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暗涌

上一章:第27章 晚宴 下一章:第29章 掠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旖旎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谁撞了一下。

她正攀着沈何晏完成一个旋转,回身之际被撞得趔趄了一下,向沈何晏那边一搡,差点栽到他身上。

“小心。”

沈何晏轻声提醒,揽住了她的腰。

回头见一道背影擦着左右相拥往来的人们过去,逆着光,还没看清楚对方是谁。

再旋转时——

对上一双深沉的眼。

男人姿态矜冷优雅,周身散发着一股冷冽逼人之气,单薄的双眼皮弧度狭长而淡漠。

他穿着她今天下午为他挑选的西装,打着她为他精心打好的领带,牵住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江星窈近来风头无两,本身就足够吸引人视线,加上之前那个不了了之的热搜,现在和沈京墨一同框,自然引来了更多的关注。

四下议论纷纷,又开始猜测。

陈旖旎都顾不上仔细辩听,就觉得那些议论异常刺耳。

沈京墨一个缓慢回身的瞬间,比刚才阴鸷了许多的视线掠过了陈旖旎,又不动声色地收回。

沈何晏与他也有一瞬的对视。

互相都敌意满满,暗流汹涌。

沈京墨虚勾了下唇,对他笑了笑,而后他们相互牵着他们的女伴,背过身去,再也看不到彼此。

沈何晏也带着陈旖旎转过来,她也看不到他了。

舞跳到了白热化阶段,再过一个小高.潮,就要收尾。

沈何晏低声笑了笑:“过几天我生日,你要不要和陆眠一起过来?”

他像是怕她拒绝,特意提到了和“陆眠”一起去——是以朋友的身份邀请她,而不是其他,不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以前上大学时几人就经常在一起庆生,后来各自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沈何晏也天南海北地跑着拍戏赶通告,就很少能聚在一起了。

陈旖旎眼角一扬朝他笑笑,答应下来:“可以啊。”

话音才落,没留神又被谁撞到了。

“谁啊——”

沈何晏这下有些恼了,笑容还没扬起,登时脸色沉下,仰起脖子要去看是谁——

正好到了最后一轮交换舞伴的时候。

与身边一道凛冽气息擦着过去时,陈旖旎的手腕,突然被一个力道紧紧地攥住。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直接是被拽着在原地转了一圈,裙摆扬出一朵红色的浪花。

然后,稳稳地落入了一个怀抱。

沈京墨修长的五指收拢,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另一手自然地揽住她纤细的腰肢。

漂亮黢黑的眼眸眯了一度,对不远处怀抱空了的沈何晏温和地笑了笑:

“谢谢。”

而后臂弯轻轻一收,力道温柔又强硬,揽着她,轻快地旋出了中心人群之外,到另一边去了。

陈旖旎抬头,看着面前斯文矜冷的男人。

他也用一双阴鸷深沉的眼注视着她,眼底暗流涌动,唇边笑意似有若无:“跳得很不错,还记得我是怎么教你的。”

她偏开头,没好气冷笑了一声。

她的交际舞的确是他手把手教她跳的不错。

那年在巴黎跟他一起参加业内人士办的一个小酒会,她在那之前从没跳过这种舞。

那次是他带着她跳完了全程。

就像现在一样,跳的很慢很慢,步伐沉稳。却能把她一点点带入他和音律的节奏里。

让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无法挣脱。

沈京墨垂眼。

那一粒鲜红如朱砂,嵌在她两道纤长漂亮的锁骨之间的项链,映衬着她的白皙脖颈,和这么一身红到诡谲的礼服裙。

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动人。

就是一想到,有另一个男人,会比他还要肆无忌惮地攫取她的美艳动人,他就觉得万分不快。

他带着她,徐徐起舞,节奏绵长,脚步缓慢,更像是在与音乐的旋律厮磨拉扯。

他俯身,靠近了她的耳朵,低声问:“跟他跳舞开不开心?”

她知道他有意挑衅,于是挨近了他一些,对上他戏谑满满的视线,轻笑着:“很开心,在跟你跳之前我都特别开心。”

他脸色沉了几分,唇角依然噙着笑:“是吗。”

她点点头,不置可否:“你跟江小姐跳得不是也很开心吗?”

