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同榻...

上一章:第13章 克星... 下一章:第15章 小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空中一阵静默,江璃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宁娆:“前几次都是我太疏忽兼之经验不足,这一次一定能养好。”

宁娆让小奶猫趴在自己指头上,捏着软茸茸的小脚爪逗弄了一番,将它放在藤编篓里,又拿出盛花钿的小圆钵,倒了点水。

做完了这一切,她的神情变得神秘起来,问:“你知道这只小猫会有什么结果吗?”

江璃露出疑惑的神色,摇头。

宁娆幽幽地说:“它跟你吵了一架,然后赌气回娘家,再跑出去被人下毒,把关于你的记忆全忘了。”

江璃一眨不眨地看她,胳膊端起来,放下,又端起来,显得很是局促紧张。

宁娆面上依旧幽怨戚戚,心中却窃喜,哈哈,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找回场子了。

她叹了口气,“这样一来,不管过去你喂了它多少好东西,它都记不得了,在它眼里你就是个陌生人。”

江璃脸上满是愧疚,怜悯且疼惜的视线徘徊在小猫和宁娆之间,蓦地,长吸了口气,郑重地保证:“我一定好好养。”

宁娆揽着袍袖,矜持且含蓄地微点了点头,微抬下颌:“那……现在开始教我春祭礼仪吧,先说好,关于春祭的一切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从头开始,你得有些耐心。”

江璃不住地点头,表情很是诚恳。

他本已有了设想,按照目前宁娆的情形,彻夜不眠能学好已是奇迹。再不济便教她一些在百官跟前不能规避的行为举止,至于细节,只能到时候自己在她身边随机应变了。

但他没想到,宁娆竟这般机灵。

她先弄清楚了春祭的流程,即是先在鸿蒙殿拜祭列祖列宗,而后出端华门一路往朝歌台去,由监天司卜六爻卦承接天意,再上祭品供奉,帝后拜四时之神,祈祷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而后便是江璃跟她说走到哪里该停,该做什么样的仪态。

整道祭典下来,会有百余条规矩,细致琐碎到连先迈那条腿都有明确规定,这也是最难教最难学的地方。

宁娆好似也没打算一夜就背下来,江璃开始教时她就拿了只红头小毫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江璃自顾自地比划,其间没忍住歪身看了一眼,见几个线条粗犷的小人跃然于纸,很是怀疑地拧眉,反倒被宁娆催促:“快点,你把刚才的动作再演示一遍,我没来得及记下。”

到了最后,反倒是好像她牵着他的鼻子走了。

三更时分,终于走完了一遍流程。

宁娆对着自己画的小人演示了一套完整的春祭礼仪,竟对了大半,有几处差错江璃当即纠正了,她在小人上涂涂改改,第二遍时就顺顺当当地走了下来。

她乐呵呵道:“我要带着这些小人去清泉寺,不是要在寺里住三天吗?这三天足够我把纸上的动作都背下来,放心吧,肯定不会误了事。”

江璃很是新奇,想要再看一眼她画的小人,宁娆动作俐落地叠起来放到枕头底下,摇头:“不给你看。”

不看就不看!

江璃收回前倾的身体,搓着手到妆台前转了一圈,见小奶猫在篓子睡得正香甜,轻咳了一声,看了眼窗外沉酽的夜色,低声道:“那个天色晚了,我们……安歇吧。”

宁娆打着哈欠趴在玉枕上,眼皮半张半合,嗡嗡地呢喃:“哦,你肯定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静默了一阵儿,宁娆抬头捞被衾,猛地发现江璃还没走。

她勉强睁大了眼,投去无声的询问。

江璃的手在阔袖中抓紧了又松开,以温软的,诱哄的声音问:“我睡这儿行吗?”

深夜寂寂,宁娆耳力极好,猛地坐起来:“不行!”

她理直气壮地说完,在江璃的沉默中又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这是祈康殿,他是皇帝,他想跟自己的皇后睡在一起,好像也不是什么错儿。

她很是纠结地低头玩床幔上缀下的丝绦结。

他们最近相处的不错,江璃这个人也不错,对自己也挺好,而且最重要的,他们本就是夫妻,不光睡在了一起,还生了个孩子。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她全都不记得了。

本该顺理成章的,可偏偏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偷走了她过去五年的记忆。

于江璃,于英儒,甚至于天下人而言,她是皇后,是太子的母亲。

可是于她自己,这一段是空白的,她无法做到当成有,若无其事地生活下去。

丝绦结从左手滑到右手里,仍旧没有头绪。

江璃全看在眼里,幽邃漆黑的墨瞳里透出一丝精光,低敛了声音,缓缓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在这里睡,只不过……”

宁娆抱着膝盖嘟嘴:“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人言可畏。我刚才来祈康殿时紫章华盖,阖宫皆知,我来找你,整个祈康殿的宫人都看到了,女史大概也记下了。若是我这个时辰从寝殿出去,明天一早恐怕会有流言四起。”

宁娆抬眼看他:“什么流言?”

