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一定

上一章:第99章 引诱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楼道不比家中,冷气四溢,陈旖旎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裙,双腿赤着。相拥片刻,沈京墨将西装纽扣解开,包裹住她的肩。

她生得纤细骨感,被他轻轻一带,就进了门。

“啪嗒——”一声轻响。

扇形光路在脚下闭合,门一关,就是黑寂一片的客厅。

黑暗里,她偎在他怀中,如一块儿凉玉,捂不热。还喃喃着:“不够,都不够……”

她倏地抬起头,一手扯住他领带,将他微微拉低了,他跟着一低头,精准地攫住了她唇。她也顺从他,顺势勾上他肩颈,紧紧拥在一起无休无止地厮吻。

一路就入了她卧室。

她边热烈地回吻他,边急不可耐地去解他领带,动作急了,几下却都解不开。

房内亮着一盏昏昧的灯,他抱她进来。

一个转身的瞬间,看清了,她吻他时,满眼,满眼,都是他。

她手还在跟他的领带斗争,几番厮弄,他领口凌乱不堪。

容色却还是那般的斯文矜冷,眼额散落下一缕碎发,将他眼底神色遮得幽昧迷离。

让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的他,偏生染上了这么一股离经叛道,颠倒风流的味道。

他吻她吻得耐心又温柔,却没了其他动作,等她指尖儿将他衬衫纽扣一颗颗挑开了,才按了下她的手。在如此擦枪走火的关头,问了一句:“胃还疼吗?”

“……”她几乎昏了头,听他这么无比一句,仿佛大梦初醒,停下来抬头。满眼都是无处安放的情.欲,“嗯?”

他手掌托住她一侧脸,“还疼吗。”

她下意识拧了眉心,胃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反而现在有一股暗火,喑哑地在内心深处明灭。

见他满脸的认真,随之便是一笑,娇俏地歪了歪头,用指尖儿勾他下巴:“你真扫兴。”

“我扫兴?你以为我来是做什么的?”他笑了一声,低缓着声线,又耐心地问:“还疼吗?”

她不领情也不说话,红指甲剐蹭他胸口的皮肤,有意招惹。却又被他捏起下颌,迫使她直视他的沉沉黑眸。

“旎旎,还疼吗?”他语气温柔,却又带着强势。

她与他无声地对视着。

不仅是现在,从他出现在门外开始,他眼底这种溺怜的担忧,一分也没有减少过。

她垂下眼,呢喃着回应了句:“不疼了。”然后两手扶着他肩,起身分跪在他两侧。

他也顺势扶住了她腰身。

眼镜早被她调皮地勾掉,扔到了一边,如此她便能毫不遮挡地对上他的视线。

一个深沉,一个潋滟。

破除了横在彼此之间十三年之久的一堵透明的心墙。

没有暗藏汹涌,终于坦诚以待。

他拨开她脸前的发,细细端详她,柔声道:“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还很难受么?”

“我吃过药了,又不是小孩子。”她说着,指尖抚摩他的眉骨,在他鼻梁附近停顿了一下,“你从伦敦飞过来,明天不开会了?”

“开。”他淡淡一笑。

“那你?”

“就是很担心你,所以来了。”

“……”她动了下唇。

他深邃双眸漆如子夜,不带丝毫情.欲,将她形容都颠倒,他捧住她的脸,深深在她唇角吻了一下,“就是想知道,你还疼不疼了。”

“……”

“吃了药舒服点了吗?”

“嗯……”

他抚了一下她眼角,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领口被她弄得凌乱,他正了正身,整理了一下衣领和纽扣。她都见他要把那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了,才突然出声:“——你要走了吗?”

他动作停下来,一扬眉,觑了她眼:“你想吗?”

她靠上了他的肩,唇碰了碰他耳垂,有一下没一下的。

如此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当然不了。”

“嗯?”

她意味深长地眯起双水眸,拽了下他敞开的衬衫和半死不活的领带,气息轻柔又迷离,“我比较想跟你上床。”

他迎上她坦荡灼热的视线,不禁笑了:“比较?”