他抿唇微笑,不说话。

旋律加快,他轻轻地甩开了胳膊,将她送出去一截,在她快要脱身之际,又用十分强硬的力道将她拉了回来。

从身后抱住了她。

他一手将她的手腕狠狠地钳制在她腰后,表面上还带着她翩然起舞,相贴厮磨。

与她耳鬓相贴之时,他用温润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轻声地说:

“宝贝,你看看他。”

——远处,沈何晏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已没心思再跳,出了舞池,在一边一杯杯地灌酒。

今晚大部分媒体都是他找来的。

从进场到现在,一切都很顺利,他和陈旖旎也赚足了眼光和存在感。

但现在,都被沈京墨毁了。

这么多年,隔着一道舞池,他们之间的隔阂与裂痕从没有这么大过。

沈京墨与江星窈的事捕风捉影一直没下文,刚交换女伴时,江星窈也跟陆听白跳了一会儿。

可陈旖旎,是众目睽睽之下被抢过去的。

先前三番五次他都没有交换给他。

沈京墨之于陈旖旎,比起和江星窈虚无下文的捕风捉影,圈子里但凡有点了解的人们,都对他们的关系心照不宣。

现在,周围也有人开始窸窸窣窣地议论了。

沈京墨迎上沈何晏投过来的阴沉视线,对怀中的陈旖旎低声说:

“你看,我把你送到了他身边,让你给他做女伴,跟他在一起。可是——”

他顿了顿,笑意更深:“你最后还是我的,不是吗。”

他话音落定时,音乐也停下了。

四周静的吓人。

她靠在他怀中,手腕还被他死死地捏在身后,胳膊被扭得酸痛。

遥望远处的沈何晏,这一刻,突然觉得这偌大的宴会厅像是个巨大的金色囚笼。

逃不掉,躲不开,抽不出身。

“旎旎。”

她深深地提了一口气,顾不上他还想说什么,用尽力气转身,狠狠地推开了他。

然后提起裙摆,大踏步地走开了。

*

陈旖旎从卫生间补了妆出来,去了露台附近透气。

夜风凉的紧。

罗晶看她伏在栏杆边抽烟,脸色不太好,过来关切地问:“你怎么了吗?”

陈旖旎摇摇头,微笑:“我没事。”

“真没有?”

“嗯。”

罗晶刚见她和沈京墨跳舞时,他们之间就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了。

大家还议论呢,今晚她突然给沈何晏当女伴就足够让人奇怪了——先前也没传出沈京墨要找别人做女伴,他们都默认是她。

结果今晚是沈何晏带着她盛装出席,在来的媒体面前都赚足了存在感。

让人惊异万分。

今晚来的媒体也是足够的多,先前罗晶他们还统计过,按理来说是没这么多的。

听说,一大部分都是沈何晏叫来的。

LAMOUR记恨S&R故意撬人的事儿,心想是陈旖旎突然改变主意不给沈京墨当女伴了也不一定。

他们私下再如何别人管不着,那是人家的男女私情,但罗晶是知道陈旖旎的。她在工作上一直以来还是挺拎的清的,不会犯浑。

罗晶便也不多问了,和陈旖旎一起回到了宴会厅。

陈旖旎的目光向前飘了一段,前方像是圆桌会议一样,簇拥着沈京墨与陆听白一行人。

一个小小的庆功宴,来了不少人,全然成了个变相的业内人士交流晚宴。

沈京墨薄唇微抿着,姿态儒雅矜冷,没太多表情。旁边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跟他交谈,他偶尔微微颔首。

陆听白倒是比他话多一些。

正想着,蓦地,陈旖旎的臂弯被轻轻撞了一下。

“陈旖旎。”

沈何晏举着杯酒,盯着她笑,他身边跟着个一袭黑西装,留着半长不短的卷发,颇有艺术气息的男人,“这是向尧,你还记得他吗?”

陈旖旎听到这个名字,被眼前的男人用令她十分不适的目光盯了一会儿。

她才想起,他是他们大学时期的学长。

在这里能碰见向尧非常巧。

向尧家实属投资行业龙头,毕业后跟着家族入行。沈何晏要演的那个武侠片的一部分投资,也是向尧在做。

这次向尧过来找沈京墨谈合作,先前一直见不到沈京墨,他这回的项目也跟时尚圈沾点儿边,多方辗转了人际关系,才受邀出席了找个机会见沈京墨一面。

向尧说那边人太多,等快结束时再去找沈京墨。他不好叨扰。

只听沈何晏与向尧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陈旖旎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们说的都是些娱乐圈的七七八八,不涉及她的圈子,就插不上什么话。

她手握酒杯,唇轻搭在杯口,辗转到一边去,目光看向那边。

那会儿她推开他就走了,看都没看他的反应。

不过想想,众目睽睽之下被跳舞的女伴推开了,一向自持傲慢的他,脸色应该不会多么好。

沈京墨好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抬眸的一瞬,她就偏过了头去。

像是那会儿在车前没接他的手,跳完舞推开他时,头都没回过。

他心生不快,单手束了束领带,收回了目光。

“宋璨那个电影我知道,之前一直在拉投资。你别看他现在在国际上名声大,但他之前是混好莱坞的,拍的题材也偏冷,他的电影在国内反而没什么愿意投,”向尧和沈何晏聊起来,“对了,你那个电影是你哥给你找的资源吧?”

