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晚宴

上一章:第26章 失神 下一章:第28章 暗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红色的裙摆带动一阵凉风,拂过沈京墨的手心。

没接到人。

他的心好像也跟着落空了一块儿。

那一道红色纤影直往沈何晏的方向过去,她巧笑盈盈着,将手自然地放在了沈何晏手心里。

拎起裙摆,他们迎上簇拥过来的媒体,一齐向会场里走去。

沈京墨望着那两道背影,微微眯了眸。

会场门前的光好像也变得刺眼了一些。

还在车上,陆听白远见沈京墨伫立在门前,让司机往前开了一段,缓下车速的同时就喊停了。

陆眠也看到了沈京墨。

上次碰面还是在陈旖旎家中,那时他看到沈何晏送陈旖旎回家,脸色也不算多么的好。

这会儿他脸色可比那时差多了。

陆眠顺着他有些愣滞的目光一望,遥见一身燕尾服的沈何晏,已牵着红裙摇曳的陈旖旎进去了。

陆听白有一阵子没见沈京墨了。

他们家不比沈家的S&R涉及领域广,主要是做香水和海运生意的,他常要跑国外的研发中心,总碰不见面。

这次他们D.K与LAMOUR也有合作,所以今晚带着陆眠一起过来。

陆听白与陆眠过去时,沈京墨刚好也看到了他们。

“京墨。”

“嗯。”

陆听白自然是注意到了前面的情况,看沈京墨身边空空荡荡,笑了起来:“怎么,今晚就你一个?”

沈京墨横他一眼,眼神冷淡,与他和陆眠一齐向内走。

“有点惨啊。”

陆听白可不管沈京墨脸色多难看。他们从小到大就是什么玩笑都敢开的,自顾自地说着风凉话:

“啊,我认得,陈旖旎身上那条裙子是你们S&R的镇店之宝吧——这么舍得给她穿,然后眼睁睁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块儿么?居然还是何晏。”

在一记更冰冷的眼刀杀过来时,陆听白眯起一双桃花眼,笑意更浓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可真大度。看到了吗陆眠,这才叫模范好哥哥。”

陆眠就差掩着嘴偷笑了,忍了又忍,没敢笑出声。

陆听白调笑了两句也就适可而止地不说了,恢复正色,与沈京墨随便聊了两句工作上的事,三人一齐往宴会厅走。

业界巨头S&R和D.K,加之新兴的LAMOUR聚在一起,还有新晋影后江星窈和近来风头正盛的沈何晏坐镇,来得媒体不少,几乎是一路踩着闪光灯的白光进去。

他们已经算是晚一步来的了,此时宴会厅内人头攒动,言笑晏晏,非常热闹。

江星窈也来了。

她先到一步,与几个圈中好友和名媛在一起聊天,与各种人合影写签名。

等到了沈京墨来,她过来主动打了声招呼:“京墨哥哥。”

又转向一边的陆听白:“听白哥——”

“我们差不多大,叫哥哥就算了,”陆听白笑着打断她,将一边的陆眠揽过来,“这才是我妹妹。”

大家从小都是一块儿长大的,长大后各奔东西,有了自己的事业后就更少有交集了,很少聚在一起。

陆眠跟江星窈打了个招呼:“星窈。”

江星窈知道她与陈旖旎关系交好,不自然地朝她笑了一下,跟她点了点头,而后迎上沈京墨和陆听白,一齐向宴会厅的另一边走去。

今日是LAMOUR坐镇主场,包括陈旖旎在内的几位主创,自然是人群的焦点。

陈旖旎与沈何晏一齐出现就足够打眼,已与几个投资商和股东推杯问盏着聊得火热。

其后沈京墨一行一到,再加上个江星窈,一时引来了更多的注视,人群的重心登时转移了。

“是沈京墨和江星窈诶……”

“啊,还有D.K的小陆总——”

“前阵子那个热搜……”

