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嫉妒

上一章:第71章 软肋 下一章:第73章 明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星熠与沈京墨在车外车内对视了一会儿。

沈京墨看他裤子上都沾着雪,小手没拍干净,身上那件洁白的羽绒服也摔得脏兮兮的。

他不自禁地牵起唇角,注视小家伙的眸色都柔和了几分。

还有他的那张小脸,鼻尖儿都冻得通红,一双眼睛大而明亮,眼尾上扬,眼眸黢黑。

与陈旖旎很像。

其他地方,却不是很像她了。

沈京墨这么想着,笑意在唇角淡了几分,稍带落寞。

可看到小家伙,摔成这么一身雪的模样,一直摔跤、一直不断地起来,他就不忍心再向前走。

是因为是她的孩子么?

“叔叔。”

星熠见车中的男人朝他还算温柔地微笑着,也咧开嘴,笑了起来。

粉色的牙龈上露出两个白色的小尖芽儿,新换的门牙还没长出来,可爱极了。

“冷么,”沈京墨依然微笑,向他发出邀约,“上来吧。”

“……”

前头的助理和司机双双倒抽一口凉气,惊疑不定地对视了眼,同时愣住。

他们老板,平时可不像这么好心的人。

“啊,可以吗,”星熠眼前一亮,忽然却又落寞下来,他有点儿犹豫,眨巴着眼,“可是,我妈妈说……”

沈京墨眯了眸,沉声地问:“你妈妈说什么?”

“……妈妈说,”星熠低头,攥紧自己冻得冰凉的小拳头,有点想上去,却还是犹豫,“妈妈说,不让我和陌生人……”

“……”

沈京墨动了下唇,没说话。

是了,他对于他,的确是陌生人。

星熠又解释道:“妈妈说,外面坏人很多,会抓走我,关起来……”

沈京墨眉目舒展开,轻笑着问,“叔叔像坏人吗?”

小家伙认真地看着他,点头如捣蒜。

“……”

沈京墨笑容凝住。

司机跟助理在前头掩着嘴偷偷地笑。

“叔叔。”星熠仰起脸,又喏喏地出声。

“嗯?”

“叔叔认识我妈妈吗?”

沈京墨静了须臾。眸峰聚拢,凝视住车外的小家伙。

小朋友眨眨眼,看着他的神情很认真,在耐心地等他的答案。

好像是如果确认了他是他妈妈认识的人,他就可以上他的车。

沈京墨蓦然想到,前天晚上,陈旖旎那句冰冷至极的“不认识”。

字字顿顿,如尖锐冰冷的钉子,钉在他心头。

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眉,调整一下情绪,却依然维持着微笑,嗓音清朗:

“认识。”

眼见着刚那小孩儿都觉得他不像好人了,现在他这么一副笑面虎模样,简直像个人贩子。

前头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偷笑。

沈京墨一转眸,冷冷扫视过去。

“……”

鸦雀无声。

“那、我可以上来——”

星熠这会儿好像没多顾虑了,重新恢复笑容。

然而他刚向前迈了几步,不留神,“哎哟”喊了声,又一脚滑倒,一脑袋就栽进了早晨被清洁工人清扫了拢起来的雪堆里。

好像是撞到什么,登时就有了哭腔。

“啊叔叔,好疼……”

沈京墨脸色变了变,立刻打开车门下去。他怕车门刮到他,手臂还收了一下,只开了一半。

“叔叔……”

星熠捂着被撞疼的脑门儿,抬头看着蹲过来的沈京墨,眼睛都红了。

“好疼……”

这双眼睛跟陈旖旎很像。即使眼眶红着,眼泪却都掉不下来,像是在逞能,又好像是,觉得在不熟的人面前哭有点儿丢脸似的。

真的很像。

小家伙憋了半天,泪汪汪的,却只是不住呜嘤,

“疼……”

沈京墨一时也慌了手脚,他尚不懂如何哄孩子,僵持了一会儿,也听小家伙哭嘤了会儿,他才朝他不自然地伸了伸手,“撞到哪儿了?”

“呜……”

星熠冻得红红的小手松开,露出额头。

沈京墨微微心惊。

那光洁白皙的脑门儿上磕了挺大的一个包。眼见着他刚栽进去的那块儿雪地,明晃晃一块大石头。

“过来。”

沈京墨朝他伸手,扬了扬手臂。

“呜……叔叔。”

星熠带着哭腔,又去捂额头,还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男子汉被磕一下就哭了,好像很丢人。

沈京墨不等他过来,顺势将他抱起,不由分说地托在自己臂弯里,站了起来。

“喔……好高!”小家伙跟着惊呼,“叔叔,你好高啊——”

沈京墨见他语气陡转得这样快,不由地笑了笑——听到自己低笑出了声,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笑。

他好像很久没这么发自内心地笑过了。

却又抿了抿唇角,敛去笑容。

也没准备去弄明白这个小家伙到底在惊讶什么,只听他一直惊呼:“叔叔,你好高啊!比我妈妈都高好多好多。”

沈京墨笑的同时,听他提起他妈妈,心仿佛被他那一声一声推着生了皱。

小朋友身子轻,不重,他轻松就能抱稳,直接抱着上了自己的车。

拉上车门,将风雪与严寒阻隔在外。

一瞬温热。

他将星熠抱着放到自己腿面,小家伙似乎全然忘了自己脑门儿上还有个明晃晃的肿包,还沉浸在刚才被他突然一瞬托高、抱起来的欣喜之中。

沈京墨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明明他可以直接乘车走开的——就算停下了,他问他认不认识他妈妈时,完全可以像他妈妈那晚一样,冰冷地说一句“不认识”直接走开。

