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报复

上一章:第48章 紧绷 下一章:第50章 靠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紫红色的桑葚汁跟着破碎的玻璃,飞溅到洁白的餐布上,留下一片斑驳的猩红。

陈旖旎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飞到脚边的玻璃碎片。

来给她换果汁的服务生不小心打破了杯子,吓得大气不敢出,这会儿瞧着一餐桌的人脸色都不好——

尤其是刚让他去换果汁的那个男人,坐在对面,表情简直阴沉到了极点。光是看一眼就心惊胆战。

服务生连连鞠躬,满头大汗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沈何晏去看陈旖旎脚下。

她一截脚踝光洁白皙,只有一道前阵子留下的疤痕。已经快愈合得差不多了。

没被划伤。

他却还是忧心忡忡,紧拧着眉头,看着她煞有介事地问:“你没事吧?”连连躬身去检查她的脚踝、小腿,“划伤了吗?有没有割破?”

“没事,没有……”

陈旖旎没被玻璃杯摔碎的动静吓到,倒是被他这夸张的动静给吓到了。

“真没事?”

“嗯,没事。”

“你注意点儿,别踩到那碎玻璃了。”

他伸手揽了一下她的腿,将她双脚从服务生收拾碎玻璃的手旁挪开。

“好……”

她还没跟他这么亲密接触过,有点儿不自在。

对面,沈京墨他冷冷抬眸。

沈何晏又是低头检查她的脚踝,又是去埋怨服务生不长眼睛的,一阵的嘘寒问暖。

他一时居然看不出,他究竟是在演戏给他看,还是真的担心她。

他深深喘了一口气,平复着心口的郁火。偏开头看窗外,不再去看他们。

服务生收拾完碎玻璃就走了,餐桌的氛围却久久没有和缓。

沈何晏坐直了身,“没事了。”看着一侧的舒杨,他轻笑徐徐,阿姨,我们刚聊到哪儿了?”

舒杨刚也不是故意引到他们的话题,这会儿也有些尴尬,“你说到你跟——”她看了眼对面的陈旖旎,“陈小姐的事。”

“嗯对,”沈何晏眯了眯眼,笑开了,“结婚的事,我是认真的。”

舒杨无奈地笑笑:“你是真的长大了。”

“阿姨你不知道,我从高中就很喜欢她了,那时她在我隔壁班,我们俩经常被校喇叭叫到办公室喝茶,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是么。”

“对啊,”沈何晏笑顿着话音,转过头,“别人都说我喜欢她,但我们当时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估计她知道了也没放心上。后来我也没机会说出口,那时候我们也太小了。”

陈旖旎同时转头看他。

沈何晏凝视她,目光宁静柔和,笑意也万分的温柔真诚,“而且其实,她是我的初恋。”

陈旖旎不由地一怔。

高中隔壁班的沈何晏喜欢她的传闻在高二就甚嚣尘上。

有人说,有次她被校喇叭喊了名字,当时正在操场的沈何晏,直接当着教导主任的面又跟旁边的人打了一架,就是为了跟她一起去教导处喝茶。

那时他身上还背着校级处分,学校早就警告过他,再打一次就开除他。

还有人说,他在校庆晚会上唱那首自弹自唱,描摹暗恋心思的歌,其实是唱给她的。

那天盛况空前,他在台上唱,和台下起哄的同学们,一直在人海中搜寻她的身影。

可那天,她没去。

那天她放学早早去了电玩城兼职。

那一天,她遇见了,沈京墨。

她的成长轨迹和大部分女孩子不同。

别的女孩儿大多从小众星捧月,会有爱她的父母,健全的家庭环境,最起码不会为了学费发愁。

可能还会在少女时代,对隔壁班的哪个男孩子偷偷地动心。

她从小到大却极度地缺爱,常为钱发愁各处奔波,被糟糕的家庭环境一而再再而三地困扰住。

她的少女时代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没对同年龄段的男孩子有过悸动的心思,对“初恋”这种美好的名词,也没有多少概念。

