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闪躲

上一章:第42章 斑驳 下一章:第44章 承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何晏轻提了一口气,想也没想,和上次一样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

“——沈何晏,进组了!”

很快,前方就开始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抬头朝那边望了眼,匆匆地应了一声,把手机交给了一边的助理。

他叮嘱助理,可能会有私生饭打电话过来骚扰,从现在开始,打来的任何电话都不要接。

助理连声答应。

而后他正了正色,折身就往摄影棚里走。

一上午下来,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

本以为今天不会有别的事再发生,谁知,下午就出事了。

下午,沈何晏要去星光之塔录一档新兴的真人秀综艺节目。

这档节目形式简单,每期会请当红的、或者近来炽手可热的流量明星过来参加,以问答形式先进行几轮小采访,再做一些小游戏,力图在公众面前树立或者扭转一贯给人的刻板印象,打破人们心中的偏见。

最后还设有宣传环节,为明星们宣传他们近来要上映的电影或新剧,或者发售在即的专辑和单曲。

沈何晏近来风头正盛,也正处风口浪尖。

根基不稳又是爱豆出身的流量明星,正值上升期公布恋情本就是大忌,而他前脚否认恋情后脚就公布的行为,也在短短几天内就几乎要败光了路人和粉丝的好感。

今天一天下来,“沈何晏涮粉”的词条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顶上了热搜,经纪公司找了外包的公关公司都压不下去。

录节目之前经纪公司生怕他再冲动,万一他脑子一热直接就在节目坐实与那位绯闻女友深夜出入医院是因为她怀孕了的事,出发前就一再告诫他录节目时要谨言慎行,尽量挑粉丝喜欢的话说。

还要他告诉粉丝,即使他恋爱了,粉丝依然是他“星途之路上的长夜明灯”。

沈何晏坐在保姆车和节目后台,被这刻板的台词扰得烦不胜烦,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早晨那会儿经纪人俞欢找他时,他也是这么一副满不在乎、吊儿郎当的模样。

可下午他节目录到一半,本来一切顺顺利利就快要收尾,突然传来节目主办方跟投资商的合作没谈下来的消息。节目当场就被毙了。

沈何晏脸色当即就不好了。

节目被毙就够让人恼火。

何况谁都知道,那个投资商是业内一家小众奢饰品品牌,与沈京墨的S&R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裙带关系。

如今这么一出,众人都是傻眼。

当然有心思敏感,时刻关注这圈内圈外八卦动向的人,对他们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还是有些了解的。

沈何晏的经纪公司也心知肚明。

可不论是沈何晏或是谁,都掌握不到确凿的证据。

退一万步讲,就是人家不是被人指使,随便拉扯个理由不投资你的节目了,也是十万分的说得过去。

何况本就是节目组没等投资谈下来就心急火燎地开了工,结果半路吃了瘪。

所有人都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咽下这口气。

沈何晏这边的事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临近傍晚,终于有时间抽空给陈旖旎打电话了。

他还没问昨晚怎么电话突然就挂了,她也没主动对他提及。

彼时陈旖旎在LAMOUR也正因为一事苦恼。

她和温烺他们一直从上午十一点,开会开到下午六点多,都没顾得上接沈何晏的电话。

一群人在会议室讨论得热火朝天,电话猝然响起,本来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就敏感。她看了眼屏幕,见不是工作相关的电话直接就给挂了。

先前在《LAMOUR》创刊号的制作期间,他们就有计划请一位叫做Cindy Sue的知名设计师来做一期专访。

众所周知Cindy是这业界名副其实的顶尖翘楚,在全世界各地的秀场都有不俗的成绩,之前有外媒还将她誉为中国时尚界“太后”级别的人物。

如果谁能请来Cindy,整个业界都能为之沸腾,可谁都知道,Cindy邀约满身,是出了名的最难请。

这事儿一直没落下来,方案三番被提起,一次次地被毙掉。陈旖旎辗转了许多关系都联络无果,发过去的邮件也如大海沉针。

温烺上周又不死心地发了一封,恳切地提出,想请Cindy来给他们接下来要开始制作的冬季特辑做专访。

本以为又是石沉大海,谁知,Cindy的助理昨天回过来了邮件。

可邮件上却明确告知他们,Cindy Sue女士最近三个月的行程都排满了,不考虑接受《LAMOUR》的采访。

拒绝的干脆利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什么时候得罪了人家。

下午又收到消息,同样出身港城的Cindy,明天会回她在港城的工作室。

陈旖旎决定亲自去见对方一面。

谁知就碰了壁,人都见不到,别说是吃闭门羹了。

连轴转地忙了两天时间,也没联系沈何晏。

陈旖旎从Cindy的那个据说是“工作室”,其实大得离谱,几乎跟S&R那幢五十几层的摩天大厦有的一拼的公司大楼里下来,迎面就遇见了他。

沈何晏在此遇到她也颇感讶异。

不过也不足以称奇,时尚圈的人几乎都在港南天鹅坪和天鹅湾这一带活动。

他下午正好过来跟Cindy旗下的一个珠宝品牌谈代言,在门口就迎上正推开了旋转拉门,正准备往外走的陈旖旎。

沈何晏朝她笑着挥了下手。

疾风阵阵,陈旖旎一股脑往外走,听到他的声音,见到他也是一愣。

她托紧了怀中的图册资料,信步上前,笑了笑问:“你怎么过来了?”

