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冷柔

上一章:第31章 幻觉 下一章:第33章 需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快到晚饭的点,杜兰芝一觉醒来听到了楼下的动静,还伴随着阮慈的尖利叫喊,吵得人根本睡不好。

出来瞧了眼,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见陈旖旎推开了沈京墨,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看起来是吵架了。

沈京墨伫立原地,肩背僵硬着,手悬在半空,怅然若失。手臂上还有她身上的温度和推开他的触感。

那么那么的抗拒。

“京墨,出什么事儿了吗?”杜兰芝平淡的声音从楼上飘下来。

沈京墨一瞬回神,放下手,插回口袋。

他抿了下唇,敛去了眼底神色,抬起头。

另一侧,阮慈就靠在楼梯围栏边上,有些得意地看着他。好像是让他吃瘪难堪,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那表情,就像是那年这个女人初来乍到,对他妈妈肆意叫嚣跳脚时那般的挑衅嚣张,自以为是。

真令人恶心。

沈嘉致刚在客厅,也把发生了什么听了看了个七七八八,这会儿坐不住了,正要往来走想说点什么舒缓一下气氛。

就听沈京墨冷冷说:

“她和你不一样。”

音质寒凉,一字一顿。令人生畏。

阮慈表情僵住,和一边的杜兰芝和沈嘉致一齐愣了愣。

沈京墨说完,连外套都没穿,转身就出了门。

外面寒风猎猎。

下午那会儿跟沈嘉致在室外打球,还不像现在这么冷,就是起了风才没再继续打下去。

此时风更紧,夹着彻骨的寒,肆虐呼啸。

他还穿着单薄的运动套装,顾不上回去拿外套。坐上车打了火,一脚油门下去,一路沿着这条路去找她。

别墅建在半山,沿路下去,是一条长而陡峭的长坡。

陈旖旎沿路一直走,边把风衣外套披在肩穿上,攥紧领口才稍稍能抵挡寒意。

寒风不饶人,眼睛被吹得干涩生疼,却如何也掉不下眼泪。

她捋过一缕吹乱了的头发,稍微放缓了脚步,拿出手机,看到一通未接来电。

来自沈何晏。

那会儿楚觅送她过来就回去了。晚上沈何晏叫了三五个好友庆生,她就准备见过阮慈一面,直接和沈何晏一起去了。

这个别墅区很偏僻,出去了也几乎打不到车。

本以为沈何晏今天也会在家,但他好像提前跟家中打好了招呼不庆生,一点动静也没有。

微博上也没什么动静。

她才知道,原来他今天过的是农历生日。

阳历生日那天是他父母空难身亡的日子,从来不过,他也不会让家人为他庆祝,出道时对外公布的生日也是经纪公司瞎编的,还改小了年龄。

正想着,两道车灯光从不远处接近她。

黄昏向晚,薄雾冥冥。

两道光束太强她一时有些看不清,用手遮了遮眼,才看清了是沈何晏的那辆重型越野。

开车的人是他助理,看起来他们是刚从剧组还是哪儿出来,直接过来的。

沈何晏看到她,打开窗户扬了扬手。

上次狗仔偷拍和热搜那事儿之后,他们就没见过面了。彼此都忙是一方面,加之他也实在不好意思。

今天下午接到了她电话,她问他下午或者傍晚会不会回沈宅。她说她要来这边和她妈妈见一面,然后他们可以一起过去。

他想起今天是周日,沈京墨一般每周日都会过来陪沈嘉致打打球什么的。

于是下午剧组的事一结束,他就事不宜迟地过来了。

沈京墨一路上都没看到她。

这条路盘山蜿蜒,曲里拐弯的,还有几条车过不去的近路。边想着,她是不是从小路穿过去了,打方向盘时差点儿不留神撞在马路牙子上。

他迅速地调整了一下车身,车底盘擦着道路边沿过去。

“呲——”的一声。

尖锐刺耳。

估计是哪儿被划破了。

他顾不上去想,又送了一脚油门儿,直接飙下了山。

走到半路,看到了她。

还有沈何晏的车。

她的确是从旁边一条小道出来的,这会儿站定在沈何晏车外,两人说了会儿话,她神色看起来比刚才轻松了不少,也有笑容了。

然后,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沈京墨将车停在了不远。

目光深沉阴鸷,注视着那个黢黑的车屁股消失,与夜色渐渐融为一体,再也再也看不到。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轻轻地,将额抵上去。

怅然地闭上了眼,心口隐隐作痛。

*

车转弯的一瞬,沈何晏透过车前镜瞥到了沈京墨的车。

车型和车牌都很显眼,他一开始还感到十分讶异,但想起,刚见到陈旖旎时,她的表情并不算好。

沈京墨应该是一路追出来的。

吵架了吗?

