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

上一章:第24章 背叛... 下一章:第26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璃近来很是郁闷。

韶关的战事平歇,各种祭祀告一段落,他稍稍闲了下来,颇有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雪球儿很不待见他。但凡是他喂的鱼,哪怕是精鲙细烹,它都要舔着张柿饼脸满含怀疑地看他,实在饿极了,雪球儿姑奶奶才会勉强伸出爪子扒拉一点鱼肉吃。

宁娆也不待见他。天天捧着一堆云梁古籍研究来研究去,还以为他不知道,还故意躲着他看。

这种灰暗的日子里,唯一的乐趣就是每天下午欺负一下江偃。

为了帮江偃戒掉寒食散,江璃强令他每天申时到宣室殿应卯,太医等在这里,给他把脉。

江璃总免不了要数落他几句。

“老大的人了,一点定力都没有,学了一身纨绔习性,什么都敢碰。”

“好歹也是先帝之子,一点上进心都没有,整天就会庸庸碌碌。”

每当此,江偃就要翻白眼,心说:我有上进心,我想当皇帝,你他妈倒是给我腾地方啊。

几天下来,江偃一进宫就垂头丧气,满脸晦暗。

有次在御苑让英儒碰见了,短腿短胳膊的小孩儿很是心疼,追着他直道:“寒食散很贵吗?小叔叔是不是吃不起了?英儒这里还有积蓄,我买给你。”

后来英儒知道了寒食散是什么。

他遇见江偃总要故作深沉地拍拍江偃的手,当然,他想拍江偃的肩膀,可腿太短,够不着……语重心长地说:“小叔叔,你要好好的,重新做人,英儒永远不会放弃你的。”

江偃:……

真不愧是他皇兄的儿子。

如此折腾了几天,因秋试大考临近,朝政忙了起来,江璃又计划要在六月去一趟沛县陶公村,将许多琐事推进,愈加分身乏术。

也就暂且放过江偃了。

这一日,用过午膳,在宣室殿西暖阁召见了陈宣若和宁辉。

凤阁已拟定陈宣若为今年大考的主考官,宁辉为副主考,而考题则是江璃亲自定,他拟了四部考题,交由陈宣若和宁辉。

这两人自然是一番恭维。

江璃只道:“大考之年,会有大批仕子涌入长安,京兆府和城防军得加强巡逻,坊市开立关闭尤为注意,还有……新的大理寺卿可有人选?”

陈宣若回道:“少卿杜重苑才德兼备,堪当此任。只是他年方弱冠,过于年轻,恐怕不能服众。可近来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如让他暂代大理寺卿,等有所作为再正式擢升。”

陈宣若之所以要提拔杜重苑,是因为他是寒门子弟出身,跟‘南派’没有瓜葛。江璃一早看过杜重苑的籍录,自然也是满意的。

当今之际,打压‘南派’才是江璃心中所想,只要能平衡局面,提拔寒门子弟总是裨益良多。

君臣一番商讨,将重要的事情都定了下来。

内侍上过了一轮茶,三人正要歇息片刻,从壁橱柜里钻出一只雪白的团绒,脸大如饼,鬼鬼祟祟地往殿门踱。

江璃弯身把雪球儿抱起来,这位姑奶奶最近觉得这西暖阁的壁橱很舒服,适合用来睡午觉,总是准点溜进来。

雪球儿躺在江璃怀里,一脸的抗拒。

江璃低头看看猫,抬头看看他的岳丈,眼睛一亮,试探着问:“这猫儿甚不好养,总不与朕亲近,岳父可有良方?”

宁辉一听江璃叫他“岳父”,不叫“宁卿”,知陛下是想唠一唠家常,便放松了姿态,随意道:“猫儿嘛,记吃不记打,多喂它几次,就好了。”

江璃苦恼道:“喂过了,可它总是老样子。”

宁辉道:“不能让别人喂,只能陛下喂,若是另有旁人偷偷喂它,那么陛下喂的就没那么金贵了。”

江璃听完,阴嗖嗖地剜了一眼身后的崔阮浩。

他抚着雪球儿柔软的皮毛,转了转眼珠,又问:“若是这猫儿总是躲在寝殿里,不愿出门,话也变得比从前少了,那是因为什么?”

