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猩红

上一章:第38章 伤口 下一章:第40章 锋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被他的力道吓得一抖,仰起头去看他。下颌的骨头都被他掐到酸痛。她咬咬牙看着他,余光注意到,他的右手,缠着一圈白色纱布。

手心浸湿了一片灼目的猩红色。

触目惊心。

她拧眉,与无声他对视着。

彼此的目光都锋芒满满,谁也不肯妥协退让,谁也不肯示弱。

“——你很喜欢他,是不是?”

沈京墨冷硬着嗓音,又问她一遍。

“……”她有些艰难地牵了牵唇,扯出一丝隐隐笑容,冷声命令:“你放开我。”

没了素来儒雅和善的模样,他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松一分,强压着心头怒意,每个字,都像从嗓子中艰难挤出来的:“陈旖旎,我在问你。”

“——你放开。”她声音也是极冷。

就这么僵持着。

良久,她才仰起头,对上他逼视她的凛冽目光,感觉他的手再稍稍下挪,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拧断她的脖子。

“你放不放?”

她抿紧了唇,眼底有冷意流动。不比那一日在地下停车场见他时,此时眸中的决绝冷冽更多。

她冷冷看着他,手里还捏着自己的手机,抖着手,依照着记忆里拨号界面的位置,点开了,举到他面前,

“你不放,我就报警了。”

他眉心紧皱着,手上力道没松弛一分。

深深地凝视她小半晌,才缓缓地松开了。

从那天在彩排现场看到沈何晏抱着她,到目睹了今天在网络飘了一整天的照片,再到亲耳听沈何晏说,他们是以结婚为目的交往。

他就变得不对劲了。

男人平素儒雅的脸庞上浮现出隐隐燥怒,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她依着墙向下,小小滑了一段。

而后站稳了,微抬起头,与他对视。

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冷。

拒他于千里,仿佛把他一个人丢在了一片白雪茫茫的冰原之上,无人问津。

他们好像,也不曾认识过彼此。

她下颌和脸侧沾着他的血,暄映得她眼中情绪益发漠然。

冷艳又妖冶。

她从他身前绕开,手背抹了下脸,沾着一缕猩红。她愣了愣,最后也没管脸上的那血迹,兀自走到吧台那边,打开红酒瓶,又给酒杯倒了半杯酒。

酒杯底部落在吧台清脆一声响,她侧身轻倚在一边。

指尖夹过一支烟,点燃了。

一手托着酒杯,不疾不徐地浅酌一口红酒。

另一手拿烟,挑着眼角去看伫立在门边,形容高大却稍显萧索的他。

男人半侧身子浸在黑暗中,发丝有些凌乱散开,半覆在金丝边眼镜框上方,整张脸的表情都明晦不定。

她如此才看清了,他的手受了伤。好像伤的不轻,刚才一番动作,血几乎染红了大半个手掌。

她挑了挑眉,于眼前袅袅烟气之下去看他。

相顾无言。

他偏开头,余光略略扫视过她家客厅。

茶几上摊开个小药箱,左右摆开了纱布棉签和医用胶布,还有碘伏。

他又垂眼,去看她脚踝受伤的地方。创可贴已经被撕掉了,露出伤口殷红,触目惊心。

这几天好像一点儿都没痊愈的迹象。

他一手还揽着他的西装外套,里面一件深黑色衬衫,领口微散开。领带也不若平日系得一丝不苟,有些偏了。

他缓步上前,轻轻把外套搭在一边的高脚椅上。再次与她面对面。

他一手扶着她身边的高脚椅,微微倾了身,靠近她。

倒是比刚才冷静了不少。

他容色仍是冷冽,眼底明显还有汹涌着,快要沸腾而起的燥怒。

他看着她,薄唇动了动,语气却是鲜有的耐心:“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回答我。”

“我不说,你是不是就不走了?”她满脸的不以为然,缓缓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猩红色的液体荡漾开,却远没有她脸上的血痕色泽诡谲浓郁。

另一手夹烟,向前,靠近了他。

她眯了眯眼,还像以前那般认真地看着他,轻佻笑问:“你这么想知道?”

他拧紧眉,唇角抿了抿。

“那我告诉你,”她红唇一扬,垫脚靠近他,靠在他耳朵一侧,气息轻柔和缓,轻轻地笑,“喜欢啊,他也喜欢我,满意了吗?”

一字一顿,仿佛一枚枚钉子,让他听得真切。

他看着她,小半晌偏开头,似乎是被气笑了,又像是在整理无处安放的情绪,低笑了一声,又回头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问:“你认真的?”

“是。”她答得几乎毫不犹豫,干脆极了。

“——好,认真的是吗,”他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

“是。”

他看着她,唇动了动,笑起来,字字顿顿却都是冷冽:“那从现在开始,只要你敢表露出一丁点不喜欢他的样子,我会让你后悔。”

“……”她与他沉默对视着,只是笑。笑容在唇角有几分凝滞。朝他恶意地吐了个烟圈儿,“好啊,那我就,等着你让我后悔。”

满是不以为然。

他低下头,嗤笑了两声。又低头看了看她还殷红阵阵的脚踝,倾身靠在她耳边,嗓音低沉:

“提醒你一句,别用创可贴,伤口会烂掉。”

“……”

“我以前就跟你说过的,是不是?”

