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

上一章:第54章 ... 下一章:第56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娆愣愣发怔,赤着脚连连后退。

她凝着那张脸,轻轻地说:“孟淮竹……”

孟淮竹莞尔,美眸弯弯,有着说不尽的妩媚风情,笑靥妖冶地看着宁娆:“好妹妹,看来你都知道了。”

她微微停顿,眸中若流转着千泓万波,粼粼而幽邃,轻启檀口,悠悠然道:“也是,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估摸着,你那点身世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那皇帝如此精明,能瞒他至今已是难得了。”

她抬手轻扶了扶鬓侧的凤衔玉珠珍珠步摇,看向沉默着的宁娆,前倾了身体:“你怎么了?我是你姐姐啊,这张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宁娆后退两步,站住了,视线沉静地盯着她,含了一丝戒备,问:“你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模样?”

孟淮竹笑容愈加深潋,抬起刺绣着祥云鸾凤的蜀锦臂袖,凝目看去,带着一点点无辜与天真:“我们同样出身于云梁孟氏,长了一张同样的脸,这凤袍你能穿,我为何穿不得?”

她转头环视寝殿,映入眸中尽是珠光影壁,潋滟浮华,如同芒刺生在了眼底,刺得她难受至极:“淮雪,我们两个人的命还真是不同。你从小就衣食无缺,有人疼,有人爱,可以养尊处优地做你的官小姐。可是我呢?我自小便要随着义父四处飘零,受尽了世态炎凉,那些苦真是想都不愿意再回想。”

孟淮竹敛过臂袖,步步紧逼宁娆,笑得愈加秾艳:“等长大了,我有足够的力量来把握自己的人生了,我发觉我们还是不一样。你嫁给了皇帝,成了皇后,继续过着金尊玉贵的日子。那个皇帝,那么阴,那么狠,可偏偏对你这么好,就算知道了你的身世,也依旧不离不弃。还有那孩子,在偏殿睡着,那么可爱……”

她怅然叹道:“怎么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是你的啊……”

宁娆不为所动,仍旧警惕地盯着她,手悄悄地去摸身后妆箧匣子里的尖锐金钗,问:“所以,你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换一换,由我来当这个皇后。”她怡然悠闲地揉了揉额角,“从前,你可是答应过的。”

“你胡说!”宁娆厉声反驳:“我绝不可能答应这样的事!”

一阵静默,孟淮竹渐渐收敛了笑意,美艳倾华的脸上一瞬转凉,凛凛凝着宁娆,冷声道:“念着你失去了记忆,让你过了这么长时间悠闲清静的日子,现下你还要继续装糊涂吗?”

“皇帝抓了我们的义父,你就忍心眼睁睁看着?”

宁娆摸出了金钗,攥在手里,“景桓已经答应我了,不会杀义父。”

“他说不会你就信了?”

孟淮竹的声音隐去柔泽,透出尖啸:“那皇帝向来诡计多端,万一他是在糊弄你呢?说不定现在处斩的圣旨已经在去刑部的路上。”

宁娆步步后退,退到墙边,那根金钗被她攥出了一层薄腻腻的汗,她的声音有些发颤:“那你说怎么办?”

孟淮竹一默,转而浮上颇具蛊惑的笑,带着哄劝意味,轻轻地说:“你去找陈宣若,皇帝将此事交给了他来料理,你与他又有过旧日的情分,让陈宣若替你把义父救出来,应该不会太难。”

“这样会害了宣若!”宁娆坚决反对。

孟淮竹冷声道:“你怕害了那个,怕害了这个,就不怕拖延得久了害了我们的义父吗?你都嫁给皇帝了,跟陈宣若早就没有关系了,利用他一下怎么了?他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宁娆咬紧了牙关,腕间用力,倏然将手中金钗刺向孟淮竹。

金光流朔,划破了沉寂的夜空,带着点点熠熠的尾翼,迅疾的袭来,孟淮竹好似早有预料,唇角鄙薄不屑的轻挑了挑,劈手截住宁娆的胳膊,那尖锐的金钗堪堪停在她胸前一寸。

“淮雪,我是你姐姐,你竟这样对我吗?”

