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苍白

上一章:第35章 决绝 下一章:第37章 刺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LAMOUR秋冬大秀的彩排接近了尾声。

LAMOUR的控场模特之前因为要跳槽去S&R已经跟他们解了约,正是缺人之际,沈何晏的经纪公司早在两周之前就主动联系到了他们。

他们公司年前签了几个新模特,算上沈何晏,正好是三个男模,三个女模,都是圈内没什么秀场成绩的New Face,资源平平,连时装周的邀约都不怎么能接到。

对方的公司只想借由造势,推这几个久接不到资源的新人入圈,而他们正好缺人。权衡了一下,一拍而合。

沈何晏之前给LAMOUR拍了个创刊封,算是在时尚圈小火了一把,借此也是趁热打铁,接下了这场秀。

好在LAMOUR的风格他在拍创刊封时就尝试过,几次彩排下来都表现的很不错,受到了一致好评。

今天是最后一场彩排。

三天后这里将举办2020AW·LAMOUR秋冬大秀,而S&R的秋冬新品发布会将会在楼上和隔壁的场馆晚他们一天举办。

今日两家聚在一堂,LAMOUR在一楼T台秀场彩排,S&R的主展馆在二层。隔着一道玻璃旋转楼梯,上下来往络绎不绝的都是人,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陈旖旎下午回到秀场有些晚了,下午的彩排都进行到了下半场。

外面下起了大暴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今天她也没让楚觅送她。自己开车出去,又回来。回来时满高架上都堵的是车,本想着能赶上下半场,到底也没赶上。

她跟安保打了招呼,就从后场绕了进来。穿一身暗紫玫瑰色的旗袍,身处人群之外也颇为打眼。

沈京墨与几个主办方的管事在二楼巡回,贴着二层的一道玻璃围栏,侧头交谈之际看到她穿过人群。

有空中横幅和玻璃楼梯的遮挡,她的身影只晃了一瞬就消失了。

像是一缕烟。

他目光有一瞬间的愣滞。

“沈总。”旁边人叫他一声。

他微微颔首,这才收回了视线,跟着他们去了别处。

换场下来,沈何晏坐入了观众席。

场馆内中央空调不很足,闷得人燥热难当,助理拿来了小风扇和宣传画册,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晾着汗。

助理开始汇报行程,他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远见陈旖旎过来了,旁边人问了句:“好奇怪,总监几乎从不迟到的,今天怎么这么晚?”

“是啊,上午还在呢。”

“好像是中途有事出去了一趟。”

“啊,今天是最后一场彩排了啊……”

沈何晏听者有心,遥遥朝二楼S&R那边望了眼,隐约能看到一道烟灰色的背影伫立在那里。

气势矜冷,侧颜倦漠,高挺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镜,更显斯文儒雅。

沈京墨与身边人偶尔侧头交流一二,目光不在下方。

好像也一直待在上面。

他们应该是没见过面。

“总监每年的今天都出去啊……”有人小声地接了话,“今天是她弟弟忌日。”

“……”

一时议论声停下,再不敢多舌议论。

陈旖旎过来了,坐到了温烺身边去。躬身之际,注意到沈何晏在她后面。

她笑了笑打了招呼,他跟她回以微笑。

不知是否是下雨了受了冻的缘故,她的脸色不比早上,苍白了许多,甚至可以说——非常差。

尤其是,眼眶还红着。令人心惊。

哭过了吗?

这几天彩排紧凑,可能她也是压力大,毕竟是LAMOUR在国内的第一场大秀,这阵子她的状态好像一直有点虚弱。

常见她一个人去围廊那边抽烟,一抽就是很多。

陆眠前几天还说,沈京墨要她搬回他家,她也没搬回去。

后来也没了下文。

不知他们又怎么了。

他没具体问她是什么事。

不过忽然想起了,前些天他回家,那时沈京墨的妈妈正好打来了电话,和奶奶聊了很久。

大伯母很少打电话过来,那天晚上奶奶晚饭都没顾上吃,她们言谈之间居然提到了陈旖旎。

他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们怎么会聊起她?

