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赌注

上一章:第12章 嘴硬 下一章:第14章 皱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电梯门关了又开,陈旖旎愣滞小半秒,额头那块冰凉的触感快消失,才缓缓走进去。

电梯像是个被吸入了玻璃管中来回穿梭的胶囊,淡蓝色玻璃墙外日头依然毒辣,烈阳穿云而过。

有点晕。

远见玻璃长梯尽头,江星窈自然地迎上正往去走的沈京墨,并排从长梯向下。

两扇电梯门在眼前关闭。

男人烟灰色的背影和额头的触感,同时消失了。

*

“京墨哥哥。”

沈京墨抬起手腕看时间,目光落在残留余热的手背片刻。

倏然听到了这么一声,他脚步一顿,思绪归位。

见是江星窈,他微微讶异,扬起唇朝她礼貌地笑了笑,脚步没停,直沿着楼梯向下走。

低沉声音落得轻快又冷淡:“怎么在这?”

江星窈跟着他下来,笑着:“还没开始拍摄,我就随便在这边走走,参观一下。”

她抬头打量大楼内部高端大气的装潢和陈设,“好久没过来了,感觉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啊,刚才我还差点走错了路。我下午都想把这边的拍摄推掉了,封面都拍完了。”

沈京墨薄唇轻扬,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听说S&R借了高定给LAMOUR拍内页吗?”江星窈试探着,“真的么?”

“嗯。”

S&R的高定一向是不会轻易外借的。

他们和LAMOUR一直有合作,沈京墨还握着大半股份,而且这也是沈京墨把沈何晏推给LAMOUR拍封面所开的条件之一。

江星窈不乏兴奋地说:“那就好。”

沈京墨回眸淡笑,“怎么了。”

“没事。”江星窈也笑,打了个哑谜。

就算她名头再盛,无数奢侈品加身不在话下,几大家族关系交好,镀金价值十分高的顶奢S&R的超季新品也不会优先考虑到她。

一般都是借给S&R的御用model和亚太地区的总代言人穿的,可谓千金难求。她还不够资格,秀场上也的确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

这次若不是经纪公司再三要求,加之听说沈京墨大挥手笔把S&R明年春夏的超季新品都借给了LAMOUR,她是不会接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业内新兴时尚杂志的拍摄邀约。

她不过就是想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沈何晏,还是想给陈旖旎的LAMOUR镀金,助一臂之力让其在业内站稳脚跟。

江星窈想到这里,不太畅快地换了个话题:“我刚才还去试了你们的新香水——BROKEN HEAVEN?”

沈京墨鼻息微动,淡淡“嗯”了声。

感冒了,嗅觉比平时灵敏了不少,捕捉到一股雅致的玫瑰香。

BROKEN HEAVEN “衰败天堂”是他们新出的一款以玫瑰精油作主调,大胆尝试混了高山冰泉和橘皮清香的香水。

前调是玫瑰,中调是带点刺激性的橘皮香,后调魅惑又清冽。

江星窈轻轻抬起手腕,那阵还没散去前调的香气滑过他的鼻尖。

他眉心一拢。

江星窈看着他,大胆地问:“好闻吗?”

沈京墨从她手腕儿移开目光,微笑着,轻颔首。

“我也喜欢这个味道,名字也很喜欢。”

江星窈红着脸收手,见他行色匆匆似乎还有别的事忙,也不好意思打扰了。

上回热搜那事他至今也没问起她,如今她也有些尴尬。

“我还得去跟广告商谈个代言——对了,我爸妈好久没见你了,有空一起吃个饭吗?叫奶奶跟何晏一起来,刚我也跟何晏说了。”

“好。”沈京墨依然微笑。

欢快的高跟鞋声飘远了一阵,沈京墨站定在私人电梯前。他微抬起下颌,容色恢复素来的冷淡。

对着镜门正了下领带,舒缓一番呼吸,而后打给了助理Jessie。

“通知香水研发部的人,停止发售BROKEN HEAVEN——我不想再闻到那个味道。”

*

天鹅湾商圈云集,摩天大楼林立。

身处玻璃围廊内,脚下白云滚滚,如同真的置身于钢铁丛林之上,踩在云端。

陈旖旎喝了杯冰美式,时间差不多快到三点,冰块儿也快化光了。

转身回到摄影棚。

下午拍摄即将开始。

坐在摄影棚一角,她和罗晶翻看上午拍的成片。

罗晶有近十年在业内顶尖时尚杂志工作的经验,她也是《LAMOUR》创刊之前沈京墨提前从别处挖来的人,眼光十分独到,在很多方面都能跟陈旖旎一拍而合。

“这张下午一会儿可以再拍一次,打光不太好。”陈旖旎掩着嘴轻轻咳嗽了两声。

“好,”罗晶听她咳得嗓子都哑了,担忧问,“没事吧?”