宁娆的胳膊被孟淮竹抓着,挣脱不得,咬牙道:“你是我姐姐,你还逼我喝六尾窟杀,这一段我想起来了,是景怡救了我,若不是他,我现在恐怕早就死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孟淮竹松开了宁娆,垂敛下眉目,神情稍显寂落怅然,喟然道:“你以为我不心疼吗?可你……为何那般倔强?大魏本就是我们的仇敌,你和那个皇帝从一开始就是逢场作戏,到了如今,你竟然宁愿死也不肯给他下毒。你忘了,我们的父亲是怎么死的,我们的云梁是如何被灭的。”

宁娆在她的话语中觅到了浓郁的哀伤凄怨,气势不禁弱了下来:“可,这一切也不是景桓的错啊。他也是无辜受害者,他被云梁害得也不轻,你……你别盯着他了,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好像有软绵绵的箭直戳孟淮竹的脑门。

她当即炸毛:“我不是他的对手?”她冷冷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宁娆:“你在宫里养尊处优得被养傻了吧?你给我等着看,我和江璃到底谁更厉害。”

宁娆怯怯地后退,喏喏道:“他从来不让我替他做这个,做那个,自己把什么事都做的好好的。可你呢,一会儿让我给景桓下毒,一会儿又让我找陈宣若救义父,合着离了我你什么都干不了啊。你还说你比景桓厉害?”

孟淮竹:!!

她想杀人!

她想把眼前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妖精剥皮抽筋!

宁娆好似察觉到了危险,忙绕到穹顶大柱后躲着,抱着柱子嘤嘤道:“我承认你是我姐姐了,你赶紧走吧,别让别人看见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外面久久无动静,她探出头来,见孟淮竹一脸冷怒地盯着她,恨不得把视线化作千万根箭矢,齐齐射向她。

宁娆打了个哆嗦:“咱两长得这么像,你跟我一样漂亮,你抓紧时间趁着年轻也去找个良人嫁了吧,景桓是我的,是你妹夫,你不能干有损伦理道德的事,那是在丢咱们云梁人的脸。”

孟淮竹被气得胸前起伏不定,狠狠地吸了口气,攥紧拳头,绕到柱子后揪着宁娆的耳朵把她拖了出来。

“长本事了,啊!敢来挤兑我?你是真傻了,还是在跟我装傻充愣?”

宁娆耳朵被拧得火辣辣疼,倒呲了口凉气,一边往外扒孟淮竹的手,一边嚎叫:“你们怎么都这样?我耳朵招谁惹谁了……”

这一嚎,招来了人。

玄珠在门扇外走近,扬声问:“娘娘,您怎么了?”

孟淮竹眼中掠过凛然杀气,手去摸腰间的软剑,宁娆忙抻了头道:“没什么,我只是刚才被魇住了,现下已经醒了,没有大碍,你去休息吧。”

玄珠似是不放心,流连在外来回踱步,犹豫道:“娘娘要不要喝点安神汤?”说着,手覆上了门纱间的雕木,像是要推门而入。

宁娆忙制止:“别进来,我不想喝,就想睡觉,你不要来打扰我。”

玄珠静了静,缓缓地将手收了回去,却仍是不放心:“娘娘当真无恙?”

“无恙,无恙。”宁娆瞅着孟淮竹那薄薄的刃,心跳如擂鼓,还得强撑镇定:“你快些回去吧,你在这儿我总睡不安稳,若是我要什么,我会叫你的。”

玄珠又犹豫了一阵儿,才隔着门扇拂了拂身,满含心事地走了。

孟淮竹长舒了口气,松开软剑。

“姐姐,你别揪我耳朵。”宁娆拧着眉抱怨。

却是惹得孟淮竹一阵愣怔出神。

她神色渺然,怅惘地看向宁娆,不自觉地松开手,又反手摸了摸那被自己揪红了的耳朵。

摸得宁娆一阵酥酥痒,连忙偏头躲开。

“淮雪……我知道对不起你。”孟淮竹轻叹:“可我也是没办法,我们国破家亡,本就势弱,若不用些阴谋诡计怎么与大魏抗衡?别的不论,那些活在水深火热里的云梁人,你忍心不管他们吗?”

