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茧

上一章:第33章 需要 下一章:第35章 决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浴室光线苍白。

陈旖旎目光晃了一瞬,看他立在那里,动了下唇,却没说出话。

彼此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她还是乖乖地爬起来了,坐到另一边去,给他腾出了地方。

挪开了才感受到,浴缸里是真的凉。

她拎过枕头抱在怀里,看他俯下了身,把厚重的被子仔仔细细地铺入了浴缸里。

浴缸很大,铺一整块儿都富富有余。

沈京墨弯下腰,垂着头,力图把每一块儿都铺到。然后准备抬脚出去,再找个被子过来。

她忽然出声:“就这样……就行了。”

他回头,眉心轻拢着。

“就这样就可以了,不用了。”她提了口气,继续说。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就出去了。

过了会儿他又回来,再扔进来一床被子,差点儿砸到她,她往一边躲开,他又给她铺了一层。

她疲倦地趴在一边,静静看着他,轻声提醒道:“已经很晚了,沈京墨,你去睡觉吧。明天不用上班么?”

他铺好了,起身,站直了看着她,语气淡淡的:

“再冷的话。”

“——你做的够多了,不用了。”

她打断他,眼中有一丝哀伤涌动。别开了头不再看他,躺倒了,背过身去,“你去睡觉吧。”

“……”

她蜷缩住自己,将脸埋在枕头里。

不知他又在这里站了多久,直到浴室的灯关掉。

满室沉暗。

她很久很久都没有闭上眼睛。听到他的脚步远去。

沈京墨回到了卧室。

从浴室出来时,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替她把浴室的门一并给关了。但浴室潮冷,他到底也没这么做。

回到房间打开空调,开到了最热。

有热气可以飘拂进去,她睡在那里也不至于太冷。

凌晨两点半,万物静默如谜。

他却了无困意,手臂支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微微仰起头,与床对面那两扇巨大的镜门对视着。

镜门倒映出圆床顶上的油画。

色彩鲜艳诡谲,画中半.裸着的红色长卷发的西方女人身材丰腴柔美,用葱白指尖挑着个银器水壶,一点点浇湿了身上轻纱。

她曾靠在那里,对他巧笑盈盈。

不是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无比强硬的推拒态度。

他起身,又去了阳台。

黑夜寂寂,不远处,深黑色的海面沸腾着。

星斗如火花,燃起的一瞬好像就要坠落入海面,消失得无声无息。

白天风很大,这会儿倒是一切平静,只有秋意在夜色之中渐渐浓郁,寒凉几乎要渗进了骨子里。

站在玻璃围栏边,迎着一阵小风。

他侧头虚拢住火光,指尖滑过一缕猩红。

仿佛这喑哑夜色里的,唯一一抹艳色。

抽了一整支烟,吹了会儿风,他又回了浴室。

他脚步很轻,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没开灯。

迎着卧室投入浴室的一丁点细不可寻的光,她就那么侧身躺在浴缸里,曲线盈盈袅袅被微弱的光勾勒出。

还维持着背过他不再去看他的姿态,身上披着她自己的大衣。

没盖被子。

呼吸清浅,像是睡着了。

脚踝缠着一圈绷带,纤细的腿缠绕着旗袍的前后摆,随意交叠。

他抬脚走过去,拿起放在一边的一条薄被,抖开了,盖到她没被大衣遮住的两截小腿上,连脚也一并盖住。

她好像是察觉了他来,他替她整理被子时,手腕上覆上一个柔软温热的力道。

他一震。

其实她睡得很浅,几近无眠,他进来时她就察觉到了。

这会儿她歪着头去看身后的他,微弱的光线描摹出他的轮廓。

她静静地笑了笑,问:“你不是走了吗?大半夜的,不睡觉吗?”

他动了动唇,“吵醒你了吗?”