她没点头,而是用吻回应了他。

唇齿厮磨无休,她边又迫切地去解刚才几乎解开了,又被他整回去的领带,纽扣又一次被她一颗颗地咬开。

那领带没解开,被她纠结地捏在手中,他睨了眼,笑着问:“你这是,比较?”

她不答,而是仰起脸,一脸的理所应当,下巴点了点他那都快被她弄得打了死结的领带,命令道:“帮我。”

他指尖儿勾了勾她鼻尖,接了手,轻扬起下颌,解自己领带。

她支着脑袋,盯着他动作,目光掠过他骨节分明的手腕儿和漂亮修长的手指,不知不觉有点出神。

等他一解开,她攀上他肩要去吻他的一瞬,他却得占了先机,倾身就吻了下来。一口几乎咬破她的唇。

“唔……”简直气势汹汹的。

他身上沾惹着一股属于异地的稀薄潮气,强势袭人,与这里格格不入。她不喜欢这种陌生的气息。

热烈地回吻他,她人也跟着起伏沉落,睡裙下摆被碾弄着推上腰际。浓稠的夜晚,一场翻山越岭的际遇,目的不言而喻地交汇了。

念及对门是星熠的房间,并不敢发出声音,全程他们做得激烈却又十分克制。

像是一种濒死的体验,双双被掐住了脖子,半人在极乐天堂,半人在地狱。喉咙被地狱的利刺戳穿,半死不活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力图直达灵魂深处,每一处声色,都是这人间最原始却也最难得的极致快意。

事后,他倦怠地靠到床头,她疲惫地趴在他胸膛上,偎到他肩头。双双望了望飘窗外,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

牵来一条薄被,盖住了他们,将她蜷在身前,他突然说:“上次问你,我出差去伦敦要不要去送我,其实,是想走之前见见你。一面也好。”

“……”

她讶异地一抬眼,他眼中虽都是柔和笑意,却看到了明显的失落。

“不过没关系,你不来见我,那我今天就来见你了。”

她有些歉疚,“最近太忙了……”

“饭都忘了吃,确实很忙, ”他心疼她更多一些,垂着眼,指腹掠过她唇,徐徐低缓地说着,“这几天我不在,一日三餐都要向我汇报。”

“……”

“知道了吗?”

她却不说话,而是趴了回去,环住他的腰,沉默着。

“知道了吗?”他又强硬地问。

她指尖儿在他胸前画着圈儿,却答非所问:“下次。”

“——嗯?”

她抬头,一双潋滟的眼凝视住他,郑重地说:“下次,一定跟你好好告别。”

“……”

她曾也不告而别。

察觉到他半天没回应,她视线灼灼的,又说:“——我说真的。”

他笑了一声,回拥住她,“好,我知道了。”

她环住他,他也紧紧地回拥住了她,拍了拍她单薄的肩,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乖,睡会儿吧。”

她温顺地磨蹭他肩窝,点头:“好。”

过了会儿,她却又惊醒一般从他怀中挣扎了一下,问他:“对了,你几点的飞机?”

“……”他也才阖眼,刚有了困意,又被这么一声扰醒。

一睁眼,满眼却都是快要溢出的笑意。

“几点?”她殷殷问,边拿过自己手机,想定个闹钟。

他按下她的手:“睡觉吧,乖,睡不聊多久,你还要上班。”

“——不行,”她不依不饶,“几点?我要去送你——下次不就是今天吗,你今天要回伦敦。”

“告诉我啊。”

“沈京墨——”

他凝视她一会儿,终是轻轻笑开:“九点半,睡吧。”

“好。”

她点点头,郑重地上了个闹钟,又缩回了他怀中。

如此相拥在一起,总觉得,过去的十三年好像都是虚度。原来他要的再简单不过。

她要的,也十分明确且单纯。

她问,他就说。

他问,她也毫不回避。

“如果结婚,”如此却又是他开了口,也不知她没有没有睡着,轻抚着她的发,声线也轻缓,“你想在伦敦办婚礼么?我记得,以前跟你去过一次伦敦,是春天,气候风景都很好,你说你很喜欢那里——如果想去澳洲也可以,我都可以安排,巴黎的话,好像也不错,毕竟你一直在……”

