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变故

上一章:第56章 质问 下一章:第58章 困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摘下手机,平静了一下心情,伸手,还给一边的Jessie。

“……”

Jessie愣了愣,接过来,还没从他们刚才的争吵中回神。

她听陈旖旎那么说了一通,心情居然也有些复杂。

以前就听说过有关于他们七七八八的传闻,或真或假,Jessie倒不是多么八卦的人,听听就罢了,没怎么放在心上过。如今听当事人亲口控诉,吃惊之余不由地有些同情。

陈旖旎感到倦了。这么多年,这一刻,身心都跟着疲累到极点。

她向后,靠到一边床头上,侧头,静静去看夜色。

斑驳树影掐住一片浓云与稀薄的月光,与远处的海浪一齐翻涌不已。

她视线涣散,逐渐失了神。

“陈小姐……”

Jessie站在一边,静静循循地觑她。几欲开口,却又欲言又止。

陈旖旎靠在床侧,一手的指尖儿勾自己打卷儿的头发,许久,才回头去看Jessie。

一双眼里潮红。

彼此诡秘地相觑片刻,陈旖旎红唇一张一合,眸色与口气,同样冷淡无情绪,嗓音透着些许倦意,“有烟吗。”

Jessie一怔。

从事他们这行的压力过大,女人抽烟的不少见。她平时也抽的。

在包里摸了一圈,摸到了,递给陈旖旎一支。

陈旖旎指尖夹过,没说谢谢,又找她借火。

Jessie今晚有点儿愣。

她在顶奢S&R工作起来雷厉风行,又跟在沈京墨身边这些年,平日里倒还算是机灵的。

陈旖旎接过打火机,看出她今晚的异常,朝她微微笑,“这么晚了还过来,很累吧?不如你先回去。”

Jessie瞧着陈旖旎点了烟,靠在一边,神情倦漠,情绪应该也有所舒缓。

她索性坐在一边,正了正色才又开口:“那个,陈小姐。”

陈旖旎抬眸。

烟气缓缓,隔开她们。

见Jessie不走,她心里有些不悦。

——这是铁了心地要替沈京墨监视她了么?

“其实,或许有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Jessie小心开口,大着胆子说。

“……”

就是这么多年,抛开一些前因后果,沈京墨究竟对陈旖旎怎么样,都落在明眼人眼里。

他们同圈的人私下调笑过,LAMOUR的那位陈小姐,可是他们S&R沈氏太子爷的掌中娇。

他再不爱她又怎样,她是他仇人的女儿又如何,大家都看得到他这些年终究对她不赖。

她和她的LAMOUR从起步开始,到一步步打下天下的这些年,沈京墨哪里不是在圈中处处捧着她、护着她?

混时尚圈容易,但想凭一己之力混出点名堂却很难。

外界嘲弄声音也不少。

LAMOUR先前租下港城天鹅坪时尚大厦顶三层,压了一众的业界前辈们,就惹足了人心不快。

而风头正盛的这段时间,也常有媒体与圈内的一些不服气的前辈说,若没有沈京墨与S&R处处坐镇,陈旖旎和她的LAMOUR什么也不是。

——至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前段时间LAMOUR居然还搭上了叱咤圈中的Cindy Sue,Cindy还破了先例给《LAMOUR》的冬季特辑做了专访——那可是谁都搭不上的关系,谁都求不来的机会。

据说,又是沈京墨暗地里牵线。

Jessie于自己私心,自然是向着他们S&R和自家老板说话。不过她也知道,外人言辞尖锐,或许是出于一些嫉妒和不服输的心理。

可说的却也没错。

——但那又如何,人不就是这样?