江星窈一听“热搜”,登时向前几小步,与沈京墨并排。

今晚来了不少媒体,四周闪光灯闪烁,她努力维持着一贯在镜头前优雅大方的形象。

因为上次热搜的事儿她没少被人嘲讽,但一直捕风捉影的没了下文——其实这事不出面解释是最好的。

不过,到底也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儿。

沈京墨与身边的陆听白交谈一二,找了处位置坐下。江星窈也坐到一旁去了。

周围议论四起,说什么的都有。

还在交谈的几人连一口酒都没喝,匆匆撒下了陈旖旎他们这边的人,就殷殷地去跟沈京墨与陆听白打招呼了。

两位业界翘楚身处人群,一个是顶奢集团的太子爷,一个是知名香水品牌D.K的新任总裁,再加上个新晋影后江星窈,三人坐在一起颇为打眼。

陈旖旎手捧酒杯,眯了眯眼,一个转身的瞬间,不由自主地向那个方向投去目光。

沈京墨容色倦冷,在旁边一众热闹的簇拥之中,气势矜冷得仿佛置身物外。

他也遥遥地,向她投去目光。

从下午在S&R到坐他的车来这里之前一切似乎都还算正常不过。但她现在明显一副不想搭理他的表情。

尤其是看到他身边还有江星窈。

两处视线心照不宣地一撞。

她眼角立即一勾,转开了目光,不再看他。

沈何晏在一边说:“我们去那边吧。”

陈旖旎点头朝他笑了笑,一手自然地挽上他臂弯,和他一起朝那个方向过去。

沈何晏呼吸不由地一窒。

从今晚进了宴会厅的门到现在,挽他的臂弯,对于她来说,好像就是个再自然不过的动作。

是了,今晚,她是他的女伴。

早上他不过试探性地顺口一提,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昨晚与沈京墨交锋了一场差点撕破脸,他还在惴惴难安,回去的路上,陆眠却对他说,或许她和沈京墨这次是真的要结束了。

他心猜着,奶奶昨晚见她估计也是想提醒她,沈京墨是要结婚的,和她绝无未来。

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沈何晏也回头朝沈京墨的方向望了一眼。

沈京墨目光落在他身边的陈旖旎身上,挪也不挪。

逐渐变得阴鸷深沉。

想起沈京墨昨晚对他说,让他试试看。

态度多么的倨傲不屑,胜券在握,仿佛他的一切只能他给予,他注定只能像从小长辈们和别人鄙夷的那样——

没了你哥,你就什么都不是。

只能他给你,不能你争夺。

他们情同手足了这么多年,在沈京墨面前,向来是他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而沈京墨也几乎不曾对他流露出如此的狠意。

昨晚还是头一次。

——他要他试试看,那他偏要试试看。

她穿着你为她选的红裙子,她被你像礼物一样送到我身边,她被你后来居上这么多年。

但她最后却是我的,多么讽刺。

谁让你自私自大至极,谁让你不爱她。

*

轻缓悠扬的旋律落在脚下的一刻,陈旖旎站在灯光下,还有些局促,缓缓抬头,沈何晏欠身向她伸出手。

她有些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犹豫着问:“我们真的要跳吗?”

其实她不怎么会跳舞。

除了钱和跳舞,她从小到大还真没因为其他方面苦恼过。

初中学校文艺晚会,班级上台表演,因为她踩错了一个鼓点,导致班级没得一等奖,被同学戳了两年的脊梁骨。

其实那次也不全怪她,是旁边的同学转身时撞了她一下。

她本来就怕因为自己反应慢破坏队伍整体的协调性而感到紧张,于是脚步全乱了。

一天之内沈何晏就将他那头蓝不蓝,紫不紫的头发染了回去。

他最近好像真的开始走成熟款的路线了,今天还穿了一身笔挺优雅的黑白撞色燕尾服——正经又张扬,尝试很大胆,夺得了全场的目光。

刚他牵着一身夺目红裙的她进场时,就在追进来的媒体面前刷足了存在感。他应该是天生属于聚光灯的人。

他们不是现场的唯一一对舞伴,却吸引了足够的目光。一时闪光灯四起。

沈何晏笑着催促她:“快啊,大家可都看着呢。”他又压低了声音,靠近她耳边,“你别让我丢脸啊。”

陈旖旎不由地想起了沈京墨那会儿在车上对她说:“今晚好好表现。”

