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选择

上一章:第93章 感情 下一章:第95章 依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要乘扶梯向楼上去,大衣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楚觅打来。

她盯了会儿屏幕,若有思量,一抬头,对怀兮说:“你先上去拍摄吧,我随后就来。”

“好。”怀兮答应了一声,就折身上了扶梯。

陈旖旎转过身,往一侧长廊的方向走去,等手机铃响到了头,才接起来。

“——喂,总监。”

“我不是总监了,”陈旖旎淡淡道,踩着轻缓优雅的步伐,徘徊在走廊上,了然一笑,“是温烺让你打给我的吗?”

“是……”楚觅下意识答,又立刻纠正,“不是,不是他,是我要打给你……”

“什么事?”

“关于……LAMOUR的事,”楚觅犹犹豫豫的,她知道陈旖旎已经拒绝过温烺一次了,如此也是下了一番决心,小心地开口,“总……陈、陈设计师,你现在在Venus吗?我就在附近,有空见一面吗?”

这么一叫都生疏了。

陈旖旎却觉得有必要划清界限一些,她虽与LAMOUR脱不开渊源,但现今毕竟在Venus。

在业内,他们也是竞争对手。

既然要谈正事,该分清的还是要分清。

陈旖旎抬起手腕儿,看了看时间,还早。

楚觅却生怕她不答应似的,赶忙说:“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不管怎么样,请务必让我见你一面……你对LAMOUR,也是有感情的吧……”

陈旖旎望着外面飘飘摇摇的雪花,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着实让人沉思。

怎么能没感情。

十年前,她将LAMOUR从巴黎带到了国内,就像看着星熠长大一样,看着LAMOUR这个孩子,一天天地茁壮起来。

就算是如今颓势尽显,她也会有所动容,也会担忧。

上次她更温烺说的很明白,LAMOUR就算再不行,还能吃一段时间的老本,基本盘具备,不怕短期崩坏。

可Venus正在转型,也遇上了别人都求不来的在时尚圈立足脚跟的黄金机会。她现在还是Venus的核心设计师,Venus也没有LAMOUR那样的基本盘,如果她这个节骨眼上选择去帮LAMOUR了,于Venus来说,就是背信弃义,这段时间大家的努力全都白费。

“可以吗?”楚觅再次恳求。

陈旖旎深呼吸一番,有点儿怕她再在电话中打感情牌——当然见面了肯定是要打的。

她转身,往刚才和怀兮出来的咖啡厅而去。

“好,我在Venus楼下的咖啡厅等你。不过我马上就要去摄影棚,时间不多。”

“好,好,我这就来。”

*

ZONE先前与S&R有过一次小合作,如今加进去个Venus,实属空降,Venus自然不能与ZONE平分秋色。

可毕竟是三方合作,这一点上贺寒声多有介意。

今天一早,贺寒声去了一趟S&R,准备私下找沈京墨谈谈,却没见到人。

上回他用私人电话联系过他,今天打过去,直接转接了他的助理。对方告知他,沈总今天有私事不在公司,也不让人打扰,有什么事直接告诉助理或者发邮件给他。

贺寒声心念着沈京墨有什么私事,会不会与陈旖旎有关,还没上长梯,就见她坐在咖啡厅靠窗的沙发里。

她今天的打扮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大衣搭在扶手一边,她穿一条黑色旗袍,脖颈纤细,肩背窈窕,腰身曲线袅袅蜿蜒,一直到两腿交叠的旗袍开叉附近。

一截纤长玉腿微翘起,带动脚尖儿漫不经心地轻晃,晃得肤色愈发白皙通透。

偏偏还是一副明艳妆容,发型看起来也认真地打理过,微微拉了卷儿,拢在肩侧。

当真是唇红齿白,肤若凝脂。

她侧身坐着,手下翻着文件,偶尔浅酌咖啡。

好像在等谁,也并未发现他在不远处驻足,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

“贺总,那是陈……”

助理Lucy提醒了一句。

贺寒声扬手,示意她别出声。

他一开始只想静静地看她一会儿,但很快,就见一个女人风尘仆仆地进了咖啡厅,出现在陈旖旎座位对面。

他轻轻眯了眸。

那个女人他见过。

是LAMOUR的副总监温烺的妻子,与陈旖旎也是朋友。

“今天还有拍摄的吧?”贺寒声问了句一边的助理。

“对,”Lucy汇报着行程,“二十分钟后有拍摄,下午四点多有个会议,同时模特要出外景。”

