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

上一章:第41章 ... 下一章:第43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家不就是想成亲,想过安稳日子吗?你至于这么咄咄逼人?”

孟淮竹转身盯着他,隐有不屑:“这关了你什么事?”

江偃让孙钰儿到自己身后,挺起胸膛:“世有不平,当挺身而出。更何况……”他的声调蓦得慢了下来、冷了下来:“这样的悲剧有一出就够了,难道你嗜血成瘾吗?”

孟淮竹久久未言,蓦得,攥紧了拳,拳风凌厉,带起尖啸之音,直接朝江偃袭去。

江偃猛地反应过来,推开孙钰儿,连连后退。

他一歪头,拳几乎是擦着他的颊边飞了过去。

踉跄连退数步,勉强止住。

“你是不是有病?!”江偃厉声质问。

蓬草堆后,宁娆担忧地看向江璃,江璃亦眉目沉凝,默然了一会儿,还是冲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孟淮竹收住拳,没有乘胜追击,只是道:“等放完了血你就赶紧滚。”

她的声音毫无温度,似乎染了晚风的微凉。

江偃低着头,一时没有言语。

他的青袍上沾了些许污渍,漫然镀上了一层夕阳斜晖,多了几分斑斓绚丽之感,少了些许落拓。

从背影看,整个人似乎都沉了下来,再没有过去那种吊儿郎当的纨绔公子做派。

他抬头,声音微有沙哑:“淮竹,当我求你了,放过钰儿吧,她为你做了很多事了,难道你非要把自己身边挚亲挚爱的人都逼死、逼走才肯罢休吗?”

孟淮竹负袖而立,缄然不语。

但似乎刚才不经意散出来的杀意戾气都敛去了,显得有些温软、落寞……

她抬头掠了江偃一眼,最终将视线定在了孙钰儿身上。

这姑娘年岁不大,可却生了一张饱经沧桑、幽邃的眼睛,像极了照镜子时,镜中自己的那双眼……

她默然,一言不发,转身便走了。

夕阳余晖将她的身影拉的极长,天地皆静,万籁俱寂,便是茕茕而立,孑然离去。

江偃和孙钰儿目送着她的背影,直到隐入远方那一片天光浩渺之间。

江偃叹了口气,冲孙钰儿道:“好了,没事了,你回去吧,淮竹到底还有心软的时候。”

孙钰儿朝他深拂身,沉默良久,再开口时已带了些许哽咽:“殿下深恩,钰儿铭感五内。”

江偃将她扶起来,笑道:“我听说,那个雍凉是我皇兄的知交好友,两人情义甚笃,无话不谈,我还真是……”他将视线远眺,声音也似渺远染雾:“有些羡慕他啊。”

宁娆又一次看向江璃。

阳光镀在面上,将他的轮廓勾勒的极其舒缓、柔和,眸中宛如融化了的江河水,汩汩流淌。

他握住宁娆的手,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夏日天光绵长,即便已是迟暮,但仍旧迟迟不曾黑透,一线灰青的余芒杳杳铺展,久久不散。

宁娆抬头看了眼天边的斜阳,用手遮挡住刺目的光,怅然道:“景桓,你说世人为何要分魏人和云梁人?大家不都是一样的人吗?为何要相互伤害,彼此敌视?”

江璃将脚步放缓,握住她的手紧了紧。

“两国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非是一夕之祸。”

他本来不想对宁娆多说关于云梁的事,看见她一直歪身用一双清澈莹透的眸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看得他有些无奈。

“若是倒退回去百余年,云梁和大魏还是有牢固的邦交。那时南郡薛氏屡屡作乱,□□皇帝拟定了作战攻略,万事俱备,只是需要从云梁借道。便和当时的云梁国主交涉,那边很痛快地答应了。从那以后云梁便和大魏建立了邦交,和睦相处,彼此尊重。”

“在那之前,云梁一直偏安一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显得极为神秘,甚至有传言,说云梁人身怀异能,是最接近神之一族的人。后来两朝建立邦交,才渐渐拨开了这道神秘面纱。”

“云梁人并非怀有异能,只是擅长制蛊。”

宁娆歪着头,一脸纳罕:“既然两国如此和谐,那后来为什么会翻脸啊?”