“我想回国。”她突然打断他说。没睡。

“……”他愣了一下。

她看了他一眼,又靠着他:“想回去了,想在港城跟你结婚。”

他愣怔了片刻。

从前她在他面前总像个孩子,向来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他现今也终于能笑着答应她:“好,那就回去结婚。”

她迟疑一下,疲倦地说:“但是我可能,要忙到圣诞节之后,或者明年一月了。”

“没关系,”他垂了垂眸,“我来安排就好,圣诞节过后我回国一趟,等你忙完来接你。”

她又是若有所思的,“总这么跑,从伦敦到巴黎,再巴黎到伦敦……又要回国,还来接我,不累吗?”

“不累,”他说着,拥紧了她,“乖,睡吧,不然明天你该累了。”

“好。”

相拥着没睡几个小时,沈京墨先醒了。

星熠起来得早,主动过来敲门喊妈妈起床,奶声奶气地叫唤:“妈妈,起床了——妈妈——”

陈旖旎还睡得熟,被吵得翻了个身,睡到另一边。

她房间是单人床,昨晚一夜都畅快淋漓得尽兴,仿佛这世间促狭得,再也不需要他给翻遍了才能找到她。

触之就可即。

星熠见开门的是沈京墨,吓了一跳,大喊了一句:“爸爸——”

沈京墨整理袖扣的手停下来,立刻带上门,将孩子抱起,笑了笑,悄声说:“让妈妈多睡一会儿。”

星熠捂住嘴,点点头:“……嗯嗯。”

“一会儿帮爸爸做个早饭,好不好。”

“好——”

“爸爸一会儿还要去机场,星熠记得提醒妈妈,要按时吃饭,一日三餐都要跟我汇报,”沈京墨嘱咐着,“还有,妈妈如果忍着胃疼不说,星熠要告诉爸爸,我随时飞回来。”

小孩儿眨眨眼:“可、可我觉得妈妈不会忍着不说的。”

“为什么?”沈京墨好笑地问。

小朋友一脸理所应当:“因为爸爸很爱妈妈呀!”说着掰着小指头数数,“爸爸爱妈妈,妈妈爱爸爸——爸爸妈妈都、都很爱我!”

沈京墨笑意温柔,“星熠也要乖,爸爸妈妈最爱你了。圣诞过后爸爸带你去国内玩儿一圈,想不想?”

“——嗯,想!”

*

Venus的圣诞年会过去了,满公司上下却还忙得不可开交,陈旖旎也成天扎在设计室出不来。

许多设计稿还有待修改和确认。

一出去,圣诞虽然已过,公司大厅中央的那棵圣诞树上的许愿卡和五颜六色的小礼物,却还挂得满满当当。忙得都忘了撤掉。

下午三点多,她才准备去吃午饭。路上边用手机给沈京墨发了消息,说她要去吃饭了,让他也照顾好星熠。

沈京墨已将婚礼事宜安排得差不多,不过还得他亲自回去确认一番。

她估计还有两周左右才能彻底忙完,最近也照顾不上星熠,就让星熠跟他回国待一段时间,她忙完了再回去。

他们今天傍晚出发。

一周前的那个晚上,沈京墨从伦敦乘私人飞机过来,第二天又飞回了伦敦。

说是九点半的飞机,她定了闹钟起来,星熠说他已经走了。

而当天从巴黎飞伦敦的那趟航班,九点就落地伦敦了。

星熠生在罗马长在巴黎,从没回过国,这回沈京墨要带他回去,他还是雀跃不已,这几天一直问她,他是不是能在国内读小学了。

陈旖旎却不知如何回答。

她至今都拿不定主意。Venus的开春大秀近在眼前,在国内分公司稳定下来之前,她还是只能待在Venus在巴黎的总部。

沈京墨最近不忙的时候帮她带一带星熠,他们都忙时,Jessie和怀兮会帮忙照料。

这会儿他们好像是在家收拾行李。

陈旖旎随便吃了点东西往外走,手机一震,沈京墨发来一条消息。是一张图片,拍的却是他。

他半蹲下来,在整理星熠房间里扔了一地的玩具。

难得他这么有耐心,眉眼低垂着,神情也是认真——他开会端坐在上席时也是这副严谨到一丝不苟的模样。

他将零零星星的玩具一件件地归置入了玩具箱。

那满地几乎一片狼藉,平时陈旖旎都得在心底腹诽无数句,忍着脾气不去骂淘皮捣蛋的星熠才去收拾。

消息内容是——

“妈妈看,爸爸!”

