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诱饵

上一章:第22章 交锋 下一章:第24章 漩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早六点半,陈旖旎起了个大早。

很难得,往常她一醉得人事不省,第二天醒来绝对头痛欲裂。今天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倒像是睡了个自然醒。

还记得昨晚是陆眠和沈何晏送她回来,不过她实在不胜酒力,一上车就睡得天昏地暗没了意识。

凌晨醒来过一次,发现床边床头柜上放着解酒的温牛奶。

还被人很细心地放入了保温瓶里,喝的时候不凉也不烫嘴。

温热可口,刚刚好。

应该是牛奶的功效,酒劲儿没了,她一晚上都睡得很不错。

靠在床头片刻。

八月末,气温急转直下,不是寒风就是雨,风嚎啕了几天,今天终于携来一场瓢泼大雨。

如注暴雨将通明透亮的玻璃冲成了磨砂色。

港城要十月才供地暖,这会儿就能隐隐地感觉到寒意了。她披了件外套下床。

她身上的衣服也被换成了她的丝绸睡裙。她心猜着,或许是陆眠。

家里衣帽间里还挂着沈京墨的西装和衬衫。

上次他来过她家,一直没有拿走。她熨好了挂着,这些天也就忘了。

她站在他的西装前片刻。

轻轻靠上去,贴近了高级布料的纹理,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围拢住她。

她轻轻闭上眼。

心想着,应该找个机会托人还给他。

去厨房冲了杯咖啡提神。

苦涩液体在舌尖一点点弹开,刚起床的疲惫感稍消。她随手拨开放在吧台上的小音响。

时间还早,踩着蓝调音乐低沉优雅的旋律,又去了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

靠在浴缸里抽着烟,思绪跟着烟气渐渐沉淀。

抬眸,望着玻璃上横斜的雨点,目光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晃了一瞬,想到了昨晚自己在车上做的梦。

她摇摇头,想晃走和他有关的思绪,闭着眼凝神片刻,忽然就有些困了。

然后又想起,沈京墨是不让她睡浴缸的。

有次她在浴缸睡着,要不是他半夜起来发现了她,估计就溺死了。

又想到了他。

她没好气地朝潮热的空气中吐了个烟圈儿,舒缓着思绪。水面上的泡沫被吹拂开,飘远了。

聚散有时。

抽完了一支烟,浑身的倦怠感也慢慢地随着水汽蒸发掉了。

正准备出浴,接到了沈何晏的电话。

说起来,沈何晏平日里忙着拍戏录综艺赶通告,能打给她真是一件稀奇事。

心猜着他怎么有空联系她了,电话已经通了。

沈何晏今天要去跟一档新综艺的导演谈合作,他坐在保姆车里,助理在一边帮他整理身上的衣服。

“你居然醒这么早吗?”他轻声笑了笑。

陈旖旎每次喝完酒就断片儿,这会儿听到他的声音了,才想起昨晚吃过饭后,他们一起找了个pub喝酒。

喝着喝着,沈何晏就抱着吉他去舞台上唱歌了。他以前好像就很喜欢唱歌,高中的校庆晚会上也唱过。

后来好像是陆眠来了,她依稀说了很多胡话。

再后面的事,模模糊糊的就记不太清了。

陈旖旎说:“不早了,都八点多了。”

“头还疼吗?”

“说真的,一点都不疼。”陈旖旎从浴缸站起,随手去架子上拿了条浴巾,随便披在肩。

纤长的腿迈开,向外走。

沈何晏听那边水声哗啦一响,人跟着默了须臾。

昨晚那一丛柔软,坠入他怀里的那一瞬的触感,在他心中徘徊了一整个晚上。

刚化妆师给他化妆时还抱怨他黑眼圈儿过重,要多用一层遮瑕去遮,不然上镜了气色看起来很差。他昨晚喝了酒,还有点儿水肿。

“牛奶是你煮的么?”

陈旖旎轻笑着问。

在她印象里,陆眠可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看到灶台上的锅碗瓢盆就害怕的人。应该不可能是她。

沈何晏轻轻皱了眉。

半晌,僵着嗓音,不自然地笑了笑:“嗯……是。”

还挺细心。

陈旖旎想着,温声说:“那谢谢你啊,今天我的头一点都不疼了。不然一会儿去公司开会我会很难受。”

“啊……那就好。”沈何晏有些不舒服地在座位上动了动,顺手赶走了一旁为他整理衣服的小助理,抱着手臂调整了个坐姿,换言道,“对了,你今晚有什么安排?”

