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恩爱...

上一章:第3章 谷雨(3)... 下一章:第5章 云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句话听上去很有气势,是她的风格。

她捋了捋鬓角的碎发,思索了一番,摇头:“不对啊,我又打不过你,怎么能刺你十几个窟窿?这明显是虚言恐吓,你就这么被我吓住了?”

难道是因为她缠绵病榻十数日,影响了发挥?

但其实她的武力是在江璃之上,所以他惧她怕她,才不得不向她妥协?

想到此处,宁娆心情大好,好像在阴翳遮蔽浓墨暗沉的黑云天里觅到了一丝光亮。

将剩余的糖人迅速干蹦脆的嚼碎咽下,把杆子一甩,后退几步,朝着江璃笑道:“我刚才好像没有发挥好,咱们再比试一遍,好不好?”

江璃定定地看着她,乌瞳里静若沉水,没有一丝波澜,将她娇小跳脱的身影映入其中。

他越平静,宁娆越高兴,他一定是怕了,刚才是侥幸赢了她,再加上气势强悍震住了场,才把她唬住了,让自己以为打不过他。

这一听说自己要求重新比试,就开始故作镇定,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了。

这样想着,她不禁挺直了腰杆,沐浴着慵凉和煦的春风,觉得人生又重新有了盼头。

而她对面的江璃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转身往街边的小摊上走去,低着头四处翻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一定是害怕自己打不过,要找武器傍身。

宁娆由着他找,自己叱咤江湖多年,靠的是精湛的武艺和令世人望尘莫及的力气,至于靠武器取胜,她向来不屑为之。

她也不介意别人用武器对付她,人精器巧,人拙器拙,若是自身武艺平庸,就算给他九天玄剑也只能当成一根破铜烂铁来使。

当然,这长安街头的菜摊上也不太可能找得到九天玄剑。可就算找不到九天玄剑……江璃找的这又是什么玩意?

他拿了一圈破麻绳回来,还捏着绳子一截绷了绷,像是在试探绳子是否坚固。

“你准备好了?”她问。

既然有绝对优势在,她也不屑于去搞偷袭那一套。

江璃仍旧低头摆弄着绳子,浓密的睫宇垂落,遮住了大半的眼眸,让人看不清眸中的神色。

当然,就算看得清,估计也一片静漠,没什么神色。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看都没看宁娆一眼,全副心神都在他那破绳子上。

那她就不客气了。

一个左旋腿,横扫西风,一个探鬼爪,斩袭侧翼。

她自认为将毕生所学的精髓全发挥出来了,招式使得洒脱且流畅,足以将江璃打得措手不及。

可他毫无慌乱,步伐稳健地侧身躲过她犀利肃杀的几招,一双腕子如蛟龙探海般灵活地游移在她的招式间,以令人目光缭乱的速度破开了她的攻势。

三招之内,他转守为攻,被他截了几个杀招之后,她竟像吃了软骨散,再无回攻之力。

他又踢了她的腿弯,反扭了她的胳膊,而那破绳子……被一圈圈地缠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两只手被绑到了身后,绳子的末端被捏在江璃的手里,他拽着绳子拉着她去了路边一直跟着他们的车辇前,弯身将她抱了上去。

啊啊啊!原来真的打不过!

她靠在车壁上绝望地想:余毒入脑,傻了不说,还被人压制的死死的。

苍天啊,还能不能让人安心的傻了?!

在一个时辰之内败在同一个人手里两次,这绝对是她人生里难以抹去的耻辱!

宁娆泪眼迷蒙地看向端坐在一边的江璃,见他闲适地捋平了阔袖上的褶皱,歪头看着她,道:“你是皇后,宫中虽无嫔妃,但上到宗礼节典,下到开支账目都需要你来料理,事情琐碎繁杂,你从前做的很好,现在得重新一点点学起来。不能让人知道你失去了记忆,也不能让百官群僚觉得你担不起皇后的名位,不然……”

他戛然住口。

宁娆疑惑地看向他,却见他沉默了片刻,转而温和地笑了笑,那笑容过分的温柔,好像是为了安慰她,让她不要过分紧张。

“旁的都可以先放一放,春祭将至,你得随我一起祭奠宗嗣、供奉庙飨,礼节稍稍有些麻烦,过几日礼部的官吏会照例呈送礼册到昭阳殿,你若是哪里不懂,千万不要去问他们。就说都知道了,等晚上我回去给你详细讲解。”

宁娆眨了眨眼,这是她醒来后他对她说的最多的话,是嘱咐她如何当起皇后的职分。

本来该是公事公办,可他的语调很轻缓,像是霰雪消融在温软渌波里,柔隽绵绵。

她觉得心里留白的空隙仿佛被暂时填上了,一直以来的茫然不安也消减了不少。

她犹豫了片刻,问:“我们的感情……真的挺好的吗?”