宁娆低了头。

好半天,她才说:“可若继续与大魏为敌就能救云梁人了吗?且不说实力悬殊极大,这样制造事端,继续仇怨相对,对云梁人就是好的吗……”

孟淮竹陡然出手,劈在宁娆的颈骨上,她毫无防备,倾然倒下,孟淮竹上前将她抱住,极小心地护住她的后脑和脖子,慢慢地把她抱起,放进壁橱里。

做完了这些,她坐到妆台前,平复下心神,拿起梨花木梳,开始梳整发髻。

绸缎一般的青丝被高高琯成云髻,缀着银铂珠钗,唇点胭脂,霞晕漫染,额间的花钿流转着润质的光泽,将娇颜映衬的姣美惑目。

她在镜前坐了一阵儿,耳尖颤了颤,门被推开了。

夜间的寒凉裹挟着浓郁的龙涎香一涌而入,江璃走近,先是瞧着铜镜中的那张脸一怔,转而关切道:“阿娆,你怎么还不睡?”

孟淮竹轻轻一笑,站起身,慢慢靠近江璃,垂下眉目,幽柔孱弱的模样:“做了一个噩梦,便再也睡不着了。”

她仿佛疲累难解的样子,自然地往江璃怀中倒去,江璃后退一步,躲开。

他端着曳地的衣袖极自然地绕着床榻转了半圈,眼中燃起精光,熠熠发亮,清润一笑:“既然眠浅,明日叫太医来给你开些安神的药。”

江璃稍作停顿,靠近孟淮竹,道:“大约是这些日子事情太多,你有些累了,而且……这屋子也太闷了些,脂粉味儿这么浓,你睡不着也是自然,不如让宫人进来清扫清扫。”

说罢,作势就要回身叫人。

被孟淮竹握住了手拽了回来。

她语气轻柔,若幽兰浅呵:“景桓,就算要清扫明日也来得及啊,今夜已晚了,不如我们先早些安歇吧。”

江璃定定地看她,唇角微弯,俊秀的脸上笑意渐浓,却在一瞬骤然冷却,僵直的手从孟淮竹的手心里抽出来,径直掐住她的脖颈。

迫的她步步后退,一直抵到了墙壁。

江璃冷声问:“你把阿娆弄到哪里去了?”

孟淮竹的脖子被掐住,受制于人,怎么看都难以逃脱。却丝毫不乱,仍妩媚一笑,“陛下好眼力,是怎么看出来的?”

江璃的神情愈加阴骘,声音宛如寒潭玄冰:“阿娆在哪里?”

孟淮竹笑意秾艳,虽然脖子动不了,但却一点不紧张,流露出小女孩天真的好奇,半嗔半娇道:“陛下若是不回答,我是不会告诉你阿娆在哪里的。”

江璃的眉宇蹙了蹙,勾起冷煞的杀气。

掐住孟淮竹脖子的手渐渐收紧,她的脸被憋的通红,喘着粗气,但却仍挂着媚极的笑。

江璃始终神情冷漠,仿佛这要置人于死地的手不是他的。

良久,他的手松开,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孟淮竹捂着脖子猛烈咳嗽,边咳边哈哈大笑。

“皇帝陛下,我猜你对阿娆肯定不止是表面的爱宠与温柔,你一定……”她幽沉了声调,“你一定用你自己的方式折磨过她。你看穿了她有事瞒着你,看穿了她背负着难以言说的辛秘,可是你又问不出来,心中定是愤懑难平的吧,你舍不得杀她,可你有的是能令她难堪,有苦难言的法子折磨她,对不对?”

孟淮竹收敛了笑意,容色冷冽,含着几分讽意:“你本就是个心狠手辣、性情乖张的人,可你当初偏要做出一副和煦佳公子的模样诱阿娆上钩,你猜,阿娆嫁给你之后有没有后悔过?”

江璃薄唇紧抿,面容阴沉至极,隐隐透出戾气。

“惹恼了朕,对你有什么好处?”他的声调一惯的悠扬有韵味,却毫无温度:“你吃准因为你是阿娆的姐姐,所以朕不会杀你?可这世上有的是能让人于无声无息间消失的方法,连一根骨头都不会留下,到时候,谁又能把你这条命算到朕的身上?”