可沈何晏说,她是他的初恋。

头顶一片渗着凉意的白光,将她的目光撕得破碎。

她一手支起下颌,脚尖轻扬时无意碰了对面的人一下。

一抬头,对面男人阴鸷的目光也同时落在她的身上。他指尖轻摩着高脚杯杯壁,下颌微扬,视线仿佛淬了一层寒冰,幽暗陡显。

她挑起眼角,眼中带着挑衅的冷意,掠过他一眼就别开了目光,也挪开了腿。

从前就没有放下的戒备,如今加厚垒砌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她蜷缩在里面,将自己与他阻隔而开。

心底也已然是一片死水般的清寂。

经过上回他奶奶让她“帮忙”做旗袍,她就多有敏感,她到现在都弄不懂他和舒杨今晚目的何在,想起那会儿舒杨跟她相谈甚欢,如果把那和善的一颦一笑琢磨起来,就有寒意沿着脊背向上攀爬。

沈京墨的目光有一时的失焦。心口,好像也被什么烫皱了。

刚才他在她的脸上,分明看到了期待。

一闪而过,却万分明显。

她从不会对他流露出这么明显的表情。

从不。

沈何晏与舒杨又聊了一会儿,从上一个话题告一段落。他晃了晃杯中快见底的红酒,暝暝有了醉意,“我奶奶那边,其实我不是特别的担心。”

话是对舒杨说的,却是看着对面的沈京墨:

“我爸妈死的那天我就知道,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我的事我自己说了算,我想跟谁在一起,要和谁结婚,也是我一个人的事。”

“跟谁都没关系。我对她,是认真的。”

他不过只是,想把年少的那个被人打破的梦,继续认真地做完罢了。

*

沈何晏醉的不轻,他的助理扶着他回了房间,陈旖旎出来沿着另一端的长梯,下到游艇一层。

她今晚也喝了不少,不过没沈何晏喝的那么多。

到后面沈京墨走了,就只有沈何晏与舒杨一直在聊,觥筹交错之间醉成了不省人事。

她今晚也喝了不少,下楼梯时脚步都有些虚浮。这会儿掠过寒风阵阵,她头脑一下清醒了不少。

经过一道围栏那边,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唇边猩红色明灭,烟气缭绕。

他听到脚步声,也回头看她。

沈何晏那会儿在餐桌上大谈特谈,他提前离开了。

陈旖旎也知道那是他房间的方向,她今天在那边待了很久。

这条路是通往她房间的必经之路,她经过他时,下巴轻扬起,直接从他对的身后走过,没有回头。

可还没从拐角过去,很快,身后逼近一道气息,手腕儿就被狠狠地攥住了。

及近凌晨,游艇甲板和海面一样平静。

她的高跟鞋紊乱地在甲板敲了一通,向后跌撞过去,然后被他拉过去。

她的腰向后,抵在了甲板栏杆上。

身后下方,隐隐地听着海浪拍打,她恐怕自己一个后翻跌下去,害怕地扶紧了栏杆。

沈京墨也才伸手,揽住了她腰身,靠近她时,捕捉到一丝淡淡的酒气。

她抬头。

迎着四周微弱的光线,对上那双幽深的眼睛,朦胧的醉意才醒了个彻底。

她晃晃悠悠地站稳了,用力地搡了一下他的胸膛,还没走开,手腕又被他钳制住。

越来越紧,几乎要捏碎了她的骨头。

他一靠近她,那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又出现了。第一回 是因为他奶奶陷害,第二回是他亲自把她引荐给了他的姨妈。

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胸膛起伏着,边艰难地呼吸,边不休不饶地转动手腕,冷冷说:“你放开。”

男人手上的力气不松一毫,也纹丝不动。他低头死盯着她,气息低而凛冽,酝酿着克制和燥怒。

好半天,他紧抿许久的唇才动了动,“你们一定要这么着急吗?”

“着急?”她闻言,忽然盈盈笑开了,不置可否,“最着急的难道不是你吗?”

“……”

他拧紧了眉,眼中满是不解与复杂,不明白她的意思。

海上夜风寒凉,她一双凄清眼眸看着他,声音更冷:“沈京墨,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请你和你的家人,不要再费尽心思地来羞辱我了——不是他们就是你,这么多年了,你们不累吗?”

