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眼红

上一章:第69章 距离 下一章:第71章 软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像是千军万马,从他心头踩过去。

把过往的一切,全都硬生生地,踩到血肉模糊。

一阵轻柔的小风,掠过他空荡荡的手心。

陈旖旎淡淡地转眸,没等他看明白她脸上的表情,她已经背过身去,往另一边去了。

留给他一道同样轻描淡写的背影。

走得洒脱非常,且不动声色。

跟六年前,简直一模一样。

那时她走,一句“再也不见”都不肯留给他,只扔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让他一个人犯贱。

现如今再见,一句“好久不见”也吝惜对他说。

很快,她就走远了。

身姿没入丝毫没被影响,依然欢声笑语的人群。

如同一堵透明的墙,将他与她阻隔而开。

靠近不了,也触摸不到。

那么近,也那么远。

她穿一条黑色针织连衣裙。没有穿旗袍。

裙摆摇曳,腰身袅袅,与旁人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之时,举手投足间尽是出落大方,巧笑盈盈。

带有三分风情,七分自持。

对他,却尽是疏离与陌生。

他目光凝在她身上,久未收回。

“京墨。”

舒杨在一边,轻轻唤他了声。

沈京墨阖了阖眸,收回了目光。一点头的瞬间,又见站在他眼前的贺寒声。

贺寒声察觉到了他与陈旖旎之间的异常。

陈旖旎虽反应平平,说她与沈京墨“不认识”,但贺寒声能感受到,刚她在面对沈京墨时,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异色。

随后他们的对视之间,便是那一阵冗长到诡异的缄默。

而沈京墨脸色这般差,目光刚才一直追随着她,飘了很远,也一点点地幽暗到晦涩。

直至现在,落下这么一副失神模样。

显然,他们之间绝不是不认识。

沈京墨也蓦然想到,陈旖旎抱着的那个孩子,傍晚出现在酒店的电梯中时,追他进来的那个女人高喊了他一声“贺星熠”。

贺星熠。

贺,是贺寒声的“贺”吗?

星熠。

他在心底默念。

虽不知是哪两个字,但很快他就将这个名字,与她弟弟“星移”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是她与贺寒声的孩子吗?

“沈总。”

贺寒声见他又沉默,也唤了他一声。

“……”

沈京墨抬眸,看着面前的贺寒声,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细细打量。

眼神冰冷。

贺寒声带着考量和询究的目光,也与他对视。

太诡异了。

他们三人之间从刚才到现在,越来越诡异。余向南心底有点儿怵,虽有些不明所以,还是极力地活跃起气氛来,

“嗨……大家第一次见面,都不太熟……不过沈总放心,Venus有Ashley那个风格独到的首席设计师坐镇,肯定没问题的。她的设计风格与S&R旗下的LAMOUR的主打风格有共通之处,以后肯定能合作愉快。”

又对贺寒声说:“贺总呢,也放心,Venus往亚洲这边发展,一切都有S&R的沈总、还有我保驾护航。沈总这些年带领S&R把澳洲市场也打通了,我们以后肯定也能跟着沾沾光。”

余向南说着,胳膊肘搡了搡贺寒声。

暗示意味颇浓。

LAMOUR。

贺寒声这么多年一直在法国,但也知道,陈旖旎原来是LAMOUR的设计总监。

LAMOUR现在归属S&R所有。

沈京墨之于陈旖旎,绝对非比寻常。

“那就先,”

贺寒声将心头思绪压下。现在重要的显然不是此事,听余向南一番话,他自然也知道把市场从亚洲扩张到澳洲,对Venus的意义有多么重大。

于是半眯一双笑眼,看着沈京墨,笑意愈发浓了,

“谢谢沈总了。”

沈京墨绷了下唇,微微抬起眸。

勉强扯出个还算温和的笑容,眼神却透着满满疏离。他端起红酒,迎上贺寒声碰过来的香槟。

叮当——

一声脆响。

液体双双漾开,撞了彼此满怀的暗潮汹涌。

“不客气。”

沈京墨将杯底所剩的酒,一饮而尽。

滚辣入喉,灼意阵阵。

他淡淡微笑着,“我们来日方长。”

*

快十一点,这边丝毫没有要散场的迹象。

陈旖旎自知自己酒量不好,喝得很克制。在国外有个好处,必须要喝、不得不喝的场合很少,没有那么多中国的酒场规矩。

她一点儿醉意都没有。

看了看表,心底惦念着星熠有没有醒来。

离开家前,她在他床头放了张字条,药也按今晚要吃的剂量放好了,让他吃掉再去睡觉。

她心底思忖,自己应该还有一会儿才能回去。

星熠闹的时候很让人头痛,乖的时候也异常的乖,让人欣慰。

他从小就爱生病,常吃药,估计也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常给周围人添麻烦,所以她照顾不上他时,他自己也很自觉。

