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色

上一章:第19章 错觉 下一章:第21章 燃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近通告一个接着一个,加上为了拍那个电影成日地泡在健身房里,沈何晏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昨晚连夜录了个娱乐综艺,下午睡了一觉起来,没让助理送他,也没给奶奶打电话,就开车不请自来了。

为了录那个节目,他在录之前漂了这么一头蓝不蓝、紫不紫的头发。

他以前一直走乖乖牌路线,这么一尝试,倒是很张扬大胆,让人耳目一新。

上次和江星窈一起给《LAMOUR》拍的封面大片流出后,受到了一致好评,昨天他还因为换了发色和新造型上了一波热搜,公司里有几个挺迷他的小姑娘刷微博刷到了,一中午都在茶水间讨论。

这会儿他那颗彩色脑袋从车窗户里冒出来,跟陈旖旎打了声招呼。

陈旖旎停下脚步,本来心情很差,看到他,没忍住抿了下唇,就轻轻地笑了起来:“你这什么颜色啊?”

“为了录节目随便漂的。”沈何晏停下车,手臂搭在车门边儿,眯着眼朝她笑。

他顺手揉了把蓬松的发顶。洗过澡后,还沾着些许未消散尽的潮气。

下午一觉起来就快到傍晚,他冲了个澡就过来了。回趟家也不是出席什么场合,就没有刻意做造型。

他本就是自然卷,头发微微打着卷儿,覆在他一张精致得女孩子看了都会很羡慕的小V脸上,琥珀色瞳仁中倒映出车门边她的身影。

笑容更浓,眼中却不乏打量:“你怎么过来了?”

她一直以来可都是能不过来就不过来的。

“过来给奶奶帮个忙。”她轻声说。并未直言。

“什么忙?”

“没什么,小事。”

隐隐能听到远处海浪翻涌声,都几乎盖过了她轻小的声音。

四周风声阵阵,夹着刺骨的寒。

陈旖旎攥了攥领口,将双手随意地放在风衣两侧的口袋中。一到这种天气,薄驼绒驱不了这种劲风携来的寒。

她两手的手心却捏了一把湿寒的汗。

心好像也被泡皱了。

沈何晏略一沉吟,也不打算问到底了,只说:“那上车吧,正好碰见你了,我们叫上陆眠,找个地方去喝一杯?我们很久没坐下来聚聚了。”

“你今晚没别的事儿啊?”陈旖旎站在原地没动作,她笑着笑着,嘴角就有些僵,“你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

她下巴轻轻一扬,指着刚才出来的方向。

她说的“那边”,不是泛指,而是特指刚才去过一趟的沈宅。

在她的口中,那里不是“家”,也不是“沈京墨的家”或者“沈何晏的家”。

那是一个,她本不该去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沈何晏和她,甚至随便一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晚点回去也可以的,这个点儿了,我奶奶应该已经吃过饭了,”沈何晏轻轻舒着气,两手握紧了方向盘,舒缓着略有些紧绷的十指,抬头,对她温和地微笑,“上车吧,这条路出去很难打到车。你看,天很黑了。”

平视远处深蓝色的地平线,夜色犹如一个开了盖的黑色的匣子。

海面沸腾不止,波光粼粼,溢出满目星光。

她眸光动了动,收回目光。上前一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

沈京墨坐在车里,活动了一下开了一天会而微微有些酸痛的肩颈。他单手拆松了领带,舒缓了一下呼吸。

港城靠海,多丘陵,一条道路盘着半山蜿蜒上去。

浓稠夜色在眼前变得愈发狭窄,也益发的深沉。

缓下车速转了个弯,透过车窗,看到沈何晏的车擦着他的车过去。

车型并不很打眼,但沈何晏开着车窗户。

单手握方向盘,搭在车门边的手还夹着烟,虽戴着墨镜,那个不蓝不紫的脑袋还是很有辨识度的。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沈何晏似的。

张扬得扎眼。

后座,好像还带着谁。

沈京墨远见车走远了,也没多心,摘下了眼镜,揉捏了一下眉心。而后抱臂环胸,靠在座椅里浅眠了片刻。

很快,就到了家。

走进家门,沈京墨脱下西装外套,递给了一旁的佣人。

“先生回来了。”

“嗯。”

客厅灯火通明,暖橘色的光围拢住,静静将这一方天地环绕起来,像是一座安静的佛龛。

奶奶杜兰芝听到动静,头也没回,懒懒地甩来一句:“京墨回来了?”

沈京墨一点头的功夫,走过去坐下,疏懒地靠在沙发上。

容色倦冷,不乏疲态。

“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沙发那边,佣人给杜兰芝夹着坚果的果壳。

杜兰芝眼角一挑,睃了他眼,语气古怪,“还得我亲自给你打个电话请你过来——何晏就比你懂事的多,什么话都不说今天就来了。”

沈京墨想起刚沈何晏的车擦着他的过去,有些在意地问:“何晏什么时候来的?”

“——还说呢,”杜兰芝没好气地哼了声,不大愉快,“瞧瞧,门都没进呢,就跟着阮慈家的那个丫头走了。”

沈京墨按揉眉心的动作一顿,抬眸问:“她来过了?”