孟淮竹脸色煞白,不自觉后退。

江璃斜睨了她一眼,眼底尽是不屑,“朕再问最后一遍,阿娆在哪里?”

孟淮竹一边后退,一边瞥向壁橱,故作沉定:“陛下应该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样子吧,送我出宫。”

江璃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那四方合着的壁橱,阴郁的面容掠过一丝慌乱,臂袖垂下,掩在里面的手紧攥成拳。

他倏然上前,打开壁橱,从里面抱出陷入昏迷的宁娆,极小心地把她搁回榻上。

而后,熟门熟路地打开壁橱,从里面拿出一件带兜帽的宽大斗篷,扔给孟淮竹,再将崔阮浩唤了进来。

崔阮浩看了一眼包裹在垂沿兜帽下露出的小半张脸,又瞟向榻上昏迷的宁娆,吓得半张了口,半天没回过神。

江璃坐在榻边,把宁娆的手塞进被衾里,道:“你把她带出宫,不要让别人看见她的脸。”

崔阮浩忙躬身应是,心有余悸地看着孟淮竹,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孟淮竹回头看向江璃,他的全副心神已都凝在了宁娆的身上,望着她犹如险些失去的珍宝,温情脉脉,几乎快要溢出来。

讥诮一笑,揽过宽大的斗篷,随崔阮浩出去。

长夜漫漫,长安城的街道漆黑延展,空无一人,唯有迎风微颤的油纸灯笼在街心投下昏黄的光晕。

那光晕犹如摇曳不定的萤火在孟淮竹的身上跳跃,流淌,漫过。

她默然停下,望着前边投落下来的身影。

夜风低啸,那人的声音也似乎染了晚风的萧索,有着不尽真实的感觉。

“你不该贸然去招惹陛下,他心思诡谲,深不可测,你这一去又不知会给自己招来什么。”

孟淮竹定了定心神,那被掐住脖子险些窒息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她不快道:“我若不来试一试,怎么知道他能不能将我和淮雪分清楚。既然现在知道结果了,那么往后的路也就不能心存侥幸了,要取代淮雪,就必须先除江璃。”

“除江璃?”那人嗤笑:“你可真是对自己怪有信心的。”

孟淮竹凛寒了神色:“你这是什么意思?追随你的陛下时间久了,就把他看成神,觉得凡人永远不能碰触了?”

那人沉默了。

良久,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希望你小心,不要过于轻敌。”

“你不觉得事情到现在为止都太顺利了吗?你想策反大魏武将,便有一个与大魏皇族有仇怨的罗坤在南淮驻防。你想挑拨南派和陛下的关系,他便恰好遂了你的意把端睦公主和安北王贬回封地。你想拿楚王做靶子,利用他皇弟的身份挑拨大魏内乱,陛下便恰好给他和陈吟初赐婚,推进了他和南派的关系,又因为楚王的不情愿而令兄弟生隙。”

“所有的一切都来的这么顺利,你就没想过,兴许这是一个圈套。”

孟淮竹站在烛光里,脸色却是晦暗的。

她心中涌上不祥的预感,可是却不愿承认,用力将这预感压下去,阴阳怪气道:“你未免把这位皇帝想得太英明神武了,若这真是一个圈套,那起码是在他还为太子时就已经在为今天铺路了,若真是这样,他可真成了未卜先知的神人了。”

对面的人又陷入沉默。

枯黄的落叶顺着风飞旋而过,从街心辗转飘到了街尾,落到了那人的身上。

他抬手将肩上的落叶掸掉,苦涩道:“我知道说服不了你,也罢,你多保重吧。”说罢,转身要走。

孟淮竹叫住了他。

“你不必担心皇帝会怀疑你,我今日还办了一件事,会让皇帝消除对你的怀疑。”

那人背对着孟淮竹,缄然片刻,摇了摇头:“你不了解陛下,他若是要怀疑一个人,不会轻易打消的,在他的世界里,是宁可错杀不会放过的。近来好些事情……他已经不让近身的人知道了,哪怕是他从前最信任的人。”

孟淮竹的脸上浮过担忧,凝望着前人的背影,轻轻道:“那你多加小心,必要时候保全自己要紧,若实在不行,就让淮雪救你。”

那人点了点头,在黑暗中疾步远去,不多时便消失在荒寂无人的街衢尽头。

……

殿内轩窗四敞,有微凉秋风灌涌而入,吹得幔帐翩然飘起。

江璃坐在榻边,抚着宁娆的掌心,望向她宁静酣睡的面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还想装睡装到什么时候?”