她见他缄默,淡淡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着,“你也不用急着来看我的笑话,更不用以帮我们跟Cindy牵线这么虚伪的手段来装好人了,我都替你们觉得累。”

他垂眸看着她,始终无言。

被一片清寂柔软的月光包裹住,彼此无声对视着,那些锋芒,那些素来的尖锐,在这一刻,忽然都不见了。

全都被收入了她的铜墙铁壁之中。

不再试探,不再心照不宣地窥视,到底是谁先溃不成军。

是谁先动心。

因为已经没有了意义。

一阵冗长的沉默之后,他嗓音艰涩,淡声着问:

“一定非要是他吗?”

她对上他的眼眸,笑吟吟的:“不是必须是他,而是,不是非你不可。”

他目光倏然沉下,“你报复我?”

“报复你?”她反问了一句,偏开头笑了笑,对上他的眼睛,淡嘲着,“怎么会是报复呢?你以为,谁都是你和你家人那样的人吗?”

她想到今晚从他的船舱,到Cindy面前和餐桌上,再到现在,更是觉得好笑,“报复这种事,不是只有你们能做出来的吗?”

“你今晚,费尽心思地来在我面前做这种所谓的‘多余的事’,是要我在以后再被你和你的家人羞辱之后还要对你感激涕零吗?这个好人,你非装不可,是吗?”

“我也不是报复你,”她平复了一下怒意,抬起下颌看着他,“别自作多情了。”

海风习习,周围好像骤然森冷下来,脚下有深黑色的浪潮翻涌,寒意无休无止。

迎着投在他脸上的一片冷柔月光,她看到,他的眸色阴沉到极点。

克制不住的燥怒,即将要决堤。

现在在她的心底,却有了明显的报复的快意。

“我和他,也是认真的。”

“……”

还没从她之前的话抽神,他瞳孔更是骤然一动,眼底有复杂的情绪,汨汨流动起来。

她说不是报复。

那就是,真的喜欢。

她真的喜欢沈何晏。

——是了,他那时,分明在她的脸上看到了期待。

那是从不曾对他流露过的表情。

从前她对他笑意盈盈,甚至对他热情似火,她的脸上也有过对他的痴迷,有过依恋,有过嫉愤和所有赤.裸的情绪。

可是,那种期待的表情,他从没见到过。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她和他就清楚,唯有他和她之间,没有什么是值得期待的。

但凡抱有一丝念头,都是两败俱伤。

她比他,甚至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吧。

他唇勾了勾,手松开了一瞬,她以为他要放开她,他突然又用力提了下她手腕儿,将她向前拉过去一段。

她腰背蓦地离开栏杆,吓得心忽然跳了一下。

此时,海面上起了一阵风,卷起浪潮,在他们脚下拍打。

他漫不经心的声音夹在风声之中,居然有些听不真切:“陈旖旎,你真的特别不知好歹,知道吗?”

“……”

她发丝在耳边缭绕无休,依稀才辨识出他的话。

“你说我在报复你,那就是吧,”他温柔地勾开她脸边飞扬的头发,让她的眼睛与他,可以毫无遮挡地对视,轻笑,“我们慢慢来。”

“……”

“你们不也是认真的吗?”他倏然轻笑起来,似笑非笑,眼中寒意遍布,“那你们也慢慢来。”

她对他这种有信心跟她玩到底的口气再熟悉不过,也再厌恶不过了。

这么多年,不是他就是他的家人,轮番上阵,死也不放过她,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非要和她玩到底,拼个你死我活出来。

她轻提一口气,挥开了他的手,扬唇笑时,眸光清冷又带着嘲意,“——是认真的。”

她挺直了腰背,抬头看着他。

“而且我忘了告诉你,一开始是我先说的要跟他结婚——我也是认真的。”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8章 紧绷 下一章:第50章 靠近
热门: 克星 重生炮灰农村媳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鹤唳华亭 劝青山 村女凶猛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他喜当爹了[快穿] 父之罪 东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