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波澜

上一章:第84章 熟悉 下一章:第86章 执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怎么了?”

舒杨也放下手中咖啡,古怪地看着接了个电话就变了脸色的舒绮菡。

“咦?在哪里……”

那张稚嫩的小脸贴在镜头另一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关掉视频的按钮。

他苦恼地挠挠头,又用双清澈眼睛瞧着镜头这边的舒绮菡,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奶声奶气问:“对不起,能、能教教我怎么关吗?”

舒杨刚才就听到了孩子的声音,还在说法语,这才觉得不对劲儿,偏过头,瞧了眼。

也不由地瞪大了眼。

若说上回两次见面都是在大雪天,隔得不近也没仔细看,如今却是实打实地将这个孩子的脸给看清了。

前置镜头本就会放大人的脸,这么一瞧,那小孩儿的五官轮廓与小时候的沈京墨,实在是太像了。

舒绮菡显然也注意到了,直盯着屏幕上的那个小孩儿。

小孩儿的脑袋还往镜头上凑。

镜头对面的女人姿态仪容优雅,保养极好,却明显能感觉到年纪挺大了。

她一直不说话,星熠更苦恼了,也不知她是谁。

舒绮菡舒缓了一下神绪,抬起头,窝了一肚子火似的,脸色登时冷下来。

就准备挂电话了。

那小孩儿却又用法语轻声地恳求:“奶、奶奶,可以帮帮我吗。”

“……”

舒绮菡又去看屏幕,那双眼睛与沈京墨实在是像。她心底更肯认了,这个孩子拿着沈京墨的手机不是意外。

“这不是我的手机……”

星熠不好意思地说,他也是不小心按开的。

舒绮菡半眯着眼睛,扯出个还算和善的笑容,柔声问:“那这是谁的手机?”

“是叔叔的……”

星熠仍噘着嘴,望了望门那边。

也不知道叔叔去了哪儿,他那会儿在梦里好像还感觉到妈妈来了。

不知是不是梦。

他有点儿着急了:“奶奶,这个怎么关呀?我、我不会。”

舒绮菡心底打量着“叔叔”这个称谓。

小孩儿一直在对面催她教他关视频,她没想通,也有点不耐烦,却还是耐下性子,也用法语说:

“有个红色的按钮,能看到吗?”

“红……红色的?”星熠低头在屏幕上找,垂下的睫毛纤长,在他眼底落下一层浅淡的影。

如此更像沈京墨了。

舒绮菡见他半天没找到,一时有些心烦,又准备挂电话,小孩儿突然高兴地喊了声:“——喔,找到了。”

“……”

小不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那一声是中文,他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礼貌地用法语对舒绮菡说了一句“谢谢”,没等她最后看他一眼,就挂了电话。

屏幕黑了。

舒绮菡脸色也跟着黑沉几分。

舒杨在一边寒毛直竖,战战兢兢地抿了口咖啡。

“舒杨。”

“哎……”

“你看到了吗。”舒绮菡将手机放到面前的桌上,头痛地抚了抚太阳穴,闭上眼,眼前还是那个小孩儿的脸。

如何也挥之不去。

“嗯?”舒杨想装傻,“什么?”

“那个孩子跟京墨长得很像,”舒绮菡淡淡说着,抬眼去看舒杨,目光中不乏审视与窥探,“看到了?”

舒杨脊背一凉,点头,“嗯,看到了。”

“你在巴黎时,”舒绮菡看着面前手机,“见过这个孩子吗?知道他妈妈是谁……为什么管京墨叫‘叔叔’?”

舒杨嗫嚅了一下唇。

一连串问题甩她脸上,都不知该捡哪一个答起。

“算了。”舒绮菡也不打算等答案了,兀自叹口气,又拿过手机,迅速拨去一个电话。

“喂,是Jessie吗?”舒绮菡换了副优雅笑容,“麻烦你帮我订一张最快去巴黎的机票。”

“哦对了,别跟京墨说。”

*

她被他抱着,抵上了床头。

炙吻蔓延而下,腰被男人死死掐住了,骨头都生疼。裙摆下,双膝也被他抵开到两侧。

她还穿着高跟鞋,被迫跪上了床沿儿。

跑不掉了。

沈京墨坐在床边,将她按在胸前吻她。从她唇角厮弄到她的耳垂,又吻她白皙光滑的脖颈。

禁锢住她的力道与吻都一样强硬。酝酿着浓烈的占有欲。

可偏偏是在这张床上,偏偏是这里,过往的所有回忆,所有的感官与知觉,都如浪潮一般席卷住她,在这一刻被唤醒。

她开始后悔自己今天穿的是V领,他牙尖儿轻轻一咬,她锁骨皮肤好像都被他咬破了,故意要在这里留下痕迹似的。

“外面雪很大,他等你等你久了,会着急吗?”他靠近她耳边,徐徐地笑,笑声沉哑又迷人,“嘴上说着不自私让我见星熠,又非让另一个男人当他的爸爸,你真自私。”

“沈京墨……”她提了口气,半仰起脸,“你在羞辱我吗?”