宁娆嘴角略微抽搐,睁开了一道缝。

江璃那冗长的、刺绣着繁复九章蟠醨龙纹的纁裳铺陈在身后,被风吹得衣角瑟瑟。

她躺着,嘿嘿一笑:“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江璃的心里漫过不安,声音不由得发颤:“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宁娆保持着僵硬的微笑:“我就刚醒,我醒那时候你们正掐的厉害,我估摸着这时候我要是推开壁橱的门出来,大家兴许都会有些尴尬,所以就……”

“哦。”江璃垂落下睫羽,显出隐晦的郁色。

宁娆知道他在抑郁什么。

不就是孟淮竹那句“你有的是能令她难堪,有苦难言的法子折磨她”嘛。

没错,她都听到了。

可是听到又怎么样?

前尘往事她都已经记不起来了,面前的江璃又是个贴合心意、活生生的人,难不成她会因为孟淮竹的几句话而去莫名其妙地疏远、憎恶、记恨他么?

那她也太傻了。

因此在江璃如织絮般细密平铺的沉默里,她坐起来,握住了他的手,道:“我估摸着过去的我也没有生你的气,不然不会宁可喝六尾窟杀也不肯听姐姐的话给你下毒。我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你死,那分明是爱惨了你嘛。所以,别胡思乱想了,多大点事。”

江璃嘴唇颤了颤,倏然倾身将宁娆拥入怀中。

他的胳膊紧箍住她的背,“阿娆……”

宁娆抬手来回地抚着他的背,轻声哄着:“好了,好了,没事了啊,别多想……”

哄着哄着,她自己多想了……分明是他从前欺负了她,分明她是受害的人,怎么反过来成了她哄着他了?

他堂堂天子,每日在朝堂上威风凛凛,让谁死谁就得死,怎么到了她跟前就成了个需要软语哄劝的孩子,娇嫩成这样。

她叹了口气,把江璃推开,道:“今日姐姐让我去给她办一件事,我仔细品了品,觉得不对劲。”

江璃低垂着头,精神缺缺,显然没当回事,只是应付公事似得道:“你说吧。”

“她让我找宣若,她说你将义父交给了宣若看管,让我求他把义父放了。”

江璃的眉宇轻微蹙了蹙。

宁娆也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若一切顺利,她鬼迷心窍真听了孟淮竹的安排,到时陈宣若真把义父放了,那一顶私通云梁的帽子铁定是要扣在陈宣若的头上。

孟淮竹此举看似随意,分明是存了坏心,要来陷害陈宣若。

她能想通的事情,江璃定然也能想通。

但江璃却略微思忖,好似并没有放在心上,蹙起的眉宇舒展开,打了个呵欠,弯身褪掉靴子,脱去外裳,爬上了榻。

他掀开被衾钻进去,将穿着薄薄寝衣的宁娆搂进怀里,道:“我看我还是守着你吧,你得不离我左右,我才能安心。”

宁娆趴在他胸前,喏喏道:“刚才姐姐说,她想和我换,她觉得你挺好的,觉得英儒挺可爱的,她觉得好东西都让我给占了,她想代替我来做这个皇后。”

江璃抚着她的脑后,顺着柔韧青丝一抚到底,眼皮都没睁,只淡然道:“嗯,她做梦。”

宁娆眼底闪烁着惴惴不安,蹭了蹭江璃的下颌,问:“你会一眼就认出我们吗?我的意思是,如果姐姐打扮得再像一点我,说话再像一点,我们之间的那些事她都知道,言语中也找不出破绽,你……会不会就把她当成我了?”

“不会。”江璃答得干脆。

宁娆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不禁咧嘴轻笑,口水落到江璃的下巴上,又顺着他的脖颈流到襟前。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4章 ... 下一章:第56章 ...
热门: 误入迷局 骄阳似我(上)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万古战帝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大龟甲师(中) 起风了·菜穂子 当冬夜渐暖2 夜路是我一个人走 许你晴空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