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距离

上一章:第68章 寒声 下一章:第70章 眼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喧嚣的风雪被车门阻挡在外。

满世界都静了一刹。

坐上车,陈旖旎伸手,不悦地点了点星熠额头,他脑袋跟着那力道被戳的向后一仰一仰的。

“星熠,我跟你说了几次了?不要瞎喊。”

星熠这会儿倒像是得逞了,晃了晃腿,小小的人儿往座椅里一窝,仰起小脸,横里横气的:

“贺叔叔不是我爸爸,那谁是我爸爸?”

陈旖旎没好气地瞪他,简直懒得搭理。

雪大路滑。

贺寒声将车开得小心缓慢,有条不紊地打了半圈方向,平稳驶出这条街,眼前渐渐开阔。

他在前方淡淡笑着:“星熠想让贺叔叔当你爸爸?”

“——我要!我要贺叔叔当我爸爸!”星熠眼睛一亮,嚷着,“我最喜欢贺叔叔了!贺叔叔当我爸爸!”

陈旖旎简直要被他折磨死了,靠在一边也有点儿生气了,无可奈何地对贺寒声说:“他不懂事,你跟他凑什么热闹啊。”

贺寒声低声笑笑,也不开玩笑了,他清了清嗓,换言道:

“那,正好碰见你们,一会儿也不用你助理再接你一趟了,先把星熠送回家,我们一起过去。”

“去哪——”星熠闻言,又嚷嚷,“贺叔叔要跟我妈妈去哪!我也要去!”

陈旖旎一手环着星熠,揉了揉他脸颊,还热着,“你去什么?这么晚了回家睡觉,自己感冒了不知道呀?明天感冒严重了又要打针。”

星熠又闹了一会儿,似乎也觉得自己没理了,也闹累了,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车里好不容易清静。

陈旖旎低头看他。

他偎在她怀中,睫毛长长的,半遮住一双黢黑的眼睛。

睫上还沾着些许的潮意,不知是那会儿哭过的缘故,还是被车内温热融化的雪水。

想想,他可真不是个爱哭的孩子。

孩子就是孩子,闹得时候烦死人,不闹了就很安静。他靠在她身上依偎着她,闭上眼就睡着了。

“星熠感冒了?”

贺寒声也轻声了些,问她。

陈旖旎轻轻“嗯”了声,“好几天了。估计明天还得挨一针。”

“明天星熠还上学吧?”

“对。”

“有人送他去医院么?没有的话,我可以抽空让我助理送他去。”

“不用,”陈旖旎淡淡笑着,“明天大家都忙,也不麻烦你助理了,我朋友明天还有空,送他过去。”

“那好。”贺寒声笑。

很快,车子就载着他们,到了一幢小二层公寓楼前。

今年Venus规模扩张,地址也跟着整体搬迁。

陈旖旎为图方便也搬来了这边,租下这幢公寓二楼的一间两室一厅,她和星熠两人居住绰绰有余。

星熠睡着了,歪歪斜斜靠在她臂弯里。

小家伙一天一天长大,重了不少,那会儿等车抱了他很久,坠得她胳膊直疼。

车停下,贺寒声跟着下来,冒着雪,为他们打伞。

陈旖旎要抱星熠出来是,他将手里的伞塞给她,张开臂弯抱起沉甸甸的星熠,“我来吧。”

陈旖旎握着伞柄,上面还有他手心的余温。

她遥遥见那道烟灰色背影,穿过雪色,抱星熠直往楼上走,愣了愣,也跟上去。

公寓管理员是个意大利老太太,名字叫Grace,这会儿见陈旖旎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男人居然还抱着她的孩子,眼睛瞪得铜铃大。

“Ashley。”

Grace叫她一声,微笑着打招呼。那眼神有点儿犀利,不乏考量,让陈旖旎有些不舒服。

“晚上好。”

“晚上好。”

陈旖旎还是迎上那视线,温和地打了招呼,就跟着贺寒声上去了。

星熠依偎着贺寒声,趴在他的肩头,小嘴张合着,好像在喊“爸爸”。

开门进去,陈旖旎打开灯。满室陡然一亮。

贺寒声张望她家半圈儿,“他房间在哪?”

