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分寸

上一章:第81章 温柔 下一章:第83章 不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都说孩子四五岁大是学习击剑最好的启蒙年纪,沈京墨也差不多是这个年龄段开始接触这项运动的。少年时代的他在国内还参加过几个比赛,拿过奖,当年还差点儿进了国家队。

选了处私人场地,沈京墨在休息室给星熠穿一件很小号的击剑服。

沈京墨早注意到星熠比同龄孩子高一点儿,这会儿他半蹲下来,他们一大一小的两人,头顶几乎平齐。

沈京墨问:“星熠平时喜欢吃什么,长这么高。”

星熠喏喏地答:“吃糖。”

沈京墨轻笑:“牙齿不会坏么。”

“会呀,”星熠有点余悸未了,“去、去年我还长了蛀牙,好疼……妈妈就不让我吃了。”

说着,还拉了下沈京墨的手,好声气地商量:“叔、叔叔,如果我赢了,能让我吃糖吗?”

沈京墨看了看星熠主动贴过来的小手,“可是,妈妈知道了怎么办。”

星熠悄悄贴到他耳边说:“我们不告诉她。”

沈京墨笑了笑。

“好不好,叔叔?”星熠不依不饶。

沈京墨扳过他小小的肩膀,给他转过去,边给他整理后面的衣服,“星熠。”

“……嗯?”

“你要听妈妈的话。”

意料之中。

星熠重重地“唉”了声,失望地叹了一大口气,有模有样的,像个小大人。

心想,又是一个向着妈妈说话的。

沈京墨见他这样,只是笑。

小孩儿倒也乖,乖巧地左右张开手臂,任沈京墨将他摆弄来、摆弄去。

沈京墨垂下眼,给星熠一寸寸地、仔细地把击剑服穿好,指尖儿又勾了勾他领口,妥善地整了又整。

他曾肖想过这样的情景,有一天,可以给他和她的小朋友穿衣服,穿鞋子,看着一个属于他们的小生命,健康快乐地长大。

但只要想到那个小小的药盒,想到药盒上,对于他们的关系而言无比决绝冷漠的三个字,这种幻想,就只能以幻想的形式存在了。

沈京墨最后检查了一下星熠的鞋子。

昨晚去她家公寓,注意到玄关边她的高跟鞋旁还摆着一双小小的鞋。

一只的鞋带松散开,另一只的鞋带也绑得不太好,不得章法。

他好像错过太多了。

错过她太多,也错过星熠太多。

他依着这样的思绪,低下头,伸手开始为星熠系鞋带。

星熠脚尖儿抵了下脚尖儿,有点局促。

沈京墨手指灵巧地动作,却不急不缓,十分有耐心,边说:“星熠,你看,鞋带要这么系。”

星熠低头看了半天。

沈京墨边抬头,对上那双与他极像的眼睛。小家伙满眼的茫然,显然没看懂。

“看懂了吗。”沈京墨笑着问。

星熠摇头,表情怯怯,似乎为自己没学懂而感到害羞。

“没关系,”沈京墨笑笑,又低头,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低声说,“可以慢慢教你。”

“叔叔。”

“嗯?”

星熠心思离开鞋带,眨眨眼,看着男人那张始终带着温和笑意的脸,认真问:“如、如果……我输了怎么办?真的要……”

妈妈会不会不高兴?

妈妈说她讨厌这个叔叔,肯定讨厌他跟他一个姓吧?

而他那表情,好像又怀抱了一丝自己有机会赢的希望一样。天真得惹人欢心。

沈京墨打直膝盖缓缓起了身,牵起他小手,淡淡一笑:“那就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是什么意思?”

“就是如果你输了,就要跟叔叔一个姓。”

星熠跟着他向外走,晃了晃他手,又死心地又问:“可是……可是,那如果是叔叔输了呢?”

沈京墨垂眸笑:“叔叔没输过。”

“……啊?”

星熠小脸立马垮了,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有点儿着急了,又去晃沈京墨的手,试图撒娇,“叔叔……我、我想赢。”

沈京墨眼底笑意更浓,“想赢?”

“嗯,想!”星熠忙不迭点头,又怯怯地问,“叔叔会让着我吗?”

沈京墨笑了笑,淡淡扔下二字,“不会。”

“叔叔……”