贺寒声轻轻“嗯”了声。

陈旖旎一向是个守时,很有工作理念的人,工作开始前她绝不会这么悠闲地坐在楼下咖啡厅喝咖啡。

他很了解她的习惯。

可也不够了解她。

譬如他之前只知道她是LAMOUR的前设计总监,却对她与沈京墨的事一无所知。

她也从来没有对他提起过。

这么多年,说到底,她只把他当朋友罢了。

这也是他那天送了她去沈京墨公寓楼下,又离开的原因。

沈京墨那时给他打了电话,破天荒地答应了与Venus合作的事。

S&R可是世界顶奢,就是当初与ZONE这么一个小品牌合作的时候,ZONE早已在圈内以男奢闻名。

Venus到现在,不过是个才刚起步,有了点儿成绩的小众品牌罢了。

而那点成绩,与曾经她在LAMOUR的辉煌,甚至ZONE在圈中地位相比,根本不足挂齿。

沈京墨那天还给他选择,问他是继续等在楼下,等陈旖旎下楼,还是先去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为他表露想合作的诚意。

贺寒声选了后者。

所以他走了。

他也自知,自己再等在楼下,等得到她的人,但或许永远等不到她的心。

沈京墨出现后,陈旖旎次次不合常理的反应,甚至微妙的表情变化,都足以说明一切。

陈旖旎还说过,如果他们有什么,在三四年前就有了。

何必等到现在。

陈旖旎与那个女人已经聊了起来,看起来还算热络。

贺寒声看了看表,离拍摄开始不到二十分钟。

他对Lucy说:“去买几杯咖啡,一会儿送给今天的工作人员。”

“好。”Lucy点头,就准备去了。

“还有,”他抬眸看了看陈旖旎的方向,顿了顿说,“顺便听听,陈旖旎跟谁在聊什么。”

“……”Lucy有点儿犹豫地看了看贺寒声,又看了看陈旖旎的方向,“偷听吗?这样不太好吧……”

贺寒声平时一副温润模样,对下属随和又亲近,什么玩笑都可以开的。先前开他和陈旖旎的玩笑,他也没多少微词。

如今Lucy说了句“偷听”,他却全然没了原先那般笑容熠熠,玩笑尽开的模样,神色一沉,眼神透着冷。

Lucy打了个寒噤,嘀咕了句“我这就去”,挪步就要过去。

“算了,”贺寒声却又说,有点尴尬,看了眼Lucy,最后嘱咐道,“买咖啡就行,我先上去了。”

“……好。”

*

陈旖旎与楚觅匆匆见了一面就走了。

前后聊天不超过十分钟,楚觅以前在LAMOUR受过高强度的业务训练,光是那时候温烺就总凶巴巴的给她骂个半死,将时间把控的很好。

长话短说,该说的,不该说的,也都说了。

楚觅说,LAMOUR这几年业绩下滑的程度肉眼可见,圈中更新迭代十分快,与Venus一样的新兴时尚咖,以雨后春笋之势层出不穷,LAMOUR换了几任的设计师,水平都不尽如人意,几乎要立不住脚了,甚至明年开年春夏大秀的设计稿都出不了,温烺急得上火,得知她出现在巴黎,就匆匆找来了,谁知她已经入了Venus,还将Venus的地位慢慢地推了起来。

有人说LAMOUR大势已去,现在就靠S&R的一张脸皮维持。

这的确不错。

楚觅说,当初要不是LAMOUR被沈京墨强行收购了,恐怕在她一离开后没多久就垮掉了。

是沈京墨强硬地将LAMOUR保留下来。

按照圈中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LAMOUR活不到现在。

现今就是在亏损,处处不尽人意,一个下坡路走的几乎要滑落坡底,沈京墨也是一声怨言都没有。

楚觅还说,温烺上次喝的大醉,也是心里难受,他好面子,不好意思求她,后面还是发信息、打电话求她了。

可她拒绝了。

她明确说了Venus正值黄金上升期,她现在走了,会辜负很多人。

明天楚觅与温烺就要回国了,上次之后,温烺不想再打扰陈旖旎,他理解她,眼见着LAMOUR要毁在他手中,他说他也没脸再找她。

楚觅就决定瞒着温烺,今天与陈旖旎见这一面。

一下午的拍摄陈旖旎有点儿心不在焉的,不知是楚觅的话影响到了她,还是因为感冒,头隐隐作痛。

外景她没跟着出去,在一层的设计室里裁剪布料。

通透明亮的设计室靠着街边,有两个人形模特,身着Venus先前在秀场崭露头角的服装,依着落地橱窗窈窕而立。

都是她设计的。

她每天在这里工作,看着自己制作的成衣被展出,被街边来来往往的一个个人驻足参观就很有成就感。

Venus与LAMOUR的风格有相像之处,但究其根本,是不同的,她现在的设计风格也与以前大不相同。

临近傍晚,天色暗沉,她在上面摄影棚待得头疼,就下来在这里赶制明年春夏大秀的服装。

不知不觉,室内一半都黑了。

靠近她的另一侧依着橱窗的光线,勉强可以照亮。

她一投入工作就有些不分昼夜,这会儿觉得腰背酸痛了,才站直了身,准备去开灯。

高跟鞋刚响了一下,随之门边传来轻微一响,满室陡然亮了。

贺寒声打开灯,走进来,在她工作台边放了一杯咖啡。

陈旖旎舒缓了一下肩颈的痛,坐在一边,看了眼那咖啡,笑了笑问:“这是要让我加班到明早的意思吗?”

