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引诱

上一章:第98章 懂得 下一章:第100章 一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愣了一下,跟着犹豫了许久。而他那边好像也在等她的决定。

不知为什么,隔着这冷冰冰的110公里,68英里之长的通讯信号,她居然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在期待。

从前她善于包藏自己的期待。即使冒出一个苗头,她都想立刻掐灭。

因为害怕失望——而且她知道,自己是一定会失望的。

他也会期待她,也会害怕失望吗?

陈旖旎这么想着,电话那头的主人又带着些许强硬,温柔地命令她:“不要挂。”

“……”

“不说话也好,让我知道你在。”他说,“我就是想知道,你在我身边。”

陈旖旎便也退让一步,轻快地一笑:“那好吧。”

她换了自己的手机。

去了浴室,给浴缸放热水,点了香薰,随意整理了一下洗水台上的东西,不知不觉,几乎是无意识的,碎碎念了很多。

沈京墨在那边耐心地听,听到瓶瓶罐罐在大理石台子上磕来碰去的轻响,浴缸里的水流声,她在浴室内外奔走的脚步声,她几声毫无意识的抱怨,都觉得非常满足。

他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她,却都还算用心。

她感叹家里七七八八的杂物怎么那么难收拾时,他还问她要不要给她的家中请个家政,或者单独打一个大点儿的衣帽间给她。

她没打算回国,他便做好了为她在这边料理好一切的准备。也不强迫她必须住在哪里。

听她在那边因为星熠乱摆东西冒火,他低笑连连,反而在那边替星熠安抚起了她,让她不要生气。

陈旖旎不算是个话多的人,敞开肚皮说亮话的情况,掰着指头算算,这三十年也几乎没几次。

他也是。

外人面前,大多数时候,他是淡漠且寡言的。

她不喜跟别人唠叨自己的琐事,同样也不喜欢别人跟自己唠叨这些。她不给人添烦恼,也不喜别人烦扰她。

这会儿听他只是在回应她,一呼一吸仿佛都被她牵绊住,她不由地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问出口了,才觉得这句话说得太过自然,几乎是从嘴边毫无意识地滑出来的。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

她也只是一个无比简单的念头,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不像从前,她患得患失,他居心叵测,彼此的一言一行,都是在雷池边缘频频徘徊的勾心斗角。

真累。

那样相处起来,真的很累。

认识十三年,像今晚一样,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不带丝毫目的,也不带猜忌,只是简单地打一通毫无意义的电话的时候,都没有。

她这么想着,已经躺入了浴缸里,身边泛起了泡沫,用手撩了一下,那浑圆的白色气泡,便在她光滑纤长的手臂上滚动起来。

伴随着那边的他的低沉笑声:“我在车上。”

“车上?去哪?”她略一讶异。

“你怎么样,胃还疼吗?”他没直接回答,而是关切地问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又收拾东西,很辛苦吧?”

“嗯……”她也甚少有被人这么关心过的情况,这会儿下意识地用手指按了按胃部,“还有点吧……”

“多久了?”

“……半个多小时了?”

他一沉吟,嘱咐她:“浴缸的热水隔十分钟加一次,别泡太久。”

“……嗯?”

“脚也不要踩在浴缸边沿,放热水里胃也会舒服一些。”

“……”她听他这么说,盯着自己踩在冰凉浴缸边沿的两只脚,愣了愣,然后老老实实地缩回水中。

他听到那边水花噗通一声,情不自已地笑了笑,又问:“家里空调开着吗?”

“嗯……还有地暖。”

“注意保暖,”他声线沉了沉,“不要穿睡裙,去换长袖的睡衣,会着凉。”

她听他这般絮叨,不禁揶揄:“沈京墨,你好啰嗦,你是老了么?”

“我老?”