下半场的彩排很快就结束了。

沈何晏去交接工作时,一道和蔼女声突然在身后亲切地喊了他一声:“何晏。”

一回头,居然是奶奶来了。

杜兰芝今天没什么事,听说他们S&R要在这里布置新品发布会的会场,而沈何晏也参加了LAMOUR的秀,就过来看一看。

也是观察一下,沈京墨与陈旖旎还有没有纠缠。

她瞧了瞧不远处和同事交接着工作的陈旖旎。

而陈旖旎一转头的同时,也看到了她。

从前的对视就是绵里带刃,暗藏锋芒的,如此便是心照不宣地把心中的鬼胎揭开了讲。

这么一眼简单对视,如今却全都变了味道。

陈旖旎正与温烺等人说笑,见杜兰芝在不远,依然对她露出那种和善的微笑,还和她打了招呼。

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脸色登时冷下来,转头就不再去看了。

忽然,感觉到大脑之中有一团冷空气,争分夺秒地膨胀,膨胀,再膨胀。

她浑身开始虚脱。

“陈旖旎。”温烺在一边突然叫她一声。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捏着场地方案图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把纸张边沿都快给揉烂了。

手心浸了一把湿凉的汗。

她苍白着唇,半晌才看向温烺,轻轻“嗯”了一声。

鼻息很微弱,温烺差点儿都没听到她声。

“……你没事吧?脸色怎么那么差?”温烺担忧地问,“感冒了吗,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我没事。”

她摇摇头,继续跟温烺讨论场地设计图的事。

说了半天,人就有些发晕了,头重脚轻的,站都站不稳了。

“我离开一下……”

她暂时作别了,想去楼上的洗手间歇一会儿。

想抽烟。

沿着一侧的电动扶梯上到了二层,她有些虚脱地进了卫生间,双臂支撑住了自己,扶住了洗手台。

抬头,去看镜中的自己。

面色惨白,唇也发白,目光涣散开,整个人都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还很狼狈。

她背身不去看了,靠在洗手台边沿,扬手点了一支烟。

指尖掸了掸烟灰,拿出手机,看到陆眠发来了消息。

早上陆眠就说等今天彩排结束要跟她和沈何晏见一面,上回沈何晏在酒吧给那个猥琐男脑袋开了瓢,还进了一趟深夜派出所,那之后他们三个就没见过。

陆眠问她几点彩排结束,她人已经从水疗中心出来了,准备直接过来找她和沈何晏,就快到了。

她指尖放在手机屏幕的键盘上,想打字回复,指尖发着抖,带动着整个手腕都发抖。

如何都摁不下去。

她烦躁得要命,吐着烟气,舒缓着呼吸。

高跟鞋杂乱的声音在空旷的卫生间里回荡不止,她跌跌撞撞地转了一圈,往出走时,突然被一边的垃圾桶磕绊了一下。

磕到了脚踝的伤口。

……好疼。

是那天晚上,沈京墨给她消炎、上药、包扎过的地方。

她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捂住了脸,靠在墙上开始哭。

眼泪从指缝源源不断地流出,眼前氤氲出的都是他的脸。

她整个人靠在墙上,缓缓下滑,虚脱至极,最后一下子栽到了墙边,将头埋到膝盖之间,眼泪一点点浸湿了指缝。

泪流不止。

“陈旖旎——”

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没勇气抬头去看是谁。

是谁都好。

千万,千万,不要是沈京墨。

她的包掉在了地上,里面的口红,笔,等等全都散落了一地,铺开狼藉一片。

星移的那个铁皮铅笔盒也摔了出来,铅笔源源不断地滚落开一地。

沈何晏一脚下去,差点儿踩到了一支滚过来的铅笔摔了一跤,他站直了,疑惑她为什么随身带着这个,又躬身,一根一根地捡了起来。

那个摊开的铅笔盒里,放着张皱皱巴巴的乘法口诀表。

沈何晏想起那会儿听人说,今天是她弟弟的忌日。

他深深提了口气,索性全都一股脑地给她捡起来,然后蹲到了她身边去,问:“你一个人跑到二楼干什么?楼下大家都在找你。”

他说着,遥遥向侧面一望。

远处,沈京墨带着几个合作商和奶奶去另一侧参观去了。

他咬牙切齿地别开了头。

她指尖还夹着一支烟。

快要烧到了尽头,就要烫到她的手指了。他赶紧摘下来,扔到了一边去,忿忿地说:“你们的那个温总监在找你,我带你一起下去吧。”

他上来之前还收到了陆眠的信息,陆眠说她人已经到了门口了。

“陆眠也快到了,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大家晚上去喝酒啊——”