贺寒声也刚从楼上开完会下来,人还疲倦。

他倚在工作台一侧,浅酌一口咖啡,低眸,打量着她一身玲珑旗袍,发自内心地称赞道:“旗袍很好看。”

陈旖旎眉眼一扬,有点儿得意,娇俏地笑:“谢谢,我接受。”

她又伏到一边继续工作。

贺寒声给她让开了一些地方,在旁边站定了,看她一剪刀一剪刀地将布料裁开。

现在工业很发达,他先前说过她不用这么一刀一刀裁的,服装很多,工作量非常大,用机器会提高效率。

可她自有自己一套准则,她说她姥姥以前做旗袍就是这么一寸寸地裁出来的。手工做的和机器做的在很多方面是没法比的。

她半低着头,侧颜沉静认真,那精致的布料在她手中和剪刀下灵动地变幻着形状。

贺寒声突然好像明白了她坚持手工裁剪的意义。

他有点儿在意地问了句:“你以前在LAMOUR,也是这么一刀刀地裁布料,再自己亲手缝?”

“是呀。”她头也没抬地答。

“有助理么?”

“有,”陈旖旎笑了笑,“不过我不要她给我帮这种忙的,就平时替我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给我当个司机罢了。”

贺寒声当了她的“司机”很多年。他们家住的不远,经常带她一起上班,顺路再送星熠去学校。

一来她没买车,二来她自己开车久了也不会舒服。据说是因为多年前她弟弟出了车祸去世,从那之后,就留下了心理阴影。

“你和你助理,还有见过面吗?”贺寒声试探着,“我听说,LAMOUR的人最近也在巴黎吧。”

陈旖旎手下动作顿了顿,裁剪完最后一刀,有点儿敏感地抬起头,对他淡淡一笑,转身去了另一侧拿东西,边回答:“见过。”

“什么时候。”

“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陈旖旎回眸莞尔道,“朋友见面不都这样吗?多年没见的朋友也这样。”

贺寒声也不知她有没有察觉到他的言外之意,便也不再多说了。他放下了咖啡,换了话题问:“星熠今天去托管班了吗?”

“没有,”她走过来,淡淡答,“和他爸爸出去玩儿了。”

贺寒声一愣,“沈京墨?”

“嗯。”

她铺开了新一层的布料,开始对比着设计图划线,边说,“我也不能太自私了,我最近太忙了,没空陪星熠,正好有人陪他玩。”

她又笑了笑,看着他,温声地道歉:“星熠不懂事,以前总叫你爸爸,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真不好意思。”

贺寒声看着她,轻轻皱了眉。

她这么一副娇俏温柔的模样,与以前的她,好像没多少差别,可今天感觉又有了些不同。

不知该如何形容。

也不知,是不是换了副行装的原因。

她今天穿一身窈窕旗袍,妆容比平时也增了三分明艳,比之从前,比之昨天,都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笑着看了看他,也不做理会了,抓紧手头,力争快点儿做完今天剩下的一点工作,便又伏案过去,一剪一剪地按着画出来的线裁剪了起来。

那刀刃声音清脆地开合着,破开了布料,贺寒声突然觉得,他和她之间,也被这么生生地一刀破开了。

变得更遥远。

也更加的触不可及。

他看着她认真地裁剪,随着布料一寸寸在她掌心坠落,她肩背与腰臀漂亮的曲线,也一点点在他面前沉沉浮浮。

她就像一道可望不可即,安静葳蕤的剪影,嵌在汹汹雪色中,和着一缕昏黄柔软的光线,共同构成了一副工笔落成的画。

“陈旖旎。”他突然出声。

“嗯?”

“如果没有沈京墨,”他抿了抿唇,再三犹豫还是开口,“我们,有没有可能?”