一看就是星熠用他手机发的。

陈旖旎牵了牵唇,不自觉地漾起了笑容,一个电话打过去,果然是星熠接起:“喂,妈妈!”

“宝贝,妈妈跟你说了多少遍,玩具玩玩儿了要去自己收拾掉,怎么这么大了还让爸爸妈妈给你收拾?”陈旖旎故作严厉地说。

“星熠,爸爸来接。”

那边沈京墨管星熠要手机。

“哦、哦……”星熠好像被陈旖旎训得有点儿讪讪的,乖巧地将手机交给了沈京墨。

“喂。”

那边响起一道熟悉的低沉男声。

陈旖旎刚才故作严厉的表情也一瞬收了,也“喂”了声,问:“你们收拾得怎么样了?”

说着,她又有点冒火:“星熠玩玩具每次都扔一地——”

“没事。”他笑了笑,“他喜欢玩。”

“你就惯他吧。”陈旖旎没好气哼一声,不知怎么,有点吃醋。

“没有,”他低声地笑,听着那边还在收拾孩子的玩具,“我小时候不允许玩这种东西。”

“……嗯?”

“爷爷奶奶都很严厉,爸妈也是。”

他甚少聊起他儿时的事——不过她印象中,他自小就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在国内读完了小学,初中就去了澳洲,一直读到大学毕业,回来直接继承家业。

他似乎不愿说太多,一沉吟,又问:“你呢,吃饭了吗?”

“嗯,吃过了,”她立刻答,“你们呢?”

“吃过了,我们马上出发去机场了。”

“啊——”她突然想到什么,立刻道歉,“对不起……今天可能,又不能去送你们了。我们今天定设计稿的最终方案。”

“没关系。”他笑了笑,并不挂心,“出发和落地我都会给你发消息。”

“嗯好。”

“不用说对不起,”他顿了顿,又温声道,“以后,我不想听到你说对不起。”

“……”

他扬声:“记住了?”

她一愣,最终乖顺地点头:“啊,嗯。”

进了咖啡厅,一晃眼,贺寒声和一个陌生模样,一身墨绿色职业装的年轻女人经过公司正厅。说说笑笑的。

她觉得那个女人有点眼熟,不过只是一眼,他们就消失在扶梯之上。

并未挂在心上,陈旖旎在前台点了单,边朝一边的卡座走,边问他:“五点半的飞机?”

“嗯。”

“这次我可调查清楚航班了,你别想骗我,”她哼笑一声,“上次就被你骗了。”

沈京墨漫不经心地笑道:“何必骗你,任何一个时间点,我都能把你从公司绑走,让你必须来送我和星熠一程。”

“——爸爸,为什么要绑妈妈呀。”星熠在那边天真地问。

陈旖旎立刻竖起了耳朵,想听他怎么解释。

玩具箱归置好了,沈京墨起身时摸了下星熠的小脑袋,“妈妈以前睡觉喜欢被绑着,不然她会梦游。”

陈旖旎:“……”

星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

沈京墨已出去了,听她那边没了音儿,笑着问:“现在还喜欢吗?”

