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上一章:第32章 ... 下一章:第34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璃在这追忆了一番往事,面前宁娆火气十足地捶门,捶了半天,屋内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璃觉出些蹊跷,让宁娆和南莹婉让开。

他扣住门扉,用力往后推,被一股阻力所滞,从缝隙里看过去,是从里面搭了铜闩……

一直跟着江璃的崔阮浩也看出些不对,忙绕到墙侧去推窗,轩窗果然是虚掩着的,用撑杆撑上去,屋内便一览无余。

幔帐悬起,榻角齐整,空无一人……

崔阮浩从窗钻进去,把里面的铜闩打开,迎江璃入内。

这厢房里古怪的很,滥边供着川蜀牡丹,盛开的花旁搁了一本翻开扉页的书,书边是一盏凉透了的茶。

看上去江偃并不是蓄意要走,而是临时起意。

江璃眉宇微蹙,从靠窗的案几上拿起一封书信。

恣意斜扬的草书——夜间行路,孤影寂寞,特借令弟一用。

落款是……九夭。

看得宁娆如坠云里雾里,九夭这是挟持了江偃吗?

他们两个看上去是旧相识,且彼此之间还有些古怪攀扯,九夭挟持江偃做什么?要挟江璃吗?

她看向江璃。

见他捏着那封书信,眉目沉凝,笼着几分疑虑、几分猜度……

过了一会儿,他将信折好放回袖间,吩咐崔阮浩:“你派人带着景怡的亲王玉符去就近的县衙报案,就说楚王殿下微服来此遭歹人虏劫,如今下落不明,让县衙上报知州,派人寻找。”

说完,脸上恢复了平静,便要往外走。

南莹婉忙抓住他的胳膊,急道:“表哥,你……这是不管景怡了吗?”

江璃回头看向她,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宁娆,静声道:“那个九夭行为诡秘,如此将景怡掳走不知是存了什么心思,先让衙门去探探路。”

将自己的袍袖从南莹婉手中抽出来,推门而出。

宁娆垂眸捉摸了一番,快步跟上江璃。

她从后面握住江璃的手,江璃的步子便慢了下来,等着宁娆跟近。

“景桓,你是不是怀疑什么?”

江璃微顿,见宁娆眸光清莹地望着自己,一双眼睛如杳天净池中的水,无暇无垢,一眼就能望到底。

他卸下心防,坦诚道:“我昨日被景怡那一番动作给气糊涂了,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

宁娆面露疑惑。

“他不惜将你拖进来,绝不单单只是为了气我,恐怕是处心积虑地想要我把九夭赶走。”他轻挑唇角,提起一抹玩味的笑:“这个九夭,明知我们的身份,便敢孤身前来,瞧着该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喽啰,可没想还是个厉害人物。厉害到连景怡都害怕她继续与我接近,会让我看出什么玄虚。”

宁娆拧眉:“那我就不明白了……他若是这般要紧,怎么如此莽撞冒进,可是我们这里有什么值得他挂念,不惜以身犯险的?”

江璃沉默了。

他掠过这郊野远处的山峦连绵,连声音也似染了那峰黛尽处的飘渺。

“阿娆,你与九夭说过几句话,可曾觉得他熟悉吗?”

宁娆不知所以,只是本能地摇头。

摇到一半,她反应了过来。

“你是说他为我而来?”

江璃双目深邃,凝睇着宁娆的脸,从昨日九夭的行径言语,他实想不出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别的解释。

宁娆本一头雾水,可察觉江璃又这样神色复杂地看她,瞬时来了气,将他的手甩开,怒道:“我不认识他!”

她攥紧了拳头,想在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可声音不争气的哽咽滞涩,气势一下子便弱了。

不甘地瞪了瞪江璃:“你又怀疑我!”说完,抹掉眼角沁出来的泪转身就走。

江璃飞快地从后面将她揽住。

弯起胳膊将她环在怀里,江璃轻声道:“阿娆,是我错了,我们再也不提九夭了,好不好?”