沈京墨拉着小朋友到了场地。

秦一洋在这里等候多时。

六年前,沈京墨用半死不活的中东分公司与他们秦氏斡旋一事,足够让全业界见识到他卓绝的手腕和能力。

先前彼此也留了几分余地,没闹太难看,秦一洋得知沈京墨在巴黎,特意从伦敦飞过来,替他父亲秦光明来谈合作。

沈京墨在巴黎的行程很紧,及近年关,S&R这么大的公司小事积在一起都足够令人头痛,听闻他这次来还有整顿巴黎分公司的意图。

S&R虽在巴黎起家,总部却在国内港城,发展重心这些年也逐渐往澳洲和南北美靠拢了,巴黎这边几乎是吊着一口气的。

很多上层都生怕一把火不合时宜地烧到自己头上,沈京墨来的这些日子他们都提心吊胆。

秦一洋先前让S&R巴黎分公司的几个高层帮自己引荐,他知道沈京墨或许会因为之前的事不肯见他。

毕竟当年他姐姐秦一诺可是将几方搅得不得安生,现在又来厚脸皮谈合作。

沈京墨给的态度一直都模棱两可,几次都是让秘书带话,说他很忙,择日再谈。

秦一洋知道沈京墨的确忙,可他的时间也不等人,今天打听到沈京墨有空,一早就打了电话试探,谁知沈京墨居然直接将他叫到这边来。

秦一洋早闻沈京墨大名,却是第一次接触。

本以为顶奢S&R的太子爷是个多么冷面铁血的人物,这会儿见到了,却是个眉目温朗的男人。

年纪约莫三十四五,一身洁白的击剑服,气势斯文儒雅,正在击剑场地中央,教一个同样穿着击剑服的五六岁小男孩儿练习击剑。

大人小孩儿笑声交杂在一处,欢欣无比。

沈京墨没请教练过来,亲自上阵,半蹲在星熠身侧,大手握着两只绵软的小手,长臂挥开,和星熠一齐拿着个做了防护的剑柄,在空中带着他比划着。

沈京墨倒真没想跟这么大的孩子拼出个输赢来。

他是先前听说了星熠从小体弱多病,而陈旖旎照顾不到他的时间都在托管班度过了,没这样的机会额外锻炼运动,免疫力和抵抗力跟不上,在这样流感多发的季节,定是不够抗的。

星熠像是鼓足了一口气想赢他似的,学得非常认真。

小孩儿悟性又高,受到一点启蒙就通达,不出一会儿就能自己简单地运剑了,嚷着要自个儿玩会儿。

沈京墨还想带着他玩会儿,小家伙却怎么都不肯了。

沈京墨怕他受伤,给他脑袋上套了面罩,又喊来个教练,嘱咐了两句,就到一边去了。

等了四十多分钟,秦一洋终于得到机会,立刻上前去跟沈京墨打招呼,有点儿惶恐地讪笑着:“沈总好,久闻大名。”

“说吧。”

沈京墨脸上没什么情绪,只微颔首,坐到场地一边,双腿慵懒交叠,姿态惬意。

早先与秦一洋打过一次电话,这会儿让他直接开门见山。

视线却还在不远的星熠身上。

小朋友说什么也不让教练陪练,一副倔强模样和陈旖旎很像,软绵绵的小胳膊在空气中乱戳着。

看似不得章法,但却好像还有那么些门道,几乎是自成一派了。

沈京墨唇边不自禁滑过笑意。

又想起那一日小朋友一个人在雪地走,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支撑自己爬起,也不哭。

如此周而复始,坚强得令人心疼。

秦一洋见沈京墨唇边略带笑,心底却打起了鼓。

男人外表斯文温润,一举一动都是与生俱来的矜贵优雅。

可这更像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分寸。让人觉得好接近的同时,却又无端地相信,你们始终无法亲近。

甚至哪怕他现在微笑着说要放火烧了这里,并立刻划燃一根火柴,好像也在意料之中。

来都来了,事已至此,秦一洋只得硬着头皮开口谈正事。

可说了半天,沈京墨却都没太大反应,不迎也不抗,看也没看秦一洋一眼,只一直望着那边的星熠,目光辽远温柔,偶尔伴随一声低笑。

秦一洋的冷汗在额头积了一层又一层。

使尽解数说完了,甚至还有点儿画蛇添足地替当年秦一诺加难S&R一事郑重真诚地道了个歉,沈京墨却都没说话。

气氛一时凝滞。

末了,等星熠在那边玩儿得差不多了,沈京墨才收回了视线。他温和地对一边的秦一洋笑了笑:“站着干什么,坐下吧。”

秦一洋抖了下僵直的腿,这才坐到一边。

一番口干舌燥说累了,他让一边的助理给自己递水,赶紧喝了一口润嗓。

也不知沈京墨刚才听没听进去,过了好一阵也没表态。

秦一洋如坐针毡。

星熠玩儿了一趟,看起来一点都不累,活蹦乱跳的。

沈京墨望着他,唇角始终勾着笑。

“那个……沈总,”秦一洋尝试出声,“我们要谈的事……”

沈京墨这才回头,见秦一洋一脸凝重,他笑意却更深,心情极好似的。

他扬了扬下巴,点过场地那边,突然问秦一洋:“会玩吗?”

秦一洋一愣,顺着沈京墨视线,看到那个穿着击剑服,蹦蹦跳跳的小孩儿。

秦一洋一早就打探过沈京墨的喜好,自然听说过他击剑玩儿得好,讪笑着:“会,不过,玩得肯定没沈总好。”

“没关系,会就可以,”沈京墨淡淡移眸,吩咐一边的助理,“带秦总去换衣服。”

秦一洋踟蹰着,“……真要玩吗?”

“不是会吗?”沈京墨见秦一洋不动,漫不经心地笑笑,“还是你不敢?”

秦一洋一凛。

沈京墨继续说:“既然小秦总是来谈合作,自己说的话却出尔反尔,是不是也不太好?”

秦一洋撒了谎。

其实他玩儿得不错,或许能跟沈京墨一较高下。

但沈京墨现在是明摆着是要发难于他——赢了就没合作,输了……他也不舒服。

秦一洋骑虎难下踟蹰不决时,沈京墨又抬起下颌,指场地中央的星熠:“别误会,我是说,跟他玩。”

“……”

跟小孩儿玩?

“注意分寸,”沈京墨眉眼一扬,笑道,“那可是我儿子。”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1章 温柔 下一章:第83章 不敢
热门: 完美人生 远古开荒记 时光与你都很甜 斩春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花村艳少 村女凶猛 空响炮 少女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