“来谈个代言。”沈何晏穿了件宽松慵懒的黑色夹克,眉目间也沾着那么点儿散漫的笑意,“你呢?”

事情说起来太复杂,陈旖旎正犹豫着该怎么和他解释,他经纪人就从车上下来了。

近来沈何晏的事儿闹得轰轰烈烈,俞欢也是为了保护自家艺人,即便陈旖旎是他公开了的绯闻女友,对她也有些避讳。

于是主动过来,隔开了他们,礼貌疏离地对陈旖旎微笑:“陈小姐,你好。”

第三人一个简单的肢体动作,就能把他们双方刚才和善的气氛给割裂了。

陈旖旎虽最近一股脑忙自己的事,沈何晏也不跟她提及,她也知道他近来因为他们的事不太好过,经纪公司和粉丝那边也一直在给他施压。

她也表示理解,主动作出了要走的姿态,对俞欢笑了笑:“俞姐,你好。”

而后对沈何晏点点头,表情和语气都极平静平淡:“我的事忙完了,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你们去忙吧。”

临近傍晚,沈何晏知道她一向对按点守时,估摸着这会儿就直接让她助理过来接她回家了。

他在她要走时,伸手拦了她一下。

隔着风衣衣袖就拽住了她手腕儿。

男人不再是曾经隔壁班的莽撞少年,一双琥珀色眼眸清澈明亮,勾了个小酒窝,朝她露出笑容:“你要直接回家的话不如在楼下咖啡厅等会儿我。我马上就下来。”

“何晏。”俞欢气不打一处,小声提醒。

“俞姐,”沈何晏不悦地回头,“她是我女朋友。我们都公开了,我让她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饭,不过分吧?”

得,不仅不过分,简直合情合理,水到渠成到让人没法挑毛病。

这世间万般情理,说到底都耐不过一个大写的“人情世故”。

俞欢也是无奈,她心知沈何晏肯定是知道他们的事儿没一会儿就能谈完,所以坚持让陈旖旎在这里等他下来。

陈旖旎的确是准备直接回家的。她今天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这边的事,就没提前跟楚觅打招呼。

沈何晏这会儿这么说,她便扬唇笑笑,答应下来:“行,那我在楼下等你。我正好有点儿工作处理一下。”

沈何晏绽开容颜,粲然一笑,“好,我很快的。”

“嗯,那我等你下来。”陈旖旎就准备绕过侧门,去一边的咖啡厅那边了。

“——等等。”

沈何晏在她转身要走之际,突然低喊一声。

“嗯?”

她还没回头,耳垂上突然挨过来一个冰凉触感。

“……”

沈何晏伸手,有些紧张地摩挲了一下,她左耳光秃秃的耳垂。

然后对上她有些愣滞又有点儿讶异的视线,抿唇,笑了笑:“你怎么出门只戴一只耳环?”

“……”她机械地眨眨眼,顺着他的力道去摸自己的耳垂。

两只手快要相碰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地向后闪躲他一下,轻轻别开了肩膀。

摸了一下耳垂,果然光秃秃的。

只有耳孔和那只莫名其妙消失了的耳环的压痕,和她的指腹互相摸索着,相看两恹。

“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吧。”

她牵了牵唇角,扬起头,对上他含着拘谨笑意的眼眸,看了眼一边打扰他们不是,不打扰也不是的俞欢,催促他说,“你快去吧,早点结束。”

沈何晏勾了下唇,又尝试抬手,很小心地把她耳边的一缕,几乎快要沾到唇畔的发,拨到一边去。

半天却没打算走。

就这么站了一会儿,他凝视她,忽然沉声说:“陈旖旎,我是认真的。”

“嗯?”她愣了一下。

“我说,我对你是认真的。”他一字一顿说。

“……”她转过来,正对着他,余光越过他的肩,这才注意到后方停着一辆车。

停了很久了。

她又是一愣。

路边栽种着一溜儿高大的白杨,飘散而落的枯黄树叶,在那辆车的前前后后,还有车轮边,不断迎风盘旋,厮磨。

坐在车里的男人,轮廓模糊到看不真切。

却仍能感受到两道视线落在她和他的身上。

灼意汹汹。

她一时居然不知,沈何晏是看到了那辆车才突然拦下她,还是没看到。

沈何晏却没给她反应的时间,似乎也是怕她觉得为难,就像以前上高中上大学那会儿一样,手掌轻轻地按了下她脑门儿,好像他们还是好朋友似的。

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想平息他们之间还没从朋友过渡过来的那种有些尴尬的气氛:

“我先上去了,你在下面等我吧。”

