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

上一章:第40章 ... 下一章:第42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地窖里一时静谧,只有一股腐气混浊着血腥味儿袭来。

江璃沉着脸道:“她既是云梁公主,那么为什么不安生地待着梁州,跑到沛县做什么?你们在合计什么?”

江偃哭丧着一张脸,轻叹了口气。

“我也想知道她在做什么妖,可……”他似是有几分犹豫,又有几分难堪,抬起一张苍白素净的脸,悒悒地看向江璃。

“可她并不信任你,没有把你当自己人,什么事也都瞒着你。”江璃替他说了。

江偃一怔,诧异:“皇兄,你怎么知道?”

江璃斜眼剜了他一下,把他松开。

“九夭……哦不,孟淮竹如此这般拿你做筏子来引朕入局,岂会料不到朕会来找你算账?”

他清颜如雪,隐在暗昧处,声音幽凉:“就算你的身上流着云梁人的血,可你到底是大魏皇子,人家怎么可能会拿你当自己人?”

江偃面色更惨白了几分,却蕴起一抹半分轻佻、半分凄落的笑:“是呀,他们不拿我当自己人,我这大魏皇子回了长安,江氏宗亲也不拿我当自己人,我天生命不好,成了个两不靠、两边都嫌弃的人。”

宁娆见一惯吊儿郎当、不羁的江偃竟会有这样一面,一时有些五味陈杂,默默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江璃却不为所动,只冷冷地看着江偃。

忧郁怅惘了一会儿的江偃果然不负他所望,哀戚连连地抹了两把不存在的泪,一把抱住江璃,哀声道:“我只有皇兄了,皇兄是我最亲的亲人,你可一定得对我好些,不然我活着真没什么意思了。”

说罢,把他那在地窖里沾满了脏污的脸颊放在江璃鲜亮、润泽的锦衣上蹭了蹭,那刺绣九章的青色纁裳上瞬时多了一滩突兀至极的灰渍。

宁娆:……

有些人就不能随便同情!

她终于明白江璃对着自己弟弟时为什么那么暴力,那么缺乏同情心,缺乏耐心了,绝不是因为什么上一辈恩怨,绝对是因为,这小子就是一个滚刀肉!

江偃在江璃身上蹭了一会儿,终于把自己的脸蹭干净了,像刚看见宁娆似的,冲他俊雅一笑:“皇嫂,这几日让你挂心了。”

宁娆僵硬地冲他笑,心想,谁挂心你了?要不要这么自作多情……

江璃稍霁的脸色陡然转凉,给他脑门上敲了几个爆栗,甩袖转身拉着宁娆往外走,回头一看,见江偃仍在原地。

他扭着衣角,讪讪道:“我还得放最后一日血。”

江璃道:“你跟朕回去,换身衣裳,吃点饭再回来,看你那脸色,跟鬼一样。”

江偃垂丧地说:“放血期间不能吃饭,只能喝水,不然血质不纯,解不了蛊毒。”

江璃一诧:“你六天没吃饭了?”

江偃可怜巴巴地点头。

江璃默了默,幽幽道:“救人性命是大功德,反正与己无碍,你就再忍一忍吧。”

他把江偃跟他说过的话又还了回去。

说完,就拉着宁娆出来了。

地窖的门被关上时,里面传出了江偃鬼哭狼嚎的哀叫声……

他们正要往回走,却见了一个熟悉的人正过来。

她一身藕色布衣,身形婀娜,容颜秀致,正是前些日子命运颇为坎坷的孙蛊医的女儿孙钰儿。

当初是禁卫把孙钰儿从大牢里带出来的,她虽不知道江璃和宁娆他们的真实身份,但却是视他们如恩人的。

她提着篮子,冲他们拂身。

宁娆见她篮子上盖着一张粗布,纳罕:“楚王这些日子是不能吃饭的,你给他带了什么?”