半天见她没反应,沈何晏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待在这里也不是事儿,毕竟这是S&R的场地。

“行吧,那你哭一会儿吧。”

他拿过那个破破烂烂的铅笔盒,和刚才掉出去的几支铅笔,帮她一支一支地装好。

折叠那张乘法口诀表时,看到了写在背面的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

——“姐姐别怕,以后一定会有人很爱很爱你。”

他忽然沉默下来。

半晌,提了一口气,突然拦腰将她打横抱起了,沿着那个螺旋形的玻璃长梯下去。

“我们下去。”

杜兰芝正听一边的工作人员介绍S&R的秋季新品,言笑晏晏的,一个回身,余光瞥到了沈何晏抱着陈旖旎沿着玻璃长梯向下。

“……那不是何晏吗?”杜兰芝不乏惊异,拧紧了眉,“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沈京墨同时也投去目光。

瞳孔骤然一缩,视线一时凝滞。

她苍白至极,坠入沈何晏的怀抱,像是一株抽干了水分的玫瑰。

枝叶萎靡,颓败干枯。

沈何晏抱着她去了场地那边,放她下来时,她整个人就不对劲了。

她半倚在他的怀里,开始急促地呼吸,哭得止也止不住,眼泪横流。

狠狠地掐着自己心口,那里像是有一道深渊巨口,不断地撕裂,扩张。撕裂,再扩张。

她想阻止这种扩张,却止也止不住。

为什么。

想爱一个人这么难。

为什么。

想被人爱,也那么那么难。

两种声音在她脑海里挣扎,透过氤氲视线,周围已被黑压压的人群围了起来。

分不清来了多少人,又有人赶开他们。好像是温烺的嗓门儿。

她的大脑开始轰鸣,嗡嗡作响,仿佛被塞入了一个巨大的马达,刮磨着她的脑神经。

……好痛。

但是都没有脚踝和心口痛。

呼吸越来越急促,有人好像是对她这种情况很有经验,立马找来一个纸袋,罩在她脸上方。

“呼吸——用这个!”

“呼气,吸气——呼气——”

她捧着纸袋,呼吸,再呼吸。

他们让她呼气,她就只能呼气;他们让她吸气,她就只能吸气。

他们不让她爱谁,她就只能不去爱。

慢慢地,那种被扼住喉咙呼吸不得的感觉,才从身体中如退潮一般褪去。

她四肢瘫软。

陆眠赶了过来,看陈旖旎成了这样子,吓得脸都白了。

“天啊,这怎么了?”

沈何晏一手托着她的后颈,取下了纸袋,拧着眉问:“陆眠,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吗?”

“……”

陆眠遥遥一望,见沈家奶奶也在,顿时了然,为什么陈旖旎会变成了这样。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向沈何晏解释了旗袍的事。

陆眠在他脸色越来越阴沉之际,也不乏忿忿地说:“不就是不想让她和沈京墨结婚吗,至于这样吗……那个老太太,从小我就讨厌她,坏的要死,我之前提醒过陈旖旎了,没想到……”

“沈何晏……”

沈何晏不说话,陆眠也不敢吱声了。

他紧紧抿着唇,看着怀里的陈旖旎。

她虚弱至极,头轻轻靠在他怀中一侧。

像是在躲谁。

才看到,周围人散尽了,沈京墨站在不远人群外,目光投向这边。他看着她与沈何晏在一起,眉心掠过淡淡的不悦。但始终并未上前。

沈何晏恨恨望了他一眼,将她往怀中拢了拢,然后用手拂去她脸上斑斓的泪痕。

默了一会儿,低声地说:

“陈旖旎,跟我在一起吧。”

陆眠跟着一震。

“我不会像我哥那样对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是一个没名没分的情人——你跟我在一起,我明天就去微博公开。”

“大家都会知道,我奶奶也会知道。”

“但是她阻止不了,我奶奶只说不让你和我哥结婚,又不会不允许我和你在一起。”

她缓缓地睁开眼,脸上还有干涩的泪痕。余光越过沈何晏的肩,去看不远处,背身离开的沈京墨时,她一双凄清眼眸里,似乎燃着火。

最终,唇几张几合:“结婚吗?”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5章 决绝 下一章:第37章 刺目
热门: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我在虫族吃软饭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妄神 在末世养丧尸王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我靠,被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