“……”她的脸就有点儿红了。

嗯,这确实是以前,她和他之间的一种私人小爱好罢了。

“等你回国我们可以——”

“——不!”她立刻打断。

他明显是刻意地一顿,随即便笑开了:“我是说,回国我们可以住新家了。”

“……”

“这次回去,我去看一下房子后面的玫瑰园怎么样了,你不是很喜欢么?”他笑着坐下,点了支烟,双腿交叠,“算一算,荒了有,嗯,六七年了吧。”

“六七年?”她深感吃惊。

“嗯,我一直有派人照料,不过你不在,就荒了——我一直在想,该怎么把那栋房子,作为一个家,送给你。”

他吐了个烟圈儿,瞧着那缥缈散开的青白色烟雾。

不远处,挂着一件旗袍。暗红如血,色泽诡异得如刻入骨血的情蛊。

是六年前她离开时穿的那件。

“陈旖旎,你不知道,”他嗓音泛着哑,“从很久以前,我就想给你一个家。”

“……”

“你弟弟去世那天,我从车里把你拽出来……对不起。”他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揭她伤疤似的,立刻接言,“那天开始,我就不想报复你了。”

“我想给你一个家,”他低喃着,“但以前我不敢,真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

“沈……”

“——Ashley。”

身后,一个同事突然拍了她一下。打断了她的话,“马上开会了。”

“好了,你去忙吧,”他在那边笑起来,表示理解她,“还有很多话,以后我们可以慢慢说。”

她迟疑着:“嗯,好。”

他正要挂,她突然低喊一声:“沈京墨——”

“嗯?”

她提了一口气,不知是否是紧张,快速地用法语说了句:

“Je t'aime。”

“……”

对面的法国男同事吃惊地看着她。

她也是个很不擅表达的人,如此微微别开了头,又用中文低声地说:

“我也爱你。”

他一愣。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听她说爱他,一时都忘了如何反应。等烟要烧到手指,他才赶紧捻灭了。

传达至心脏的,却不是痛感。

“到机场跟我说,”她笑了笑,柔声,“一路平安。”

“好,我们也要出发了,”他挂电话前还不忘嘱咐她一句,“按时吃饭,不要这么晚了。我不在,你要乖一点。”

“嗯。”

周围三两个同事见她挂了电话,面面相觑。

除了刚才那句法语的“我爱你”和她一脸笑意潋滟的模样,别的就什么也看不懂了。

陈旖旎拿起咖啡,才想起同事刚才在催她去开会。

她记得会议是五点多,可现在才刚过四点,便问了句:“现在去开会吗?”

“贺总临时通知的,四点十五分开会。就快开始了。”一个同事买了咖啡也行色匆匆向外走。

陈旖旎也跟着向外走,翻了下手机,才发现贺寒声发到工作群中,临时改了会议时间的消息。

她刚才打电话都没有注意到。

“不好意思,我要先去取一趟设计稿,”陈旖旎跟同事告别,报以职业微笑,“你们先上去吧。”

“没问题,Ashley,你必须快点上来了。”

“好。”

拿了设计稿上去,一进门,坐在贺寒声左手一侧的,就是半小时之前在公司前厅看到的,与他说说笑笑的女人。

那女人一身墨绿色职业装,黑色卷发,棕色皮肤,典型的犹太人长相。

陈旖旎认出了她,大概是三四年前,在业界有过一阵名头的服装设计师。

据说贺寒声曾经想挖她没挖到。那时的Venus不具资本,对方并看不上他们这家名不经传的小众品牌。

会议开始,贺寒声就为大家介绍了新来的设计师。陈旖旎跟着大家一起鼓了会儿掌,心思还在设计稿上。

她有几个地方还没改好,本来想吃完饭买杯咖啡去设计室慢慢改,谁知提前了会议时间。

贺寒声照例夸了一番新来的设计师Emily,据说她还在一年内连斩过法国内外的数项设计大奖。

会议氛围鼓噪,平息在贺寒声响亮的一声中:“我向大家宣布——”

众人都抬头。

贺寒声用一种极其钦慕的目光看着Emily,喜露于色,对大家道:“明年春季大秀的服装设计稿,全由Emily负责——”

“……”

陈旖旎一震。

“有Emily坐镇主设席位,是对我们品牌风格的一次创新和突破,明年主攻的中国市场乃至亚洲市场,又是一次突破。”

“……”

一干人却没鼓掌,面面相觑,大家先是看一看项目本来的负责人陈旖旎,再看一看他们的boss贺寒声。

最终,贺寒声的视线落在陈旖旎身上,眉眼含笑:“Ashley就根据Emily的主设计稿,做细节修改吧,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暂时退居二线。”

