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疯狂

上一章:第54章 黯然 下一章:第56章 质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微微一怔,还没从他的话中回过神,倏地抬头,去黑暗中寻他的轮廓——

忽然,门外又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她警觉地将注意力集中在门后,紧接着,外面走廊里又传来“哗啦——”的一通乱响,好像是附近一整块儿的玻璃都被砸了。

走廊外越来越乱,人声鼎沸之间,依然有人厉声地叫喊着“沈何晏”的名字。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后腰抵着冰凉的门把,脊背后一片光.裸的皮肤,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寒凉的触感。

心底都跟着生了寒意。

她越来越感到不安。

很快,沈京墨就松开了攥住她手腕的力道。

“还出去吗?”

他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倚在背后的门上,笑声里带了点儿漫不经心的轻佻。

“……”她转头。

一片弥天黑暗中,只有从窗外投射入内的微弱的光,依稀描摹出他高大笔挺的轮廓,将他半侧脸的下颌线勾勒得流畅分明。

能看到他眉眼沉沉,金丝边半框眼镜上掠过一层虚幻光影。

眼底神色明晦不定。

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不确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那群闯进来的人为什么要找沈何晏。

她的手又按回了门把。

“……”

他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心口跟着一绷。

接着,就有些自嘲地笑开了,笑声依然淡淡的,问她:“你一定要出去找他吗?”

就像是那天在游艇上,他问:“一定非要是他吗?”

非要是沈何晏,非要和他在一起,非要和他结婚,不可吗?

她怒意凛凛,好像是有些着急了,捏住门把,冷硬着声音又命令他一句:“你让开。”

字字顿顿,像是冰锥砸在他心上。

他偏开头,轻轻勾了勾唇,又低下头,似乎不知如何安放自己此刻的情绪。

最后只是,苦笑了一声。

又僵持了一会儿,在黑暗里,他看不到她的脸,都能感受到她凛冽决绝的视线。

落在他身上,把他遍体肌肤,寸寸凌迟。

于是,他先妥协了。

他正了正身子,不再用脊背压着身后那道门,主动地给她让开了。

同时他心里那个缺口,好像,又扩大了一些。

从最初到现在,回光返照一般塞满了胸腔,直到最后有个声音一直在对他叫嚣:

她是另一个男人的未婚妻,你没资格和立场阻止她。

你对于她,什么也不算。

这两种声音,在他脑海和胸腔中不断地,膨胀,再膨胀。

就快要,逼疯他了。

门被她拉开的一瞬,一束光透入,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粗暴的声音:“那个叫陈旖旎的在哪——”

“……”

她脚步一顿,一时心惊胆战。

手僵在门把上。

正忖度之间,她的手腕,突然被他从后面狠狠地攥住了,开了一半的门被按回去,她也被他强硬地拽了回去。

门又在眼前被死死按住。

“砰——”的一声。

好像,砸碎了谁的理智。

她还顾着自己发懵,肩膀突然被他重重扳过,接着人就被按在了门之后,下颌同时被一个强硬的力道托起。

他凉薄柔软的唇就碾了下来。

“……”

她只顾着心惊,都不知道这种心跳,是来自恐惧,还是来自于他。

他一手死死箍住她脸,另只手捏住她两手手腕,高高将她两条手臂提过头顶,固定在门后。

吻如狂风骤雨,无休无止地厮碾着她唇,她被压在门板和他之间,几乎要喘不上气。

她胡乱的挣扎着,好不容易挣脱被钳制住的双手,又推他胸膛,还是躲不开。

于是开始疯狂地拉扯他的衣襟和领口,撕打他,挣扎时,能清晰地感受到指甲掠过了他的皮肉。

都顾不上有没有抓破他的皮肤,她四肢还在挣扎,却拗不过他力气,反而给他机会用膝盖托高了她。

她浑身不住颤抖,从心底感到了害怕。

她怕又像上次在船舱中发生的那样,她也怕,像这么多年每一次想跟他一刀两断,却又藕断丝连地重蹈覆辙。

她扯着他的西装领口,几乎是悬挂着的,只得被迫仰头回吻他。他平时总穿的一丝不苟的衬衫,他的领带,也被弄到凌乱。

他比任何时候都要疯狂。

死死按着她,疯狂到几近凶暴地亲吻她,厮磨着,极尽所有阴暗到不可诉说的占有欲。

彼此唇齿之间,都有丝丝血腥味道弥散开。

她的唇很痛。

可他不放过她,几乎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把她嚼碎了骨头,将血肉全都咽入腹中。

似乎这样,才能把她彻底据为己有。

“他吻过你,”他唇角抵着她的,冷冷低笑起来,作弄似地咬了口她唇,嗓音沙哑,尖刻地问她,“和他接吻,会不会想起我?”

“沈……”

“你喜欢他吗?嗯?”