宁娆不安分地挣扎了一会儿,可无奈江璃臂力强劲,将她箍的严严实实,挣扎也是徒劳,只有作罢。

她只有认命地低了头,睫宇扑簌簌颤着,颇有些落寞神伤。

良久,她嗫嚅:“其实你也没说什么,就是问我对九夭熟不熟悉,我失去了过去五年的记忆,说不准我真得认识他呢……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变得这么爱哭……”

她回过身,把脸贴在江璃身上蹭了蹭,给他襟前蹭出一片泪渍……

“我可是侠女啊,这么哭哭啼啼的,简直丢死人了。”

江璃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低了头,眸光温暖宠溺地揩她眼角的泪,道:“没事,你就在我怀里哭,我不说出去,你还是侠女,谁要是敢说不是,我砍了他。”

宁娆面上的怆然淡了几分,可一想,又耷拉下了脑袋。

“那有什么用啊?我最丑最怂的样子都让你看去了,你以后万一拿出来笑我怎么办?”

江璃一愣,转而朗声笑起来。

“阿娆,你真是个举世难觅的奇女子!”

宁娆察觉到了他言语中的调笑逗弄之意,一恼,又要将他挣开。

江璃忙搂住她,笑道:“你记得昨夜吗?我最丑最失态的样子也都让你看去了,以后我若是笑你,你就不会也来笑我吗?”

宁娆一想,也是,自失忆之后她一天到晚的出窘现眼,相比起来,若要江璃失态那是难的多了。

若细算起来,她也不亏啊。

“好了,没事了。”她掰开江璃箍在她身上的手,把垂到前襟的发丝撩到身后,洒脱地甩甩袖子,长吸一口气:“多大点事啊……”

眼见收拾好行囊出来,又要过来缠江璃的南莹婉,幽幽地叹了口气:“这九夭也真是,既然把江偃掳走了,怎不把南莹婉也一块儿掳走……”

江璃:……

他手指相顶,摩挲了几下,上面还沾着宁娆的泪,有些黏柔的触感。看着活蹦乱跳、张牙舞爪的阿娆,在心底默默地怀念了一番刚才躲进他怀里嘤嘤哭泣的小娆娆,一时有些忧郁。

女人心,海底针啊!

……

九夭能在驿馆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江偃掳走,这事想起来也有几分后怕,这地方自然是不能久留了。

崔阮浩张罗着收拾好了行李,又遣派了人去衙门报案,做完这些,车驾径直往沛县陶公村而去。

沛县三面环山,毗邻南淮,在炎炎盛夏里,颇有些酴釄风情。

自云梁国灭,南淮收至大周版图,改名为梁州起,就有许多云梁人涌入了沛县谋生。

但大魏律令上书,云梁人是不准科举经商的,甚至也不能从事体面的活计,因而此处的云梁人多穷困潦倒,从身侧而过的穿着蟒袍、扎布巾的云梁人大多都死气沉沉的,一看就是活的艰辛。

车驾穿过沛县街衢,又绕过几条小巷,进了陶公村。

乡野田隅,芥麦青青,农夫顶着炎炎烈日在除虫施肥,偶有夏风拂过,吹起绿浪腾腾翻涌。

崔阮浩已让禁卫扮作寻常乡民,围绕江璃散在了各处,力求保卫周全却又不打扰。

并且还十分体贴地把南莹婉诓到了沛县县衙,说是衙门为找寻江偃得问她一些事。南莹婉虽平时骄纵跋扈惯了,但事关江偃安危,她虽不情愿,却也去了。

有赖于这一番安排,江璃得以清清爽爽地带着宁娆去他从前住过的地方。

是一个用篱栏围起来的院落,里面三间土房,并排而立。

宁娆在院子里跑着转了好几圈,眼睛明亮,一脸的好奇,一会儿摸摸院子里的石磨盘,一会儿拍拍斑驳灰败的土墙,而后幽幽地叹了口气,踮起脚摸摸江璃的头,怜爱道:“看不出来,你也是过过苦日子的……”

