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克星...

上一章:第12章 偷亲... 下一章:第14章 同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娆像撞了鬼似的回头去看,见江璃依旧半卧半倚的静若雕像,只是眼睛睁开了,清澈如一泊无痕的净水,若有所思地盯着宁娆看。

他眼中的困惑太过清明,一点梦寐中的迷离都没有,难道……是一直醒着吗?

她僵滞地站在他面前,蓦地,连连后退,被裙裾绊倒向后跌坐在地上。

她窘迫又愤怒:“你明明醒着,怎么装睡?”

江璃缓慢地坐起身,将冗长铺开的纁裳摆袖收回来,似笑非笑地说:“我睡我的,你管我真睡还是装睡,又碍着你什么了?”

微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碍着你了,碍着你……”

宁娆连滚带爬地上前捂住他的嘴,瞪圆了眼:“你……你别胡说,我……我不是要非礼你,我只是……”

江璃将她的手拿开,温和笑问:“只是什么?”

她低下了头,突有些沮丧占据心头,无比低沉地叹道:“我又做了个梦。”

甚至不敢江璃的神情:“我梦中偷偷地去亲一个人,先亲了脸颊,又亲了嘴,那人好像是睡着的,但其实没睡,末了还把我抓进怀里,说……”

“敢吃我的豆腐,你真是胆大包天。”江璃的声音悠然婉转,说不出的好听。

宁娆一怔,抬头看他。

江璃嘴角噙着一抹温暖的笑意:“那是我们刚成亲的时候,你总喜欢跟我闹着玩,一天到晚没个消停时候。”

宁娆傻愣愣地看他。

江璃随意地撩开前裾蹲在她面前,与她平视,手平铺开试了试地上的温度,一股凉意顺着掌心渗入,他见宁娆大咧咧地坐在地上,眉宇微皱,伸手将她搀起来。

两人刚刚站稳,宁娆如梦初醒:“所以,那人是你啊!”

江璃简略地勾了勾唇角,算是回应她了。

宁娆瞬间如释重负,粲然而笑,连蹦带跳地上前抱住江璃:“太好了,是你,总算是你了……”

江璃怔了怔,手缓缓地抬起搂住她的背,带着试探地问:“是不是我,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那当然了!”宁娆松开他,一本正经道:“不管我记不记得你,你都是我的夫君,你说我明明有夫君,还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像什么话?我虽然不拘小节,可也是个正经人。”

江璃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转而笑开,那笑容若落日下的远山雾影,绵远朦胧又透着淡淡的失落。

他替宁娆理了理鬓角的碎发,温声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告诉你,在过去的五年里你是个顶守规矩的人,操持六宫琐事,修理内帷,样样无行差踏错,任谁也挑不出你的毛病来。”

“为什么?”宁娆脱口问出,又怕江璃没有听明白,追问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的人?我明明在出嫁前就不是这样的性格。”

江璃沉默了,双眸中漫上难以言说的惆怅伤慨,过了好半天,他收拾好情绪,复又抬头,理直气壮道:“因为你爱我,爱我爱的太深,爱的不可自拔,爱的发疯,所以甘愿为了我脱胎换骨。”

宁娆:……

“不想说算了!”

她转身要走,被江璃拉了回来。

“今晚在祈康殿待着,别出去,我要去向母后请安,顺道去偏殿教你春祭的礼仪,还有三日就要春祭,依礼我们明日就要去清泉寺沐浴、斋戒,今夜若是再不教,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宁娆点头,突然想起来:“安北王府的事……”

江璃道:“这事儿已经过去了,王叔不会再追究。”

宁娆低头扭了扭衣角,闷闷地说:“我听大黄门说你替我看了一整夜的账本,今天又被内外琐事缠着不得安生,晚上你还要教我礼仪,你一定很累吧……”

她心中内疚,又着实有些生自己的气,但却又无可奈何,颓唐地抬头看江璃:“虽然我可能不太靠谱,但我不笨,学东西很快的,而且从来不拖累人。我现在把你拖累成这样,就是因为我中了毒,失去了记忆,我变得不是我了,才会这样。”

江璃温柔凝睇着她,摇头:“你怎么会拖累我?我们是夫妻,本该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的。”

宁娆默了默,突然握紧了拳,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抬头直视江璃:“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我一定会做好我该做的事,我在祈康殿等你。”