“那里。”她指了一下。

贺寒声抱着星熠过去,单手托住他,主动找到了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灯。

然后将小家伙放在了床上。

星熠睡得很熟,躺下时,还抓着贺寒声的西装衣领,小嘴一开一合的,喏喏的,

“……爸爸,帮我按那个……22。”

贺寒声坐到他床边,握住了星熠的小手,摩挲着。

陈旖旎倒了杯热水进来。

贺寒声转头看她时,眸色依然柔和,就像刚才凝视星熠的睡容一样。

他食指挨在唇上,轻轻“嘘”了声,对她笑,“他睡熟了。”

“……嗯,”陈旖旎点了下头,把杯子放在一边,有些不自然地说,“他还没吃药。”

贺寒声又低头,垂眸看着星熠,指腹摩挲了一下他眼睫,若有所思地说:

“你也不忍心吵醒他吧?”

陈旖旎还没说话,他便站了起来,身形宽阔而高大,直挡住她头顶一簇光。

笑意深沉,“我们走吧,不打扰他了。”

星熠晚上见不到她是睡不着的,她决定等她回来了再喂他吃药,于是便与贺寒声一前一后地下了楼。

Grace探询的目光又在她身上打转。

似乎在疑惑,这么晚了,外面雪还这么大,她要和一个男人去哪里。

车子离门前有一段距离。

贺寒声撑开那把黑伞,打在彼此头顶,与她一齐放缓了步伐,越过雪色,缓慢踱步过去。

两人并排,将雪地踩出绵绵两道脚印,间距适当。

却一路无话。

准确地来说,是陈旖旎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贺寒声总是纵容星熠,情愿宠着惯着,甚至每次星熠不懂事喊他爸爸时,他也不会跟星熠生气。

星熠是个人来疯,也喜欢他,一见他就闹。

陈旖旎坐上副驾驶,贺寒声也坐上来,边漫不经心说了句:“我从公司出来晚了,路过那里看到你们。”

陈旖旎轻轻“嗯”了声。

也不知这么一路过来,为什么这会儿才提起是他顺路。

她也没觉得是他刻意。

车身带着他们轻微震颤起来,沉默也在车厢内缓缓酝酿。

陈旖旎想了想,他从公司出来已经很晚了,最近大家一忙起来都没日没夜的,或许他还没吃饭,就直接送她和星熠回家了。

刚要开口问他有没有吃晚饭,她转头的同时,他也同时转过来,用一双柔和的眼,凝望住她。

她一怔。

他勾着唇,笑意淡淡的:

“说真的,这几年你儿子都喊了我多少次爸爸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

“……”

陈旖旎轻轻一怔,看着他,动了动唇。

却没说出话。

他微微侧开了头,去看窗外雪色,笑了笑:“我开玩笑的。”

车子载着各怀心事的彼此向前行进。

沉默酝酿着沉默。

半晌,陈旖旎才出声:“贺寒声。”

“嗯。”

“你知道的,我不想结婚。”

“嗯,”他平视前方,淡声应,“我知道。”

“其实我这个年纪,”她一手支着脑袋,无所谓地笑起来,“我觉得很多事,已经没必要了。”

她又转头,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但是你还有很多选择。”

“你觉得结婚没必要了?”

“是啊。”她支着脑袋,若有所思地看窗外的雪,“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好。”

“很好?”

“对,没人打扰,平平淡淡的,恋爱也没必要。恋爱和结婚只会带来烦恼。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

“也不恋爱?”他闻言,低笑一声,“你真伤人。”

“有吗?”

“是。”他转头,最后看她一眼,半开玩笑地说,“你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

贺寒声和陈旖旎今晚要代表Venus去见另一家公司的主创,对方的经营范围横亘欧亚。

Venus也即将进军亚洲,未来与对方多有合作。

明天在峰会上,他们也会打照面,今晚提前过来与对方打个招呼。

巴黎时间晚十点。

雪势掩住夜空,夜色浓稠处益发浓稠。

会客厅中灯火通明,聚集的都是业内几家叫得上名号的精英鳌头,以及如同Venus一样,近年来如雨后春笋一般新兴起来的品牌的主创们。

贺寒声将伞交给了会馆门前的门童,带陈旖旎一齐进去。

他们临时送了一趟星熠回家,晚了一些。不过也不算太晚,会客厅中聚集着七七八八的人们,还未正式开始。

灯火如炬。

衣着光鲜的男女聚在一处,大多是深邃的欧洲面孔,偶尔能听到几句意大利语或者西班牙语。

贺寒声从服务生的托盘中拿了杯香槟,递给陈旖旎。

与她一齐在人群外徘徊,边走边聊天,中途问了句:“你以后会带着星熠回国吗?”