一侧窗外雪势纷扬,她眼底盛着窗外月色冷柔。

“当然不是。”他气息一沉,拂过她脸。

她稍一挣扎,又立马被他摁死。

“你说你不想结婚,”他唇边勾起笑意,又薄又凉,“我可以等。”

“等什么?”

“等你能让星熠叫我一声‘爸爸’。”他轻柔地吻了吻她耳廓,低声,“等你接受我。”

她禁不住他,仰起脖子扶着他肩膀微微喘气,听他又说:“我错过你们太多,让你一个人带着他那么久。”

“今天我也玩的很开心,”他声线沉沉略带乞怜,“所以,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给我一个能陪在你和星熠身边的机会。”他说。

“今天……”她有些难耐地喘息。

“不是今天这样,”他立刻打断她,又去吻她的唇角,喃喃着,“不是的。”

窗外,风卷残雪狠厉无比,如利刃一般冲刷击打着玻璃窗,不住呼号,卷起两人在岁月的长河中颠沛。

本以为他们会奔向各自人生的两头,却又一次将他们送到对方的面前。

她一时怅惘。

在这冗长的静默之中,突然意识到,这样的争执并无意义。

多年来,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与彼此那些衔着一丝自尊的较量,居然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谁赢了又怎样,谁输了又如何。

原来没有意义。

“陈旖旎。”他沉声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字字顿顿,力图让她听得清楚,低哑着声音问:“告诉我,我还能留住你吗。”

他见她不答,箍住她腰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丝毫没有松缓,将她双腿那么抵开着。直接将她压到了床上,去亲吻她。

这一次吻不似狂风骤雨,于温柔中还带着些无可剔除的强势。

她下意识向后躲,他却步步紧逼,攻势愈发激烈,攫住她小舌丝毫不放。

他轻抵她唇角,又哑声问:“告诉我,还能不能?”

“……”

她偏了下头,他却将她一侧脸抵回来,耐心地吻。

“叔叔——”

突然门被敲响,外面穿来小孩儿脆生生的喊叫。

陈旖旎浑身一颤,“……”

他置若罔闻地吻着她,肆意掠夺。

啄吻到她的耳廓,柔热的呼吸如一阵小风,猝不及防地窜进了她耳朵:“我还没告诉星熠我是谁。”

“……”她又是一颤。

“我等你告诉他,等多久都可以,”他握住她一只手,微微放缓了些力道,紧贴在自己心口处,“但我必须留住你。”

“我不能再错过你了。”

身下床垫弹性极好,她越躲,床垫一个起伏就将她向他身前主动送去。

若说一开始她反应都还算平平,这一刻紧绷的肩背放松了下来,依着他攻势,向后倾倒。

“叔叔——妈妈!”

他不顾她推他,也不理会外面的敲门声,依然在吻她。

她整个人像是被悬在一根紧绷的弦上,又如同被架在火上反复炙烤。越去推他,床垫一反弹,又越与他贴得紧密。

星熠敲了会儿门就停了。

满室重复寂静。

唯有她的心莫名跳的喧嚣。

他这才站直了身,有点儿得逞了一样,满意地抚过她被他吻到红肿的唇。站回到床边,单手去扯领带,深深呼吸一番,平复燥热。

他轻抬下颌,扣好衬衫最上方的一颗纽扣,整了整领口,睨着她在床上几乎软成了一滩水。

她横躺在床,侧着头看他,一手手指勾着自己的发,有点儿没劲似的,迎着月光看到唇色斑驳,一时媚态横生。

她别开头,不去看他了。

门外没动静很久了。

“要去开门吗?”

他抬手解开衬衫袖扣,慢条斯理地将袖口挽到臂弯处。

她见他站在一边,半天也没下文,胸膛起伏一番,“你玩够了?”

语气透出点儿漫不经心的嘲意。

这话问的好像是她对他停在这里有点儿不满似的,惹笑了他:“当然没有。”

他却没再做什么,一手揽着她纤腰,拉着她起来。

“你知道的,”他边还低头咬她耳朵,气息灼热低沉,笑,“跟你我怎么玩的够?”