——那她就好好表现给他看。

犹豫了一会儿,四下目光簇拥着,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其实也不好驳沈何晏面子。

于是提了口气,轻轻将她的手放入他掌心之中。

被他牵住的一瞬,周围闪光灯闪得更是刺眼。

能感到,不远处有冷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不用回头去看,都知道是谁。

她有那么一刻的恍然。

想到那会儿沈京墨也这么在车前向她伸出手。

旋律徐徐流泻,沈何晏牵着她入了舞池,带着她翩然起舞。

她一手搭在他肩上,他小心地环住她的腰——揽住她的力道略带试探,不比沈京墨,总是于温柔中带着强硬的。

她有些不习惯。

不过也是头一次发现,原来除了沈京墨,接触别的男人,好像也没那么难。

于是,她抬头与他柔和地对视,努力露出微笑。

心里却还在想,但凡当时沈京墨向她伸手存在一点点的真心,甚至他对她表露出一丝丝在乎,她都愿意去牵他的手。

可他没有。

不远,沈京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众人瞩目之下相拥起舞的男女。

红裙的确比黑裙更适合她。

暄映得她容色潋滟,笑容明媚,比平日穿旗袍时的那样端庄风情的模样,更藏了几分野性。

又不知是谁招呼了一声,轮到了他们这边,前后左右的人徐徐入场,最后,他也牵着江星窈入了舞池。

江星窈本来没想到他会同意邀约,被他牵住的时候,心跳得喧嚣。

她遥望着远处还与沈何晏翩翩起舞,言笑晏晏的陈旖旎,再见沈京墨,虽风度翩翩,却是一脸相反的倦漠。

她就看不懂了。

他对她依然只是出于礼貌。

宴会厅内灯火葳蕤,四处却都是心怀鬼胎的交汇,暗流汹涌。

跳舞的主意是陆听白出的,这会儿说要交换舞伴,也是他平地一声,惊得舞池里貌合神离的几人同一时刻慌了手脚。

他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爱玩儿,对他有些了解的,只得笑笑去纵容了。

陈旖旎和陆眠关系好了这么多年,久闻陆眠的哥哥陆听白大名,LAMOUR与他们D.K工作上也有些往来,但算起来,她和他还真的没见过几次。

这会儿她从沈何晏身边盘旋到他手中。

被笑容温柔凉薄的男人牵住时,她还有些诧然。

头顶的水晶吊灯晃碎了她视线,仔细从逆光中分辨出,牵住她的人,不是沈京墨。

有点儿像啊。

她轻声打了个招呼:“陆总好。”

他们在后半年也有商业合作,当初还是沈京墨牵针引线。

陆听白望着面容明媚的女人,并未与她打招呼,只微笑着问:“报复他爽不爽?”

陈旖旎机械地眨了眨眼:“什么……”

陆听白微微俯身,贴近她,扬了下眉眼,暗指不远处的沈京墨,“你看他,脸色多难看。”

陈旖旎自然是知道他们关系交好,而陆听白这么一句明显是在刻意调笑。

可她分不清他的目的,只淡淡笑着:“与我无关。”

陆听白笑了笑,便也不多说了。

感情的事,向来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旁人说的再多,深陷其中的局中人,依然走不出这局中局。

又一次被交换到了沈何晏身边。

沈何晏今晚心情不错,这会儿也不会因为她牵住他而感到紧张了,他自然地将她拉了过来。

“我可告诉你,陆眠她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何晏哼笑着,朝一边将陈旖旎交换过来的陆听白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他们从小到大关系一向好,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是想开就开的。

陈旖旎看着沈何晏,目光柔和又疏离,微微笑着:“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何晏抿了下唇,不解地看她。

“你也知道的,不是吗?”她笑吟吟地说。

又一次交换舞伴,应是沈何晏将她交到沈京墨手里。

她话音落下时,沈何晏凝视着一脸笑意盎然的她,眸色一点点阴沉下去,唇边的笑容也跟着僵硬了。

于是他和她,谁也没有动作,心照不宣地相拥,擦着沈京墨的肩膀过去。

一次又一次。

第二轮,依然没有交换给他。

第三轮依旧如此。

沈京墨在一边,一次次落了个空,脸色比刚才差了不少,与江星窈跳舞时维持着的优雅笑容,也倏然冷下了大半。

全场只有他没有交换过舞伴。

他的心口,这才有被剜下一块儿肉的感觉。

这也才知道,那些前些日子,在他胸口久旋不绝的不适感,原来叫做在意。

她经过他身边时,还勾起眼角,用略带挑衅的视线,不动声色滑过他的脸。

张扬又大胆。

想起刚才陆听白问她,报复他爽不爽。

是,爽极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6章 失神 下一章:第28章 暗涌
热门: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少女的港湾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老张的哲学 逼受成攻[快穿] 术士的幸福生活 乡村教师的艳情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 撒娇第一名[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