他不动声色勾了勾唇,手里玩儿了一会儿打火机,回头,对后座的陈旖旎笑着:

“陆眠说她一会儿自己过来,她不能喝太多酒。陆听白还找了司机在外面蹲守,一到十一点就送她回家。”

陈旖旎没忍住笑起来:“为什么啊?她都那么大了,她哥还管她那么严?”

而陆眠好像真挺怕陆听白的。

“有个人管着不好吗?”沈何晏漫不经心地笑笑。

陈旖旎愣然一瞬。

忽然想起,刚推开沈京墨出来时,情绪失控没忍住冲他大喊,让他不要再管她。

记起高考完某天晚上,她人生第二次向阮慈提出请求,说她想出国学服装设计。

阮慈又说没钱。

她知道,阮慈有姥姥的旗袍店变卖了留下的钱,支付她的学费绰绰有余,就是不想给罢了。

她们大吵了一架,她从那个房子里跑了出来。

要不是爸爸和弟弟出了车祸,她也不至于非要和阮慈一起生活。还要面对沈京墨。

她想过很多次,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如果车祸那天晚上不是沈京墨赶来,她估计也死了。

很奇怪,他一直以来表现得足够恨她,恨不得折磨死她和她的家人,这么多年,却一直热衷于管她的闲事。

那时在那个房子里,上上下下,就是一条狗都想赶走她。

是他把她留下来。

那晚,也是他出去找的她。

不知她和阮慈争吵的内容他听到了多少,那时他站在她面前,说,他可以送她出国,担负她一切的学费和开销。

但前提是,她必须待在他身边。因为她爸爸已经把她卖给了他。

她早知道他要用尽手段折磨她和她的家人。哪怕她的家人死了,他还要折磨她。

他现在,折磨得她够惨了。

她咬了咬唇,长吁一口气,当下沉默下来。

沈何晏在前面继续说:“陆眠高中毕业那年,跟我们出去喝酒,都喝进医院洗胃去了。”

“……”陈旖旎眨眨眼,有些惊异。这些事她从没听陆眠提起过,陆眠那时候和她也不甚相熟。

“为什么喝那么多?”

“她啊,”沈何晏若有所思地看着窗,指尖摩挲着下颌,“她那时跟我一个好兄弟在一起,高考完分手了,挺难受的吧。陆听白就她一个宝贝妹妹,再进医院了怎么办?”

他说着,长叹了声:“有人管也是好事。很幸运。”

*

晚上来的人不多,地方却选得非常扎眼。是在棠街上一家叫做“兰黛”的夜店。

音乐嘈杂,光线斑斓,让人头痛。

沈何晏换了身简单的卫衣牛仔裤,头发也没做造型,还戴了个框架眼镜。

在夜店迷幻的五颜六色的灯光里,来来往往的脸都不怎么看得清,根本没人认得他是沈何晏。

来的另几个人是沈何晏好友。沈何晏说是过生日,估计是这些日子成日地跑通告,跑这儿来放飞天性来了。

他们一群人在那儿玩儿,陈旖旎和陆眠都不怎么认识,她俩坐在吧台边上随便聊了会儿天。

后方舞池音乐响起,震耳欲聋。

陈旖旎其实没想到今晚会来这里,她以为沈何晏就是找个人少清净的清吧,他们几个喝点儿酒就回去了。

她一向喜静,下午被阮慈吵了一通就头痛欲裂,明天还有工作,这会儿坐不住了。

看了看表,也快十一点了。

她问陆眠走不走,陆眠又给她拉回去,显然是一分一秒都不想损失。

估计是因为外面有人蹲守,陆听白还下了门禁,喝的不痛快,非要在这儿浪到十一点再回去。

头顶的光都被晃成了大块大块的斑斓色块儿,陈旖旎被吵得有些迷迷瞪瞪,想捂耳朵。

陆眠靠过来,问:“对了,你妈今天下午找你什么事?”