“是啊。”

“——是,”他咬牙笑笑,能听出是强忍着脾气,“人老了,就这样。”

她得逞地一笑,心里暗爽。

末了,他又说:“你最好快点给我泡完去睡觉,别让我发现你睡浴缸。”

“沈总,您是大忙人,自己出差的事都料理不完,离我那么远哪儿知不知道我睡浴缸?”

她懒懒地绕着自己的发,湿哒哒的一缕,在指尖儿绕呀绕的,“再说了就算我睡着了……”

“还有,”他那边却好像洞悉了她此时此刻在做什么一样,立刻打断了她,说:“头发吹干了再睡觉,知道吗?”

“……”她绕头发的手放了下来。

“知道了吗?”

“不知道。”她反骨地说。

将自己蜷缩住,整个没入了浴缸,浑身都被温热包裹起来。好像他抱着她。

他还在那边嘱咐她,当她是个毫无自理能力的孩子。难得这么有耐心。就差帮她把所有事做了一样。

不知怎么,她听着,居然不觉得烦。从小到大,她多么希望,有个人能来唠叨唠叨她。

让她觉得,自己对那个人来说,是重要的。

哪怕是一丝一毫,毫不起眼的小事,都足够对方为她挂念很久。

半天,她发出懒洋洋的一声,“喂,沈京墨。”

“怎么了。”

他的话被打断,跟着拧了下眉。不过她是看不到的。

她散漫地将两脚又横上了浴缸边沿,微微交叠了,有莹莹水珠沿脚面滚落。

顺手拿来一边放着的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

火光在指间隐隐,陈旖旎慵倦地说:“你在做什么?”

“我在车上,”听她又问一次,沈京墨轻笑一声,“刚才你问过了。”

“我要看。”

她毫不犹豫地说。

他正了正蓝牙耳机,迟疑了一下,问:“看什么?”

“看你。”

“车里很黑。”

“我不管。”她不依不饶,“我要看。”

“查岗?”

“嗯哼。”

她一副他好像在撒谎的口气,又带着那么些坦诚的娇嗔。从前她不会如此流露出自己对他的在意。

其实她的念头十分简单。

不过就是,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想看一看他。

正好路过伦敦的大本钟附近,光线好了一些,沈京墨便让司机开慢一点,他打开了视频按钮。

果然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掠过窗际的层层叠叠的光线,能虚幻地将他的轮廓与眉眼描摹出来。却也是模糊的。

依稀能看到他薄唇边染着笑,眼眸也被这柔软夜色浸得温柔又深沉。

她唇边也不自禁地泛起了笑容:“还真给我看?”

“不然呢?”他倒真是一板一眼地跟她视频,不过她那边没开摄像头,还是一片黑。

他特意还让司机缓了车速,路过大本钟,问她星熠有没有来过伦敦,圣诞节之后等她忙完了,他想带她和星熠来伦敦。

他说前几天问星熠要不要跟他一起来,星熠说虽然很想和爸爸出去玩,但还是决定留下来陪妈妈。

也不知他今天是醉了还是没醉,话出奇的多。这会儿是她听着他一个人说,偶尔回应,靠在浴缸上,有点漫不经心的,抽着烟。

过了会儿他察觉到她兴致寥寥的,话音儿都没了,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声地唤她:“陈旖旎。”

“……”她无动于衷。

“陈旖旎,别在浴缸睡觉,”他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有点儿焦急地低喊,“陈旖旎——醒醒。”

“旎旎,别睡着。”

“旎旎——听话,别睡浴缸。”

他呼喊了一通,只顾着自己着急,突然屏幕就亮了。

对面是热气腾腾的浴室,小女人一张柔媚的脸上笑容娇俏又轻佻,没等他看清她,就朝镜头吐了个烟圈儿。

迷了他的眼。

“我在等你说一句,也想看我呢,”她眯起双氤氲的眼,直朝他笑,向后靠着,手边还漫不经心地掸着烟,“你就不想看看我么?”