她腿软的不行,被他跌跌撞撞地拉着走。他也没去给星熠开门。珍惜他们为数不多可以独处的时间。

“我还要下楼……”她耽误太久了。

很快,眼前陡然一亮。

他坐到沙发椅上,去拿茶几上简易酒架的香槟瓶。

他起开酒瓶时,不动声色地打量一边的她。

她身上一条灯芯绒黑裙半死不活地悬挂着,被他折腾得满是皱褶。

那敞口的V领将她胸前一丛雪白掩得半明半昧,乌发遮盖下,依稀还能看到几处暧昧的错落痕迹。

她很久不穿旗袍了。

至少他来的这些日子,从没见到过。

让人怀念。

“急什么?”他揽着她在自己腿面,一条手臂越过她腰际,拿过一只玻璃杯盛了酒,漫不经心道,“不同情我了,反而同情他在楼下等你那么久?”

“沈京墨,”她不悦地眯了眯漂亮的眸,“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心眼真的很小。”

“没有,”他认真地回答她,抬眸笑,边递过去一杯酒,“你还是第一个。”

她接住,又放回去,玻璃杯放在桌。清脆一声响,她跟着起身,又要走。

他却又道:“他早就走了。”

“……”她拧着眉,去看他。

他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对她解释道:“ZONE的余向南今晚会与我见面,他今天第三次问我,要不要与你们Venus合作。”

她红唇翕动一下,还是有点在意地问:“你怎么说。”

他看着她,慢条斯理地晃了晃杯中酒。琥珀色液体在杯中一圈圈儿地漾开,他唇边笑意也愈发浓了。

不言而喻。

“我很犹豫,”他刻意一停顿,在她眼神落寞的一瞬,又笑着说,“但也不是没有不可商量的余地,毕竟,现在有你在Venus。”

她眸光微动,抬眼看着他。

“我知道你对Venus有感情,就跟对LAMOUR一样,”他抿了口酒,凝视她,淡淡问,“但你今晚非要跟他走,让我很不开心。”

“……”

“你对他也有感情吗,嗯?不是有句话叫做,日久生情吗?你们是三年前认识的,对吗?”

她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懒得跟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解释,再没了耐心。

“叔叔——”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沈京墨瞧了陈旖旎一眼,淡声地应:“进来吧。”

啪嗒——

房门打开了。

“叔叔在呀,”

星熠进来,小脸上有点儿惊慌,好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立刻又看到了陈旖旎,“妈妈也在呀……”

小孩儿见陈旖旎脸色很不好似的,再瞧着反而一脸春风和煦笑容的沈京墨,表情带着点儿怯,

“……叔叔,刚、刚才电话……”

“什么电话?”

沈京墨放下酒杯,注意到他小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手机。

“就是那个……那个,”星熠刚想说话,手机却又一次在他手里震动起来。

他生怕又按到什么不该按的,更紧张了,跟捧着个烫手山芋,又有点委屈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大人,“我、我……”

沈京墨朝他招招手:“星熠,别怕,过来。”

“叔叔不会骂我吗……”

沈京墨温和地道,“叔叔怎么会骂你。”

星熠点点头,这才过来,边又怯怯地瞧着陈旖旎。想起妈妈教过他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他又踟蹰:“那妈、妈妈呢……”

陈旖旎抱着手臂,倚在一边,脸色冷冷。

沈京墨瞥她一眼,却是笑着对星熠说:“如果你妈妈骂你,叔叔会替你好好地教训她。”

“……啊?”星熠愣住。

陈旖旎眼角一横就瞪他,没想理会他了。

她去找自己的大衣与围巾,还有星熠的外套,拿了又走回来,大衣和围巾又穿回了身上,叫住星熠,准备离开了。

打电话的是余向南,说他与贺寒声已经到地方等他了。

沈京墨听那边余向南说着,星熠却是一脸好奇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那小表情好像是想知道跟他通话的人是谁。

他抚摩杯沿的手指停下,弹了下小孩儿的额头。

星熠捂脑门,以为是电话里的人告状惹沈京墨生气了。

沈京墨尚不懂他这样的心思,只笑了笑,起身,就站到身后窗户边去。

楼下那辆白色保时捷早就没了踪影。

“星熠。”陈旖旎出声,过来拉住星熠的小手,“该走了。”

星熠看了看窗边的男人,有点儿恋恋不舍的:“现在吗?”

“嗯。”陈旖旎半蹲下来,给他穿好外套,整了整领口,又低下头,给他系鞋带。

星熠突然唤了声:“妈妈。”

“嗯?”

