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挑衅

上一章:第1章 情人 下一章:第3章 走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内弥漫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滑过鼻尖,刚想捕捉,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清冽干净,后调像檀香,又夹了些许薄荷的味道。泛着丝丝魅惑。

陈旖旎熟悉这味道。某高奢香水的独家个人定制款,Grey City。

就算是隔了大半月,她也记得独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

沈京墨困倦地靠在一旁假寐。

气度深沉儒雅的男人穿一身哑灰色西装,一丝不苟的领口束起修长脖颈,寸寸裁剪恰到好处,裹住一线窄腰,修长双腿微微交叠坐在那里,饶是不言不语都气势颇足。

陈旖旎想起那天去他家收拾自己的东西,打开衣柜,清一色也都是类似这种颜色的高定西装和衬衫。用于各种场合。

他素来偏好烟灰色和哑光黑——倒是很贴合他的气质。深沉清雅,低调矜贵。

包藏着蠢蠢欲动的野性。

从她上车到现在,他像是真的睡着了,疏于开口同她说话。

半月前S&R在巴黎开新品发布会,陈旖旎正好代替LAMOUR前去调研。

这些年沈京墨不常在国内,他们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那次见了一面后他就又回了澳洲分公司,听说今早才从南半球飞回来。

头顶,车内暖色光线洒下,将他下颌线勾的流畅分明,鸦羽般的睫在他眼底落下一层浅淡的影。

就这么半路无话。

直到,她手机传来动静。

一条信息来自沈何晏。

沈京墨虽阖着眼,却仿佛能勘透她的一举一动。他薄唇微启,淡漠出声:“何晏是不是说,他来不了了?”

果然,信息上言简意赅——

“我这边出了点状况,对不起。不能去接你了,你先跟陆……”

陈旖旎看都没看完就关了屏幕,疲惫地靠入椅背。

若说沈何晏这人从小到大就有个毛病,就是太听他哥的话,陈旖旎都搞不明白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见到沈京墨,就憋了一肚子闷火。

“生气了?”

男人嗓音低哑温润,回荡在密闭空间里。和着窗外喧嚣的雨声,清澈明朗。却掩盖不了其中的戏谑浓浓。

他见她容色愈发冷,抬起微凉指尖,尝试去触碰她的脸颊。

她向右轻轻别开。看着窗不说话。

他掌心忽然收拢,扣住她下颌,毫不怜惜地,将她的脸狠狠地扳了回来,迫使那双潋滟的眸直视着他的眼睛,还不忘轻笑着问:

“怎么,不想见到我?之前在床上不是还很热情么?”

她皱了皱秀气的眉,脸颊轻轻贴在他掌心,别开眼。

“到家之前收收你这幅表情。我不喜欢。”

言罢,他甩手放开她。单手正了正西装领带,神情倦漠。

车外雨势瓢泼,大雨冲刷着玻璃,响彻在耳畔嗡嗡作响。车内空气一时稠闷得令人喘不过气,诡异无言的气氛缓缓酝酿。

就这么又沉默了半路。

他的领带有些紧,微微调整了却总不够舒服,不知是否是因为前些日子着了寒的缘故。他便出声,让司机开慢一些。

接着,用十分疏漠的语气唤她一声:

“陈旖旎。”

她回眸。

眉心轻拢着,一边柔软的发勾住她娇妩的一侧脸颊,衬得小巧的下巴尖俏诱人。

他伸手,自然地扣住她纤腰,引着她过去。

她循着他略带强硬的力道,顺势扯住他领带,故意将他狠狠地,往自己这边拽了一下。力气不比他刚才捏她下巴时轻。

他身子向她这边微微倾斜。

这般蓄意的报复,他却丝毫不恼,反而支着手臂徐徐靠近她。

直到彼此呼吸都近在咫尺。

“坐上来,帮我。”

她眯起眼,冷笑:“你不怕我勒死你?”

车擦着路灯过去。

男人高挺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上掠过层层光影,将他俊朗的轮廓拉得有几分模糊。

他凝视她的眸光又深了几度,唇角带着笑,嗓音泛着一丝魅惑:

“如果你想,我当然可以考虑。”

她向前轻倚在他肩,仰起脸,一双眼睛猫似地瞧着他,指尖在他胸口画着圈,“我想很久了。”

“好啊,”他不以为然地轻嗤一声,而后掐住她纤腰,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抱坐在自己腿面,交颈贴过她耳旁,低声:“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他说完,就向后倦懒地靠入椅背,眯了眯眸,凝视她的一双眼幽深不见底。

陈旖旎被他盯得有些心慌。

她倒是像投降似地,轻垂下眼,避开他寡漠不失玩味的视线,拎过那条质地精良的领带,拆松了一圈儿,仔细地替他整理起来。

边漫不经心地问他:“你这次什么时候走?”