“什么安排?”

陈旖旎倒花茶的手一停,古怪地重复一遍。

“啊,就是,”沈何晏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今晚不是LAMOUR的庆功宴吗?就你们杂志……”

“啊,”陈旖旎轻叹一声,放下手里的茶壶,想到什么了似地接过他的话,“我记起来了。”

真是醉一次酒什么都忘了。

下周《LAMOUR》的创刊号将实物与电子刊同时发售,开了个庆功宴祝大卖。就在今晚。

干枯的玫瑰花苞被热水一点点地吹沸,变得柔软饱满,花瓣柔润地绽开。

有香气袅袅飘拂开。

她轻轻沿杯口吹着气,淡声地说:“大家不都一起去么,我能有什么安排。”

心底打了个马虎眼。

果然,很快沈何晏就说:“那我——晚上过去接你吧,我上午就忙完了,下午去健身房。你什么时候下班给我打个电话,晚宴八点开始,你应该可以忙完吧?”

“一起去?”她笑吟吟地直戳着他命门过去,“给你当女伴么?”

听那边沉默了,她又疏懒地靠入座椅,双腿微叠,脚尖儿轻扬着,“你直说就可以。”

“……”沈何晏从她的话语里并辨别不出几分真心,良久,才轻缓着声音问,“可以吗?”

陈旖旎侧头去看窗。

热气袅袅,拂过她眼底。

不由地想起了昨天傍晚在沈宅杜兰芝对她说过的话。杜兰芝虽拐弯抹角,但已近同明示。

明示什么,不言而喻。

半晌,她笑开了,语气却是淡淡。

“为什么不行。”

*

创刊号的筹备工作告一段落,现在大家都全身心地将精力投入到一个半月之后2020AW·LAMOUR秋冬大秀上。

陈旖旎去公司时还没来几个人。

前段时间她因为生病一直气色恹恹的,今天精神状态不错,容光焕发的,应付工作都比平时更行云流水。

温烺坐在会议桌对面,听她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接下来的工作,眼光一直在她脸上打着转儿。

她今天妆色比平时稍浓了一些。

本就是明媚张扬的长相,多看一眼惊艳,再看一眼风情逼人,多看几眼,也觉得十分耐看。

今日妆容这么一衬托,更是媚中带媚。

用了玻璃质感的葡萄红色唇釉,给整个妆面增彩三分,更潋滟。

“你谈恋爱了吗?”

温烺最后狐疑地问了这么一句。

满会议室就只有她和温烺二人,其他人趁着中场休息出去透气了。

陈旖旎头也没抬,手下翻看着文件,应了声:“对。”

“……”

温烺一时无言。

她合上文件夹,推到温烺面前去,扬下巴点了点,笑起来,“来,看看我男朋友,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

温烺没忍住,看着她笑了笑。看起来她的确心情不错。

接过文件夹打开翻看,他边说:“那不成,这也是我女朋友。不能乱挑毛病,不然你让我收拾收拾滚蛋了怎么办。”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陈旖旎哼笑了一声。估计他还因为那天和S&R的人开会她一直挑刺儿不给对方余地,还说让他跳槽去S&R的事儿不高兴呢。

会议准备收尾,罗晶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脸色都变了,急匆匆地说:“大秀那边有个叫coco的model……”

陈旖旎眉心一跳,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和一会议室人同时看向一脸焦虑的罗晶,“怎么了吗?”

“那不是个名模吗?去年还在维密走过秀呢,”温烺与旁人面面相觑一眼,“当初为了请她来我们还花了不少钱和精力。”

“是啊,她可是模特圈出了名的大牌又难请。”

“出什么事了?”

“……对,”罗晶有些欲言又止,吞了吞口水,最后看了眼陈旖旎,“S&R把她撬走了。”

“……”

温烺是个暴脾气,在一众沉默中先怒了,“怎么这样?!我们大秀四十几套服装十几套都是她穿,她领场的啊!说跳槽就跳槽吗?”

“——为什么挖她?”

“S&R的新品发布会跟我们就差一天,当时还以为能因为杂志合作借个东风呢。”

“沈京墨到底要干嘛……”

沈京墨名字一出,四下都去看陈旖旎。

陈旖旎也是一头雾水。本来今天心情不错精神也好,这会儿一屋子眼睛全看着她,她头就开始痛了。

抬手,揉了下眉心,她淡淡说:“直接联系到她经纪公司,支付违约金吧。我们签了合同的。”

“不是那点违约金的事,我们的服装……”

“还有一个半月,重新约模特再彩排也太赶时间了吧……”

“最近国内外秀展扎堆开,哪有人给我们请?”