“破事。”

“又是找你要钱吧。”

陆眠记得这样的事不在少数,阮慈一向花钱大手大脚,而沈嘉致的钱向来是沈京墨说了算。阮慈几乎一点儿都捞不到。

每逢这时候,就开始利用感情攻势,什么妈妈以前多么爱你和你弟弟——最喜欢的就是把陈旖旎的弟弟搬出来,恨不得用盐把她的伤口给泡烂了。

“我听说,沈京墨他爸跟你妈已经过不下去了,他们这么多年证都没领,什么都算不上。”陆眠贴近了,安慰着,“你也别难受了。”

陆眠拍了下她的脊背,想去安抚她。

忽然有一只手,代替了陆眠,拍了拍陈旖旎。

陈旖旎从四周一片嘈杂之中把思绪挣扎出来,回头去看,是个下巴蓄着胡子的陌生男人,睁着双猥琐的绿豆眼,笑着问:“旁边有人吗?”

“……”她皱了皱眉。

男人又指了指不远的沈何晏,估计是在一边观察他们很久了:“那是你男朋友吗?”

不过,好像没认出那是沈何晏。

陈旖旎还没做反应,那男人笑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们旁边,用很令人不舒服的视线将她上上下下打量。

她穿了身暗绛色旗袍,坐在这里是有些打眼。尤其是进来了这么久,特别热,她就把大衣外套给脱了。

男人指了指另一个瘦一些的男人,好商好量地说:“那是我哥们儿,算上我,你们两个跟我们走。多少钱你们说。”

“你有病吧?”陆眠又气又恼地喊。

陈旖旎以前在巴黎上学没少见过这样的男人。她手臂支在吧台,指尖夹着一支烟雾袅袅的烟,自顾自地抽烟。

眯了眯眼,看着男人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别开脸,没搭理。

那男人也笑,细细打量着她们,进一步说:“毕竟你们这么漂亮。”而后目光聚焦在陈旖旎侧脸,“尤其是你。”

沈何晏见状带人过来,喊了声:“——你干什么?”

陆眠把陈旖旎拉下来,三步两步跳下了高脚椅,害怕地躲到沈何晏旁边去。

那男人好像没听到刚才沈何晏那声似的,伸手就越过沈何晏要去碰陈旖旎的脸,“商量一下嘛?”

“你他妈碰哪儿呢?”沈何晏拎着个酒瓶,去挡他的手。

男人恼了,喊:“你他妈哪来的兔崽子——”

借着光,一下看清楚了。

“沈……”一开始还觉得诧异,确认了才冷笑起来,“是沈何晏啊?大明星也来这儿泡妞啊?”

又瞥陈旖旎,“你的妞?”

之前“沈何晏恋情”的热搜闹得不小,男人意识到了坐在吧台前,穿旗袍的女人是陈旖旎,又嘲笑起来:

“你说你们一天天装什么逼呢?不就谈个恋爱吗畏畏缩缩的,还澄清关系,为了骗你妈那几个破钱,假不假?”

他又对陈旖旎不依不饶起来:“你多少钱一晚啊?哦对,我听过你的事,你不是之前给哪个有钱人当情妇吗?你看我行吗,我也有钱的——”

那男人把皱皱巴巴的几张粉色钞票从裤兜掏出来,脑袋就挨了一瓶子。

“砰——”的一声动静不小,引得周围惊叫连连。

沈何晏一酒瓶下去就砸破了他脑袋,捏着破碎的瓶颈,猩红着眼喊:“你给我放尊重一点——想死是不是?!”

“何晏,过来啊,拉他一把啊——”

“这是喝高了吧,我靠,怎么闹得啊,人脑袋都砸破了——”

“靠!拉住他啊!要死人啊——他打起架来不要命的!”

几番纠缠都没拉住沈何晏,又是哐啷叮当的一通乱响,只觉得头顶的光在眼前晃得破碎不堪,人声阵阵。

不知道架是什么时候打完的,直到外面响起了一阵轰鸣的警笛声,接着,一切才归于平息。

*

沈京墨本来已经准备睡下了,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派出所。那边说,沈何晏打了架,需要人过来签字保释。

沈何晏没想打给他的。

警察把他手机通讯录里的人几乎全部翻了一遍,一个个问了过去。这是谁,这个是谁,这人跟你什么关系,你们什么时候见过,在哪里……

最近棠街好像在查毒品,对什么都监管很严。

笔录做完了,谁都说谁有理,猥琐男,和他、陈旖旎、陆眠,四人分坐两边,在冰冷的审讯室外。

警察问了三四遍,这个跟你一样姓沈,叫做“沈京墨”的人是谁时,沈何晏才僵着嗓子答了句:“我哥。”

