的亲王。

今日这情状,明显是陛下在气头上,怒火烹烧之下才下令杖责。他们要是一根筋儿地顺着旨意打了,万一过后皇帝陛下见着自己亲弟弟身上的伤又心疼了,还不是得拿着他们撒气。

因此内侍巴不得有个人出来斡旋调停,听陈宣若这样说,忙道:“是,丞相快些劝劝陛下吧,这楚王殿下身子骨单薄,别说二十下,恐怕就是十下也扛不住啊。”

说罢,将板子竖了起来。

陈宣若忙再回殿里去劝江璃。

“陛下,楚王虽然殿前失仪,但好歹是一片善心,您大人大量,饶他这一回儿吧,臣瞧着他也知道错了。”

今日是御点三甲的大朝会,因此江璃一身隆重至极的华服盛装,垂白珠十二旒的衮冕,再加八章在衣,两条蟠龙浮跃于云的广袖玄衣,将他这个人里外缠绕包裹的严严实实,活像一个精心雕琢的人偶。

这会儿他莫名地透出些烦躁来。

朝近前的内侍招了招手,他们上来给江璃把衮冕摘下,又把冗沓拖曳的外裳褪下。

只戴了鎏金白玉束冠,穿墨缎斜襟深衣,看上去倒是比刚才清爽了许多。

但那俊逸清嘉的容颜上还是眉宇紧锁。

听陈宣若这样说,冷哼了一声:“他还会知道错?他怕是在等着朕去向他认错吧。”

言语间虽然透出寒冽之气,但明显有了些松动。

陈宣若一听,忙道:“楚王肯定知道错了,臣这就让他进来向陛下认错。”

说罢,生怕江璃改了主意,忙又出去劝江偃。

江偃平爬在条凳上,一脸的浑不在意,见禁卫把他晾起来了,大板子迟迟不落下,还催:“我说,要打就痛快点打成不?这么大阵仗的,吓唬人呢。”

内侍站在他身后,料他看不见,曈眸翻白斜睨了他一眼。

陈宣若擦着汗奔出来,蹲在江偃身边,谆谆劝道:“那是你长兄,这寻常人家都没有做弟弟的去忤逆长兄的道理,更何况你的长兄还是天子。你就去认个错,这顿打就免了,何苦给自己讨苦吃?”

江偃歪头看他,毫不领情:“是我的错我认,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认?他是皇帝了不起啊,是皇帝就可以这么霸道,枉顾他人生死了?”

陈宣若正要再劝,大殿里传出江璃那冷涔涔的声音:“冬卿,进来吧,别多管闲事了,人家也不领情。”

陈宣若附在江偃耳边,低声道:“你听,陛下也不是真心想打你,只不过被你气急了,有些下不来台。你给他个台阶下,兄弟和睦,君臣无隙,你也少挨顿打,何乐不为?”

江偃瞥了他一眼,抬手捂住耳朵,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后面站的内侍见了,恨不得把白眼翻天上去,要不是尊卑有别,他都想上来把陈相拉回来,这楚王殿下明显就是皮痒,欠顿打,都别劝了,快遂了他的意打他一顿吧。

皇帝陛下的想法显然也是如此。

大殿里再飘出江璃炽怒的声音:“冬卿!你进不进来?再不进来你跟他一块儿挨板子!”

陈宣若哀叹了一声,没忍住,站起身来朝江偃后脑勺子上狠狠戳了一下,气道:“要不看在你是我准妹夫的份上,我才不乐意管呢,我看你就是欠打!”

说罢,拂袖往大殿里去了。

内侍搓了点躁粉在掌心里,举起大板子朝江偃过来,高高抬起,唱数的内侍双手叠于襟前,已在一旁站妥。

终于可以打了。

内侍铆足了劲儿一板子下去,只听一声震天哀嚎,江偃抽着冷气大叫:“疼!你不能少用点劲儿啊!”

内侍不搭理他,高高举起板子正要来第二下,一声娇呼远远传来。

“住手!不准打!”

内侍偏头看去,见锦衣逶迤,华锦凤鸾仪仗顺着阶上石栏铺陈了出去,拥簇着皇后过来。

夕阳沉落在飞檐之下,透出如血的斑斓,落在那缕金织彩的翟衣上,晃得人眼睛一花。

内侍忙把板子搁到地上,众人齐齐跪拜见礼。

“参见皇后娘娘。”

这声音齐刷刷的传进内殿,本相顾沉默的江璃和陈宣若一愣,朝外看去。

宁娆拖着臂纱走过来,走到江偃跟前,想起那些重拾起的关于江偃的记忆,一时有些心情复杂,沉默了片刻,问:“你又犯什么事了?”