正想着,她准备打个电话给星熠,手机还没拿出来,余向南突然走过来,拉着她,到一边去了。

边喋喋不休着,“刚你见到沈总怎么回事?手都不握就走啊?你知不知道这次对Venus很重要?我好不容易引荐给寒声的,你这是扫他的面子。”

陈旖旎跌跌撞撞地跟着他走。

她先前见过余向南几次,也说过几句话。余向南是ZONE的执行CEO,与贺寒声是大学同学,也是个自来熟。

他们ZONE是专门做男士高奢的,不知怎么,就跟S&R搭上了关系。她也真没想到沈京墨今晚也会来。

“跟大家介绍一下,”

余向南换了法语,将陈旖旎带到了人群中心,嗓门儿高亮却不突兀刺耳,热烈地为大家介绍,

“这是先前救Venus于水火之中的Ashley小姐,现在是Venus的御用首席服装设计师,今年上半年在巴黎时装周大展头角的Venus时装周首秀作品,就是Ashley小姐设计的。”

一时众人都向陈旖旎投来视线,啧啧赞叹着,边轻轻鼓着掌。

陈旖旎有点儿猝不及防,但她知道,Venus今晚能受邀前来,作为业界新崛起的新兴品牌,这个环节是必要的。

于是她轻轻颔首,优雅淡然地向人群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大家好,我是Venus的设计师Ashley。”

Ashley。

沈京墨坐在暗处,这个拗口的音调,在他舌尖暗暗地掠过。

不动声色。

也难怪他这些年掌握不到她任何一点的动向。

陈旖旎目光掠过人群,还有不远那一缕灰色身影时,视线轻轻一滑,便掠过了他。

她眸光始终清冷自持。不为他停留丝毫。

但能明显地感受到,那两道灼灼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贺寒声也站在她身边,与众人言笑晏晏,把酒言欢。

他才是Venus的主创,陈旖旎自然不算是今晚的主角,但她才三十岁就担当了品牌的首席设计师,令Venus在圈内起死回生,声名大噪,令众人赞叹不已。

一时议论的重心都偏向于她。

以前在LAMOUR时她就非常低调,在Venus这几年也从没露过脸,可不乏还是有眼尖的人,还是觉得她十分眼熟。

在对方议论更深入之时,她匆匆找了个借口告别了人群。

余向南见她行色匆匆的,看了看贺寒声:“哎,寒声……”

贺寒声也发现了,她好像是在躲谁。

左右又有人拉着他,他只得遥遥地目送她,向门外走去。

陈旖旎正想打电话给星熠,星熠却像是心电感应似地,一个电话就给她打了过来。

一接起,她还没出声,小家伙就虚弱地直呻.吟,

“妈、妈妈……”

“星熠?”陈旖旎听出他不对劲,忙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嗯、嗯……嗯,”他在那边儿忙点头,喘气也跟着断断续续,虚弱极了,“妈妈,我、肚子……好疼……”

“肚子疼?”

陈旖旎提了口气,有点儿生气他晚上缠着怀兮买了冰的给他吃,可更多的是心疼,“乖啊,妈妈马上回去了,星熠忍一下啊。”

“好、好疼啊……妈妈,”小家伙也不知今天怎么了,特别容易哭,一下就破音了,“……妈、妈妈,我真的好疼……好疼——呜呜呜——”

一声一声的,陈旖旎听得心都碎了。

她又急又担心,红着眼眶,语无伦次地安慰他,“星熠乖,不哭。妈妈这就回去,妈妈马上回去……你忍忍,再忍忍。”

说着,她匆匆转身,想去找贺寒声。

一回身。

迎面撞上一堵墙似的,就被一道身影结结实实地拦住了。

那一阵凛冽的男香与低沉气息席卷而来,迎面抱拥住她,像是侵袭过荒野的一阵寒风。

一步一步,将她节节逼退。

“……”

她还没来得及抬头。

突然,就有只寒凉的手,叩住她没握手机的那只手的手腕。

她没站稳,被他顺势地逼着不住地向后退。

后退、再后退。

高跟鞋踩在绵软的地毯上,跌跌撞撞站不稳,她向后一仰。

她以为自己要栽倒,后背却结实地贴在了身后冰冷的墙上。

一抬头,撞上一双深沉的眼眸。

刚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惊魂未定,带着一阵心悸。

心砰砰跳个没完。

电话里,星熠抽着鼻子,带着哭腔哽咽,“妈、妈妈……我好疼……”

“妈妈……你今晚跟贺叔叔……是不是有重要的事?”