互不打扰,互不干涉。

何况这个孩子,是她与别的男人的结晶。

说到底与他无关。

真是多管闲事。

可小家伙刚才在雪地里一直摔跤,一直爬起来,又一直走,如此周而复始,后面又狠狠跌了一跤,撞肿了额头,虽呜呜嘤嘤的,却半天也不见眼泪掉,明明很疼了。

坚强到让人心疼。

“叔叔看看。”

沈京墨伸手,要去触碰他。

星熠刚才哭哭嘤嘤了一通,觉得自己好像是给他添了麻烦似的,这会儿伸手想去挡。

“别动,叔叔看看。”

沈京墨的语气虽作出了大人的威严,但对于这么个小孩子,还是温柔的。

这般温和的语气,好像是有魔力似的,不知怎么,星熠就松开了手。

那只手很大,几乎要包住他一整张脸。

也是那么的修长漂亮,如他本人,笔挺又修长,那天傍晚的电梯里,他还帮他按了楼层。

刚才还抱起了他。

将他抱得好高好高,就像那天他在打针,隔壁的小朋友哭闹不止,被他爸爸抱起来,抱得很高,当时就不哭了。

这个叔叔也不是那么像坏人啊……

星熠这么想着。

沈京墨凝眸,看了看他额头的包。

肿大一块,伤的可真不轻。也不知这么小的孩子,那么磕碰一下受伤的程度如何。

沈京墨想起那天晚上,他要抬手去抚陈旖旎的眼角。那时他在她眼底,看到了眼泪。

她当时好像是在与她的孩子打电话,边着急边安慰。

他那时收回了手。

可此时,看到小家伙脑袋上这么一个包,他不自禁地去触碰一下。

星熠没躲,用双漆黑的眼睛直盯着他。

沈京墨看他一脸认真,就跟刚才肯认他是个坏人似的,微微牵起唇,笑了笑,用手去揉他的额头。

触感温热,声音也是极温和的:“疼吗?”

星熠点点头。

“这么冷的天,你一个人在外面,你妈妈不担心吗?”沈京墨刚问出这句话,就觉得自己有点儿多嘴了。

其实星熠是从托管中心提前跑出来的。

每周六周天妈妈很忙的话,怕他一个人在家待着寂寞,会把他送到托管中心去。

今天是万圣节,托管中心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在布置教室。他下午趁机会,就偷偷溜出来了。

星熠解释:“我、我要去我爸爸那里。”

“……”

沈京墨给他揉额头的动作顿了顿,表情也冷了几分。

星熠好像是怕他不信似的,继续奶声奶气地说:“今天是万圣节,我爸爸那里,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

沈京墨苦笑了声:“是吗。”

“对啊,”星熠点点头,认真道,“今晚还会来好多——好多人,我爸爸和我妈妈会带着我跟大家一起玩积木,还、还可以扮鬼……”

没等他说完,沈京墨就不给他揉了,将他放到一边去。

小家伙完全没把他黑沉的脸色当回事,依然喋喋不休地说着:“扮鬼,去邻居家里,要糖吃!”

他眼睛一亮,“我喜欢吃糖,叔叔喜欢吗?”

沈京墨注视着窗外,不说话了。

星熠凑过来,将脑袋搁在他臂弯,晃了晃,问,“叔叔喜欢吗?”

沈京墨回头,看着他,无半点情绪地笑了笑:“不喜欢。”

“哎,”星熠有点失望地坐回去,“我还以为我喜欢的,叔叔也会喜欢呢。”

“……”

“那叔叔喜欢什么?”

“……”

“喜欢我妈妈吗?”

“……”

司机踩了脚刹车,将车停在了医院前。

满车的寂静。

星熠没等到他的答案,一阵寒风,就激烈地拍合进来。

“叔叔——”

沈京墨绷紧了下颌线,先行下了车,助理立刻下来为他撑起了一把黑伞,阻挡住头顶的汹汹雪势。

他束了束西装,甩上身后车门。

迈开步伐,向医院门前阔步地走去。

“沈总……”助理小心提醒他,身后好像还有个小家伙忘记了。

沈京墨当然没忘。

他也不是觉得他聒噪,但就是,有点儿心烦。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是嫉妒吧?

嫉妒?

他下意识地回头,小家伙那张白软软的小脸就趴在车玻璃上,黢黑的眼直瞧着他。

见他回头,还欣喜地朝他扬手。

作着口型喊:叔叔。

脑门儿上一个挺大挺显眼的包。

沈京墨眸光动了动。

脚步在原地也顿了顿,然后又鬼使神差地转身,走回去。

星熠笑容更浓,小手贴着车玻璃,脸也贴上来,都变了形。

那个包看起来更大了。

他终是抬脚过去,打开车门,将他抱了出来。

星熠又是惊呼:“喔——好高哦!”

他还是不自觉地牵了下唇角,接过助理手里的伞,让他打着,抱着他往医院的方向走。

想带他去医院看看头上那个包严不严重。

看起来真的很严重。

“叔叔。”

快到医院门口,星熠伏在他肩膀上,突然也不惊呼了,拉住了他的西装领,不安分地挣扎了几下。

沈京墨脚步没停,一直向里走。

“叔叔。”

小家伙拽了拽他衣领,好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你看——”

他引着他转身。

远处,两道人影,也正从不远的停车坪过来。

“妈妈——爸爸!!”

星熠大声地喊。

沈京墨回神,觉得这声音,震耳欲聋,刺耳至极。

嫉妒?

他这一刻能确定。

是嫉妒。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1章 软肋 下一章:第73章 明昧
热门: 乡村寡妇 永无乡 斩春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 村官桃运仕途 大国重工 草莓人生 楼兰绘梦卷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阴阳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