孙钰儿娇然一笑:“虽不能吃饭,但可以喝水,我给殿下带了些水……”她清怡的容颜稍暗,叹道:“都是因为舍弟,才连累了殿下,我们全家都感恩戴德,也当真是心里过意不去。”

宁娆忙道:“楚王心地善良,可是一心想要救人的,你也别多想了。”

孙钰儿应下,又向他们施过礼,要开门进地窖。

江璃叫住了她。

“你……和雍凉会成亲吧?”

宁娆一诧,她没想到江璃竟关心这样的事。

可望着他神情莫测的脸,她突然有些明白了,如果说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九夭,哦不,孟淮竹的阴谋,那么身涉其中的孙氏父女恐怕也很难说得清跟孟淮竹到底有没有瓜葛,是不是帮凶。

而雍凉……

他和孙钰儿的攀连似乎更为深固,那么他是不是也和孟淮竹一早就勾结在了一起,专门算计江璃。

听到他这样问,孙钰儿一怔,她掠开挡在额前的一绺秀发,柔软的面容上出现坚毅的神情,微微一笑:“会,我们会成亲。”

顿了顿,她又道:“我虽然不知道阁下是何身份,雍凉也不肯对我说,但我知道,你对雍凉来说很重要,你也很关心他,请你放心,我会好好待雍凉,绝不会……”她咬了咬唇,仿似下了很大决心:“绝不会让他陷入任何危险的纷争。”

江璃点头,紧拧的眉宇倏然松开,似乎在顷刻间将一些东西释怀了。

孙钰儿将视线凝在了他们身上,蓦得,问:“我听二位的口音像是从北边来的,可是长安人?”

宁娆含笑冲她点头。

孙钰儿道:“素昧平生,本不该提这样的要求,可钰儿今生恐怕都不能再去长安向恩公道谢了,能否劳烦二位去代我看看恩公。”

宁娆一愕:“恩公?”

“当年滟妃死后,云梁人在长安的处境堪忧,当时弟弟刚刚出生,母亲又难产而亡。父亲带着我们姐弟实在走投无路,多亏了宁大人对我们出手相助,给了我们银两,又给我们办了路引,让我们能回沛县安居。后来才知道,宁大人暗中救了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云梁人,他真是个好人,可惜我们不能再去向他当面致谢。”

宁娆只觉全身气血上涌,倏然紧张起来。

江璃握住她的手,平声问:“哪个宁大人?”

“就是御史台大夫宁辉宁大人,哦,后来听说他的女儿当了皇后,那他就是国丈了。”

宁娆只觉侧穴突得跳了一下。

江璃宁然一笑:“好,我们若回了长安,定会代你去向宁大人问好、致谢。”

说完,拉扯着宁娆就走。

平地刮起了一阵风,掀起了纤薄素纱,拂乱了额前青丝……宁娆猛地反应过来,想要回头去问个清楚,江璃却是腕间用力,止了她回头的意图。

他微微靠近她,低声道:“你先跟我走,等会儿再回来看个究竟。”

地窖前是一段蜿蜒曲折的土路,林木蓊郁,枝桠伸展宛如华盖,他们迎着夕阳余晖走了一段路,估摸着地窖前的人看不见了,江璃又带着宁娆抄小路偷偷回去。

孙钰儿提着篮子还站在地窖前,背对着他们,看不清神情。

她对着地窖旁的一堆秸秆丛,静声道:“公主要我做的我都做了,也算……功德圆满了吧?”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葱郁的秸秆丛后走出一人,青衫磊落,身形笔挺,还带着一张金狐狸面具。

九夭,也是孟淮竹。

从江偃那里得知她是个女人之后,宁娆有心观察她的步态,发觉却是在俊雅之下透着一股阴柔之气,特别是举手投足很有种妩媚之风。

从前,也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孙钰儿笑靥轻展,恬静至极:“我想和雍凉成亲,以后专心相夫教子,不能再干这样的事了。”

孟淮竹顿住步,回头看她:“这样的事是什么样的事?我让你做的事你看不起了?可这是为了我自己么?”

她连声质问,音色蓦然转阴鸷:“我是为了云梁!我为了云梁子民不受大魏节制,为了复国!难道如今,你便只顾着自己的幸福安乐,而要舍弃云梁了吗?”