“那Ashley的设计稿……”

“我不是说了吗,”贺寒声有些不耐,像是有些怕扰了名气更盛的设计师Emily恼火似的,说,“以Emily的设计稿为主,Ashley的以后的秀我们有机会再——”

陈旖旎从座位上站起。

金属凳腿摩擦地面的动静不大,却总有点突兀,打断了贺寒声的话。

她脸色冷到极点,眉眼之间也尽是清透的冰冷。

她看着不远的贺寒声,而一屋子人都在看着她。这里的人,都是她曾经并肩数个日日夜夜,看着Venus从低谷走到现在的同事们。

还有眼前这个,她曾视为知心好友的男人。

众目睽睽之下,低气压也稠闷燥人。

与贺寒声对视了大概十几秒后,她轻轻扬了扬红唇,表情带着薄讽,冷冷看了他一眼,旗袍后摆一扬,转身就出了会议室。

一室寂静。

“贺总,你这……这不太好吧。”

“贺总,Ashley为大秀做了很多努力,你现在不要她的设计稿……”

“这样不好吧,贺总,Ashley……”

“好了,我给大家我的理由,”贺寒声头痛地安抚着众人:“——我不能让Ashley把Venus变成第二个LAMOUR。我们也要进军中国市场,一山不容二虎,风格相似的两家怎么在业界……”

走远了,陈旖旎已经听不见会议室的声音了。

她冷静地乘电梯下了楼,碰见了眼熟她的同事,还跟她微笑着打招呼,说一声:“Ashley,下午好。”

她也微笑着回应,一脸的风平浪静。

手中的设计稿还有几处需要修改。

她快步地回到了设计室,赶紧拿出笔修改好了,在旁边认真详细地做好了批注——这是她一贯的习惯,力图让经手她设计稿的人也能看懂。

楼上会议室在说什么,已经与她无关了。

巴黎时间下午四点五十,夜色将沉之际,陈旖旎终于改好了设计稿。

一张张检查过去,她顺带着写了一封辞呈,夹在文件夹里,放在桌面上,关了身后设计室的灯。

满室一黑,仿佛谢了幕。

她关上了门,离开公司。

*

沈京墨本可以带着星熠坐私人飞机离开,但小家伙说他还没去过机场,一直跟他说,想坐那种能装很多人的飞机。

于是便选择了乘航班回国。

安静的VIP休息室中,笔记本电脑陈放在桌面,屏幕上铺满了几个婚礼策划发来的场景预设图。

婚礼选址定在港城南海岸,是港城风景最优美的一隅。计划是白天婚礼,晚上在一艘大型游艇上举行晚宴。

婚礼策划发的方案很详尽,密密麻麻的。几个策划的方案不尽相同,却都一致表示,这一定是一场万众瞩目的世纪婚礼。

看了快一个小时,沈京墨有些视觉疲劳,他舒缓了一下,刚准备收电脑,右下角突然弹出一封新邮件。

Jessie发来消息,说Venus那边临时篡改了合约内容。

明年开春大秀——也是S&R扶持Venus进军中国市场的第一仗,御用设计师从Ashley Chan改为了Emily。

问他算不算违约。

Jessie还小小八卦了一句,陈旖旎的设计稿全被压,Venus准备让新设计师重新制定了。

不仅如此,Venus怕与LAMOUR撞元素,从陈旖旎加入至今沿用的风格也准备大概,她的稿子已成了一筐废稿。

沈京墨一手支额,若有所思地思忖一下,指尖儿点了点桌面,容色冷了几分。

当机立断,打了电话给贺寒声。

那边响了没几声就通了,贺寒声“喂”了一声,沈京墨直接开门见山:“贺寒声,我不认为出尔反尔是任何一个行业从业者的基本素养。”

“……”贺寒声一愣,“沈总。”

“你应该知道,我是因为陈旖旎才跟Venus合作,你也知道,如果没有她,我根本不会选择Venus。”

沈京墨看了眼一边读故事书,丝毫不懂大人世界的波云诡谲的星熠,站起身,走到吸烟室前。

打火机火星一晃,他点了一支烟。

漫不经心地轻笑:“所以,没必要了,对吗?”