一个人对你好一百次你很难处处在意,但凡只要坏那么一回,过往的一百次的好,就统统都作废。

往后能想起的,都是刻骨铭心的坏。

何况沈京墨最初,的确动机不纯。

所以他如今做什么都是错。

当好人是虚假伪善,做坏人虽合情理,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什么样。”

陈旖旎呼吸着烟气,淡淡笑。她看向Jessie,目光灼热到,要把烟气与空气同时焚烧掉。

Jessie以为她是疑问句,便更进一步,“沈总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至少我觉得他今晚的确是……”

“你觉得?”陈旖旎不耐烦打断Jessie,淡嘲着反问。

“……”

陈旖旎勾了勾唇,唇角笑意凉薄,不杂一丝感情,“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用‘你觉得’这种口吻,议论别人的事。”

“……”Jessie张了张唇,被堵得哑口无言。

最终,也没把那句——“他今晚的确是想保护你的安全”说完整。

“你老板,今晚是让你来给我灌耳旁风吗?”

陈旖旎冷笑起来,锐利言辞,比之先前的礼貌和善,如今十分不客气。

她自知带了个人情绪,但如今一个沈京墨还不够,再加个他身边不明所以的人还过来跟她说这些,足够让她火大了,“或许,你可能还不够清楚什么叫做你的‘分内事’?”

“陈小姐。”Jessie面色一冷,噌的站起。

Jessie觉得陈旖旎这话是在暗讽她的业务水平,她入行比陈旖旎早很多,虽职业有些区别,但算是陈旖旎的前辈。

如今她很想反驳,但很快,就意识到,的确是她僭越了。

就算不是她老板,她也没资格去评论别人私事。

何况,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陈旖旎现在就是认定了沈京墨居心不良,他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别人说再多,有什么用呢。

他们之间,是个注定要互相残杀到遍体鳞伤的死局罢了。

简直鸡同鸭讲。

Jessie怄着火,最终也没说什么。

陈旖旎见她站在那儿,脸色一会儿冷,一会儿白,显然有些尴尬,看起来是想发火也发不出,也不知是介怀她是她老板的前情人,还是什么。

陈旖旎冷静下来,自觉自己刚才个人情绪过重,话说也太重。她还是心软了,觉得没必要迁怒别人,随后就低缓了口气,淡淡说:

“你先回去吧,今晚谢谢你了。”

又伸了伸手腕和手里快抽完的烟,扯了扯唇,勉强笑:“谢谢。”

Jessie跟在沈京墨身边多年,和陈旖旎打过一些交道,倒也不是很讨厌这位她。

就是她现在跟沈京墨弟弟订婚了,她作为一个见他们纠缠了这么多年的旁观者,觉得,有些可惜罢了。

Jessie也微笑一下,没太多别的情绪,道歉说:“刚是我说太多了,没注意自己的职责。不好意思陈小姐,是我僭越了。”

陈旖旎轻轻摇头:“没关系。”

Jessie最后说:“但请别质疑我的业务能力。老板交给我的事我肯定是要做好的,今晚我在这儿陪你,这也是我的职责。”

陈旖旎知道她作为下属的难处,也不说什么了。她也累了,躺回了床上,盖上一边的薄被。

Jessie出去时贴心地帮她关了灯,掩上门。

陈旖旎猜她应该还没走,依稀能听到她在嘱咐门边的那几个黑色西服,保镖模样的魁梧男人,让他们看好这里,有事给沈总打电话。

好像的确是要保护她。

陈旖旎心思很乱,躺在床上,却睡不安稳了。

又开始与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干瞪眼,听Jessie声音消失了,脚步声也消失掉,可那会儿,Jessie对她说的那句——“他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却还在她耳边盘旋。

她越想越心烦。

彻底睡过去时,到后来,心底只剩一个声音:

他不是那样,还能是怎样?