“是啊,”杜兰芝漫不经心说,“下午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这不年不节的,说非要过来看看我——我嘛,你也知道的,和她妈,跟她,都没什么可说的。谢天谢地,不是来气我的就不错了。”

说着,杜兰芝就捂着胃,还煞有介事地皱起了眉,连连低呼:“我这胃啊,这会儿就不对劲了,一见到她和她妈我就生气胃疼。”

沈京墨冷冷地看着杜兰芝,默了一会儿,薄唇动了动,没什么情绪地说:“我说过了,搬出去清净。”

这么多年杜兰芝跟阮慈,像是一定要斗到底非要分出个胜负似的,谁也不肯搬出这里。

杜兰芝认为这房子是他们沈家的,绝对不能便宜了阮慈让她白白住在这里,还舒舒服服地跟沈嘉致和和美美,简直做梦;阮慈认为,就算没领证也没举办婚礼,但她和沈嘉致是真心相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必须住在他的家里做个阔太太,而不是在外面别的什么地方找个金丝笼把她养起来。

所以她们宁愿成天一个见不得一个,互相恶心,也不愿谁退缩妥协了就此息事宁人。

半年前杜兰芝胃穿孔,做了个手术,那段时间沈京墨安排了一处风景环境都宜人安静的宅子,派人将她安顿在那边疗养,可算是安稳了一段时间。

结果可好,老太太身体刚好转就嚷嚷着要搬回来。

沈京墨甚少回这边,先前杜兰芝跟他抱怨过阮慈,他提起搬出去的事,杜兰芝却一下觉得是自己被折辱了,好像是她认输了似的,千分万分的不肯。

他自那之后再没提过。只觉得心烦。

“要搬也是她搬——花着我们的钱,还住在我们家,哪里这么好的事?”杜兰芝这回听他提起也是忿忿,瞧了他眼,“我看你啊,现在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沈京墨冷着脸,没说话。

“你说你,都29的人了,一天天心还野着,正事一点都不上心,你到底结不结婚了?我还说呢,有空了去看看你妈,忙归忙,你也别成天把心思放在不该放的人身上。”

他越来越心烦,长腿挥开,起身欲走。

“——你干嘛去?”杜兰芝从沙发起来,望着他背影,登时没了好声气,“别又去找她吧?我之前都不说你,不代表我不知道——刚何晏也是二话不说跟她跑了!她是个妖精嘛把你们兄弟俩都迷成这样,这么放不下她?她给你下蛊了是不是?啊?”

沈京墨接过佣人手里的外套,穿回身上,束了束下摆,裹紧一线窄腰。整个人笔挺高大,气势矜冷深沉。

杜兰芝噼里啪啦地说完了也没见沈京墨有什么反应,吭哧吭哧直喘气,“京墨,跟你说话呢——”

沈京墨这才回头,眼皮掀开个寡漠弧度,回望一眼,无半点情绪地微笑着,“生气伤胃,您何必呢,休息吧。我过几天再来。”

说罢就走了。

坐在车里,不知是否是刚才那么一通唠叨扰得他心烦还是什么,太阳穴一阵阵的疼。

松了领带,却总不够舒服。

望着窗外愈发浓稠的夜,一时心烦意乱。

“沈总,去哪儿?”司机久没收到指令,瞧着他脸色不好,战战兢兢问了句。

“回家。”

*

无数条街道披着灯红酒绿的外衣,街道交错缠绵,弥漫着阵阵酒气。

满是醉生梦死的味道。

陆眠姗姗来迟,推开Pub的玻璃门进来。

头顶铃铛一响,溢出满目五光十色。

没有嘈杂的震天响的音乐,只一个弹吉他的男人,在三尺宽的舞台上拨弦吟唱,舒缓动听,让人心神宁静。

逆着光,看不清形容。

这家叫做QUESTION的Pub位置十分隐蔽,陆眠找了一路,才在长街尽头一处不显眼的角落找到这里。

还差点错过。

内部也不大,只一个左侧的吧台,前方一处舞台,右侧三五张桌椅。

陈旖旎一人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长腿微微交叠。手拿酒杯,指尖夹着支女士吸烟,一手轻搭下颌,望着舞台上弹吉他的男人。

烟气袅袅,勾出她柔媚的侧脸和虚勾一抹的红唇。

说不清的风情动人。

头顶洒落五颜六色的光,她穿一身月白色旗袍坐在这里,有种不合时宜与场合的反衬美。

见陆眠来了,陈旖旎回头,眼角一扬,朝陆眠笑了笑:“这里。”

陆眠走过来,坐到她身边,捕捉到一丝酒气。

“你喝多少了?”

陆眠知道陈旖旎的酒量一向不如她,喝两杯就不行了。这会儿闻到这么明显的酒气,问了句还没得到答案——

琥珀色的液体一晃,送入了她视线。

陈旖旎一手支着脑袋,看了眼陆眠:“还挺好听。”

陆眠轻皱了下眉,疑惑地顺着她视线望过去。

弹吉他的那个男人,发遮眉目,低垂着眼,灯光葳蕤下,并看不清真实容貌。

嗓音沉缓,唱得很动听。

偶尔抬起双琥珀色眼眸,望向这边。

是沈何晏。

陆眠很久没听到他唱歌了。看着他,不由地微微睁了睁眼。

他却看着她身边的陈旖旎。

而陈旖旎醉的不轻,眯瞪着一双猫一般的眼睛。

涣散着目光,却不知在看哪一处。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9章 错觉 下一章:第21章 燃灭
热门: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我把暴君养大 海边理发店 东京人 此间的少年 女配是大佬[快穿] 安定的极化修行 劝青山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