“沈总,换设计师是在我们考虑范围……”贺寒声据理力争。

“谢谢你这些年对她和星熠的照顾,”沈京墨淡淡打断,平静又疏漠地说,“我们结婚会发请柬给你的。”

“……”

说完便挂了电话。

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沈京墨抽了半支烟就捻灭了,回来摸了摸星熠的小脑袋,笑着说:

“星熠,要出发了。”

“喔——”星熠答应着,却没抬头,还埋在故事书里,“爸爸,我把这段看完。”

沈京墨直接抱起了他,一条手臂托着小孩儿,“爸爸抱着你看。”

星熠在他怀中聚精会神地翻动着故事书,嘴里念念有词的,边还问沈京墨这个字还怎么读。

沈京墨边耐心地回答,却有些心不在焉的。

到机场就给陈旖旎发了信息,她却并未回复。

星熠看完了故事书,沈京墨便将他放下来,给故事书放进他身上的小黄鸭书包里,拉上拉链儿,改为拉着孩子的手走。

小孩儿用小碎步跟着他,“爸爸。”

“嗯?”沈京墨低眸。

星熠有点失落地问:“妈妈还、还没打电话吗?”

“妈妈今天很忙。”沈京墨温和地笑了笑。

“哦——”星熠点点头,又抬头,问:“爸、爸爸就不会难过吗?”

“不会。”

“为什么?”

“爸爸如果那么脆弱,怎么保护你和妈妈。”沈京墨笑道,然后遥望了一眼登机口,不由地走得慢了一些。

“爸爸——我要走那个!”星熠指着一条长长的,大概有100多米的传送带雀跃不已。

刚才没接到妈妈电话的失落霎时没了影儿。

孩子就是孩子,沈京墨心情也不由地明快一些,牵着他小手过去,上去前还叮咛:“慢点走,害怕的话爸爸就抱你。”

“我才不怕!”星熠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着小身板儿,“我、我也没那么脆弱——我想保护爸爸妈妈!”

沈京墨哑声地笑,和星熠一前一后上了传送带。小孩儿在前,他在后,被小家伙拉着不由地低了低身。

这条传送带过于冗长,对于大人来说,速度很慢。

但对于孩子,就很快很快了。

星熠没一会儿就瑟瑟发抖,沈京墨见他一脸倔强还硬撑的模样,不由分说地就将他抱了起来。

“来,爸爸抱你。”

“我、我才不怕呢——”星熠据理力争。

小脸都白了,怎么还说不怕。

沈京墨无声笑了笑,托稳了星熠,即将走完传送带的一半。

“爸爸。”

星熠突然不安分地挣扎一下。

“怕的话抓紧爸爸,马上走完了。”

“爸爸——”

星熠又拽了拽他领口。

“星熠,别乱动。”

“爸、爸爸——”小孩儿激动到都有些结巴,终于破云一声雷似的喊了一声,“是妈妈!”

“……”

沈京墨一愣,下意识以为陈旖旎打了电话给星熠,却是被星熠拽着衣领,迫使他回头看。

距离传送带起点二三十米左右,陈旖旎正往这边赶来。

她一身绀青色旗袍过于惹眼,大衣衣摆也有些松散开,左右飘扬翻飞着。她穿高跟鞋,不敢跑太快,只得飞速地迈开步伐,尽全力向这边奔来。

“真的是妈妈!”

