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云梁...

上一章:第4章 恩爱... 下一章:第6章 惊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她被绑着,嘴也被堵住了,完全反抗不了,只能任由江璃将连绵细碎的吻辗转落于她的脸颊、脖颈上……

而且他越亲越用力,甚至还能感受到牙齿硌在肌肤的触感,好像在啃烧鸡一样……更可气的是,他啃她也就算了,手还不规矩,隔着纤薄的衣衫乱摸,十足的登徒子。

偏偏她被绑着,又被他禁锢在怀里,反抗也反抗不得。

唉,好像一只砧板上的鱼,被人拔了鳞,任人宰割。

马车走了一阵,渐渐放缓了速度,随着‘辘辘’声,停了下来。

江璃这才将她松开。

他一贯沉静如画的脸上晕染开了一片酡红,气息凌乱,眼神像炙烫的烙铁直勾勾地盯着她。

宁娆被他看得不自在,往边上挪动了一点,抬起下颌冲着他“呜呜呜”。

江璃抬手将塞进她口里的绵帕拿出来。

“你这样不对!”宁娆的脸涨得通红,怒目谴责他:“我还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你怎么能对我做这样的事,简直……简直……登徒子!”

江璃望着她笑了,边给她解绳子,边笑说:“你说的有理,毕竟我现在对你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确实不应来轻薄你。”

“可是……怎么办?这些轻薄事我过去都对你做惯了,这一时改不过来了……啊……”

宁娆咬住他的手,亮出了泛着森森冷光的大白牙:“那就麻烦你忍一忍,或是找个烧鸡去啃一啃,我宁娆长到这么大,只有我啃别人,没有别人啃我的!”

江璃任由她咬,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阴悱悱地看着她。

看着他这副模样,宁娆感觉好似有一股凛寒阴风从四面袭来,后脊背凉飕飕的,不禁打了个颤栗。

江璃慢慢地伸出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颌,迫得她松开口,问:“你啃过谁?”

宁娆愣了愣,保持着被他抬高下颌的动作,眨了眨眼,无辜而略带羞涩地说:“十五岁之后的事不记得了,但十五岁之前我谁都没啃过,连除了我爹之外男人的手都没拉过。”

说完,挑起眼梢偷觑江璃的神色。

他脸上满是狐疑,沉凝地审视她,仿佛在探究她话中真伪。

两人缄默了一阵,车外传进黄鹂嘤啾的娇啼声,打破了车内的静滞。

江璃松开了宁娆,起身拉着她下车。

车外石阶杳然上叠,瑶阁琼楼连阙,原来已到了昭阳殿的门前。

马车早就停了,那他们刚才岂不是一直在昭阳殿前,可随行的内侍怎么都不来催他们下车啊?

宁娆瞥了一眼跟在江璃身后的崔阮浩,他微低了头,面上尽是暧昧而古怪的笑意,瞧见宁娆在看他,那笑也丝毫不敛,只是平添了几分恭顺。

……马车壁就那么薄薄的一层,外面肯定全听见了。

唉,没脸见人了。

宁娆垂头丧脑地被江璃拉进了殿里,他扫了一眼跪拜迎候的玄珠,平静悠然地说:“今日之事朕且记在账上,若是再犯,你也不必再待在昭阳殿了。”

玄珠哆嗦了一下,躬身轻轻应道:“奴婢知错,奴婢记住了。”

“起来吧。”

全殿的人如蒙大赦,皆松了一口气。

玄珠上前一步道:“陛下,文渊阁裴恒大学士求见,他似是有急事,听闻陛下在昭阳殿,便让内直司通报乞求面圣。奴婢恐娘娘出宫一事外泄,便说您在陪娘娘用药,将他让去了偏殿。”

江璃道:“朕去偏殿见他,你给皇后更衣。”

说完,领着崔阮浩走了。

一众侍女围上来,给宁娆把内侍的锦衣脱下,取出鸾凤刺金的祎衣,丝缡、帛带、环佩,手脚利落地给她穿戴完毕,将她摁在了妆台前,开始理那三千青丝。

宁娆好脾气地任由她们摆弄,打了个哈欠,将螺钿钗盒打开,见几根细长的金钗上摆着一只掐花镯子。

这镯子样式很古怪,是由两条金蛇首尾相接扭制而成,蛇身上镂雕出朵朵莲花纹,每一朵莲花下都嵌着一颗红宝石。看上去不像是中原之物。

玄珠道:“这是娘娘的心爱之物,是云梁国的王室珍宝。”