“……”她皱眉。

“我说我会让你后悔,那么我就一定会。”他最后看了她一眼,唇角无意勾了勾,拿过自己的外套,转身就大踏步地,走到门边去。

很快,门一开,又轻轻一关。

满室静下来,有什么东西跌入了黑暗之中。陈旖旎的思绪有几分愣滞,几乎没从他盘旋在她耳边的余音中回过神。

她脚踝的伤口都跟着生疼。

突然,她想起什么似地,立刻冲进了卧室,又跑到门边,打开门,朝正往电梯方向走的他喊:“沈京墨!”

“……”他闻声一愣,回头。

还没看清她人,迎面就飞过来他上次落在她家的那套西装,他臂弯下意识一拢,差点就没接住。

她飞步过来,把西装塞给了他,转身就走。

砰——

一抬头,又没看清她人。那扇黑色防盗门就像给了他一耳光,在他面前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

他看了看那扇门,又看了看怀里的衣服。

电梯门在身边一开一合,他都久无动静。

陈旖旎甩上门就坐回了高脚椅。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又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她又给陆眠打去电话,心不在焉的。不知不觉,把一整杯酒都喝光了。

她甩了甩烦乱思绪,起身,又回到了沙发那边。

脚踩着沙发边沿,看着发红的脚踝,准备上个药就去睡觉了。

她打开手机,随便刷了个搞笑视频。

点开,一直一直放到最大声。

视频里的人笑得也很大声,满屋子充斥的都是那种尖锐的声音。她看了一会儿,总觉得索然无味,跟对方大眼瞪小眼的,怎么都笑不出来。

突兀的笑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回荡,她整个人被那声音环绕朱,坐在沙发上,低下了头,开始仔细地给自己的脚踝上起药来。

药粉落在伤口上,烧灼一般的疼。

她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此时,视频里,稀薄的笑声达到了顶峰,越来越刺耳,高亢,四处回荡。

她咬咬牙,看着视频的画面,不知不觉又憋回了眼泪。

最后,她给自己包扎的时候,刚想按惯性拿创可贴,却又想到他说,创可贴会让伤口烂掉。

她和那纱布对视两秒,心底冷哼一声。

最后没用创可贴也没用纱布,她从沙发起来,拿着手机就去卧室了。

夜晚风寒,她关卧室的窗户时,注意到他的车停在楼下林荫小道之间,轮廓萧索寂寥。

好像走后一直都没有离开。

她看了眼表,已经很晚了。

她最后收回目光,躺在床上看了会儿视频,渐渐的,坏心情好像也没了。伤口也晾得差不多了。

把手机扔在一边,就睡下了。

可能是累了一天的缘故,一晚上她的睡眠质量居然还不错。但第二天清早不到五点就醒了,天还蒙蒙亮,不很透彻。她的房间却是彻亮。

昨晚不知不觉睡着,灯都忘记了关。

不仅如此,窗帘都没拉。刚泛起鱼肚白的天边,还悬着一轮残月。阴晴圆缺都有时候。

她起身走到窗边,却拉窗帘,在窗边站了一会儿。望着他的车昨晚停留的那条小道,昨晚他车停的位置已经空空荡荡。

她躺回了床上。她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不知不觉再次陷入睡眠。

*

S&R秋冬新品发布会比昨日LAMOUR大秀还要盛况空前,簇拥聚集而来了多家密切关注着时尚圈和娱乐圈动向的媒体,可谓盛况空前,大大小小的展馆里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这边的主会场里更是今天的焦点。

沈何晏今天也要到场。

昨晚那几条热搜无疑是投下了枚枚深水炸弹,炸来的来求证的娱记更多,将会场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他昨晚说了个模棱两可,热搜又被压下去,更是扑朔迷离了,让人心痒痒地想来探询一番。

发布会上午十点开始,沈京墨却临近九点半才过来。他脸色也不太好,像是一晚上都没睡好似的,眼底悬着两道疲累青痕,容色淡漠。

现场人员和几个重要上层迎上他,瞧着他表情不好,也没敢询问。一众人簇拥着他,一齐往会场的方向走去。

前来的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名人不少,媒体簇拥而上,闪光灯一片。

不过很快,众人的焦点就被后来的人吸引过去了。

“沈何晏来了,快,去采访啊!”

“记住了!先问昨晚的照片的事!”

“快快快——”

身后一片嘈杂,沈京墨正侧头与人说话,这会儿听到身后那排山倒海似的声音,他几乎头痛欲裂。

进入了会场里,身前身后议论的声音却还没个完。

“你们知道吗,昨晚有人拍到沈何晏和LAMOUR的那个女总监从医院出来。”

“我也看到了,是沈何晏亲自去接她的,狗仔拍的特别清楚。”

“对,就在医院门口,挺亲密的。”

“大晚上去医院……”

“不会是,怀孕了吧……”

沈京墨整理袖扣的手,蓦地一顿。旁边有人识脸色,立刻低声制止:“工作期间少聊闲话,没见沈总心情不好吗?”

沈京墨闻言,神色仍是淡淡。他束了束西装领口,眼前好像都浮现出一片猩红色。

“——沈总,开始吧?”

半刻后,有人过来问了句。

会场,身畔簇拥着一片矍铄灯光,前方展台附近,受邀前来的嘉宾已经陆陆续续地坐好了。

沈京墨结束了与身边人的交谈,正色坐直了身子,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沈何晏。

彼此的目光在空气中遥遥相撞。

“开始。”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8章 伤口 下一章:第40章 锋芒
热门: 我的诱惑美妇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乡村寡妇 乡村猎艳高手 春光旖旎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云中歌3 前夫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