“沈京墨……”

“跟他接吻的时候,跟他上床时,会不会想到我?嗯?你会把他当成我吗——”

“沈京墨……”

听到这句,她终于忍无可忍,可他却再次吻住她,把她所有的话,全都堵回了口中。

他不想听。什么也不想听。

他只相信他看到的。

他看到沈何晏吻了她。

看到他们今早,在众目睽睽之下忘情地接吻。

看见沈何晏,给她戴上了订婚戒指。

挣脱不能,于是她也毫不示弱,报复似地去咬他。

他痛得抽凉风,同样伤得不轻,唇上火辣辣的疼,有丝丝血气。

他脖颈上也一片火辣辣的疼。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放松力道。

“啪——”

同时,他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

她在他身前,不住颤抖。

唇与手心都是一片辣热的痛,五指也跟着整个人,不住战栗。

他被她那力道极狠、极凛冽的一巴掌打偏开了头,仿佛被人按住脑袋,塞入这无边黑暗中。

意识也涣散,久久,都没回过神。

他维持那个被打开的姿势很久,像是被打懵了般。

好半天,才听她声音颤抖着,“你给我滚……”

“……”

他愣了愣。

缓缓回头,怔然看她。

依稀能看到她眼底波光粼粼,一片潮湿。

他一愣。

她在哭吗?

他很久,没见过她流眼泪了。

第一次见她哭,是七年前他心怀恶意地接近她。遇见她被人欺负,跌跌撞撞去捡一枚,一路滚到他脚边的硬币。

那时她像只饥肠辘辘的小猫,面色苍白身形纤瘦,一张带泪小脸枕在他掌心,用双朦胧泪眼,直勾勾瞧他,问:“哥哥,你有钱吗?”

那时他自大轻蔑地以为,她和她妈妈一样,见到男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倒贴。

可她却说,她弟弟胳膊被划伤,没钱去医院包扎。

还说,她会还给他钱,她不想欠他。

他总在想,他如果保持漠然走开,或者一开始就不去接近她,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讨厌看到女人哭,妈妈为爸爸流了太多太多眼泪,也在他面前流了很多眼泪。

让他心烦。

可他那时,一下下为她擦干净眼泪时,却没多少心烦的感觉。

他抬手想去抚她眼角,嗫嚅了一下唇,心口也濡湿。。

“别碰我……”她四下躲开他,周身都是凛冽怒意,满身抗拒,要叫嚣着冲破黑暗,似乎是要再狠狠地给他一巴掌,才最爽快。

不多时,走廊里动静停了。

他最后收回了空荡荡的手,到另一边,打开灯。

头顶陡然一亮。

她看到,他脸上赫然一个鲜红五指印,唇角渗血,领口凌乱,领带翻飞开,西装领口也歪斜,有扣子都脱了线。

很狼狈。

她也是第一次,见他这副模样。

他意外没跟她发脾气。

他是个极重视仪容外表的男人,以前他领带被她弄糟一点,他脸色都要黑一度。

如今他脖颈一片鲜红指甲印,脸上也覆着五道清晰的红痕。

他淡淡望她一眼,抿唇,最终没说什么,也没发脾气。

应了她那句让他滚开的话,转身,到另一边沙发前,向后跌坐下去。

沉沉靠入沙发中,他神情依然倦漠,没整理衣服,也没去处理嘴角的血,就让自己浑身上下如此狼狈。

他侧开头,点烟。

火苗从他手心蹿起,他脸上与脖颈红痕鲜艳斑驳。

他微仰头,靠入沙发,绷紧下颌线,喉结上下一滑。

盯着头顶天花板,他怅惘地,吐了个烟圈,轻轻闭眼,沉淀混乱的思绪。

外面安静了没多久,楼下又有了叫嚣声,还有人喊她名字,像是在找她。

如今,却是她不敢出去了。

他见她立在那里不走,偏开头看她,眉目倦淡。

半晌,才扯出个笑容:“陈旖旎,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

言辞意外温柔,居然不像是想找她麻烦的口气。

“你很有本事。”

她不作声。

就这么彼此静默须臾,他抽半支烟,于迷离烟气中,观察楼下。

一部分人陆陆续续走远,还有一部分,还往这边张望。

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秦一诺的父亲还在国内活动的那几年,一度被称为“娱乐圈教父”,在圈内圈外几乎只手遮天,黑白通吃,善于舞弄权势和手腕,手段狠辣强势,令人闻风丧胆。

他们举家移民英国后就很少关照国内了。那年沈何晏在英国当练习生,出道时受到了不少他们家的照拂,甚至与秦一诺交往期间还私定了终生。

沈何晏出道时害怕流失粉丝没公开自己有女友,他与秦一诺的事就这么一拖好些年,最后连沈京墨都以为他们真的分手了。

可显然没有。

沈何晏今晚应该不会太好过。

沈京墨沉淀思绪片刻,捻灭烟起身,看向她,脸色恢复了一贯的矜冷倦漠。

他抬脚,径直走到她面前。

他站定在她身前,微抬起倨傲下颌,冷睨她。

“怎么不走了?”