云梁?宁娆思索了一会儿,就算她失去了一段记忆,也知道这云梁国的鼎鼎大名。

它在南淮之境,素来偏居一隅,以养蛇和制蛊闻名。

本来云梁和大魏的关系还算井水不犯河水,可二十余年前开始关系恶化,边境冲突不断,到后来自是国富民前的大魏占了上风,云梁为求和,便派出长公主孟文滟来长安和亲。

孟文滟姿容倾城,很快便得到了先帝的宠爱,被封为滟妃。由此便开始了滟妃魅惑君王、祸乱朝纲的时代。

起初朝中还是一片清正刚直,对妇人干政很是不屑。而当时先帝的弟弟齐王江邵谊更是趁先帝病重监国之际,挥军灭了云梁国。

据说魏军斩杀了云梁国主孟浮笙和他的一双儿女,彻底断了云梁的王嗣。

但事情没这么容易完。

先帝很快病愈,滟妃对母国被灭怀恨在心,向先帝吹枕边风,让他冤杀了齐王江邵谊,更对其满门抄斩,连老弱妇孺都不曾放过。

齐王案之后,朝中皆惧怕滟妃,对她荒唐的行为纵敢怒,却噤若寒蝉。

由此,滟妃越来越嚣张,甚至勾结监天司污蔑当时才六岁的太子江璃八字阴硬,克父,还将先帝前些年的病重算在了他的身上,先帝不顾众臣反对,将太子贬黜出京,流徙千里。

一直到十年后,滟妃去世,在一甘老臣的要求下,江璃才做为储君被接回来。

宁娆还记得滟妃去世时自己才十三岁,当年也是生了一场重病,父亲又恰好回家乡省亲,只有母亲陪着自己关起门来度日,外信不通,过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日子。

等到她病愈,才知大魏已改换了天地。

不可一世的滟妃故去,受弹压十年的大魏臣子将怨气全撒在了云梁人身上。

云梁国灭之时,许多平民百姓涌入大魏境内,多年来受滟妃庇护,倒也安居乐业。

这一遭,各地衙司倒像是商量好了,一方是憎恶滟妃,一方是向当时重新上位的太子江璃表忠心,对云梁人苛待至极。

不许他们经商科举,不许他们从事体面的活计,只许被当做奴隶干最低贱的工作。凡农耕者赋税加倍,凡为奴仆者可被随意虐杀,甚至一度汉人杀了云梁人都不必偿命,也不会受刑法惩处。

听上去很是血腥也很残忍,在她的印象里,仿佛是到了先帝病重,太子监国时才稍稍有所缓和。

她将那镯子放在手心里,心想,江璃纵然是对云梁百姓网开了一面,可他对云梁的憎恶绝不会亚于任何一个大魏人。

毕竟当年的滟妃之乱,除了被冤杀的齐王,他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了。

少了五年记忆的她都能知道的事情,过去的她肯定也知道啊,那怎么还把这属于云梁王室的手镯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这不是招江璃厌恶吗?

发髻梳好了,玄珠给她簪了花钗,低头瞧了瞧,道:“奴婢给娘娘戴上吧,从前您最喜欢这镯子的。”

“我以前就戴着这镯子在陛下面前晃?”

玄珠道:“倒也不是,娘娘只是常拿出来把玩,并不大在陛下面前戴。奴婢还奇怪呢,您大费周折地管陛下要了这镯子,却又不大戴……”

“啊?这镯子是陛下送我的?”宁娆奇道。

玄珠一脸的理所当然:“这镯子是云梁王室之物,乃是当年灭国时的战利品,一直收在国库中,是为玲珑公主筹办嫁妆时拿出来被您见到了,管陛下要的。”

宁娆又疑惑了,平心而论,虽然这镯子挺好看的,但也没到了非要为了它去触江璃霉头的地步,难不成过去的她完全不在乎江璃?

“玄珠,你说说,从前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宁娆回头看向玄珠,见她略一思忖,莞尔道:“娘娘知书识礼,御下有方,将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又孝顺太后,和睦宗族,举朝上下都对皇后娘娘很满意。”

听上去是挺好,可……这说的是她吗?

宁娆摇了摇头,奇怪啊,奇怪,好像大家口中的她跟实际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她托着腮想了想,将手镯放回螺钿盒子里,掠起裙纱往偏殿去。

玄珠忙道:“娘娘,陛下在与裴学士谈论正事,您千万别去打扰他们。”

宁娆边走,边朝她摆了摆手:“放心。”

偏殿与正殿勾连,中间是一条窄窄的回廊,穿过去便是一架影壁屏风。

“陛下,娘娘所中之毒是云梁不外传的惑心毒,若是云梁人所为,恐怕他们是居心不轨,不得不防。”

云梁,又是云梁!

宁娆歪头想,在她的记忆里,她跟云梁没什么瓜葛啊,怎么倒好像是跌进了云梁这个大染缸里,洗都洗不干净了。

她本意是想等着裴恒走了,再去问江璃一些事,但这一番好奇心大盛,将耳朵贴在了屏风上,想要听个清楚。

可不知怎么的,外面再无声音传入,她以为是隔着屏风听得不够真切,不禁前倾了身体,往前,再往前……

屏风不堪重力往前倒去,‘砰’的一声震天响,影壁沉甸甸地砸在了侧殿中心。

而她毫无遮蔽地站在了那里,接受着江璃的注视和裴恒震惊的视线。

宁娆:……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章 恩爱... 下一章:第6章 惊梦...
热门: 鱼龙变 若你不弃,执手相依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纯情人设不能崩 森女巫 开封志怪(全三册) 我老公年轻时居然是校草 重生为男神独宠小甜心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