一旁的陈宣若刚喝了一口茶,险些被茶水呛到,捋了捋胸口,惊魂未定:话?猫还会说话?

宁辉倒是比他镇定,只在一瞬闪过诧异,略一思忖,道:“那必是有烦心事了,不能直接问,问的太直接她不会说。”

陈宣若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宁辉,再看看一脸平静的江璃……是他疯了还是这两人疯了?

江璃叹道:“知道,所以一直不敢问,可这么样也不是个事啊,总蔫蔫的,也不爱搭理人。朕若靠得她近了,缠得紧了,她还恼,又要咬人又要打人的。”

陈宣若觉得自己有必要融入谈话,因此一听“打人”,立马道:“放肆,这猫不过是个畜生,竟敢冒犯圣驾,非得打它给它长些记性不可。”

说完,殿中一下安静了。

宁辉翻了个白眼:“我说陈相,你年纪轻轻怎得这般暴力,得亏你没娶妻,不然谁嫁了你那不得倒了大霉。”

陈宣若:……

不是说猫吗怎么又扯到娶妻上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可这一遭倒好像让宁辉坐卧难安了,他紧张道:“可能这个年纪是很讨人嫌,陛下若心烦,可以让臣领走,臣管教几天,管教好了再给陛下送回来。就是不能打,从小娇生惯养的,一打就打坏了。”

江璃轻咳一声,微倾了身子冲宁辉道:“不打,放心,不打。”

陈宣若觉得自己要疯!

好端端的,这翁婿两说中邪就中邪……

宁辉听江璃这样说,放了心,认真思索道:“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心事挺重的。一下子出了这么些事,可能会有些煎熬。若是能带出去散散心,玩一玩,大概能好一些。”

陈宣若:……

这养的是猫吗?养的是猫妖吧!

他看向江璃怀里已经认命、开始昏昏欲睡的雪球儿,见猫大姐眯缝着琉璃珠眼儿,抻了脖子懒洋洋地睨他一眼,颇有些鄙视的意味。

陈宣若开始怀疑了,莫不是真成精了?

江璃长舒了口气,忙道:“正巧朕过几日要去沛县,带上她,离开这规矩森严的宫闱,肯定会好。”

“好了,你们先退下吧,朕要去看看皇后。”

宁辉和陈宣若起身鞠礼,临行时,宁辉想起来,又凑回来,低声道:“她爱吃甜食,这个时候最是贪吃,给她喂点糕饼,可能情绪会好一些……”

陈宣若已听不下去了,头也不回地曳着袖子走了。

宁辉却是依依不舍,恨不得抓着江璃的衣袖,啰嗦到天明。好容易下定决心要走,又退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等我回去问问夫人,明日再来向陛下禀报。”

……

江璃得了指点,特意让御膳房备了糯米糍,是樱花和豆沙两种馅料,最甜爽怡人。

信心满满地去找宁娆,到了昭阳殿,却听说宁娆去鸿学馆看英儒去了。

他一时欣喜,宁娆自失忆后就不曾关心过英儒的学业,如今能主动去关心,已是往外迈了一大步了。

忙上了舆辇,往鸿学馆去了。

这时节大片樱花缀于枝头,远远望去如碎玉红雾,绚烂而灿烈。

他远远看见宁娆抱着英儒在樱花树旁,跳下舆辇快步过去,走得近时,却发觉不止有他们两个。

英儒眼尖,一眼瞧见江璃,甜甜笑道:“父皇,父皇,你快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母后来看我,小叔叔来看我,现在连父皇也来了。”

宁娆一怔,忙回头,果然看见江璃穿花拂柳而来。

他的脸上映着枝桠疏影,嘴角噙着一抹极勉强的笑。

江偃走上前来,端袖,躬身,揖礼。

躬身时,从袖中滑出来一个物件。

略一晃,闪着金灿灿的光,‘砰’一声掉在花泥上。

江璃低头,那金蛇镯上流转的明光刺的他眼疼,连那仅存的一抹淡笑也挂不住,迅速的冷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章 背叛... 下一章:第26章 ...
热门: 重生九二好生活 杉杉来吃 我是炮灰呀[快穿] 三生不幸爱上你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第一夜的蔷薇Ⅲ·今夏 最好的我们 甩了金大腿之后[娱乐圈] 不懂浪漫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