沈京墨薄唇微扬,斯文面容上一丝一毫的笑意都没有,“你很急?”

“急啊,”她勾起绯色红唇,笑看他一眼,眼神颇有些挑衅,活像个妖精,“这次走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找别的男人。”

他看着她,轻轻皱了眉。

过了会儿她还在整理,他便有些不耐了:“好了么?”

“没有。”

许是出于职业病,她对衣服各个部件的工整有种出奇的执拗,双手搁在他后颈,又为他整了整衬衫衣领。

她饱满的前胸与纤细脖颈就在他眼前。

他视线避开,转眸,看着车玻璃上断断续续的雨,过了会儿,又收回目光,轻佻地问:

“今晚要去跟何晏干什么,嗯?”

她仔细替他整理着——却是一眼都不去看他了,敛低了眉,只轻缓着声音答:

“与你无关。”

他偏开头笑了下。笑声低哑温醇。

虽在笑,可那笑意却丝毫未达他眼底,打量她的眼神也在一瞬冷了几分,语气透着不悦:“还是一句软话都不会说,没长进。”

最后,她温柔地抚了抚他肩,替他将领带束好,略带凉意的指尖轻柔地剐蹭他领口的皮肤和高耸的喉结,徐徐笑起来:

“没关系啊,有的是女人比我会讨你开心。”

蓦地——

车身向前一耸,在路中央猝不及防地刹停。

她一个不稳,依惯性倾身一下就贴近了他,柔柔软软地伏在他肩头,也吓得不轻,微微喘着气。

车外传来激烈的狗叫声,此起彼伏,有些渗人。

司机立即在前方道歉:“抱歉……沈总,雨太大了,刚窜过去条野狗,我没太看清……”

“下去。”

沈京墨冷冷出声。音质冷得令人心底一颤。

司机捏紧方向盘不敢作声,以为沈京墨要赶他下车,满头冷汗地瞟了眼后视镜,才发现他正不偏不倚地看着怀中那个女人。

目光一点点,冰冷到彻骨。

陈旖旎看也没看他,推开他肩,坐回到一边。

司机吞吞口水,这才敢发动车子继续向前。不多时,就载着他们到了一幢三层别墅前。

*

陈旖旎在二楼房间的见到了阮慈。

一踏进门,今日气氛就有些不对——

若说是往常,其实陈旖旎都习惯了,因为这家中上上下下这么多年来都不怎么待见她们母女。

阮慈平时就将这里扰得不得安生,再加上她回来,气压都低了一层。

可今日的气氛意外的令人窒息,或许是因为燥闷雨天加持的缘故。

当然,最重要的缘由是——沈京墨回来了。

沈京墨今早从澳洲归国,谁也没通知,今晚他临时接了奶奶的通知回来,杀了所有人个措手不及。阮慈满心欢喜准备好的生日宴自然而然不能办了。

陈旖旎当然也知道今天是阮慈的生日。

听说阮慈这几天没少作整这个家,今早让人把这幢三层别墅的里里外外布置得花枝招展,跟过年似的,沈京墨奶奶睡了个午觉起床,心脏病都快给气犯了。

不过,她根本没刻意想起阮慈过生日这件事,也完全没打算回来替她庆祝。是阮慈将母女之间为数不多的温情全都扼杀殆尽了。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她的父母就开始分居了。上初中起好像就没怎么再见过阮慈,那时赶上金融危机,爸爸经营的船厂倒闭,做什么生意都不顺,又染了赌赢,几乎是一夜之间输光了家底。