江璃神色一黯,声音也渐渐冷滞:“云梁巫祝占了一卜,爻卦上显示,当有孟氏王女为后,母仪天下。而那时,整个孟氏王族只有孟文滟一个成年的公主,她本就野心勃勃,又经巫祝这么一撩拨,便自请与大魏联姻。”

宁娆唏嘘:“就是为了那么一个预言?”

江璃点头,脸上不无讥讽之色:“人都说云梁巫祝占卜奇准,可孟文滟到死也没当上我大魏的皇后,反倒因为这么一个妖女祸乱朝纲而致两国反目,最终导致云梁被灭国。却又不知这究竟是预言还是云梁的催命符?”

说话间,两人出了黄沙土路,尽头停着一辆紫骏马车。

崔阮浩忙迎上来,道:“县衙的事已处理妥当,州官将账目、案宗皆汇集成册,正等着陛下过目呢。”

江璃点了点头,把宁娆送上马车,又最后掠一眼这夕阳如血、黄沙漫卷的沛县郊野,道:“景怡那边得明天才能走得开身,你回去知会一声,等景怡回来我们便启程回长安。”

崔阮浩长舒了口气,忙应喏。

第二天清晨,江偃早早的回来,沐完浴,换了一身衣裳,便要随车驾回京。他倒是好说的,南莹婉却有些别扭。

自端睦公主回了封地益阳,南莹婉就将自己关在了厢房里,终日悒悒寡欢,显言少语。

起程前一出来,素着一张脸,容光失色,憔悴至极,连衣衫都松沓了,虚虚的挂在身上。

她双眸枯顿无神,只哽咽着对江璃道:“表哥,你送我回益阳吧,我只想和母亲在一起。”

江璃沉默片刻,道:“你还是跟着一起回长安吧,等回了长安先去端康姑姑家暂住,吟初正好也回来了,你们在一起做个伴也是好的。”

南莹婉默了默,便一言不发地转身上了马车。

路上,江璃对宁娆说起来,自是有他的考量:“莹婉与端睦姑姑不同,她秉性不坏,还有得救,将她带回长安,远离她那个母亲,也算是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毕竟,她是太傅唯一的女儿。”

宁娆抱着雪球儿正玩得不亦乐乎,闻言连头都没抬:“嗯,你拿主意就好。”

江璃揉了揉她的头,略显怅惘,又有些感慨道:“这一趟沛县之行可真是波折丛生,起初只是对钟槐之死有些存疑,断没想到还会牵扯出那么些陈年往事,也难怪当初端木姑姑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救钟槐,他们共同隐瞒了太傅的死因,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宁娆将雪球儿放回圃篓里,一整本经地看他:“景桓,你得小心孟淮竹他们,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江璃眉目一敛,好似想起什么:“我还有些事得问一问景怡,我去找他,你……能和莹婉暂且坐一辆马车吗?”

宁娆一惊,唇往牙上一磕,结结巴巴道:“能……能吧。”

江璃喊停,撩衫下车,不一会儿南莹婉就忸忸怩怩地上来了。

两人都偏开了头,尽量不将视线落在一处。

车内出奇的静。

而另一辆马车,也有短暂的宁静。

江偃别扭地把头扭开,撩起车幔,避开江璃清炯的注视,假装看风景。

奈何窗外一路黄沙,管它什么林木蓊郁,花开荼蘼,全似蒙了一层粗糙的灰霭,根本没什么看头,还落了一鼻子灰。

他叹了口气,把头转回来。

“皇兄,你有话就问,别一个劲儿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发毛。”

江璃正视他,慢慢道:“阿娆最先中的是六尾窟杀,所谓惑心,不过是为了解六尾窟杀,而失忆也是惑心的后遗症。”

江偃的脸上浮现出惊诧,但很快掩去。

“什……什么六尾窟杀,我怎……怎么不知道……”

江璃瞥了他一眼,继续道:“朕只有一个问题,阿娆……和孟淮竹是什么关系?”

江偃一颤,险些滚下马车。

他把倾倾欲倒的身子收回来,咳了一声:“皇嫂是宁大夫的女儿,孟淮竹是云梁公主,她们能有什么关系?”