他的手腕上还有丝丝凉意,身上也有没散尽的烟味儿。

和他的西装外套上的烟味儿一样很重,从来没有那么重过。

“没有。”

她摇摇头,起身,跪坐在浴缸里,朝他伸了伸手臂。

他顺势抱住她,她也靠过来,一手勾着他的肩颈,有些依恋地靠了上去,感受到他低沉的气息就飘拂在她额顶。

“我睡不着。”

“怎么了。”

“我在想,”她抿了抿唇说,“如果你回来,我会还想留在你身边。你还是这么做了。”

她抬头的同时,迎上他对她投下的视线。

“沈京墨,要么你狠心一点,要么我狠心一些,行吗?别对我这么好了,你做得到的。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你爱我。”

她认真地看着他,显然不觉得他是爱她的。抿着一线红唇皓齿,她不由地盈盈笑开了。

“不然,以后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可能会还想给你做情妇。”

“或者,我跟别的男人结婚了,我会忍不住出轨去找你,”

她靠近他耳边,唇离他冰凉的耳垂不过寸厘,轻声,“沈京墨,你愿意我们这样吗?你最讨厌这样,不是吗?”

她这种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模样,让他不由地想起,那天陆听白说,如果他以后和她以外的女人结婚了,一定会出轨。

且出轨对象,一定是她。

他半跪在浴缸边,微微打直了脊背,深深看着她。一双眼眸黑沉,仿佛有个万劫不复的漩涡,吸引她下坠。

他不说愿意,也不说不愿意。

他一直如此。

她向来,也都看不懂他。

对视了一会儿,她以为他要愤怒地甩开她走了。他却突然按住了她腰,拉着她过来。

“哎,沈……”

隔着一道浴缸边沿,他凶狠地把她按在了自己心口。箍住她的后脑勺,唇覆下来,吻如狂风暴雨砸下。

她向后躲,躲不脱。

他力气大的要死,全然没了今晚的温柔模样。她去推他,却根本挣扎不能。

不知是不是贴着冰凉的浴缸,她在他怀里不住地发抖、打颤。手抓住了他衬衫衣襟飘飘摇摇,后颈被他几乎掐到酸痛。

无休无止地碾吻厮磨,她被他吻得几乎喘不上气,一时目眩神迷。

最后,他稍稍放开了她,眸光被欲.望晃得破碎不堪。

唇抵着她的唇,一字一顿说:“陈旖旎,如果你以后敢跟别的男人结婚,我一定会搞死你。”

“我说到做到。”

她被他这样狠戾的语气吓得心抖了抖,而后不以为然地嗤笑:“我们又不会结婚,你说这话是不是太自私了?就算我嫁给别人……”

“自私?”他缓缓勾起唇,眼底寒光毕现,笑得恶劣,“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她咬着唇,对上他阴鸷的眸子。

男人虽在微笑,笑意却丝毫未在眼底弥散开。而他的表情,也根本不像是在和她开玩笑。

他也几乎,从不跟她开玩笑。

他说他说到做到,他就一定做得到。

那种切实的惧意刚从心底泛起,他忽然轻柔地拍了拍她腰,最后在她额顶落下一吻。

“乖,去睡觉,”他低声说,“明天搬回来,我派人去帮你。”

他说完就出去了。

她扬起枕头,出离愤怒地朝他砸了过去。

而后躺倒。

这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倦意席卷,她却始终半梦半醒的。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天光大亮,本以为至少有个八/九点了,看了看表还不到六点。