大概是出于面子,夫妻二人就维持着这么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迟迟不肯离婚。

爸爸带着她和弟弟,妈妈自凭一身八面玲珑、会讨好男人的本事,去别的男人那里讨生活。

清晰地记得,高一那年家中已穷困潦倒,妈妈离开多年对她不闻不问,她交不起学费,学校三番五次地催到了爸爸那里。

爸爸说没钱。

他让她去跟阮慈一样去找个有钱的男人,去给他们做情人。

他说,外面有的是那种有钱又爱玩儿的男人,喜欢她这种十几岁又模样不差的少女。何况她还有个什么本事没有就只会勾引男人的妈。婊.子生的小婊.子肯定遗传了那种基因。

学校下了最后通牒,缴不上学费就要搬走她的课桌,全校的喇叭都在通报高一四班的陈旖旎,请你父母明天来趟教务处。

她万不得已才打电话给了阮慈。

那天也是阮慈的生日。

陈旖旎听说,她又傍上了哪个有钱的男人,那个男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抛家弃子,她正在他的私人海岛度假。

电话里能听到海浪翻涌的声音,飞鸣的海鸥仿佛就在耳边。

阮慈说,要钱没有,让她去找她爸。要么就去死,死了就不用读书了,反正她的出生本来就是个意外。最后悔的事就是生下了她。

然后就挂了电话。

后来陈旖旎才知道,那个有钱的男人是沈京墨的爸爸。

而从那之后,她也再没主动给阮慈打过一个电话,开口求过她一个字。这么多年来,她们见面不吵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上楼时,陈旖旎还听沈宅的佣人快意地在背后讥笑着:

“都好几年了她难道不知道吗?老太太都不让董事长管事了,他的钱都是先生说了算的——还敢腆着脸要游艇?”

“那小游艇估计八字都没一撇了,没看先生刚回来脸多黑么?肯定都知道了啊。”

“天啊,我真是服了……一把年纪了少作几天吧,老太太下午起来差点气病了,当初要不是她们母女……”

陈旖旎抱着手臂,疏懒地倚在门边。

阮慈一人躲在房内抽烟,别说下楼了,就是房门都不敢迈出一步。沈京墨一回来,平时恨不得将这个家翻个底儿朝天的阮慈一下就蔫儿了。

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

阮慈倒是真有一身看碟下菜的本事,一见到陈旖旎,气焰又一下膨胀起来,扔了烟,破口就骂:

“死丫头,你不知道他回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你是故意的么!电话也不接——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陈旖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怎么,生日宴泡汤了?”

阮慈又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抖着手,拿来烟点上,恨恨瞪她一眼:“小白眼儿狼。”

就连骂人的声音,也无比小心谨慎,生怕被楼下的人听到似的。

陈旖旎又嘲讽地笑:“对了,我刚才听人说,你还要了艘小游艇?”

“……没了啊。”

“订的那只Birkin的包呢?铭牌不是刻了你名字么?”

“——不是还没送到么!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陈旖旎越发觉得好笑,抬手拢了拢肩头发,好整以暇片刻,下巴轻抬,笑着继续问:“那,叔叔送你的钻戒呢?鸽子蛋吧?没少跟人炫耀吧?”

“对,对……钻戒。”

阮慈像是被提醒了,立刻将手上那颗硕大的鸽子蛋卸下来。

陈旖旎一早就注意到了,那是S&R还没发售的秋冬主题限量款。估计是沈嘉致动用关系给她弄来的,沈京墨并不知情。

阮慈在屋内无头苍蝇一样转了两圈儿,就跟这玩意儿是偷来的一样,赶紧找了个抽屉扔进去。最后连连抚着胸口,仿佛捡回了一条命,转头咬牙切齿地对陈旖旎说:

“下次他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知道吗?我可是你妈!”

“关我什么事,你自己去问他。”

“白眼狼,他的钱居然给你养得敢跟我这么说话了?”阮慈又恨恨瞪过来,嘲讽地说,“我告诉你,你别跟我这么嚣张跋扈——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还有谁来,你以为跟他鬼混了这么几年他就真能娶你啊?”

陈旖旎唇角微扬,依然在笑,神色却渐冷。

这时,有个佣人上来喊她一声:

“陈小姐,先生叫您下去一起用晚饭。”

陈旖旎一愣,淡淡地答:“我知道了。”

随后,她看向阮慈,唇又勾起,笑得漫不经心:“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稀罕嫁给他?”

推荐热门小说春光旖旎,本站提供春光旖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春光旖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章 情人 下一章:第3章 走火
热门: 穿越那一片蓝 弄巧成缘 远古开荒记 和影帝捆绑热搜后我红了[娱乐圈]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占卜师的预言 太子妃升职记2 小姐,不凶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门后高能[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