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感情

上一章:第92章 关心 下一章:第94章 选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唇上那触感消失了很久,陈旖旎才看清了他慵倦的笑容。

她眼睫机械般痉挛了一下,一时有些怔然。

“……”

在孩子面前,沈京墨似乎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别开头,轻轻抬了抬下颌,又是一副倨傲矜冷的神情,继续看电脑屏幕。

边用手指抚下巴,修长的食指不动声色地滑过刚吻过她的薄唇。

像是在回味。

陈旖旎也缓缓回过头,愣怔地拿起汤匙,喝了口粥。

他倒是记得她爱喝咸粥,味道控制得刚刚好。以前在巴黎读书时,在他的公寓,他偶尔也会下厨。

复杂的不太会,他也不是什么大厨,简单的倒还算得心应手。

她偶尔也会做做饭。

她边想着,一手轻搭在下颌,回想着以前的事。沈京墨坐在她旁边,处理着手下的工作。

没一会儿,两人突然被星熠一声牵回了思绪:“爸爸妈妈是不是又打架了——”

星熠瞧着他们分坐两边,谁也不理谁了,有点儿着急,又有些患得患失的。小孩儿当然也不懂那么轻快的一个吻的含义,小嘴就噘起,要哭了一样,直对沈京墨埋怨道:“……爸爸不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又惹妈妈生气。”

“星熠,吃饭。”

陈旖旎低声说了句,手下漫不经心地搅动着汤匙。

心理暗暗在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半夜一觉醒来看到星熠留的字条,姓都被哄着改了。

还是小孩好骗。

沈京墨被小孩儿给逗笑了,低笑了声,可星熠却不干了,勺子一放,如何也不肯继续吃了,指责道:

“妈、妈妈生气的话,又、又不让我认爸爸了……爸爸坏……又欺负妈妈。”星熠说着就要哭,“不、不是说好了不惹妈妈生气的吗?”

这会儿陈旖旎和沈京墨同时急了。

陈旖旎可知道自家的这个小不点儿闹起来,就是个人来疯,轻易哄不好的。

她刚动身要起来要去哄,沈京墨却先她一步,直接过去,长臂一捞,将星熠抱了过来。

她不是第一次见他抱星熠,若说第一回 是他带星熠到医院门口,那时好像没现在这么得心应手。

沈京墨将哭哭唧唧的小孩儿抱过来,放在自己腿面,低垂着眼,拇指指腹轻轻拭去星熠眼角的泪花,轻声道:“爸爸妈妈没在打架。”

陈旖旎瞪他一眼。直接拆她台了。

“那爸爸妈妈,刚才在干嘛……”星熠委屈地抹了下眼泪,生怕他们又发生矛盾,谁抛下谁离开似的。

沈京墨笑了笑,柔声地安抚:“之前的事妈妈还没原谅我,我在求她原谅呢。”

陈旖旎:“……”

男人还在哄孩子,不比她,是有一点儿笨拙,但却不影响他的温柔。语调温柔,动作也温柔,一举一动都是温柔沉缓的斯文。

“真的吗?”星熠又问。

“真的,不信你问妈妈。”

沈京墨迅速将这个史诗级难题抛给陈旖旎。

“妈妈……”星熠缓缓转过头,乞怜地瞧着她。

“……”

陈旖旎动了动唇,没说出话。

她一边要圆刚才从她口中脱口而出的“打架”,又要哄小孩儿,又要承认他刚才的话。

她不禁感到头痛,仿佛得了失语症。

而迅速将难题甩过来的罪魁祸首,正一脸倦懒笑意注视着她,和可怜巴巴的小不点儿一起等着她的答案。

陈旖旎也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

“别哭了宝贝,乖。”

陈旖旎先是温柔地摸了摸星熠的小脑袋,擦干孩子脸上的泪。

她低下身哄孩子,一声又一声无比温柔,眉目之间漾开一片柔软。

沈京墨瞧着她,不知不觉出了神。

“答应妈妈不哭了,好不好?”