“妈妈——”

“妈妈——”

沈京墨抱紧了星熠,任孩子在他怀中欢呼雀跃,却仍回头,紧盯着那个方向。

陈旖旎也看到了他们,挥了挥手。

她显然是临时改变主意赶来,估计就买了一张机票,居然什么也没带——可这一次,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也没有了。

她上了传送带,一步一步走得坚定沉稳。

向他的方向,走过去。

“妈妈——妈妈!”星熠还在呼喊。

登机口即将关闭。

机场广播里清甜的女声用一遍法文,一遍英文,一遍意大利语,一遍不知什么语言播报着。

可数种声音,都不及他与她内心喧嚣。

沈京墨和星熠已到了传送带末端。他站定了,一手抱着星熠,一条手臂向快步奔来的陈旖旎伸出。

直到她离他越来越近。

将这六年的距离,十三年的光阴,一点点地缩到寸厘。

他掌心落下一片柔软的同时,她也稳而准地落入他臂弯中。

紧紧地抱住了他。

“妈、妈妈怎么来了,”刚才还欢欣不已的星熠,啪嗒啪嗒地就掉起了眼泪,“妈妈不、不是不来吗……”

沈京墨低垂着眼眸,看清了,的确是她在他身前,紧紧地抱着他。

陈旖旎也抬头,见他眼底有丝丝潮意,却还是极尽温柔地凝视住她,也不由地红了眼眶。

她唇绷了绷,贴在他胸前。

他不说话,她也不言。

但一个眼神交汇,就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相拥片刻,直到她周身的寒意,都被他怀抱的温度烘散了,他揉了揉她的发,好像她还是当年那个十七岁的少女。

带着点儿隐忍的鼻音,低声道:“走吧。”

在他拉住她手的一瞬间,她掌心主动地反扣住他手。她的手被他宽大温热的掌心包裹住,好像同时能熨热两颗冰冷彷徨的心。

刻骨的,终将最深情。

*

十几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已昼夜不分的混沌,被一场梦扰醒。

陈旖旎一惊醒,耳膜胀痛不已,星熠还在她怀中睡得安稳,小孩儿缩成小小的一团,偎在妈妈身前,呼吸清浅。

一梦惊醒,这感觉很不真切。

沈京墨一直没睡着,见她醒来,一双清澈的眼中满是茫然,他主动将小孩儿抱过去,“换我抱一会儿。”

陈旖旎盯着震颤的空气出了一会儿神。

沈京墨看出她的奇怪,还没说话,两行泪就从她脸颊滑下。

“怎么了,”他抬手拭她脸颊的泪,滚热的泪却源源不断,一遍又一遍的浸过他指腹,“怎么哭了?”

她将脸枕在他掌心,闭了闭眼,整理一番情绪,又抬起双朦胧泪眼,直直地看着他说:“我刚才……做了个梦。”

“梦?”

“不是刚才……”她濡湿的眼睫颤了颤,“很久了。”

他眉心轻拧着,静候下文。

她视线灼灼地望住他,仿佛要从他幽深的眸底,直望入他内心深处,洞悉那个梦的结局。

“我梦见你结婚……梦见过很多次。梦见你,穿一身白色的西装,新郎常穿的款式,特别好看。”

他眸光微动。

她眼泪落入他手心,将他的皮肤都要灼痛。

“你的新娘挽着你,她非常美,”她由衷地赞叹,说着便苦笑起来,“她真的特别美……但是你们离我好远,好远……我看不清她是谁……我只能看到你的脸。”

“就算我看不清她是谁,我也好嫉妒她,”她哽咽着,眼底泛了红,“好嫉妒她……也好羡慕。”

“乖,不哭了。”

他拿出手帕,展开了,给她一点点地将眼泪擦净。心也仿佛被她的眼泪,一层层地泡到柔软。

“你们看起来真的很幸福……你看起来,一定特别爱她。”她继续抽泣着,几近无语伦次,“可我,看不到新娘的脸……”

他给她擦净了泪,拥她到自己怀中,她也不哭了,只时不时地啜泣轻颤,低吟阵阵。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安抚着她。

过了会儿,她就不哭了,闭上了眼,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再睡一会儿吧。”他说。

“如果再梦见……”

“没关系,你应该多睡一会儿的,”他捏住她纤细的手,轻柔地吻她的无名指,“梦到最后你一定会发现,无论梦里梦外,跟我结婚的那个人,一定是你。”

————————————

《春光旖旎》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9章 引诱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调笑令 裴宝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我的诱惑美妇 北斗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ABO糖与药 我把暴君养大 奶油味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