江璃一怔,像是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这样问,转而笑开,眼底一片清澈诚挚,温柔地说:“是,我们很恩爱,彼此之间从无芥蒂。”

从无芥蒂?宁娆不信。单是她醒来后陈宣若说的那一番话就证明,她从前肯定是有事瞒着江璃,骗了他,起码嫁给他时动机是不纯的。

而且玄珠告诉她,她在中毒前跟江璃吵了一架,至于是为什么吵架,玄珠也不知道。因为他们吵时摒退了左右,关起门来躲着人吵的……

玄珠只知动静很大,过后江璃一脸怒容地拂袖而去,而她立马收拾行囊领着人回了娘家。

在宁府时她避开了人悄悄外出,整整三日未归。

近侍不敢拖延,禀报了江璃,江璃派出禁军,在长安西郊的渭河畔找到了已中毒昏迷的她。

再往后便是日复一日的救治和她在昭阳殿醒来。

到底她经历了什么,旁人不知,而她也想不起来了。

怎么看都不像他说的毫无芥蒂。

可现在这个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她挣扎着往前坐了坐,侧过身摇了摇被绑住的双手,满脸堆笑:“既然我们很恩爱,你就给我松开呗……”

江璃神情一滞,带着些许从回忆沉思里刚刚出来的茫然失神,但很快,这些表情尽数敛去,瞥了眼宁娆腕上自己打出的绳结,撩开车帘向外看了看,淡淡道:“还是绑着吧,等回了宫再给你解。”

他将视线从车外转回来,落在宁娆的脸上,“起码绑着你,你能安安静静地听我说话。”

宁娆:……

这是什么恶趣味!

她气愤地说:“你错了,绑着我我也不会安静!”

开玩笑,她是什么人!她跟自己那老顽固的父亲抗争十五年,在无数惨烈的教训中总结出了经验,若想让对方妥协,就得让事态脱离他们的掌控,悖逆他们的意愿,让他们感到不适与不安。

那么他们为了达成自己预想的状态,就会一定程度的让步。

因此,她卯足了劲儿要开嗓子哀嚎,谁知刚嚎了一声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团东西。

“唔唔唔……”

车辇缓缓而行,外面传来崔阮浩那尖细的声音。

“陛下……”

江璃将她掰过来,抵在车壁上,扬声道:“没事。”

车外再没了声音。

什么没事?有事!大大的有事!

江璃不光绑了她,还堵了她的嘴,像拽小鸡仔似的把她拽到了他的跟前,让她的背紧贴着车壁,他缓缓地靠近她,两人的鼻翼几乎相触,开口时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

边问着,边伸出了手开始摩挲她的脸颊。

他们离得太近,能看见他乌黑的瞳中倒映出她的影像,睁大了双眸,呆呆傻傻地看着他。

这车太小,太逼仄,且流通不畅,因这样靠着便嗅到了对方身上的味道。

宁娆迷迷蒙蒙地想,大概是龙涎香混浊着梨花的香气,浓郁醇厚又夹杂着轻馥和沁,好闻极了……

她看到,江璃的神情好像跟她一样了,迷离愣怔,像是被什么勾了魂一样。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变得古怪了……

正捉摸着,他倾身吻在了她的颊边……

“唔唔唔……”不行!她还没想起来,她现在的记忆才不满十五岁,小白花一朵,不能对她做这么羞羞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章 谷雨(3)... 下一章:第5章 云梁...
热门: 少女的港湾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综] 水乡春色 为她心动[娱乐圈]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与光同尘[娱乐圈]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穿成男配的心尖宠 穿成大佬的心尖宠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