“呜呜……嗯。”星熠点点头,往沈京墨怀里靠了靠,还在纠结刚才的问题,欲言又止的,“妈妈……”

这会儿哄得星熠差不多了,她才改为抱着手臂,冷睨着下方的沈京墨,眼神和语气都有点儿挑衅,对星熠解释道:

“就是因为没原谅,妈妈才跟他打架的。不过你别怕,是妈妈赢了。”

“……”

星熠彻底傻了,愣愣的,这时居然不知是哭还是不哭了,小脸皱得很难看。

陈旖旎纤长的腿一迈,绕开椅子,走开时,皙白的一只手不动声色地轻拍了下沈京墨的肩。

回头之际还得意地瞟了他一眼,仿佛在说:

——哄吧。

“爸爸……”

星熠见她走开去了厨房那边,果然来找沈京墨哭诉。

沈京墨瞧着那道纤细背影,晃到厨房那边去了,无奈地笑了笑。也不知她是否是给他机会跟星熠相处,还是就是单纯地想发难于他。

“不哭了,星熠,”他拍了拍小孩儿单薄瘦小的背,安稳道,“爸爸肯定能把妈妈哄好的。”

“那是妈妈……赢了吗?”

“是呀。”沈京墨笑道,“爸爸输了。”

陈旖旎人在这边,耳朵却还在那边,听他们对话,不自觉地牵了下唇,一时若有所思的,给奶锅里倒牛奶时都差点洒出来。

沈京墨又哄着星熠陪他一起看邮件,小孩儿的手碰到他键盘,打下一串儿乱码,他也不恼,反而耐心地教星熠认那几个乱打出来的汉字了。

陈旖旎能感觉到,他是希望她和星熠回国的。

没一会儿牛奶就好了,她拿来个玻璃杯,倒好了,又过去。

星熠完全被他哄好了,相处起来倒还算其乐融融的。

一杯牛奶被推到他和星熠面前,一大一小两人齐齐抬头去瞧她。一个惊讶,一个疑惑。

陈旖旎撇了下唇,淡淡道:“没有给你用的杯子,用了我的。”

“……”沈京墨一愣。

她又坐回他身边,眉目也淡淡,回头莞尔道,

“别介意。”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听起来心情都愉悦了不少。

其实他来之前已经吃过了早饭。

牛奶还热着,他一手贴住杯身,掌心也被熨热了。驱散开了这个严酷严冬的极致的寒。

一边要抱星熠,一边还要处理工作,一边还要喝牛奶,他难免忙不过来,她便主动地抱走了星熠,抱到她怀里去。

“星熠过来,让爸爸忙。”

她一人将星熠带到五岁,比他得心应手得多。一勺一勺地喂星熠喝起了粥。

小孩儿也懂事,刚被她喂了一勺,就要自己吃了。

不知不觉一顿早饭就要吃完了。

星熠乖乖地坐回到自个儿的座位上,认真地吃饭,时不时瞧一瞧对面的爸爸妈妈。

LAMOUR最近还有人在巴黎活动,沈京墨也在处理着与LAMOUR相关的事务,同时还有跟Venus合作的企划案。

他偶尔会漫不经心地问她一句。

她也参与了制定企划案什么的,也没人比她更了解从前的LAMOUR,设计理念、独创风格等等,隔了很久她都倒背如流。

她便微微凑过去一些,靠近了他,和他一起看屏幕,跟着解释两句。

她离他很近,或许稍一没坐稳就会跌到他怀中。

说了一会儿,她就觉得这样的姿势很累,便一手支在桌面上,轻搭在下颌,他也顺便将电脑屏幕转过来一些,方便她看。

她肩头微耸起,乌发拢在一侧,胸口掠过一抹柔软的雪白。

时不时地抬眼瞧一瞧他,再看一看屏幕,声线轻柔悦耳,向他解释着企划案上的内容和Venus的设计理念什么的。

绛色这种明艳的色彩很衬她的肤色和五官,纤瘦身形也被这条丝绸睡裙包得更玲珑有致。

纤细白皙的左腿搭在右腿上,脚尖儿轻扬,时不时地会挨到他的西装裤边。

隔一会儿一下,再隔一会儿又是一下,毫无规律可循,无意都像有意,却次次都像惹火。

她周身淡淡缕缕的香气在他怀中烘开。

他视线落在她玲珑的鼻尖儿,和她有条不紊地一启一合的唇,听她说的同时,在凝神之中又不觉失了神。

她倒是没在意到这点,反而说的有点儿口干舌燥。

她知道他先前因为Venus是业内新秀,设计风格与LAMOUR有点儿相像的同时,又不大符合国内市场,所以一再犹豫。贺寒声先前也为此苦恼过,让余向南帮着想了不少办法想像ZONE一样跟S&R合作。

所以她对他如此说,也是在为Venus征求机会。

就像是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她也像是在他面前进行了一番毕业答辩似的,对他诉说着LAMOUR的创新理念和设计风格,只希望他给LAMOUR一个机会,将她与她的伙伴们熬了不少夜做好的衣服,送去时装周的外场展馆展览。