“……妈妈,如果有爸爸在,你……你就不用回来了……”

陈旖旎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听星熠在电话那头哭声不止,她心头,不由自主地爬上酸涩。

眼底竟也是一片潮意。

在他面前,之前在会客厅佯装而出的淡然神色,不知是否是受了星熠哭声的感染。

在这一瞬间,全然垮了。

沈京墨垂下眼,凝视着她。

好像在耐心地等她打完这个电话。

难得他有耐心。

他明显地听到了,那边是那个孩子。

“……”

陈旖旎动了动唇,不想与他对视。

纤长的睫毛轻轻一覆,她垂眼,去掩饰眼底的神色。

“妈妈……好疼……”

星熠在那边哭得抽抽搭搭,她心口也跟着发疼,柔声安慰着:“星熠乖,妈妈马上就回去。”

沈京墨听她自称是“妈妈”,顿时觉得异样刺耳。

他凝视她侧颜,蓦然失了神。

是了,这六年,足以让一切面目全非。

“真的吗……”

“嗯,马上,”陈旖旎轻声安抚,坚定地说,“妈妈保证。”

星熠好像是受到了些安慰,抹了抹眼泪,这才肯挂电话。

挂了电话。满世界好像都静了。

静得连彼此呼吸在空气中交绕的节奏,都能感受到。

陈旖旎心底急切,捏了捏手机,向一边挪开半步要走。

然而被一个力道又给拽回去。

准确的来说,他并没有强硬地拽她,而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腕还被他紧紧攥着。

她背开身,不去看他。

手腕儿被他箍在手掌心,她虽没明显挣扎,沈京墨还是能感受到,她浑身都绷得僵硬。

与那会儿那句她说出轻描淡写的“不认识”一样,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对他,都是满满的疏离。

如今,居然连抗拒都吝惜对他展露。

他对于她来说,就像个陌生人。

不认识的陌生人。

僵持了几秒,也没等到他放开她。

她依然侧开身,脸也侧向另一边,感觉手腕的力道收紧了一些,带着些许克制。

还有一丝小心翼翼。

在她终于决定甩开他走时,蓦地,听他在她身后,低哑地出声问:

“这么不想见到我?”

她偏开头,看着黑沉的窗。还在下雪。

她不说话,只任他拉着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与他消磨时间。

把这六年都没磨光最后一丝什么东西,都一点点地消耗殆尽。

寂静的走廊,不若会客厅中那般灯火通明。

一半都是晦暗的。

将他与她一明一暗切割开。

也将这六年来的彼此,隔得更远。

他置身暗处,只那么拉着她。

明知她要走,他还跟以前一样留不住,能做的,好像只能这么,像以前一样自私偏执地拉着她。

却不敢再用力。

所以,只是哑着声音,又问她:“对我,一句话都没有吗。”

嗓音艰涩,仿佛在砂纸上磨过一番。

都要磨出血来。

千言万语在他喉中滚过一遭,想对她说的,想问她的话,有无数句。六年里,也在他心头盘旋过无数遍。

如今,却什么都问不出。

“陈旖旎。”

“——你有完没完?”

没等他话音落下,她就冷硬着声音,夺过他的话。

在他与她的声音同时落下时,空气也寂静了。

她这才缓缓回身,用一种极端冷漠的眼神,看着他,冰冷地笑了笑,

“我们认识吗?”

他眉心轻拢,动了动唇,不解地看着她。

复杂的情绪在眼底与胸腔,同时汹涌地高涨。

一明一暗的对视。

她一双眼眸浸在一侧光线中,尽是冷然。

他的眸色愈发喑哑晦涩。

不知过了多久。

他忽然自嘲地扯了扯唇,拧起眉,偏开头自嘲地笑起来。那笑容,比哭都难看,“不认识我?”

“……”

“不认识我,”

他喃喃重复着,不知是在质问她,还是在质问自己,笑声淡嘲满满,“陈旖旎,你不认识我。”

她冷冷看着他,心潮却在胸口拍打。

动了动唇,又说一遍:“不认识。”

他最后深深吸气,对上她的眼睛,虚勾唇角,淡淡地笑开了,“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

“什么Ashley,”他唇边染着一抹似讥似嘲弄的笑,“你叫陈旖旎,我认识你。很久以前,就认识你。”

“……”

“——陈旖旎。”

不远处,贺寒声寻出来,然后就见沈京墨拉着她。

他们站在走廊边一侧。

两道人影在窗下滑开,如同多年来两道分头并进的平行线,终于在这一刻,产生了交汇点。

沈京墨抬起指背,想去抚她眼角,她下意识向一侧躲。

而他刚才也听到了贺寒声那一声,于是最终,选择收回手。另一只手的力道,也缓缓松开了她手腕。

“下次要装不认识,记得提前照照镜子。”

他轻轻提气,抬起下颌,头顶一片不可多得的光,像是星辰,揉碎在他眼底,“眼睛都红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9章 距离 下一章:第71章 软肋
热门: 小保安的艳遇 港黑一只兔 我真不是万人迷 海边理发店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龙王的女婿 术士的幸福生活 火爆天王 追逃 乡村痞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