她勾唇轻笑,“好。”

沈何晏掠过那辆车一眼,这才放心地放开了她,和俞欢一起推开了旋转门进去。

边还回头和她灿烂地笑着告别。

陈旖旎挥了挥手,等他走远了,却一时有点儿无措。看了会儿他背影,她也没理那辆车,抬脚正要往一侧走——

突然,被一个从门里出来的人撞了一下。

怀中抱着的画册和资料登时散了一地。

还有几张轻薄的纸,是今天带去准备给Cindy看的设计草稿,被一阵小风搡着,就往那辆车那边飘。

她也好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道,或者是风,或者是什么,搡着,直往他的方向推去。

沈京墨和Cindy约到了下午六点见面,他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打开车门下来。

迎面飞过来几张纸。

接着,就是一阵凌乱的高跟鞋声,她跟着就往他这边跌撞过来。

像是一株迎风摇曳的栀子,摇摇摆摆的。

最终落到他的脚下。

她去追那两页纸,眼见着要追上了,眼前,忽然稳稳地落了一双男人的脚。

就像是那年第一次遇见他。

她愣了愣。

他一向喜欢这样款式的皮鞋,边缘扎着一圈儿齐整的U型线,一丝不苟,打着漂亮的绳结。

她还没捞到那页纸,他已经先她一步躬下身,长臂一挥,指尖轻捻,替她就拾了起来。

他用右手递给她。

一截骨节分明的手腕从西装袖口窜出,她还注意到,他掌心伤痕错综。

纱布已经拆掉了。

可那夜纱布被浸红了,连带着他方向盘套都被浸染到斑驳的情形,还在她眼前历历在目。

不知怎么,她有些不敢抬头,也不知是该说谢谢,还是什么。

踟蹰了一下,还是接过去。

可他却死死地,捻紧了那纸张的边沿。于是她第一下没接过去,还差点儿把纸给撕破了。

她有些不悦地抬头。

对上他阴沉凛冽的目光。

男人眉心紧皱着,眼底仿佛有一把利尺,将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比量。

似乎是想把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变化,尽收眼底。

她离开他视线的每一秒,都想自私贪婪地回收。

最终,他还是松了手,还给了她。

那纸张的边沿,都被他指腹压出了一道柔软的指痕。

她简单整理了一下捡起来的东西,正了正色,正折身准备走,他又忽然拽过她的胳膊。

力道是一贯的强硬。

他脚尖跟着旋了半圈,把她整个人从正面翻过去,然后几乎是将她抵在了他的车门上。

“……”

她被他拦在身前,身后就是他的车。

他的目光却凝滞在她刚才被沈何晏抚摸过的左耳垂。

瞳孔骤然一暗。视线一点点阴鸷。

她耳垂上有一道半月形的耳环压痕,耳孔干净莹润,像是个小小的漩涡,吸引住他。

让他想起那晚在她家里,帮她摘掉耳环时。

一束葳蕤绸密的灯光,落在她光.裸莹白的肩头,映衬着一截纤长的天鹅颈,愈发白皙。

她的颈侧还有一颗红朱砂。

而此刻,他视线稍稍一下移,就发现她那枚失踪了的,非常小巧的,宛若红豆大小的祖母红耳坠,就勾在她缠绕着的发尾。

摇摇欲坠,快要和她的卷发脱节。

她有点儿慌了,抗拒地去推他。

“别动。”他说。

捻过她那一缕发,低头,仔细地拆开了她勾缠在一起的头发。一枚莹润的红,像是一颗红豆。又像是血滴子,勾在她卷发之中。

“……”

她屏住呼吸,他突然这么动作,她左右闪躲了一下,还以为他要做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出声:“看来他很喜欢你。”

“……”

刚才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收入眼底,他情绪不明地笑了笑,轻提一口气,又说:“你也很喜欢他。”

他那天说:只要她敢露出一丁点不喜欢沈何晏的样子,他就会让她后悔。

她还不知怎么回应,他手指捻着她那枚耳坠,去寻她光秃秃的耳垂。

“……”她意识到他要干什么,推了推他。

他倒是没被她推动,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他手上的动作停下,看着她,忽然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也没强迫,提起她的手腕儿,把她那枚小巧精致的耳环,放入了她手心。

她看着失而复得的耳钉,心想着,估计是下午风太大,一路过来被头发给勾掉了。

他忽然侧身,贴近她。她向后躲去。

谁知,他却是用冰凉指尖捻住她柔软的耳垂。似乎想把沈何晏残留在上面的余温,一点点抹去。

她又左右闪躲着他,他也不为难她了,松开她时,她也准备撤身走。

他却从后拽住她的手腕,靠在她左耳的耳廓之后,低声地说,

“继续玩下去吧,我很想看看,你们能跟我玩儿到什么时候。”

“……”

她一抬头,还没看清他的表情,他突然就放开了她,往旋转门那边走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2章 斑驳 下一章:第44章 承担
热门: 步步惊心 小姐,不凶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ABO糖与药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综]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护短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