陈旖旎跟温烺早在半年前秀展筹备初期,就辗转了许多关系请coco来给他们的大秀做领场model。

有名模控场,这对于LAMOUR在业界立足至关重要。

而此人又是出了名的腕儿大难请,脾性刁钻,当时为了请她来没少碰壁吃苦头。

陈旖旎上次喝醉就是为了请她,和温烺一起去跟几个紧握时尚圈人脉的人喝酒,一杯杯给灌醉的。

一会议室人彼此相望无言小半分钟,温烺忍不住了,对陈旖旎说:“你别看着我,你倒是说话啊。”

“说什么?”陈旖旎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我早给你说过了,他才没那么好心。上次你还上赶着让我去谢谢他。”

她见温烺脸色黑沉了大半,语气依然淡淡的:

“换人吧,圈内的New Face也没关系。顺便安排大家下午开个会,或者你们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都可以跟我说。”

忽然,温烺噌地从座位上站起。可人就那么杵在那儿了,半天没动静。

“……”吓得一屋子人不敢吱声。

最后,他敛去眼底多余的神色,似乎在为之前对沈京墨大夸特夸,感恩戴德而感到后悔,动了动唇:“我出去冷静一下,大家散会吧。下午开会再商量。”

于是就散会了。

陈旖旎没心情去吃午饭,坐在办公室里,心烦气躁。

心想着,温烺应该不可能像上次要给沈京墨道谢一样直接一个电话杀过去吧?他虽脾气不好,但遇到大事还算是有分寸的。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楚觅火急火燎地进来,说温烺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沈京墨的秘书那里,要约沈京墨亲自谈,这会儿直奔S&R去了。

温烺那些年和陈旖旎一起在法国打拼,携手并进克服难关一起走到今天,他对LAMOUR的感情和荣辱感不比陈旖旎少。

陈旖旎眼皮一跳,还没说话,手机就响了。

是沈京墨亲自打来。

他们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他低沉嗓音字字顿顿传入她耳,凉薄又辽远,

“自己过来。”

*

陈旖旎乘着沈京墨的私人电梯直达S&R大厦五十层。

她去时他正在开会,Jessie过来帮她冲了咖啡。

她从他办公室的沙发上起身,走到窗前。

说不安是有的,她都不知自己是开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直接出言声讨他。

又开始下雨。

赶上润季,港城就难得有个艳阳天。

他办公室的陈设还和她上次来时一样,没什么变化。

桌角放了一瓶香水。

精致小巧的香水瓶上嵌着S&R的金字,底下一小行字母——

BROKEN HEAVEN。

外面黑云压城,雷声阵阵。

高楼攀云附日,几乎要戳破穹顶,像是一丛丛黑色钢筋插在乌云里,气势颓颓。

很像是坠倒在乌云之中,摇摇欲坠的天堂。

她刚拿起香水瓶,打开了盖儿,嗅了嗅,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沈京墨推开办公室的门。

雨点横斜,一片氤氲的落地窗如一块巨大的幕布包裹住她。

她就站在那里,一抹纤影歪歪斜斜嵌在雨幕中。柔媚的侧脸轮廓都仿佛虚幻了一度。

回头看他,气色比那天生了病的模样好了很多。

两处目光交汇。

一个潋滟,一个深沉。

他轻抬起倨傲下颌,缓步上前,将手里的文件轻轻放在桌面。

而后一手绕过她纤腰,手臂支着桌面,徐徐靠近她,一双黑沉眼眸凝视住她,微笑着,沉哑嗓音低缓深沉。

“今天很乖,不用我亲自去抓你。”

她看着他,红唇缓缓勾出笑容,恶作剧一样抬起手腕儿拿起那香水,对准了他的脖子。

正要喷,他眼疾手快地钳住她,将她胳膊一扭,整个人翻过去,顺势反压过来。

下巴枕在她肩窝,一手环住她腰肢,气息低沉温热。

“你来求人,就这个态度吗?”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章 交锋 下一章:第24章 漩涡
热门: 孤城闭 骷髅幻戏图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情迷乡村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降维碾压[快穿] 完美人生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捉住病娇咬一口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