“……”

陈旖旎其实也察觉到这个夜晚不同寻常,她刚也没敢再贸贸然出去。

可与他共处一室,她同样不安。

她向后,靠在门上,不想去看他。可侧开头的一瞬,下巴却又被他扳回去。

她被迫仰头直视他。

他垂眼,抬起指腹,摩挲她被他吻到红肿的唇。

她以为他又要做什么,左右去躲他,却听他低柔着声音,问了句:

“疼吗?”

“……”

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分不清他跟以前一样是在嘲弄她,还是在真的问她疼不疼。

一抬头,迎上他视线。

她又是一怔。

他目光柔软,仿佛一个漆黑的漩涡。

柔和地,包裹住她。

没等她反应,他揉了一下她唇,笑了笑,放开了她。

似乎觉得,这话有些无用。

她没好气看他,挑眼角,示意他脖颈和唇上的伤,眼神也颇挑衅,冷笑起来:“问我的功夫,多关心关心自己。”

他薄唇轻扬起一个弧度,跟着轻笑一声,倒也不恼。

从刚才到现在,他这么一身伤痕累累,居然都没跟她怄火。

外面动静好像彻底停下了,她转身,又要出去。

“劝你不要。”

她一愣。

突然,他轻微向前一步,她被逼往后退,警惕看他:“你干什么。”

他抬起下颌,倨傲地睨她。眉眼矜冷,唇边笑意似有若无。

抬手,就开始解领带。

“……”她又向后躲。

他垂眼看着她,两手并作,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带。动作轻缓优雅,极有耐心。

可她却没耐心了,继续向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被他逼着,紧贴到了身后门板上,她垂下眼,不去看他:“你做什么——”

他一直在向前走,直至领带解开。

“……”

她心底寒意又浓重一层,正想义正言辞地警告他,却又看到他唇边的那片斑驳。

“你别想对我做什么,”她不禁嘲弄地笑起来,“你一会儿走出去,立刻就会让人发现你强吻了别人的未婚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看你?”

他觑她眼,也不知有没有被她这话激怒。

僵持小半秒,忽然,他拉过了她的手腕。

“喂——”她吓得惊叫。

他拉住她,将她踉踉跄跄拉到了房内的圆床边。

她人跟着向后栽,接着,感受到他的气息跟着覆过来,身体上方笼住一个黑色的影。

他伏在上方,低头凝视她。

一袭红裙妖冶到诡谲,她手腕还被他按在头顶,整个人被钳制住。

她手上的那枚戒指,更刺目。

早晨,她的唇,还被别人吻过。

她匆匆别开脸,一时紧张到头皮发麻,“沈京墨,你别碰我……”

他纹丝不动。

“我警告你……”她有些害怕,要去踢打他,“我警告你……别乱来——小心我告你强.奸……”

他还是纹丝不动,身体下沉靠近时,她又跟着躲。

可最后,只有手腕被缚住,他用领带将她绑在了床栏杆上。

“……你干什么!”她开始挣扎,“神经病啊你!”

他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贴近她耳,低声:“宝贝,没有人强.奸你还会贴心帮你做前.戏。”

“……”

他说着如此十恶不赦的话,语气却始终平淡。

“但是我会,”那低沉气息带着些许潮意,在她耳后飘荡,有些不可诉说的暧.昧,“我还没上过别人的未婚妻。”

“……”

“你想吗,嗯?”他眯了眯眸,笑着问她。

“神经病……”她羞愤又气恼,失措地挣扎,手被绑在床栏杆上,她只得扭动着腰肢,却还是动弹不得。

她越在他身下不安地扭动,他却越淡定。

她抬起脚,又用高跟鞋去踢打他,“沈京墨——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放开你跑了怎么办?”

他笑声异常的温柔,轻轻将她脸边的发拨开,凝视她怒意凛冽的眼眸,边还揉了下她的头发,嘱咐道:

“乖,今晚待在这里别出去。”

“……”

“我派人过来,这里很安全。”

说完,他起身,退到了床边,还体贴地替她拉下了刚挣扎时凌乱地堆叠在腿面的裙摆。

他站在床边,束了束西装领口。

可他没有领带系,西装外套的纽扣也脱了一颗,脖颈上一道红痕,脸上赫然还有指痕。

好狼狈。

她看他这副模样,也不挣扎了,躺在床上仰起头,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笑声里嘲意满满。

他听出她的嘲弄,眯了眯眸,看着她,眸色危险,却也不恼。

最终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关上门离开。

*

沈京墨转身下楼,边联络好酒店的人去把那个房间锁住,然后把钥匙交给他。

他还给Jessie打了个电话,让Jessie两个小时后过来酒店陪她。

Jessie听他安排了一通,有些紧张地提醒:“那个,沈总……您弟弟今晚……”

“不管。”他冷淡打断。

“……”

“让司机过来接我。”

“……”

“我要回家补觉。”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4章 黯然 下一章:第56章 质问
热门: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长相思3:思无涯 万族之劫 完美人生 你是我的荣耀 竹马钢琴师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撒娇第一名[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