他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不好说话,但为数不多好说话的时候,好像都与她有关系。

以前她总觉得他是在怜悯她,或是以此抛出好处,或是像那年他答应送她出国读书时一样开出条件,要她一直留在他身边。

他是商人,不会做亏本生意。

可六年前,他白白对那个权势滔天的秦氏扔了一百个亿,折出去一半公司股份,整个S&R都岌岌可危的同时,还拉了LAMOUR一把。

往事一桩桩在眼前浮现,她急于想舒缓一下情绪,随手拿杯子想喝水。

喝进去才发现,是牛奶。

是他的牛奶。

他喝过的。

她心底一惊,余光瞥见他好像一直在看着电脑屏幕沉思,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于是又悄悄将牛奶放回去。

偷偷舔了舔唇,舔净唇上的奶渍,力图不让他发现。

沈京墨盯了盯屏幕,微微向后靠,她也有点儿紧张地抬头去看他。

一双潋滟的杏眼如猫瞳,眼尾微微上扬,直勾勾地瞧着他,很像是他第一次在街边遇见她那时。

视线总是那么勾人,像只馋嘴吃不饱的小猫。

又纯又欲。

“可以按照你们的计划来,我会跟贺寒声接洽,后续有调整我也会找你商量。”

他淡淡地说着,从口袋中摸出手帕,展开了,她刚“嗯”了声答应他,见他已展开了手帕,下颌就被他轻松地捏住了。

他力道很轻柔,鸦羽般的黑睫沉下,低睨着她,眉眼舒倦又温柔。

他不急不缓地将她唇角的奶渍擦净了,淡淡地笑着:“我不是说了,要吃药,不能喝吗?”

她仰起头看着他,紧张地眨眨眼。

他都看到了?

“还喝的我的。”他当然看到了。

“……”

“我再去煮——”

她着急要起身,手腕儿却被他轻柔地拉住了。

他眉目沉沉地看着她,拉着她又坐下来,移眸微笑的同时,推过去了那杯牛奶。

她才注意到,她刚喝时,唇搭的方向和他的是同一个方向。

玻璃杯的杯沿上只留下了两个重叠的白色痕迹。

“……”

她的脸立刻红了。

“喝吧,”他松开了她的手,视线又回到电脑屏幕,低声嘱咐道,“一会儿出门穿厚点,晚上我监督你吃药。”

*

陈旖旎中午和怀兮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坐了会儿。

怀兮的拍摄在下午,她上午就踩上了十厘米的恨天高在大楼里来回穿梭。

果然是当过国际超模什么都能兜得住的,正常人受不了穿这么久不说,谁还能跟她一样健步如飞。

妆容精致的怀兮踩着高跟鞋一进来,便吸引了咖啡厅里多数的目光。

她头发一扬,生气地坐下,对陈旖旎道:“我又分手了。”

陈旖旎浅酌一口咖啡,看着一边的文件,已经见怪不怪了,头也没抬,笑了笑说:“这次又是哪个?星熠还说上回你陪他去打针,还碰见你之前在这边好的那个儿科医生?”

怀兮换男朋友很快。

漂亮的女人男人缘总不会差,可男人运,却不太好。

这么多年,陈旖旎眼见着她好了好几任,最长的也就三四个月,最短的一周就告吹。没个真正能停留在她身边的,分手的原因也各种各样。

“对,之前是碰见了那个儿科医生,”怀兮才打完电话,气儿还没顺,“不过不是他,反正就是很生气。”

陈旖旎知道她喜欢喝半奶无糖的拿铁,在她来之前已经给她点好了。

这会儿手轻轻一扬,示意她:“喝点儿说。”

怀兮端起咖啡,用个小勺轻缓地搅开了拉花,思绪也沉淀下来,有点儿委屈地说:“就是他妈不同意他和我在一起。”

陈旖旎翻看文件的手一顿,不觉将那纸张捻出了痕。

她抬头,淡淡道:“为什么?”

“觉得我是模特吧,不干净,”怀兮有点儿苦涩地说,“就觉得混这个圈子的,没几个干净的吧……他家很有钱,但比较传统,长辈都建在,对模特圈有偏见。”

怀兮越说越生气:“我出来混了这么几年,没要过我爸一分钱,全靠我自己——得了,这下更怀疑我不干净了,觉得我肯定是被哪个有钱的男人包养了。”

陈旖旎对此倒是有点儿感同身受,转手扯了张面巾纸递给她,徐徐笑道:“你管别人怎么说,什么东西怎么来的自己不知道?分的对。”

