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角逐

上一章:第9章 逼问 下一章:第11章 水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她纤细的腕骨被他捏住,往后拉了一下,她没站稳踉跄两步,向后直接跌坐在绵软的皮质沙发扶手上。

她便也不走了,顺势懒懒地倚靠上去,轻垂着眼觑他,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

“这么晚了……”

“——这么晚了,”他淡淡地接过话,眼皮掀开个寡漠弧度,冷冷看着她,“去哪?”

“去哪?”

她微倾身,纤细的胳膊落在他肩,靠近他。鼻尖快要挨到鼻尖,彼此的呼吸都近在咫尺。

女人一双清冷媚眼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用略带挑衅的目光描摹着他丰神俊朗的眉眼,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他下颌,淡声地笑:

“这么晚了,你说,一个女人,还能去哪?”

他薄唇微牵,没什么表情地笑了笑,嘲讽地说:“你这副牙尖嘴利的样子,跟你妈一样自以为是,令人恶心。”

“是吗,”她丝毫不恼,佯装讶异地笑起来,“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我恶心?”

柔软的唇轻蹭着他唇角过去,侧头交颈,直吻住他莹润冰凉的耳垂,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清冽男香,她轻声问:“还是,你更喜欢我这样对你。”

他一手按住她腰,强硬地将她拉到腿面,凝视她,轻佻地质问:“你跟别的男人也会说这种话么,嗯?”

“都是男人,”她笑了笑,“为什么不会。”

他扳过她脸,逼视她的眼睛。他依然在笑,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嗓音徐徐:

“那他知道,你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是这副模样吗?”

“谁知道,”她勾唇看着他,“说不定,我在谁面前都是这幅样子。”

他轻嗤着哑笑一声,一手捏过她下颌,薄凉柔软的唇重重碾下来,狠狠咬住了她唇。

一口几乎要咬出血来。

她疼得皱眉。

吻了他片刻,她手轻轻挨在他胸口,唇抵他唇角,半开玩笑般地问:“沈京墨,以后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会不会想起我?”

他用拇指指腹温柔地抚着她眉眼,微笑着一字一顿:“别太高看自己了,好吗?”

她不恼,只是笑,攀着他宽厚坚实的肩膀,又热烈回吻他。

炽意沿着唇和脸颊蔓延到脖颈,她倒是很受用,中途也狠狠地去啃咬他的唇。

睚眦必报。

几番纠缠下来,他翻过她肩,将她强硬地转了个面。

不知是书房哪一处的通风窗开着,只觉得有横斜的凉意夹着风吹拂过来,她冰凉光洁的肩掠过一片寒意,夹杂着他炽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耳后。

“趴好。”他掐住她后颈,将她按在面前的茶几上。

她向前重重跌过去,只能用双臂支撑住自己,发丝缭绕着一片炽灼,从她身后一层层地掠过。

泛起阵阵战栗的痒。

他们在一起六年。

六年来,足够彼此了解对方身上每一处敏.感点,他寸寸恰到好处地拿捏住她命门,知道如何能迅速地让她燃烧。

他们是情人。

她侧头去和身后的他接吻。

窗外投入房中的月光浸着一片冷柔,盈盈泛在彼此的脸上,细细描摹出对方的轮廓。

竟可以看清,交颈亲吻时,他们都心照不宣地睁开了眼,窥探着对方。

像是在看在这场较量之中,谁先认输妥协,谁先溃不成军。

是谁先动心。

她半眯着双染上朦胧的眸,一手捧住他脸,沉浸于他越来越温柔的啄吻之中,与他一起沉沉浮浮,起起落落。

于濒临混乱投降之时,还刻意地去睁大了眼,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

他居然也在看她。

狭长凛冽的眸直对着她潋滟的眼,目光深沉不乏敌意。

这种对她的抵触与防备仿佛与生俱来,六年来都从未卸下,即使在如此最亲密无间的时刻。

而她眼中那种一如既往的探询和考量,六年来也从未消失过一丝一毫。

两颗心都对对方设了防,频频试探,时时撩拨,谁却也不去靠近谁。

好像在等谁先认输投降,随时准备拍着手看对方的笑话,嘲笑地说:“看,谁让你先动了心。真他妈的活该。”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角逐。

两只一身锋芒的刺猬扎得对方遍体鳞伤,连自己的一寸柔软都不肯向对方展示。

永不妥协,纵情至死,快意厮磨。

不知过了多久——

手机铃声尖锐地响起。

冲破了房间内缓缓发酵着,濒临极点的空气。

他深深喘气,轻轻把她推到一边,整了整衣领,下颌线微绷,又恢复了素来矜冷淡漠的姿态。

居然是沈何晏。

他看着手机屏幕,眯了眸,眉间泛起一丝谨慎。

她疏懒地倚到一边的沙发扶手上,枕上去,两条纤细的腿搭在他腿面,顺手捡过一支他扔在桌面的小雪茄,咬在唇。

“咔哒——”

烟气推开稠闷的空气,浑身的燥意渐渐沉淀,凉风吹拂进来,全身舒爽。

沈京墨接起电话。

低沉嗓音夹着些许混沌过后的沙哑,混着砸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的雨声。有些听不真切。

“喂——”

