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非礼...

上一章:第10章 景桓... 下一章:第12章 偷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娆怔怔发愣,摸不透江璃这是怎么了。

“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若是那时我能稍稍地退一步,也许你就不会有此一劫了。”

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江璃一身冷煞地进来,看上去是来兴师问罪的,可顷刻间就转变了态度,还对她说了这么些奇怪的话。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那声‘景桓’让他误会了。

只是这一场误会透漏的信息有点多啊……

自她失去记忆后,身边的人都对她的过去讳莫如深,就是一个心无城府的墨珠能多套出点话来,可她知道的似乎也有限。

知道多的,譬如江璃和玄珠,口风都太严实。

想到这儿,她眨了眨眼,在江璃的怀里捏着嗓子幽幽地说:“纵然你那样对我,我也不怪你……”

身侧的人安静了好一会儿,宁娆的心砰砰跳,他该不会看出自己在套他的话吧……

一声叹息:“我不该怀疑你和景怡,就算景怡对你心存杂念,那也只是他的事。”

“啊?”宁娆张圆了嘴。

这套出来的话太惊人了……

江璃垂眸看她,她惊骇的神情映入他的眼中,迅速地将他脸上怅惘、迷蒙的神色驱散干净,他冷面如霜,精光内蕴,带着审视意味地看了她一会儿,松手,把她推开。

宁娆不防,被他推得一个趔趄,险些撞到一边的硃漆围屏上。

江璃冷着一张脸把她揪回来,讥诮道:“你可真是有能耐。”

宁娆摇摇晃晃地勉强站稳,气道:“我就是想知道过去五年我都经历了什么而已,我有错吗?!有错吗?!”

江璃皱眉后退几步,饶是这样,她口中飞出来的唾沫还是有几滴落到了他的脸上。

“我说这个了吗?我说的是你偷溜出宫,还伙同景怡把安北王府给烧了,你可知堂叔乃宗亲之首,德高望重,就连朕也得让他三分,你们敢烧他的王府,可想过后果吗?王叔已经在来宣室殿的路上了,人家客气点说是来请罪的,但实际上是来讨要说法的。你说朕怎么办,是跟他翻脸?还是把你和景怡推出去让宗正府议断处罚?”

宁娆听得发晕,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捅大篓子了,事主现在找上门了……

对于这种事,她经验非常丰富。

依照她爹的说法,她从小到大就是个闯祸精,今天打了隔壁祭酒家的大胖闺女,明天当街骂哭了侍郎家的嫡幼公子,后天又伙同狐朋狗友掀了太傅家的屋顶瓦……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人都会领着自家孩子上门请罪。

不光请罪,还得非常客气地说:“真是对不住,我家孩子得罪了大夫家的千金,劳烦千金打骂,累得您手疼嗓干,实在过意不去,特带犬子上门赔罪。”

说着,把自己身后那鼻青脸肿的孩子揪出来,怕父亲看不清他们家孩子身上的伤,还得特意扯扯袖子,拉拉衣领。

她爹被臊的满脸通红,也顾不上去问清事情缘由、来龙去脉,当场拿出大板子,当着来人的面儿给她屁股上来两下,打的她哭爹喊娘、涕泪横流,来告状的人觉得过意不去走了,她爹也就暂且放过她了。

彼时她年幼,看不清里面的门道,很挨了些打、吃了些亏,等到长大一些才明白了个中玄机。

不管侍郎还是祭酒,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偏偏做出一副谦卑的腔调,其实不是因为他们境界高,而是因为他们知道细论起来他们未必在理。

她打祭酒家的闺女,是因为那胖丫头贪吃,却又怕被母亲唠叨,就将自己偷吃了的点心炙肉赖到家里婆子身上。那婆子是小静的姑姑,最善良正直的一个人,被按上偷盗之名一时百口莫辩,气得当场撞了柱子,流了一地的血,险些救不回来。