陈旖旎依然有条不紊地挥动着剪刀,那柔软的布料在她手中千变万化,最后徐徐落在工作台上。

她头也没抬,也不作答。

直到最后一刀落定,她起身,放下剪刀。

迎上他深邃的视线。

她唇边染上一抹淡淡的笑容,似笑非笑的。偏生是一身玲珑旗袍,明艳妆容,眉宇之间媚色天成。

她瞥了他一眼,又遥遥地望了眼不远的窗外。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下来了一大一小的两人。

男人牵住小孩儿的手,直往她的方向而来。

她穿上大衣,拎起了包,对贺寒声最后笑了笑:

“我下班了。”

贺寒声一直目送她出去。

橱窗外不远。

着一件烟灰色长大衣的男人,一手牵住星熠,一手揽过了她的腰。

沈京墨眉眼低沉地靠在她耳边耳语了一句,应该是问她工作的事。然后沈京墨下意识望向了设计室的橱窗。

这里毫无遮挡,沈京墨一眼就看到了贺寒声。

男人眉间依然簇着温柔笑意,眼神却是冷冽无比的警告,透着寒。

只是一眼,他就转过身,带着她和星熠,就往不远的车上走。

贺寒声神经紧绷了一瞬,见她走远,才渐渐舒缓下来。

她早就回答过他了不是吗。

——要是他们能发生点什么,三四年前就已经发生了。

何必等到现在。

*

经过一个广场时,星熠趴在窗边吵吵了起来:“爸爸妈妈——圣、圣诞树!”

这是沈京墨上次带星熠去击剑馆的路上经过的那个广场。

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这棵三层楼高的人工造景圣诞树就已经举行过了亮灯仪式,一时熠熠生辉,仿佛身披星芒。

沈京墨今天带星熠去游泳了,小孩儿玩得开心也累得够呛,那会儿在车上已经睡过一觉了。

陈旖旎正在回手机消息,从副驾驶的车窗顺着星熠指着的方向望出去。

她一时也感到惊异。

真的很美。

沈京墨不由地放缓了车速,变道驶入旁侧一条近路,最后稳稳地踩了脚刹车,停下。

他也跟着她的视线望出去。

“好好看,好漂亮——”

“妈妈,我们下去看圣诞树嘛!”

“爸爸——”

车内空间有限,这会儿全塞满了孩子的声音,她一时头脑嗡嗡作响。

陈旖旎工作忙了一天,听闻他们父子俩也玩儿了一天没吃饭,他们还没吃饭,陈旖旎准备回头说吃过饭再过来看。

一转头,就撞入一双深沉温柔的眼里。

仿佛要溺毙她。

沈京墨静静地凝视着她,轻笑着问:

“要去看看吗?”

他可真是会跟孩子胡闹。

她记得每年圣诞节,S&R大楼外的造景圣诞树,可比这棵大多了,也漂亮多了。

“要——我要!”星熠又在后面嚷嚷,怕陈旖旎不答应似的,一直撒娇,“妈妈,我们下去嘛,下去看看嘛。”

“星熠,”沈京墨转了下头,沉了沉声,对星熠说,“听妈妈怎么说。”

“要听妈妈的话呀,”星熠仰起小脸,天真地问,“爸爸也要听妈妈的话吗?”

沈京墨温声地微笑道:“是啊,爸爸也要听妈妈的话。”

“妈妈,我们去嘛……”星熠又投来乞怜的目光。

陈旖旎听着他们一唱一和的,有点儿无奈。正好她也想下去透透气,便说:“好,下去看看吧。”

“——好!”星熠撒欢儿地欢呼。

陈旖旎没先下去,手下还念念有词地回复着工作消息。最近忙得她晕头转向,下班了也要处理工作。

沈京墨先下去抱了星熠下车,星熠伏在他肩上,一直欢呼。

雪已经不下了,广场上的光线都明朗了许多。

陈旖旎收起手机,打开车门下车。

脚刚迈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落入她眼底。

掌心平整柔软,盛着一丛冷柔的光线。

和他的视线一样温柔。

她抬眼看了看他。

眼前男人高大笔挺,眉眼矜冷,他下颌微扬,向她投来的视线却仿佛融化了的雪,一点点地,温柔地包裹住她。

她见他手就那么袒露在冷空气中,指尖儿都泛起了红,这才伸出手,用力地用自己温热的手握住他的五指。

下车,关了身后车门。

他的手果然很凉,她手小,掌心一点点熨热他的五指。

他感受到那温度,朝她笑了笑。

然后稍稍松开了她,五指穿过她的,与她十指相扣,将她的手自然地放入他的大衣口袋。

带着她和星熠,往圣诞树的方向走去。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3章 感情 下一章:第95章 依偎
热门: 驻京办主任 艳医修神 二号首长2 电竞恋人 拥抱谎言拥抱你 蜜汁炖鱿鱼 魔鬼人设不能崩 美女诱惑 步步惊心 鹤唳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