“帝后不睦,皇后要失宠了。”

“失宠就失宠,什么了不起……”

“那你可低估了朝官与百姓的想象力,从皇后失宠他们会延伸出无数的讯息,譬如,太子大概也快要被废了,御史台大夫也没几日可蹦跶了,还有……六宫虚置,是不是该给内帷寂寞的陛下纳几个妃嫔。接下来他们就会清点自己家中甚至族中适龄的未婚少女,想法设法往宫里塞。这偌大的太极宫,你就等着鸡飞狗跳吧。”

宁娆:“……”

广大的朝官和子民也操心太甚了。

她为难地看向江璃,江璃敛着袍袖,依旧一副矜持寡淡的模样:“真不是我想睡在这儿,我就是怕麻烦,怕被外官折腾。”

宁娆犹豫了犹豫,一咬牙,一狠心,往床榻里侧挪了挪,腾出位置,半是威胁半是警告:“你睡觉老实点,敢抢我被子,小心我把你踹下去。”

江璃弯唇要笑,弯到一半迅疾地收回来,不疾不缓、看上去颇为清心寡欲地坐到床榻边,开始拆解自己的腰带。

腰带之后是外裳,再是玉冠,然后是手中的扳指。

他掀开被子进去,见宁娆像条鱼儿似的往里挪了挪,温煦一笑。

“阿娆,你会害怕吗?”江璃的声音悠悠淡淡,好像落日里缥缈的孤鸿影。

宁娆紧攥着被子,抿了抿唇,没出声。

江璃翻身转向宁娆,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一个人若是失了五年的记忆,还强要她顺着从前的轨迹来生活,是不是有些难为她了?”

宁娆仰躺着直勾勾地看彩釉图方的穹顶,道:“可是每个人都有她的本分和使命,既然过去的我选了这样一条路,我就该走下去。不管这五年的记忆有还是没有,我都是我,没有人能来替我。”

江璃不禁笑了,替她掖了掖被角,道:“快睡吧。”

宁娆乖乖地闭上眼。

出人意料的,这一夜她竟睡得很沉,一宿无梦,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而身侧空空的,早已不见了江璃。

玄珠和墨珠进来为她梳妆,宁娆摸了摸发髻,想起之前江偃跟她说过的话,随口问:“我在闺中时有个从小玩到大的丫鬟小静,她应是随我一同进宫的……”

两人沉默了,还是墨珠没沉住气,道:“娘娘不记得了,是你把她赶出了宫。”

宁娆一诧,转身看向玄珠,玄珠犹豫片刻,冲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

墨珠道:“我和玄珠姐姐也不知道,过去都是小静姐姐在娘娘身边最亲近,好些事只有您和小静姐姐知道。”

宁娆定了定心神,问:“我是怎么把她赶出去的?”

墨珠道:“她是您的陪嫁,您让宁夫人来把她带走了。”

母亲?宁娆反应过来,自己出了这样大的事,母亲竟没来宫里探望过自己,着实有些奇怪。

她问:“去了清泉寺后,能让母亲来见我吗?”

“当然可以。”

宁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们清晨启程去了清泉寺,到午膳时分,宁夫人就来了。

宁娆一把抱住她,可怜兮兮道:“母亲,你也太狠心了,女儿九死一生,连记忆都丢了,你竟不来看我。”

宁夫人一怔:“什么九死一生?你爹不是说你就是感了风寒,太医几副药下去就好了吗?”

宁娆:“??”

宁夫人道:“你爹还说,好容易把你嫁出去了,就别跟着操心了,好赖有了接手的,就让你祸害别人去吧。”

宁娆:“!!”

不是亲生的!绝对不是亲生的!

宁娆目光莹莹,惨兮兮地看母亲,母亲猛地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记忆没了?”

宁娆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她娘心疼地捧着她的脸,只道可怜劲儿的。

母女两人寒暄了一阵儿,宁娆问起了小静的事。

宁夫人道:“你让我领走时也没说清是因为什么,只是放了狠话,再也不许她沾宫门,不过……”她思忖道:“我知道她住哪儿,你若是想见,我可以让她来见你。”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3章 克星... 下一章:第15章 小静...
热门: BOSS打脸手册[快穿] 农香满园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 清风如有韵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撒娇第一名[快穿] 甜蜜臣服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至高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