“嗯。”沈何晏浅酌红酒,点头。

“不错啊,”向尧搡了他一下,意味深长地说,“他之前扑了好几部了,就现在这个题材不错,剧本也不错,大家可都盯着呢,绝对能爆——你哥很有眼光啊,给你找了他,你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连个试镜的机会都挣不来呢。”

沈何晏笑笑,没说话,容色愈发冷淡。

向尧又指去一边跟别人说话的陈旖旎,目光毫不避讳地沿着她那身高开衩红裙上下游.移,意味深长地说:

“哎,她跟你哥好久了吧?还跟大学时一样吗?分了吗?”

沈何晏还是没接话,正好此时,陈旖旎酒杯空了,走过来要倒酒。

她酒量不是太好,沈何晏便主动接过她的杯子,去身后的长酒桌上找红酒。

液体盈了常量的一小半,沈何晏递给她时还嘱咐:“我跟你说好,你别喝太多。”

“……”

向尧这下看不懂了,左右将他们看了一看,他才想起,今晚是沈何晏与她共同出席,不是沈京墨带着她。

这是分了吧。

“陈旖旎。”

陈旖旎抬眸。

刚过来前与别人开了一通玩笑,笑意还未消,这会儿看向尧时,眉间蹙着一抹温柔,“怎么了?”

向尧半开玩笑地问:“你跟沈何晏好了吗?”

“……”

一句话问得她和沈何晏同时都有些尴尬。

她还没说话,向尧又问:“我记得,你以前和S&R的沈京墨在一块儿呢吧?”

向尧从大学起就听了关于她的大大小小不少传闻,一直很鄙夷这种贪图虚荣的女孩子。

“我以前就想问了,你跟沈总是什么关系啊?你们也不是同龄,你说被他包养了吗?”

“我听说他都要结婚了。”

“哦对了,你可别盯上沈何晏啊,是不是因为他马上就爆红了,所以你才跟他走得近啊,谁都知道宋璨那个电影……”

哗啦——

向尧还没说完,一杯红酒都泼在了他的脸上。

“操……”

四下俱寂。

动静不小,周围人全都看了过来。

陈旖旎在一众注视之中,放下空了的酒杯,脸色十分难看。沈何晏刚才没倒足酒,她是还想斟满一杯再泼出去的。

但酒瓶已经空了。

她恨恨瞪了向尧一眼,转身就走了。

向尧抖着湿淋淋的衣领在原地暴跳如雷。

沈何晏转身要去追她,被一边的经纪人拉住了。

向尧上大学说话就有点儿口无遮拦,刚弄得他也憋了一肚子闷气,这会儿见向尧气冲冲地去一边整理被泼湿的衣服了,他一手紧握住桌上的酒瓶,抬脚就要跟过去。

经纪人按下了他青筋毕现的手,低声说:“向公子给你做的投资,你得罪了他那电影还要不要了?”

“什么事重要什么不重要分不清吗?”

“还有这么多媒体呢,你要给你找事儿还是给我找事儿啊?”

“……”

沈何晏紧握着瓶身,狠狠地咬牙,胸口起伏了几番,平息了一下呼吸,才扔下酒瓶去找陈旖旎。

刚那边动静不小,陆听白也知道向尧今晚是来找沈京墨的,直接叫住了往这边走,要出去整理衣服的向尧,笑着揶揄了句:

“向公子脾气不小,可惜了,遇到了个脾气更大的。”

向尧与陆听白还算相熟,悻悻看了眼一边的沈京墨,索性坐了下来。

沈京墨一手支在沙发扶手,双腿慵懒交叠,指尖在酒杯杯沿摩挲。

他掀起眼皮,目光冷淡地望着坐过来的向尧。

向尧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害怕,第一次见沈京墨就弄成了这副模样,自然是又气又窘迫,语气却依然小心翼翼:

“沈总,我得换身衣服再来跟你谈——实在是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弄成了这样。”

“擦擦。”

沈京墨修长手臂扬出,递给向尧一张质地高档的丝绸手帕。

收到了他的好意,向尧且惊且惧地朝他笑了笑。

向尧见他并未有恼色,便开始擦拭着自己,难免抱怨几句:

“那个陈旖旎,本事不大脾气还挺大。沈总,她以前是跟你的吧?你知道她脾气这么差吗?”

“我以前就听说她心思不正,看看——她那个LAMOUR才起步,是想借沈何晏炒作吧?”

陆听白点了支烟,扬着脚尖儿听向尧抱怨,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始终容色倦冷的沈京墨。

说了一会儿向尧也就不敢说了,他心猜着,虽然陈旖旎是沈京墨的“前情人”了,但现在提太多也不太好,今晚的重点还是要谈合作的事。

“沈总,之前我给您发邮件说过的那个事……”

“我们的事不用谈了,”沈京墨依然是温和疏离的笑容,将他湿透的衣领上下打量,“不过你可以去问问陈小姐酒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晚宴 下一章:第29章 掠夺
热门: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云中歌3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余生请多指教 陛下请自重 村官桃运仕途 曾许诺·殇 安定的极化修行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驻京办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