江璃毫不犹豫地把她沾满了土灰的手从自己头顶掀下来,赏了她一个白眼。

两人进了屋。

屋里倒是比外头整齐了许多。

木桌、木椅,糊的齐整的棉纱窗,甚至在南面墙上还有一个半人高的柜子,上面摆了些陶泥塑胚,另有几本装线松沓脱落了的书籍。

宁娆瞧着那书有些年岁了,脆的跟枯叶似的,也不敢碰,只弯了腰贴近去看,依稀能看清,一本是《左传》,一本是《春秋》。

她要把江璃拉扯过来,却见他凝着壁柜旁的案桌,痴愣发呆。

这案桌铺了案帷,粗布织就,垂下来一直遮住了案脚,案桌上摆着一个铁锈色的大肚冰瓷瓶,灰蒙蒙的落了些许污垢。

这又是什么稀罕玩意?

宁娆好奇地上前,刚伸手要碰,蓦然停住,歪头看向江璃。

江璃正恍惚出神,见她一脸殷切,不由得轻挑唇角和缓一笑,冲她点了点头。

得到了首肯,宁娆放心地去摸那冰瓷瓶。

抹去瓶身上沙沙尘埃,瓷骨光滑如镜,冰凉玉沁,从瓶颈到瓶尾,线条优美流畅,浑然若天成。

她不禁想要拿起来看一看。

可……竟抬不起来。

岂有此理!一百多斤沉的石头她都能举起来,一个破瓶子她会拿不起来?

劈开叉,扎稳下盘,卯足了劲儿再去抬。

案桌不堪重力,发出了“吱呦”的碎响,突然,“刺啦”一声尖啸入耳,案桌四脚离地,被宁娆生生地整个搬了起来。

宁娆惊诧,低头看去,发觉这瓶子竟然是和桌子连在一起的。

她瞪大了眼睛看向江璃。

江璃负袖站得笔直,墨衫垂洒,犹如画中沉稳清矜的仙人,默默然看着举着实木案桌毫不费力的宁娆,道:“阿娆,你还记得我们刚相识时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宁娆把案桌抬到眼前,仔细看瓷瓶与桌面的连缀之处,满不在意地摇头。

江璃的声音若天外编钟,优雅且淡定:“你说,你手无缚鸡之力,是个弱女子。”

哈?

宁娆一呛,差点丢了手中这个重家伙。

她堪堪稳住,把案桌小心翼翼地放回去,讪讪地回身,对上江璃的视线,把胳膊端庄平整地收于襟前,轻声道:“那我现在开始手无缚鸡之力,还来得及吗?”

江璃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哼了一声:“手无缚鸡之力?你缚的是铁□□!”

说完,上前抱住瓷瓶,向左转了一圈,又向右转了一圈,后面的墙面突然自中间裂开了一道缝,‘呼啦啦’地向两侧退,墙壁之后现出了黑漆漆的另一方天地。

宁娆惊得目瞪口呆。

江璃从袖间摸出一根短蜡烛,拿了柜上的打火石点燃,拉着宁娆的手,叮嘱:“紧跟着我,不许乱跑乱跳。”

往前,是向下的石阶,江璃拽着宁娆走得极慢,幽昧的烛光将脚下路一寸寸照亮,是凹凸的砂砾。

再往里走,便见到一些微弱的光,宁娆定睛细看,竟是几颗头颅大小的夜明珠。

幽暗莹澈的夜明珠光芒如雾一般轻盈盈的散开。

宁娆惊奇道:“为什么这里会有密室?”