她眯着眼抽烟。

用耳朵细细辨识,想听听电话里哪个女人的声音。

这种奇怪的心思从上次穿他衬衫时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像是一团霉菌,不知从哪一处地方滋生出来,而后如病毒一般向全身蔓延。

她于徐徐腾起的烟气中凝视他。

修长笔挺的男人靠在沙发里,重新戴上金丝边半框眼镜,一贯的斯文儒雅,贵气逼人。俊朗的面容被层层葳蕤的光裁成了张虚幻的影。

她下意识一眨眼,他的轮廓忽然变得越来越虚渺。

不知怎么,这一刻觉得他离自己很远。

声音很远,人也很远。

他领口微敞开,露出一截好看的锁骨和漂亮的喉结。

轻靠入绵软的皮质沙发里,一手搭在扶手上,小臂线条流畅结实,修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耐心地听电话那边的沈何晏说话。

却是一眼都不去看她了。

最后,他淡淡答:“好,我知道了。”

而后挂了电话。

满室重复寂静。

他靠在沙发里沉淀思绪,捕捉到那股小雪茄的味道,还有她身上惯常的那一缕萦萦绕绕的玫瑰淡香。

一转头,她就直勾勾地瞧着他,眸间簇着有几分虚假的笑意,红唇微张,笑着问:“是哪个未婚妻?”

他一手拉着她胳膊过来,拽住她柔软的手,强硬地把她手里的小雪茄劫走,捻灭了扔掉。

“你干嘛——”

“何晏说他来接你。”

他睨她一眼,眼神冷冷的。语气也冷,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来接我干嘛?”她绽开笑,坐起来倚在他身边。

她当然知道沈何晏来找她干嘛。

明天拍摄要穿的服装她昨天拿回家熨了,沈何晏今晚想借去试穿。明天David过来只给他们半天时间拍摄,没时间去一件件地试。

沈京墨突然觉得莫名烦躁,指尖一滑夹过一支小雪茄,咬在薄唇,神色寂寂。

她系好了旗袍盘扣,凑过去坐入他怀里,又给他系衬衫的纽扣,时不时地抬眼,细致入微地观察他的表情,一本正经地问:

“沈京墨,你说,我们像不像在偷情?”

他侧开头吐了个烟圈儿,冷笑一声。

她迈开纤长的腿下了沙发。背过他,当着他的面慢条斯理地穿好了内衣。

他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转头看着被雨冲刷成了磨砂色的窗。有些失神。

她踩着轻缓步伐去玻璃楼梯那边,穿上了自己的高跟鞋,拢了拢头发,回头故意说:“对了,刚才……不小心打断了你的会议,不好意思啊。”

他又移眸回来,牵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嗓音低柔,听不出什么情绪:

“快去吧,别让何晏等急了。”

“谢谢提醒。”她笑着点头,一手捞过自己的文件,踩着轻快步伐就往楼梯上走。

上到一半,她一手扶在楼梯扶手,回头朝他笑,“对了,我今晚很开心。”

“……”他掀了掀眼皮,抬眸去看她,眸色冷冷。

“我还没玩够,下次继续。”

没多久,她高跟鞋的声音就消失在楼梯的尽头了。

不知怎么,他心口越来越不舒服,仿佛堵着一团污浊的气,又像被挖空了一块儿。

偌大的空间里只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更显空洞寂寥。

过了好一阵,他长腿一挥,从沙发上起身,两手插兜,沿楼梯上去。

想趁着雨天空气好,去外面透透气。

谁知,她还没走。

从书房出去绕过门廊,是一个很大的阳光玻璃房,推开门,就是半露天的游泳池。

陈旖旎站在玻璃房里,抱着手臂观察着外面的雨势。

暴雨如注,冲刷着三面环绕足有两层楼高的巨型落地玻璃窗。寒意渗透入内,这里是全然不同刚才他书房温度的冷。

沈京墨遥望那抹纤细的影,脚步顿在不远。

她正为雨势苦恼,下意识一回头,就见身形颀长的男人一手插兜,站在那里,望着她,容色倦冷。

她眉眼微挑开,指了指外面的瓢泼雨势,无奈地笑了一下:“雨很大,我出去会被淋湿的。”

他缓慢踱步走过来,站在她身边,看着面前氤氲成一片朦胧的世界,去凝望巨型礁石下深黑色的海面,声音飘了很远。

“所以就待在这里不走吗?”

“……”

男人垂眸温和地凝视她,低沉嗓音带着笑意,问:“可是,你待太久,何晏不会着急吗?”

她眉眼一扬,挑衅地说:

“有什么关系吗?我等他过来就好了呀。”

她刚说完,他忽然拦腰打横抱起了她,猝不及防坠入他温热的怀抱,她心跟着跳慢了一秒。

“喂,沈京墨,你干嘛……”

他看着她这副娇嗔模样,笑着问:“会游泳吗?”

她机械地眨了眨眼,下意识答:“……当然。”

“会就好。”他笑了笑,突然一脚带开玻璃门,大踏步走到泳池边上。

扬手,就给她扔了进去。

噗通——

水花扬起,又落下。

他慢条斯理地抽出一支烟,虚拢着火苗点燃了,侧开头,悠然地吐了个烟圈。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逼问 下一章:第11章 水妖
热门: 超自然大英雄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兰陵缭乱2 劝青山 小保安的艳遇 追逃 天下倾歌 抵达之谜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