孙钰儿丝毫不为所动,只平静道:“是,我要舍弃云梁,这胆子太沉了,我撑不起来。”她垂眉敛目,看上去甚至谦卑,可话语却暗含机锋:“我不是公主,没有您那般坚强的意志,可以守着一个故国残躯过一辈子。我是个人,就要过人的日子,大魏律法对云梁再尖苛,也不会强迫我为了复国去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任他羞辱折磨!”

孟淮竹沉默了。

她背身而站,纤细清瘦的身影宛如与远方青岚云黛融为一体,显出几分失落。

良久,她轻轻笑了,“你是怨恨我逼你嫁给那县令?可我后来不是也引得雍凉去救你了吗?对了……雍凉,这人虽然什么都不知道,可却是个仗义人,帮咱们到这地步,也是难得了。”

“你不许伤害他!”孙钰儿恬静的外表倏然被打破,变得狰狞锐利起来。

孟淮竹对她的反应似乎很满意,负袖围着她转了一圈,笑道:“怎么?担心雍凉了?你们还真是一个德行,当初是你自己也愿意用美人计,可最后为了个男人就要变卦,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跟她还真是有些相像。”

宁娆和江璃本躲在蓬草丛后静默观戏,可一听到“美人计”,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甚至直觉使然,一股疑惑萦绕于心间。

她?孟淮竹口中的她是谁?

她不由得歪头去看江璃,他如沉水般静默,似乎这些话根本没有在他心里掀起什么波澜。

可宁娆心间的慌乱根本丝毫无消,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外边孙钰儿凄然道:“我既然和她一样,那么公主能不能看在她的面上,放过我?”

孟淮竹抬手捋平她襟前碎发,似是极为怜惜,语调也变得缓静:“钰儿,她是我挚亲,她胆敢拂逆我的意思,都得按照规矩来,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就该全身而退?”

她手一晃,丝缎般的头发顺着指尖滑落。

“一杯六尾窟杀,你饮过之后就与我再无瓜葛。”

六尾窟杀?

宁娆正疑惑,却陡觉江璃握着她的手猛然一颤。

她看过去,他面容依旧沉静,可是隐隐的,却如冬末河沿结出一层冰障,看上去坚不可摧,实际只剩薄薄的一层,稍稍用力便能摧毁,随之,便是波涛汹涌,山河倾倒。

“怎么了?”她低声问。

江璃定了定神,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继续听。

“我若是不肯饮呢?”孙钰儿的声音已有些底气不足。

孟淮竹后退几步,微抬了下颌,带着几分鄙夷不屑地俯视她:“你若是不饮,自然也有不饮的解决方法。”

她清泠泠地道:“我就让雍凉来饮,你知道,即便是千里之外的长安太极宫里坐的那位至尊,我若是打定了主意要给他一杯六尾窟杀,也是有法的。更何况区区一个首饰匠?”

宁娆本来在心中甚是纠结,听她这样说,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腹诽:合着你还能进太极宫给江璃下毒啊,你怎么这么能耐?合着你们云梁人闯天下全靠一个字,吹啊!

但她没注意,身侧的江璃面色愈加凝滞,甚至隐隐透出戾气。

孟淮竹的这一席话显然正中孙钰儿的命门,她颓然地向后退了几步,咬住下唇,默然不语。

宁娆看不下去了,人家不就是想成亲,想和自己的爱人岁月静好吗?凭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那个什么六尾窟杀,听着就是个能要命的厉害玩意,难不成人家想成亲,还得鬼门关走一趟吗?

她要出去跟这云梁公主好好理论理论!

谁知身子刚一探出,就被江璃摁了回来。

“啪”的一声巨响。

刚才被江璃踹的摇摇欲坠的地窖门又被人从里面踹开了,江偃躬着身爬出来,气道:“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孟淮竹,你的心思也太歹毒了!”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0章 ... 下一章:第42章 ...
热门: 杏花春雨 泡沫之夏Ⅲ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求求你别追我了 飞云之上 我在豪门养崽盘大佬[穿书] 这样的根本不普通啊! 景恒街 偏爱有九分 恶魔少爷别吻我(进击吧,七录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