说完,潇洒地转身离去。

江璃凝着她的背影,面上凝着一抹温默浅笑,原来十五岁的宁娆是这么的豁达爽朗,若非这一场劫难,机缘巧合地在他面前重现,他都快要忘了十五岁的她的样子。

他长舒了一口气,也推开了殿门,去西暖阁见江偃。

西暖阁阴凉,早早的上了灯烛,江偃站在南窗前,身上落了幽昧昏黄。

见江璃进来,他忙迎上来:“皇兄,安北王怎么样了?他要你怎么处置我?削爵还是流放?别的我没意见,要是流放能不能把我往南送,北荒实在太冷了,北荒的姑娘各个膀大腰圆,实在看不下去……”

说完,他有些忧郁地靠在穹柱上,顾影自怜。

江璃翻了个白眼:“你给我老实点,再闯祸,朕就……”他顿了顿,严肃道:“朕就抽你,不光抽你,还得扣你的食邑。”

江偃垂头丧气,但一瞬又从江璃的话中觅得了一丝生机,双眼莹亮地看他。

江璃负手道:“这事过去了,朕对外宣称你重伤难愈,需流连病榻些时日,所以封地暂且不必回了,春祭也不必出席,安生养伤吧。”

江偃一蹦老高,欢欣雀跃道:“皇兄万岁。”

江璃瞥了他一眼:“留下归留下,不许私下里再去见什么不该见的人。还有……”他犹豫了一会儿,道:“朕之前不慎,被阿娆套出了一些话,她可能会再来问你,你得躲着,不许见她。”

江偃大笑:“我没听错吧,依如今阿娆这脑子,竟还能从皇兄你这儿套出话来?”

被江璃凉凉的眄了一眼,他收敛笑,颇有感慨道:“看来不管是聪明的阿娆还是傻了的阿娆,都是皇兄的克星,将你克得死死的。”

克星?江璃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本意是尽快去祈康殿,因春祭礼节繁琐,若要细细消化,恐怕一整夜都不够。可偏偏他那岳父大人来了,跟他东拉西扯了半天,等他将宁辉应付走,已是暮色四垂,回祈康殿时太后已歇下了,他隔着一道珠影纱问了安,便去侧殿找宁娆。

宁娆早已哈欠连连,见江璃总算来了,刚要抱怨,突然眼睛亮了起来,轻手轻脚地从江璃怀中接过那巴掌大小的小奶猫。

那猫大概是刚出生,细腿纤腰,眼睛绿幽幽的,像是濡种的翡翠。

“你哪儿来的?”

江璃道:“你爹给的。”

“哈?”

他望着宁饶,叹了口气:“自从我们成婚,他每年都会送我一只。舶来的波斯猫,极娇嫩矜贵,还特意嘱咐一定要我亲自喂养照料,不要假手于人。”

宁饶将头凑到小猫跟前,捏着爪子摇了摇,随口问:“为什么啊?”

江璃看了看宁饶,将视线移开,又移回来,如此反复三次,才犹豫着回答:“我猜,他是想让我有些耐心,再细心一点,恐怕是知道你的性子喜欢作天作地,怕我哪天对你不耐烦了,所以想用猫来磨砺一下我的心性。”

宁饶将猫贴紧了自己的脸颊,唇抿紧笑成了一道弧线,那神态跟她手里的波斯猫还真有些像。

她觉得她爹的一番良苦用心很是让人感动,毕竟他曾经无数次声称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把她嫁出去以后他就彻底解脱了,再也不管了……

看来他没有不管,知道自己的女婿位高权重,便迂回地想了这个方法,真是一片慈父心啊。

她最知道猫的性子,比她宁娆有过之而无不及,能养得活猫就能养活她。

宁娆沉浸在感动中,突然又觉得不对。

“一年一只?那现在不是该有五只?那四只呢?”

江璃咳嗽一声,“那四只……没养活。第一只我秋狩时忘带了,就饿死了。第二只我睡觉时不小心压死了。第三只误食了老鼠药,被毒死了。第四只得了风寒,太医没治好。”

宁娆:……

还真是各有各的死法。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章 偷亲... 下一章:第14章 同榻...
热门: 轻熟男女:三十岁那天遇见你 还珠格格之浪迹天涯 鹿门歌 天配良缘之商君 裹紧我的小马甲 穿越后都要跟我搞环保 我的爱如此麻辣 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