还有侍郎家的嫡幼公子,小小年纪仗着自己父亲官位高欺辱国子监里的寒门子弟,惹得怨声载道。

还有那个多管闲事的太傅……

算了,不提也罢。

她顺了口气,歪着腿,斜着肩膀,拿出当年做老大时的气势拍了拍江璃的肩膀,道:“你不用愁,这事好解决。我是和楚王烧了安北王府的院子,可事出有因啊。那安北王世子出言侮辱楚王,还仗着人多打了他,楚王脸上身上都是伤,这可做不了假。我们势单力薄,不想被打死情急之下才抓了王府里的犀牛灯扔过去,偏有一帮侍女喜欢过来看热闹,手里还端着木炭铜锅,这木炭上的明火一遇着油,可不就烧起来了。”

她沉吟片刻,接着道:“这事错在三。一、安北王世子枉顾尊卑,欺辱亲王。二、王府侍女枉顾规矩,擅离职守。三、我和楚王冲动。三错中安北王府占其二,你跟他说明白了,免得他装傻充愣。再把我和楚王逮出来当着他的面儿打一顿,剩下的让他看着办吧。”

这番话有理有据,一气呵成,听得江璃直想笑,这是从小到大闯了多少祸,被人上门找过多少回,才总结出这般完善的解决方法。

不禁想,那个闺中时作天作地、四处惹事的宁娆一定可爱极了……他有些遗憾,她最快乐、最张扬、最明媚动人的时候他还在千里之外的沛县,当着他有名无实的落难太子,两人如活在两个世界里,无相见亦不相识。

那时的她有多可爱,被打了之后有多委屈,还有嘟起嘴泪光莹莹强忍着不哭的样子……他全都不曾见过。

若是……能早一些认识她,该有多好。

江璃轻挑唇角,含着一抹温柔的淡笑,弯身将她的腿摆正,肩膀捋平,笑说:“你想什么呢?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是过去那御史台大夫家的小丫头?你是皇后,是我的结发妻子,别说打你,这世上就是有人胆敢动你一根手指头,都得被剥皮抽筋,不得好死。”

宁娆一怔,任由他在自己的颊边摩挲来摩挲去,突然觉得心好像漏跳了一拍。

不打她……那这事怎么解决?

但这事要怎么解决又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的面容舒柔,像铺了层山崖云巅的月泽,泊玉般沉静,温脉含情地凝睇着她。对她说:这世上就是有人胆敢动你一根手指头,都得被剥皮抽筋,不得好死。

这嗓音像音质上乘的埙,悠然且清透。明明已经不再说话了,却犹绕梁不绝,声声落在她的心上。

她越发困惑且迷茫,甚至还有一丝无可言说的恐惧……为何,这样的场景竟似曾相识。

正想着,不曾注意江璃缓缓靠近她,弯身,在她唇上浅啄了一下,清润浅笑,回身离去。

宁娆:被吃了豆腐了……

她有些郁闷又有一点紧张,心砰砰的跳,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无比烦躁地绕着侧殿转了一圈,仰头倒在绣榻上。

默默地把背衾掀过挡住脸,太烫了,还是捂着吧……

她本来是要认真想一些事的,比如江璃刚才脱口而出的‘不该逼你,更不该折磨你’,还有她和江偃那云里雾绕的关系……可越来越迷糊,竟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

她穿了件水红色的襦衫,推开门进了一间屋子,那里面的麝香桃木椅呈弯月弧形,有个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她粲然一笑,蹑手蹑脚地上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咧嘴躲回来,像是只偷了腥的猫,缩着爪子窃窃自喜。

那人没有反应,好像睡得很沉。

她舔了舔下唇,又凑上去,将一吻幽重深长的印在了他的唇上。

那人突然睁开了眼,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进怀里,桃木椅摇摇晃晃,伴着语调悠然含笑:“敢吃我的豆腐,你真是胆大包天。”

窗外枝条凌乱攀爬,像是结了满藤的紫蕊,扑簌簌落下。

可这人却始终在云雾缭绕之后,看不清面容……

宁娆猛地惊醒。

第一反应:她又想起来了,记忆好像正在一点点的找回来。

第二反应:这个人又是谁?万一又不是江璃,那可怎么办?

她有些发愁地坐起来,心想,这一次不能直接问他了,得想个办法验证一下,看是不是他。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章 景桓... 下一章:第12章 偷亲...
热门: 月亮有你一半圆 等你爱我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拥抱我吧,叶思远 快穿之白莲花黑化指南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暴君的心肝肉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 妻调令 公子扶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