这里面空旷,久不见天日,声音打在两边壁上,被回旋放大。

江璃怕她绊倒,低头把她身前委地的裙纱撩起,捏在手心里,缓缓道:“当初我被父皇贬到了沛县,本也是住在城中驿馆,可只住了三天就遇刺两回,最后一回那柄淬了毒的剑尖离我只有一寸,幸亏太傅及时刺死了刺客,将我救了下来。从那以后,太傅怕我再遇不测,就连夜带我进了陶公村。他命左右心腹修了这么一个密室,平日里若是无事,不论白天黑夜我都是在密室里,不出去。”

接着往前走,果然有一张窄窄小小的榻。

榻上铺着茵褥,整齐平展开,顺顺垂下,一点褶皱都没有。

宁娆看得心里发痒,慢慢地把手从江璃掌心里抽出来,大咧咧地弯身坐到上面。

密室里阴潮,又久无人烟,一落榻便有一股霉味儿飘出来。

可是她丝毫不嫌,反倒贪恋地趴在上面,抱着襦枕,将脸埋进去,充满神往:“好小啊,那时候你也很小吧……”

江璃垂眸看她,因刚刚牵起惨淡往事而不自觉浮上的寒冽暗恨慢慢褪下,眸中如染了烛光的温暖,俊秀的脸上渐渐浮起柔隽的笑。

那样的宠溺与爱恋,似乎经年的玄冰也能融化。

他笑说:“刚开始是挺小的,可随着年岁渐长,这榻就有点不太够用了。太傅还商量着要给我买一张新的,还没来得及买,长安就传来滟妃的死讯,父皇召我回京了……”说到最后,神色又不自觉地冷了下来。

宁娆浑然不觉,只一头扑进这小小的榻,小小的枕上,呢喃:“我要把它带走,带回长安……”展开双臂平躺在榻上,果然半边胳膊都落在外面,她莞尔:“你都怎么睡?是不是这样?”

江璃笑道:“我才不会像你这么睡觉不老实。”说罢,弯身把宁娆扶起来,掸了掸她衣衫的灰尘,道:“别坐了,别把自己弄脏了。”

宁娆蜷起腿,抱住膝盖,甜甜一笑:“这里是你住过十年的地方,怎么会把我弄脏?我可喜欢这了。”

她握住江璃的手,低头想了想,突然煞有介事地问:“你在这儿住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你啊?”

江璃一愣。

宁娆接着道:“比如有小屁孩总喜欢抢别人吃的,玩的,还喜欢恶作剧欺辱人……”

说罢,拍了拍胸:“你带我去,谁以前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把他打哭!”

江璃怔了怔,缓缓而笑。

他极少这样笑,那明媚柔暖的光一直渗入到眼底,好像是一个心无尘埃、极单纯无城府的孩子。

宁娆见他笑,却是慢慢敛去飞扬的表情,低声道:“我都忘了,你比我厉害多了,哪用我去帮你,你自己想打谁就能把谁打哭。”

江璃揉了揉她的头,把她扶起来,笑说:“我们别再讨论要把谁打哭的问题了,那时我只能在这里,偶尔晚上出去透透气,这村里人都不知道还有我这么个人,谁能来欺负我?”

宁娆环顾左右,这里纵然有夜明珠照明,可还是阴沉沉、凉森森的,如果只有一个人在这里,那是不是只能对着自己的影子说话……

她突然有些难受,像是心被人掐住,又狠狠地拧起来。

勾住江璃的臂弯,她道:“我若是早些认识你该多好,这样我就可以在这里陪你。”

江璃拽紧了自己的衣襟,提防地看向宁娆:“我那时候才六岁,你想对我做什么?”

宁娆:……

她那时候也才三岁,能干什么?他想干什么?

这人啊,思想忒得龌龊了!

她气呼呼地去寻台阶,走到一半,又溜回来从榻上顺了江璃的枕头,抱在怀里继续往前走,江璃只在一边含笑看她,用蜡烛照亮了她四周的路。

“你们是什么人?”

幽若的烛光蔓延而去,照亮了密室的尽处站着一个人,厉声质问。

再走近一些,见他蟒袍绸巾,是云梁人的装扮。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2章 ... 下一章:第34章 ...
热门: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星际女帝 追逃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穿成小猫咪后我爆红又暴富 霸天雷神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宅门嫡女 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