江偃本来捂着屁股在嚎叫,一见宁娆来了,也不嚎了,抬头无辜地看着她,摇头:“我没错,是皇兄错了,他忒得狠了……”

他正要把事情经过详细说给宁娆听,殿内御座之上的江璃面若寒霜地扫了陈宣若一眼,陈宣若会意,忙奔出来打断了江偃的话,朝宁娆躬身揖礼:“娘娘,您既来了,还是先进去见陛下吧。”

宁娆担忧地看了一眼江偃,让跪了满地的内侍起身,并且嘱咐他们不许打。

她进了殿,见江璃居高临下清冷冷地看向自己,只觉浑身一凛,硬着头皮走上御阶,站在江璃身边,抿了抿唇,柔声道:“陛下,不论楚王做错了什么,也不能打啊。您若是气不过,训斥他一番,或是干脆罚他闭门思过,这堂堂亲王若是在明合殿前众目睽睽之下挨了打,那损的可是皇家颜面啊。”

江璃瞥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关你什么事?你还挺心疼他的。”

殿下的陈宣若慢慢后退,退到殿门口再无路可退,贴着殿门站住了,心想,他是不是可以走了啊……

这么生无可恋地站着,耳边传来宁娆那软绵绵的声音:“我怎么就心疼了?他是你的弟弟,最心疼他的该是陛下才对啊……”

陈宣若抱着门框子想:不错啊,这几个月不见,变聪明了。

御阶上沉默了片刻,江璃凝着宁娆的脸,依旧阴沉不定:“你是不是特意为了他过来的?”

宁娆走近一些,柔声道:“是英儒让我过来的。”

一听英儒,江璃的神色不由得缓和柔软了许多。

宁娆的声音若夜风流萤,轻轻袅袅的飘过来:“英儒被他父皇龙颜大怒的样子吓坏了,不敢过来,又不想自己的小叔叔挨打,所以才到昭阳殿来求我。”

她和缓一笑,悄悄伸胳膊握住江璃的手,半是劝哄,半是撒娇:“陛下,看在英儒的面子上,今日就饶了楚王吧,您是天子,怎能跟自己的弟弟计较?”

她那软濡温凉的小手在江璃掌心一下一下地挠着,挠的他没了脾气,连气势也不由得弱了许多。

“既然这样,那……看在英儒的面子上,今日饶他一回儿。冬卿……”

陈宣若忙绷直了身子,从殿门前踱进来。

“你去告诉外面的内侍,不用打了,让景怡回去闭门思过,你们都退下吧。”

陈宣若含笑应下,躬身退了几步,往外走。

边走边想,这哪是皇后啊,分明是锁龙钳,饶是你雷霆之怒,遇上锁龙钳也得偃旗息鼓……

大殿内,江璃站起身,箍住宁娆的腰,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道:“跟我一起回宣室殿吧,我们许久没在一起用膳了。”

宁娆微笑着点了点头,视线不自觉地看向殿外,江偃被陈宣若搀扶着,一瘸一拐地下石阶。

一时目光微渺,有些恍惚。

江璃全看在眼里,眼眸中几乎快要满溢出来的柔情不觉冷淡下来,视线如刃,刮了一下宁娆的脸,僵硬了声音:“你近来又想起什么了吗?”

宁娆一怔,轻轻地摇头。

“瞧你看景怡的眼神,我还以为你又想起了关于你们的过往。”

宁娆回过神来,抬眼去看江璃,见他唇线绷得极紧,一副别扭不快的模样。

她清悠一笑,钻进江璃的怀里抬手摸他的侧颊,笑问:“景桓吃醋了么?”

江璃垂眸神情寡淡地凝着她,蓦得,弯身咬住了她的唇,唇齿间用力,直到尝到了血腥味儿,才把她松开。

他不顾宁娆眉头紧蹙的抗议,抬手抹掠下她唇上的血珠,放在舌上舔了舔,清朗如和风西月般:“你要小心些,我可是很在意你与景怡的那些往事,再被我发现你护着他,把英儒拖出来也不管用了。”

原来他没被自己的撒娇绕晕啊……原来他一直都是清醒的啊……

宁娆抚着唇上伤口,有些抑郁地心想,果然聪明人最是无趣的。

江璃抚平她皱起的脸,凝着那流线完美、红润至极的唇,面含惋惜地摇了摇头,拖长了语调,慢慢地说:“看来今晚阿娆注定是要食不知味了,那我们还是略过晚膳,直接就寝吧。”

说罢,弯身把宁娆拦腰抱了起来,往明合殿的寝殿而去。

“等一等……”宁娆愣怔了一会儿,江璃已把她放在了榻上,慢条斯理地去解她的腰带,闻言,手上动作不止,只没所谓地问了句:“怎么了?”

宁娆凝睇着他的脸,十分笃定道:“你有心事。”

江璃的动作一滞,眸中滑过沉影,但随即消失,如常地把她的腰带解下来,顺着纹理叠好放在榻边,又去脱她的外裳。

宁娆轻轻将手覆在他的手上,止住了他的动作,摇头:“你不对我说你的心事,就休想来碰我。”末了,她语意坚定地补充:“我是你的妻子,不是由着你摆弄可以随意寻欢的木偶。”

江璃定定地望着她,眸若深渊,幽邃至极。

许久,他温和一笑,手从宁娆的衣襟落下,语带深意:“阿娆,我觉得你有点可怕,你明明不是一个顶聪明的人,明明也不是一个有心机城府的人,可偏偏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我看透,好像是专门为我而生的……克星。”