陈旖旎知道,Venus要进军亚洲市场,她肯定免不了回去,常驻或许也难免。

当年出来就匆忙,现在也没仔细决定过这事。

她老实地摇头:“没想过。”

“那如果把公司开到中国,你也不回去?”

她抬头,看他笑,也盈盈笑开了,眼角一扬,佯装不悦地问:“我如果不回去,你是不是要解雇我?”

“——他如果敢解雇你,你就来我这里。”

这话被一道洪亮的声音接过去,对方说的还是中国话。

余向南走过来,自然地与陈旖旎碰杯,笑眯眯看着这位贺寒声藏着掖着很久,如今才得以有幸见一见的Venus首席设计师,

“ZONE随时欢迎你,S&R也欢迎你。”

S&R。

“……”

陈旖旎浑身一震,视线跟着越过余向南。

不远,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朝她走来。

一身雅灰色西装的男人身形高大颀长,周身发散出与年纪相配的沉稳之气,营造出强大的气场。

他并没有多么喧嚣的阵势,一路前来,身边只有气质娴静沉稳的舒杨。

舒杨见到她,也是浑然一愣,随后只微笑着点点头。

不知是不是她错觉,周围好像跟着她的心跳,都静了。

她窒着气,心口发颤。

“沈总。”

余向南与沈京墨把握好三五米的距离,打了声招呼。

恰到好处的畏惧。

沈京墨微微颔首。

冷峻眉眼间尽是凌人气势,黑眸深幽,神情倦漠疏离,生人勿进。

他眸锋聚拢在前方。撞上那双在无数个夜晚,将他折磨得无法入眠的眼睛。

最终他脚步停下,距离恰当。

六年之间的深沟断壑,簇拥着时间的洪流,将他们推到彼此面前。

“介绍一下——”

余向南嗓音洪亮,几乎震天响,炸得陈旖旎耳膜生疼,轰隆隆地碾过她的脑神经。

“这位是S&R的沈总。”向沈京墨与贺寒声引荐着对方,“这位是Venus的贺总。”

余向南说完,边低声对贺寒声解释,“我们ZONE在国内发展还要多多仰仗S&R,今晚就把你引荐给沈总啦。”

“久闻大名。”贺寒声笑了笑,向沈京墨伸出手,“Venus,贺寒声。”

沈京墨看着面前那只手。

又用余光掠过他身边的那道纤影,失神之间,才渐渐地,能将大雪滂沱之中的他们,联系起来。

他抿了抿唇,握住贺寒声的手,淡淡道:

“S&R,沈京墨。”

余向南又轻轻撞了下陈旖旎的肩,向沈京墨介绍,“这位是Venus的首席设计师,Ashley小姐,跟贺总一起来的。”

Ashley。

沈京墨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眸色益发喑哑。

陈旖旎轻轻抬起下颌,与他四目相对,不卑不亢。

六年后,视线再次胶着,一触即燃。

彼此的心跳,好像也不动声色地撞在了一起。

两道视线,在空气中交相缠绕了近十秒。

一个潋滟,一个深沉。

到最后,这样的对视几乎要变了味道。

陈旖旎握紧杯壁的指尖,都微微泛了白。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也停在他们之间,迟迟未动。

似乎,在等她反应。

“你们,”贺寒声察觉到气氛不对,来回看着他们,“认识?”

陈旖旎敛了敛眸,这才勾了下唇,似笑非笑。

红唇微启,淡淡吐了三字:

“不认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8章 寒声 下一章:第70章 眼红
热门: 金蔷薇 琉璃美人煞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冰糖炖雪梨 谁说江湖好 艳绝乡村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美德的动摇 宸汐缘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