“……”他不说话。

“我想,你却不想,这会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非常不对等。”她义正言辞地说着,边用脚尖儿挑了挑水花。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泡沫聚拢在她漂亮纤细的肩周,合抱住她胸前一片蜿蜒的雪白,还有平直细长的锁骨。

发丝缭绕在她清透白皙的皮肤上,脖颈优美,眉眼清丽,宛若一只含情脉脉,用歌声诱船夫沉舵的水妖。

清脆暧昧的声响在他耳畔交绕不绝,浴室光线不比他的车中,那般的喧嚣又大度,将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看的无比清楚。

连她眼中泛起的那么一点儿有意引诱,偏让他隔靴搔痒的媚色,也勾得淋漓尽致。

“你想不想见我?”她问他。

“……”他抿了下唇,不说话。

“想不想?”她笑得轻佻,挑逗的意味十足,没有丝毫的惺惺作态,她一人往那儿一倚,就是一张媚骨浑然的画皮。

她就是要让他看得到却触不到,还故意地惹他上火,娇声也染上一层幽昧:

“想不想?”

他还是不言不语。

如此她在灯火明明处,就仿佛将他按死在黑暗中,要将他溺毙,死在她无边无际的旖旎漩涡之中。

“你不是说了,我们互相要坦诚一些么?”

陈旖旎故意如此说,烟气在彼此眼前飘荡,却遮不住她一副冰骨玉肌的妩媚模样。

他还是毫无反应,只是抿了抿唇。她看到他唇角有微妙的动作,心生满意了。

她成功在他身上埋了一把火。

“好吧,”她故作失落地说,“既然你不想见我,那我挂了。我也累了,想睡觉了。说好的坦诚,你做不到,那就算了吧。”

说着她便要挂。

他此时却出了声,嗓音虽沉稳,还是听出些许哑意:“别睡浴缸,注意保暖——”

她没等他说完就挂了。

满室安静下来。

三秒后,她哼笑了一声。

本来就是一个看他吃瘪了的得意的笑,没想到越想越觉得好笑,不知他的脸色,是否真的跟那夜色一般黑沉。

自顾自地笑了半天,满浴室回荡的都是她娇俏的笑声。

最后笑得她胃都疼了,躺在浴缸里蜷缩住自己难受了会儿,唇角却还是忍不住地上扬。

等稍微舒服了,她撑着自己出浴,吹干了头发,连夜间保养都没做,直接一头栽到在了床上。

一个多小时后,刚过零点,门铃响了。

手机也同时跟着响起。她胃难受,今晚睡得一点儿都不死,时睡时醒的,很快就起来,趿着鞋子,摸黑去门边。

门铃不响了,手机也不响了。

手机上一通未接来电,来自沈京墨。

“谁——”

她问了一声。

“我。”

他的声音稳准快地响在门外。

“……”

她愣了一下,以为自己没睡醒,在门铃又响起时,她也终于清醒了,浑然一愣,听他又低声在门外说:“是我。”

门在脚下旋出一个金黄色的扇形,折射进来走廊昏黄幽昧的光线。

“你不是在伦敦……吗。”她还没看清门边那道笔挺身影的主人,接着,就稳稳地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和男士香水味道在她鼻尖儿飘荡,温热的怀抱驱散开寒冬的冷意,西装上好像也沾着些许雾都的潮气。

他很高,揽住她腰抱她时,她都需要稍稍踮起脚。

“听说你胃疼,我就出发去机场了,所以那会儿在车上。”他解释着,接着一顿,“还有就是——”

“……”

“想见你,所以来了,”他声线沉沉地拂过她额顶,笑着,“够坦诚吗?”

她僵了僵,不知作出怎样的反应。

胳膊却好像不听使唤似地,也慢慢地回拥住了他,眼底微微泛起了热意,酸着鼻子嗔道:

“不够。”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8章 懂得 下一章:第100章 一定
热门: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足球同人)世界第一助攻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弄巧成缘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我的诱惑美妇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