凌晨一点。

沉稳的皮鞋声越来越近,踩着派出所一片冰冷惨白的光路进来。

陈旖旎垂着头,偏向一边去,只听着声音,没去看他。

“有人来领你了啊,”猥琐男噙着嘴角渗出的血,不屑地朝沈何晏笑笑,“我以为你是个没爹没妈的孤儿呢——”

沈何晏被触动了伤口,暴跳如雷地起来,扬起拳头又要去打他。

手腕被一旁笔挺高大的男人紧紧地抓住。

沈京墨眸色冷到极点,与沈何晏对视的一瞬,更冷了几分。蕴着满满的强硬和燥怒。

他捏着沈何晏的手腕,彼此互相拉搡着,谁也不让谁,很像是在较量。

最终是沈何晏拗不过他的力气,被他搡倒了,跌回了座椅里。

他束了束西装,冷冷说:“下次要打架,别顶着你这张脸。”

沈何晏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整了整衣服,坐定在座椅里。

沈京墨跟警察交流了几句,被领到一张桌子旁,照着警察指下的位置,微微躬身。

修长指尖捏住圆珠笔在纸上迅速滑过,签下了自己名字。

顺便瞥了眼那个被沈何晏打了一脸伤的男人的名字。

刚眯眸看了一眼,警察就把纸收走了。

再出去,审讯室外已经没人了。

沈何晏和陈旖旎坐在马路边一个长凳上。

那会儿打架时,她脚踝被飞溅过来酒瓶玻璃给划伤了,这会儿用卫生纸有一下没一下地去沾上面的血。

血已止住了,伤口凝结了,稍一走动,就有源源不断的血珠子渗出。

那一张纸都红了,沈何晏看得心惊胆战,劝她,“去医院吧,消消毒?”

陈旖旎摇了摇头,换了张干净的卫生纸,又俯身,去沾从伤口渗出来的血。

沈何晏又劝:“卫生纸不干净的,你至少要去医院消毒吧?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去医院吧,我让我助理来接我了,我们一起——”

她的脚踝被一只略带凉意的手牵过去。

沈京墨在她面前半蹲下来,他轻轻捏过她的脚踝,低垂着眉眼,观察了一下伤势。

从口袋掏出了条丝绸手帕。

她却用卫生纸去挡,“别……”

彼此的力道都很强硬,她挣扎着去推他,却被他狠狠地甩开了手。

他抬起头,看着她,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迎着光,他眼底像月色冷柔,忽然变得很柔软,很柔软。

她一愣,眼眶就红了。

别开脸,忽然就不敢再去和他对视了。

他将手帕仔仔细细地系在了她的脚踝上。打了个结。

起身的同时,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

沈何晏说:“让她去医院啊——感染了怎么办?”

他是真的担心极了,满头大汗地喊:“哥——那伤口很深的,万一要缝针怎么办?”

“去医院啊!”

“没见她不想去吗?”沈京墨冷冷转眸,眯了眯眼,语气又平又冷,“我给你经纪人打了电话,回去自己把今晚的事解释清楚。”

然后抱着陈旖旎,往自己车的方向走。

陈旖旎还在他怀里挣扎,推他的胸膛:“沈京墨!你、你别碰我——”

这几次她挣扎,力气就大的要死,推着他就要下来,他怕把她伤口弄严重了,头一次妥协了放了她下来。

她推开他,跌跌撞撞地,一蹦一跳地就要往马路边走。穿着高跟鞋,几次都站不稳。

他箍住她的腰,给她大力揽了回去,她却又开始挣扎:“我去打车,我要回家——”

“你别管我!”

“我都说了,你别管我了……”

他按着她腰,突然怒喝一声:“陈旖旎——”

“……”

她愣在原地。

他胸膛深深起伏着,眼底有不知名情绪暗暗涌动。

忽然一把揽着她过来,不由分说地将她脑袋按在自己心口,低哑着声音,

“我不管你谁管你。”

“回家。”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1章 幻觉 下一章:第33章 需要
热门: 彼岸花 女配是大佬[快穿]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逼受成攻[快穿]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82年生的金智英 空响炮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在未来承包食堂 竹书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