陈旖旎只顾着给他打鞋带儿,没回头。

“叔叔说,鞋带要那么系。”

星熠指了指他的鞋子,认真地说。

“……”

陈旖旎一愣。

“叔叔带我去玩儿了击剑,还教我系鞋带,”星熠向她汇报着今天的行程,“下午又、又去了游乐园,叔叔还说晚上要带我去接妈妈……但我太累,就睡着了。”

沈京墨在那边已结束了通话。

他挂了电话,下意识翻了下通话记录,发现舒绮菡来过电话。

再若有所思地一抬眸,就撞上陈旖旎的视线。

只是一瞬,她却又低下头,继续给星熠系鞋带。

沈京墨轻倚在桌边,看她半蹲下来给小孩儿系鞋带,边低柔着声音嘱咐大大小小的事。

他不自觉地就盯着她侧颜看了很久。唇边笑意隐隐。

直到她站起带着星熠要走,他才忽然出声:“贺寒声已经走了。”

她回头,迎上他柔和的目光。

“我上来之前我就给他打了电话,”他勾唇淡淡地笑,“让他直接去见余向南,我也要过去。”

她知道这事最近一直在斡旋,却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刚才还是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

他不顾她满面惊诧,朝她笑了笑,径直走过来,一手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顺手揉了下星熠的小脑袋,笑着问:

“星熠,叔叔送你和妈妈回家,好不好?”

星熠频频点头,却又摇头:“贺叔叔会来接我我和妈妈。”

“贺叔叔不会来了,他有事。”

“什么事?”

“你妈妈的事。”

“妈妈的事?”

“贺叔叔公司的事,”沈京墨抬头看了看陈旖旎,温声笑,却是对星熠说,“当然也是你妈妈的事。”

“妈妈的事……”星熠看了看陈旖旎,这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好吧。”

陈旖旎见他们一唱一和的,也有些无奈,又瞥了眼桌上那酒杯,“你喝酒了,算了吧,还要开车。”

他眉眼一扬,笑着问:“关心我?”

“同情你。”她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拉着星熠先行要走,“我们打车也能回去。”

沈京墨也不恼,淡觑她一眼,上前一步,主动将星熠抱起了。

阔步就向外走。

“哎……”

陈旖旎一抬头只看到一道背影,只得跟上。

沈京墨边走边回眸,对她笑:“有司机开车,你不用那么怕我。”

“……”

他抱着星熠向外走,星熠这才跟他解释:“叔叔,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

“嗯?”

“我不小心接上了……”星熠喏喏道,“那个奶奶……好、好凶。”

沈京墨笑了笑,“很凶?”

“嗯……”

“怕什么,有叔叔在。”

下楼,他的车候在楼下了。

她张望一圈儿,先前贺寒声的车还在的位置已被一层新雪覆盖住,车轮印记都消失了。

应该是离开了很久。

将星熠放在车后座,她也上了车,小孩儿靠在她身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车身破开雪色,一路前行。

到了她家的公寓楼下,沈京墨跟下来,打开了伞,避着头顶的风雪,去抱后座睡熟的星熠。

他将伞递给她,抱小孩儿出来,星熠正长身体,有点儿重量,那张小脸坠在他臂弯,他视线凝了凝,“下午也这么睡着的。”

一天下来,星熠玩儿的开心,他心情也不错,但带孩子的确是要花一番功夫的。

不知她这六年,是如何过来的。

“就送到这吧。”

到了公寓楼下,陈旖旎接过星熠。

刚没走几步,肩头的围巾却被一个力道牵引住了。

星熠醒了,瞧见沈京墨站在不远,小手拽了拽陈旖旎的围巾,却是朝沈京墨喊:“——叔叔!”

沈京墨站在原地,撑着伞。

伞沿遮住他眉眼,笑意倦淡地凝视他们。雪色纷纷扬扬,落在他眼底也是一片柔软。

她看着他,彼此却都是静默。

星熠揉揉眼睛,喊:“叔叔再见!”

沈京墨走过来。

他看了看星熠,又凝视着陈旖旎片刻。

伸手,给她拢了拢围巾,微凉指尖儿滑过她下巴,触感似有若无的,她心头却一阵阵地泛起波澜。

他怎么忍心让她带着这个孩子与另一个男人生活,也这么端立在此,如此凝视着另一个男人。

他默然地看着她,良久,才对她说:“回去吧,雪很大。”

他说完,边向后退边转身走了,快到车前还回望他们。

目光深沉又温柔。

是她从没见过的模样。

很快,那道身影扎入雪色中远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4章 熟悉 下一章:第86章 执拗
热门: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登顶炼气师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最好的我们 小欢喜 冒牌货 风流乡村 至高使命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女配是大佬[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