宁娆靠近他,直望入他的眼底:“如果景桓把自己的心锁起来,那么谁也进不去,谁也看不透。可我刚才明明听见了你心里的声音……”她侧仰了头,温恬一笑:“你说我有心事,我自己揣着实在太沉重了,阿娆你快来发现,来问我啊。”

“所以啊……”她眨眼,透出狡黠:“是因为景桓想让我把你看透,所以我才能看透啊。”

江璃被她逗笑了,不同于白天在殿里半真半假的笑,而是真正开怀畅快的笑,仿佛清澈无漪的浅溪,一眼可以望到底。

他将宁娆揽入怀中,在衣料摩挲的碎音里,缓缓道:“阿娆,南燕的合龄公主入京了。”

宁娆不以为意地点头。

江璃却将话锋一转:“那个反贼罗坤所率部众一路北上,势如破竹,我派淮西军阻截,两相僵持在了函关,各自闭阵不出,已半月有余。”

宁娆继续点头,点到一半,察觉出了蹊跷。

“函关?”她从江璃的怀里抬起身,仰头看他:“南燕地处梁州以南,使团若要入长安,势必要经过函关,罗坤所部没有拦南燕使团,放他们顺利过去了?”

江璃颔首:“这就是症结所在。双方交战,罗坤应该不愿意看到南燕与我大魏缔结婚盟,可他却不拦,这里面可值得推敲的东西就多了。”

宁娆想了想,疑惑道:“若是南燕跟罗坤相互勾结,这未免也太明显了。再说,使团不过百余人,再加一个娇滴滴的公主,纵然放他们入长安了,又能怎么样?”

“联姻啊。”江璃理所应当地说:“他们可以让合龄公主学当年的孟文滟,魅惑君上,搅乱我大魏朝纲,继而不战而胜。”

宁娆认真地、带有审视意味地上下看了看江璃,摇头。

“不是所有人都有做昏君的潜质。像你,鬼精鬼精的,长了一双鹰钩眼,一眼就能把人看穿。若想来迷惑你,我看有点难度。”

江璃含笑:“没准儿那公主就是有倾国倾城之姿,能望之惑心呢?”

宁娆抿紧了唇,静静地看他。

江璃绷了一会儿,没绷住,豁然笑开,捏了捏宁娆的脸颊,道:“好了,不吓唬你了。再好看,不过一副皮囊,既挨不过春秋岁月,也挡不住阴谋软箭,要来何用?况且……”他放柔软了声调,“自从拥有了阿娆,这世间女子再美貌,于我眼中也总觉得是差了那么一点,既是这般,我这辈子也就认命了。”

宁娆笑靥如花,印在他唇上一吻,半嗔半怨道:“我们在说正事,你老拿甜言蜜语来唬人,那这正事天亮也说不完了。”

江璃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尖,道:“好,接着方才的说。”他脑筋极快,思路清晰,几乎不需思索,就能接到方才断开的地方。

“站在罗坤的角度,这样做原因无非有三。其一,他与南燕相互勾结,意图乱我大魏朝政。其二,他觉得区区南燕不足为虑,与其冒着腹背受敌的风险阻拦,不如放他们顺利而过,在我心中洒下疑虑,让我不能信任南燕。其三……”

江璃停顿了停顿,语调加重:“使团入京另有不可告人的使命,而罗坤停军不发,就是在等使团完成这个使命。”

宁娆仰头看他:“你倾向于第三种。”

江璃点头,神情蓦然复杂起来,犹豫了犹豫,道:“阿娆,有件事我得让你知道。你的姐姐孟淮竹还留在长安,未曾离开。”

宁娆一怔,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会跟南燕使团有联系吗?”

江璃摇头:“暂且看不出,不过……”他抚着宁娆的额头,忧虑道:“我最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她长了一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

“你怕她故技重施,要来李代桃僵?”宁娆摇头:“不会的,既然你能将我们认出来,那么李代桃僵又有什么意义呢?”

江璃凝望着她,有些无奈,他并不怕孟淮竹会扮作宁娆出现在他面前,他怕的是,有那么一张脸在,宁娆的身份迟早是瞒不住的。

他这个大魏天子,自登基以来便对云梁人打压驱逐,毫不留情,僚属群臣皆上行下效,不遗余力。可他自己却娶了云梁公主为后,此事一旦被揭开,该是何等惊涛骇浪。

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本就是个死结,何必说出来让宁娆也跟着发愁。

和缓一笑,故作畅然道:“你说得对,既然我能将你们认出,那么孟淮竹也就不足为虑了。”

言罢,他眼波一转,将宁娆扑到在榻上,随手挥落了帷幔,咬住她的耳朵柔声道:“我把心事都说给你听了,是不是可以……”

手又悄悄地抚上了宁娆的衣襟。

她低头看了一眼,有些为难:“我想回去看账本,月末了,账目还没有理清。”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6章 ... 下一章:第58章 ...
热门: 十分满分的甜 他看上去很好亲 海王祭 嫁给男主的隐富哥哥 他是抱错的怎么破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总裁老公好过分 他那么宠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江小姐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