刚准备继续向下说,嗓子如针扎一般疼。陈旖旎背身过去,想找水喝。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落入眼底。

沈何晏推来一杯热水,人坐下,皱眉问:“你昨晚到底干嘛去了?不是我助理用车把你送过去的吗,怎么会淋雨?都病成这样了。”

陈旖旎轻声说了“谢谢”,小酌一口,嗓子稍舒服。

沈何晏拧眉:“要去医院吗?”

“不去。”

“吃药了吗?”

“回家之前买。”

“你家里没药?”沈何晏匪夷所思。

“我不常生病啊,”她没心没肺地笑,转头正色,“江星窈来了吗?可以准备开始了。”

“来了,在化妆呢。”有人答。

“S&R借的那两套高定呢?拿来了吗?”

“都准备好了。”

“那行,先把咱们的几套拍完吧。”陈旖旎和罗晶准备过去,顺带着安顿沈何晏,“你赶紧换衣服,别拖延进度,晚上不还要去健身么?”

沈何晏懒懒往椅背里一靠,抱着手臂,没好气地看着她背影。偏开头,自顾自冷笑。

想到昨晚去了沈京墨家落了场空,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舌尖抵了抵后槽牙,不大痛快地起身,长腿迈开,插兜,去找造型师。

经过一排排衣架丛林,脚步跟着衣架后的议论声顿住。

“那会儿我看到总监跟沈京墨了——总监不是病了吗,沈京墨那会儿还去摸她额头……”

“然后呢?”

“好奇怪啊,他把总监一个人扔那儿就走了——最绝的是又看到他和江星窈在一块儿说说笑笑的。”

“这是真的要订婚了吧,对情人和未婚妻态度完全不一样啊……”

“总监好可怜……”

“哎——!!”

一通乱响伴随此起彼伏的叫喊,两排挂着价值不菲的高定服装的衣架相互勾连,叮铃哐啷,七歪八倒。

沈何晏收回脚,吹了个悠长的口哨。

“不好意思,你们没事吧?”

沈何晏这张脸还是挺有辨识度的,有个LAMOUR的小员工还是他粉丝,刚他拍摄时没敢靠近,这会儿人就站自己面前,几乎语无伦次:“没事没事……”

没等对方过来找他要签名,沈何晏人一晃就走开了。

身后爆发出兴奋的尖叫:“妈妈——是沈何晏!!!!”

*

拍摄过半,LAMOUR的服装都拍完了。

有几张的角度却怎么看怎么都不舒服。罗晶安排下去,麻烦两位model重新拍一次。

江星窈的经纪人过来问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星窈坐在不远,用手优雅地在耳侧轻轻扇风,向这边看。

罗晶心猜应该是她不想换了,所以才叫经纪人过来交涉。

几张照片里,她表情和动作都不够自然,与一旁的沈何晏一比显得很不协调。

罗晶好声气地解释了一通。

“难道不是服装和角度的问题吗?刚才为什么不说?”

“实在不好意思……”

陈旖旎见罗晶为难,起身来解围,指尖一扬指照片,笑着说:“您看男model的表情就很到位,两人这么放一块儿很不协调。”

见是陈旖旎,考虑到那些大大小小心照不宣的传闻,经纪人脸色都警觉起来。

陈旖旎倒是不惊也不惧,徐徐笑着,说话时嗓音略有点儿哑:

“您不觉得吗?就打个比方,两人站一起,一个笑一个哭,不是不够协调么?”

一个笑,一个哭。

江星窈闻言暗自冷笑。她听了这话怎么都不舒服,起身过来。

从一周前沈宅餐桌下来,两人又打了照面。

“江小姐。”陈旖旎眼角一扬,看向来人,温和一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需要重新拍,不用那么麻烦,”江星窈语气冷淡,用手扇了扇风,“直接进行下一组吧,不然我不拍了。”

经纪人立刻接言:“就S&R那组。”

“江小姐要穿S&R那两套高定?”陈旖旎笑着问,眼底却没什么情绪。

江星窈拍了一天也累了,不想显得自己多么崇媚那几套了不得的顶奢高定,神色冷冷。

从上次餐桌一面,她就总觉得陈旖旎跟她那个妈一样,有数不清的千疮百孔的心眼。

据说她和沈京墨还纠缠不清。

六年了都是如此,剪不清理还乱,像是谁也不肯放过谁。

从今早到现在,周围人也都能看出来她俩是能不碰面就不碰面。

一个是顶奢集团太子爷传闻中爆过热搜的未婚妻,一个是他从未向外宣扬也从未否认过的秘密情人。

两人今日头一回打照面,就是浓浓的火.药味。

有早期待两人碰了面能大撕一把的,兴奋地拿出了手机,准备随时在私人小群直播战况。

罗晶先咳嗽一声,打破了死寂般的沉默:“不如两边都各退一步?先拍S&R的,LAMOUR的明天来补拍吧?江小姐可以腾时间过来么?那个轻纱确实太繁复了,穿一次做个造型就得半个多小时。”

好一会儿江星窈点点头,算是摆出了态度。

“陈总监呢?”