*

第二天醒来,Jessie早早离开了。

陈旖旎简单地洗漱一下,从房间出去时,昨晚在门边看守的那几个保镖也不见了人影。

她昨夜隔着门缝望,他们与那群闯入酒店的不速之客穿戴差不多,一群黑色西装暴徒,Jessie却说,是沈京墨派来的保镖。

她勉强相信了Jessie没别的居心,却始终不信沈京墨有这么好心。

有酒店安保、有警察,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装这个好人?戏瘾太重。

说不定就是派来监视她的。

来接陈旖旎的人居然是楚觅。

楚觅的车停在拉斐城堡酒店外的停车坪,她居然还拿着陈旖旎的手机和昨晚落在外面七七八八的东西。

据楚觅说,是沈京墨让酒店工作人员给她的,特意留了她的车号。不过电话却是沈京墨亲自打给她的,要她今早来这边接陈旖旎。

LAMOUR因为她订婚昨天狂欢了一天,他们圈子忙起来就没边儿,就当年假了。

今天他们的计划要拍《LAMOUR》冬季特辑的内页大片了,还要制订Cindy Sue采访的排版。

但拍摄主角之一的沈何晏却失去了消息。

陈旖旎先回了趟家,路上一直在给沈何晏打电话,却打不通。打给沈何晏经纪人,也打不通。

她昨晚一直在想,沈何晏毕竟是沈京墨的弟弟,和她比,她根本不算什么。

沈京墨说到底不会对沈何晏怎么样。

她都怀疑昨晚是沈京墨找了一帮人自导自演,要用沈何晏诈她,找个理由把她囚禁起来,给她点儿教训罢了。

然后再来她面前装好人。

可笑。

可看守她的人今早却都不见了。

好奇怪。

走在路上,陈旖旎总觉得四处有人跟着。左右车窗看,车屁股后十几米外,好像有一辆黑色商务面包车跟了她们很久。

不疾不徐,距离适当。

可能是沈京墨派的人。

她不知是否是自己多心敏感,先考虑的倒不是安全。法治社会了,没必要出个门还提心吊胆。

她就是觉得特别不舒服。被人监视了一样。

她让楚觅换了条逼仄的路走,到公司大楼门前,刷门禁卡进门,回头遥遥一望,那辆车却不见踪影了。

可一脚踏进公司大门就出事了。

温烺和罗晶,与几个公司的高层忙着在会议室开会,都没顾得上给她打电话。

陈旖旎一推门进来,一干人的脸色,简直用死灰形容都不足够。

“你们怎么了。”

陈旖旎望了圈,压抑的气氛让她几乎有些喘不上气。

她走过去,打开空调不够,又去推窗。

大家在一片低气压中面面相觑着,最终,是温烺先站起,他晃晃悠悠的直腿软,都快站不稳,“别开窗了。”

“……”

温烺扶着桌子,黑着一张脸,沉重地对她说:“……有人在搞我们,后走廊的摄影棚设备都被泼了油漆,不知谁干的……”

“……”

“还有,一夜之间,我们股份全亏空了,股东也都跑了……”温烺抿着发白的唇,看着陈旖旎眼神,居然略带恨意,

“陈旖旎,我们破产了。”

“……”

不仅如此。

“《LAMOUR》创刊号全停印,仓库压了五十万册没法发售,冬季特辑……也做不出了。模特全解约,压了半年的大秀服装做了也没人穿了。”

怎么会这样?

陈旖旎浑身开始发抖。

“有人说,是S&R要并购我们,要搞我们……他们都在说,是沈京墨做的。”

“……”

温烺见她的脸色一点点白了,直到苍白如纸,念及旧情,还在犹豫着,最后一句要不要对她说。

最终,却还是说了:

“沈京墨说,所有人都不准帮我们,谁帮我们……就是跟S&R作对。”

陈旖旎心口阵阵发紧,还没舒缓,微博热搜前三,从天而降:

#星灿娱乐旗下艺人沈何晏失踪#

#星灿娱乐经纪公司破产#

#宋璨电影《长安吟》停机拍摄#

……

是,他有什么做不出呢?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6章 质问 下一章:第58章 困局
热门: 听说儿子出柜了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兰陵缭乱2 讨好[娱乐圈] 琉璃美人煞 女店员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门后高能[无限] 大地龙蛇 蜜汁炖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