他还睡着。

独个儿地睡在那张圆床的一侧,侧躺着,肩背有节律地起伏。

另一侧空了出来,是她原来睡的位置。

手臂展开了,搭在那一侧,五指稍稍收拢。

她最后看了他一眼,蹑手蹑脚地就离开了他家。

*

出了一趟差,回来时陈旖旎一直拖延着也没搬回沈京墨的家。

却得知了一个消息。

阮慈从沈宅被赶出去了。

她和沈嘉致这么多年来从一开始的轰轰烈烈,终于到了日子凑合着过的地步。

阮慈要钱花钱一向是狮子开口,他们两人前阵子去度假回来了一趟就频频争吵,闹的鸡犬不宁。

杜兰芝也忍她忍到极点,沈宅上上下下,连一只狗都对她无比厌恶。

如此是皆大欢喜,听说沈京墨直接找了个搬家公司把她东西全部搬走了。

不把她这些年存的那些奢饰品鞋包、高定套装什么的扔掉的唯一条件就是——

要她不要再联系陈旖旎。

可阮慈才没那么好打发。

陈旖旎下飞机刚出机场就接到了阮慈的电话。除了要钱和吵架,她们之间就没什么可说的。

陈旖旎几番挂断了。

都说了阮慈不好打发,之前给她屏蔽,她还会用别人的电话频频骚扰,这次也不例外。

阮慈好像是在个狐朋狗友家里,怕惹人口舌,也不敢直接跟她开口要钱,却只说,要她把星移的东西拿回去。

陈旖旎并不想见她,但先前的家庭相册,和星移一些零零星星她没拿走的东西,都留在阮慈那里,阮慈被赶出来,那些东西就成了拖累。

她听阮慈那般口气,心底不乏悲凉。

是时候该拿回来了。

于是约了下午六点之后见面,她到时候自行开车前往。

消停了一会儿,刚到公司楼下,手机又响了。本以为阮慈又有什么事,谁知却是杜兰芝。

陈旖旎警惕地接起。

这次杜兰芝也不跟她绕弯子了,听起来阮慈一走,好像都皆大欢喜了,杜兰芝的笑声十万分的温和:

“旎旎,我上月在你那儿订的那套旗袍做好了吗?”

“嗯,做好了。”

旗袍做好有几天了,陈旖旎那时在外出差没时间联系杜兰芝,当然也不想亲自联系。她还想着能不能托沈何晏或者陆眠带去。

可杜兰芝说,是要送朋友的。

这会儿也不绕弯子,直说:“今天有空吗?我正好在朋友家,给你个地址你送过来吧?上回你来家里跟你妈妈吵了一架就走了,奶奶也没见你,过来一起喝个下午茶吧?”

陈旖旎下意识拒绝,疏离地笑了笑:“不了,奶奶,我晚上有事。”

“上次你来都没留你吃饭,今天正好是个机会嘛。”

“不用了奶奶,”陈旖旎有些心烦,直截了当地说,“六点之前我给您送过去吧,地址发给我就好。”

“好,那好,”杜兰芝笑了笑,接着语气陡转,“你妈妈那个事你也别放心上,大家一屋檐下这么几年,之前确实有些不愉快,但是过去就过去了,以后你跟我,或者京墨,何晏,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别介怀。”

陈旖旎淡淡“嗯”了声。

“哎,我看京墨和星窈那事儿也八字没一撇了,”杜兰芝循循试探着,“这次你妈妈走,他也是为了你们的事吧?”

又开始弯弯绕绕。陈旖旎头痛地皱了眉。

也是头一次,她和沈京墨作为“你们”出现在杜兰芝的口中。

“……”她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杜兰芝听出她尴尬,打了个哈哈随便说了两句便也不多说了,就此挂了电话。

然后发来了地址。

陈旖旎回公司简单地和温烺他们交接了一下工作就走了。

今天她自己驱车前往。很久没开车了,她开得很慢,过路口都躲之不及,小心翼翼的。

按照杜兰芝发来的地址,她驱车到了港西佘山路。

港城多山陵,别墅群大多建在半山,这边更是风景秀丽,一路的绿树白墙,非常漂亮。

听说过这里风景宜人,正好能避开港城那个壶状风口,遍布温泉,很多养老院都修在这里,很适合休养生息。

一路上去,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到了目的地,按了门铃的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个清甜女声回应她。

她简单说了自己目的,是来找杜女士的。

很快,出来个娃娃脸的年轻女佣,她送下了东西,顺便把自己的名片轻轻夹在了礼盒边,笑着作了别就走了。

女佣一头雾水地捧着礼盒进去,遥望着沙发上的女人,有些疑惑地说:“……是一位陈小姐来。”

舒绮菡放下咖啡,皱着眉问:“哪个陈小姐?”

“LAMOUR的……陈旖旎小姐。”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需要 下一章:第35章 决绝
热门: 云中歌 乡村大土豪 安阳(天下卵)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重启修仙纪元 艳医修神 笼中缪斯 春光旖旎 这个Alpha为何那样? 孤城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