“……真的?”怀兮接过她手里的纸巾。

从前陈旖旎也主动对怀兮提过一嘴,大致说了她以前给一个有钱的男人当过六七年的情人,后来还是不了了之了。

怀兮一开始也觉得她是爱慕虚荣,但想想也不是。

如果真的是贪慕拿点儿钱,她放着大好的LAMOUR不打拼,一个人跑来国外漂泊,还生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如果真的是爱钱,早就利用这个孩子嫁入豪门了。

可陈旖旎不是。

怀兮也是最近才知道那个男人是沈京墨。

能在这边碰见,也不知是缘还是怨。

但想想一个男人能从她十七岁对她念念不忘到她三十岁,他今年三十五岁了也没结婚,如果说没在等她,鬼都不信。

如果说没爱过,鬼也不信。

“当然是真的,”陈旖旎把手下的文件推过去,是下午拍摄的相关事宜,他们还要跑一趟外景,“赚钱重要,男人算什么。”

可能是年岁渐长,她的心智也明显不若从前了。

若是六七年前深陷囹圄而不自知的她去看现在的自己,可能不会再走那么多的弯路,吃那么多的苦头。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是走了好,还是不走好。

如果能早点知道他是爱她的,或许她会心软留下来。

但也许,还会走得更彻底——因为他的家人不允许,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互为对方人生的败笔。

——以前她如此深刻地认识到。

可现在细细去想,真的,是败笔吗?

“是,赚钱重要。”

怀兮破涕为笑,心情也好了不少。

其实她就是因为在圈内没靠山,过于清白,才混成如今的鬼样子,从国外混到国内,再从国内混到国外,一直不温不火的。

但她曾经也风光过,不过如今风头不再了罢了。

说到这里,怀兮问了句陈旖旎:“那你呢,男人重要还是赚钱重要?”

言外之意很明确。

毕竟她和沈京墨的事最近都传遍了,过往的事一遭遭地被人挖掘出来,添油加醋了不少,也知道她最近与沈京墨有复合的迹象。

陈旖旎自然知道她要问什么,笑了笑道:“孩子重要。”

“……哇,”怀兮惊叹一声,“好会偷换概念。”

陈旖旎向后靠去,浅酌咖啡。

怀兮才注意到,她大衣之中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旗袍。精致的银线拓着朵朵海棠花,小巧的半圆领和繁复盘扣将她脖颈掐得纤长又漂亮。

早听闻陈旖旎原来在LAMOUR时是旗袍不离身的,她在国内给LAMOUR拍杂志的那次,与陈旖旎也有过一面之缘。

以前不觉得,如今一看,隔了六年,还是旗袍最适合她。

“我暂时还不想回国,”陈旖旎轻轻吹拂开咖啡的热气,“Venus才起步,需要我。”

“你为什么不回LAMOUR?”

“六年了,LAMOUR有自己新的团队了,已经不是以前的LAMOUR了。”

“那你跟沈京墨的事……”怀兮咬了咬唇,不知自己直接问是否冒犯,便嗫嚅着问,“你对他还有感情么?”

陈旖旎笑了笑,坦诚地点头,“有。”

“一直有?”

“从,”陈旖旎顿了顿,想到早上偷喝的他的那口牛奶,不自觉盈盈笑开了,“从今早开始的吧?”

“那星熠呢,”怀兮也笑,弄不懂她的事,便不再多问,“对了今天是周末吧,又去托管班了吧?”

“没有,”陈旖旎淡淡道,“跟他爸爸出去玩儿了,好像是去击剑还是游泳去了。”

她说的倒是漫不经心仿佛水到渠成的,可把怀兮吓了个半死:“这就认爸爸了?”

怀兮的记忆中,星熠那个小人来疯可是成天拽着贺寒声喊爸爸的。

陈旖旎想到那张字条上的“沈星熠”也不知如何对怀兮解释,就像她也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

剪不断,理还乱,说不清。

好像也不可说。

多说一分僭越,少说一分疏离。

好像是刚刚好的温柔啊。

刚刚好。

她心底默念这个词,没直接对怀兮解释,站起身,拢了拢大衣衣领,准备上去拍摄了。

一路走,边颇感轻松地道:“正好,有人陪星熠玩儿,我也赶紧忙完吧,忙完就有时间陪他了,这些日子我怪愧疚的。”

怀兮跟上去,“晚上他把星熠给你送回来吗?”

“不啊,”陈旖旎转眸笑道,“来接我一起回家。”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2章 关心 下一章:第94章 选择
热门: 满江红 情迷乡村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万族之劫 我把暴君养大 穿越那一片蓝 冰糖炖雪梨 乡村俏娇娘 土系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