“好啊。”陈旖旎微笑着点头,“那明天我抽空过来给江小姐补拍,也麻烦江小姐明天再来一趟了。”

气氛一瞬缓和。

五分钟后。

S&R派来后场的工作人员推着衣架进来,对准备拐进去换衣服的江星窈抱歉地说:

“不好意思江小姐,沈总只借了两套男装给你们……”

*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罗晶和陈旖旎准备去楼上。成片还要给沈京墨过目。

刚才他助理来电话催促,说他晚上还有要事,不会等太久。

沈何晏的表现力一直不错,换了两套高定很快就拍完了。

江星窈没等第二轮拍摄开始就走了,走时脸色很不好。她经纪人还嚷嚷着说今天一事决不能宣扬,否则就等律师函吧。

陈旖旎从洗手间出来,绕过走廊一侧。罗晶在走廊尽头打电话。

罗晶今年四十,正与丈夫离婚中。

最近他们在争夺还在小学三年级的儿子的抚养权。

虽罗晶在工作上性格孱软,但陈旖旎听着她对于争抚养权一事,态度坚决语气铿锵,全是为人母的坚韧。

她就没这样的好运气。

以前父母就跟踢皮球一样把她踢来踢去,阮慈还经常说,生了她是人生最大的败笔。

一生病就爱胡思乱想,身体虚弱了,心智也跟着虚弱。

侧身倚在玻璃围栏,她垂着眼,目光沿着今天沈京墨和江星窈走下去的玻璃长梯,出了片刻神。

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额头。

好烫。

再远远一瞧,忽然见江星窈朝她走来。

江星窈一直在等拍摄结束,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便上来找她。

“陈小姐。”

陈旖旎听了这声还有些怔然,微抬眸,眉间簇着笑,脸色疲倦又虚弱。

“你是知道S&R只送了男装过来吗?”江星窈深深喘气,平复着在胸口盘旋了个把小时的怒火,“你是故意问我要不要穿?”

陈旖旎嗓音徐徐略带哑意:“我只是按照你经纪人和你本人的意思进行了合理范围内的理解。而且,穿男装登上时尚杂志表现力还不错的不在少数。”

“是么,”江星窈没好气地笑了笑,“你还真是会说话——沈京墨喜欢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吗?”

“说实话,他不太喜欢。”陈旖旎笑容不减。

“他到底喜欢你什么啊?”江星窈有些无奈,“我都搞不懂到底是你离不开他,还是他离不开你?”

陈旖旎默了几秒,语气依然很淡:“你误会了,他不喜欢我。”

江星窈看着她,眼眶就泛了红。

“——不过,我可以跟你打个赌。”

陈旖旎摇曳旗袍下摆,凑近她。

“明天你来拍摄,我一定给你最好的时尚呈现力。”陈旖旎偏头一笑,容色散漫表情却很认真,“你也不必觉得丢脸,而且,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江星窈刚想说话,陈旖旎又挑了挑眉眼,进一步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你说了,我很能说会道,所以我不想跟你吵架,你也吵不过我。”

“……”

江星窈哑口结舌。

上次在餐桌上就是如此,陈旖旎几句话就能给她堵得好像是她在惹是生非。

那边罗晶电话也快打完了,陈旖旎最后看了江星窈一眼,笑了笑,勾过眼角,就往那边走。

刚一番话好像是透支了所有精力,踩着从窗外流泻入内的一片霞光,脚步虚浮。

叮咚一声,电梯落在脚边。

她忽然虚弱至极,人晃了一瞬,罗晶叫了一声她名字,还没接住她,她就落入一个怀抱。

凛冽低沉的气息包裹住她。

“沈总……”

天边晚霞喧腾得诡谲明烈。

江星窈站在不远,看到是沈京墨,眼圈更红了。

好不容易能站直了,陈旖旎头脑昏胀,都没听清楚他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是讥讽还是嘲弄,囫囵就想推开他。

可是没力气。

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一点点从她心底滋生。

她抬手勾住男人肩颈,滚烫脸颊贴在他胸口,自然地依偎住他。

而后抬眸,看向不远的江星窈。

——真不好意思,赌大了。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章 嘴硬 下一章:第14章 皱褶
热门: 至高使命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长相思3:思无涯 在未来承包食堂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撒娇第一名[快穿] 小城畸人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半城繁华 美德的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