“你们在地窖前的谈话,朕和阿娆都听见了。”

江偃慌张且心虚地看向自己的兄长。

江璃一脸平静:“你跟朕说句实话,不管事实如何,阿娆就是阿娆,她是朕三媒六聘娶回来的太子妃,是昭告天下、飨祭祖庙册立的皇后,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那么皇兄呢?”江偃问:“对于皇兄而言,能否待她如初?”

“只要她待我如初,我必不离不弃。”

“那如果她恢复了记忆之后,不能待你如初呢?”江偃步步紧逼。

江璃沉默了,他抚住额头,声音微冷:“不管阿娆做了什么,我都不会让她离开我,她也休想离开我。她做什么我都会宽恕,可也仅仅只是阿娆,旁的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江偃定定地看他,蓦然,收回视线,转身:“我还不能告诉皇兄真相,你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去承受真相。人生在世,谁也不是孑然一身的,总有许多挂念,许多无法舍弃的东西,皇兄你该好好地想一想,如何去爱一个人。”

车厢中一时陷入寂落。

江璃凝着他的侧颜看了一会儿,便叫停了要下车。

江偃自背后叫住了他。

他神色凝重,沉声道:“有一事我可以告诉皇兄。”他攥紧了手,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郑重道:“我几乎可以肯定,孟淮竹在你的身边安插了眼线。”

“这不是一般的眼线,是皇兄身边极为亲近的人,亲近到你对这人送上来的东西不会设防,会直接饮下的地步。”

江璃的神色果然阴沉了下来。

江偃皱眉道:“可孟淮竹对我心存提防,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或许……失忆之前的阿娆知道。”

……

车马徐徐而行,时有暖风拂帘而入,吹动裙袂卷起褶皱。

宁娆把裙上的褶皱压平,从箱箧里找出点心匣子,拿了一块乳酪黄酥塞进嘴里,又悄悄去看南莹婉,把匣子往前挪了挪,轻声问:“你吃吗?”

南莹婉不甚自在地抿了抿唇,掠了一眼那描金双莲瓣的黑漆匣子,道:“给我一块吧。”

宁娆松了口气,灿然一笑,挑了一块成色最好,个头最大的递给南莹婉。

南莹婉先是极为矜持地咬了一小块儿,卷出舌头把唇上的碎屑舔干净,含糊地冲宁娆道:“谢谢你啊,没落井下石。”

宁娆嘟起嘴,不悦道:“你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对我有误解!很大的误解!”

南莹婉将糕饼咽下,往后一仰,随意道:“行吧,就算我过去误解你了,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要想着表哥还能像从前那样待我和母亲是不可能的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宁娆前抻了头,极为诚恳道:“你可以考虑再嫁人。”

“出嫁从夫,等你成了家,这些事就不大能影响你了。”

她左右打量南莹婉,见她逐渐生起提防之意,忙说:“你漂亮,高贵,出身好,又深明大义,通情达理,很容易找个好夫家的。”

南莹婉本来绷着一张脸,但渐渐绷不住了,眉梢浮上得意:“真的?”

宁娆不住地点头,愈加诚恳:“真的。”

正说着,圃篓动了动,雪球儿午憩后悠悠醒转,抻出毛茸茸的大胖身子,要宁娆抱。

宁娆把它抱出来,南莹婉自然地靠过来:“它是什么品种?还挺好看的……”

……

江璃从江偃那儿得了一条重要讯息,满怀心事地回来,手刚浮上车帘,便听里面传出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宁娆,你养的猫像足了你,贪吃到份儿上了。”南莹婉的声音。

宁娆抱怨道:“你怎么不说它长得好看像我啊。”

南莹婉妥协:“好,长得好看也像你。”

江璃:……

他的身形顿住,站在车外,任由风将锦袍衣角吹起……心想,他怕是这辈子也弄不明白女人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了。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1章 ... 下一章:第43章 ...
热门: 修罗帝君 时光与你可安家 秋歌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红鸾星你快回头 反派大美食家 假纯情/不纯情先生 蔓蔓青萝 青莲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