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番外二、再相逢

上一章:第一一七章 番外一、再相逢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久旱逢甘霖,难免激动了些,两人一直折腾到了深夜,还是南若扛不住想睡才叫停。

“本来年纪就大,再熬夜更容易老。”南若懒懒躺着,一丝都不想动,“看来得开始注意养生了,免得出去人家说我诱拐小男生。”

小男生还没完全满足,但也知道不能再折腾,意犹未尽地轻抚他的脊背,低声私语:“不老……嫩着呢……”

指尖下滑,被南若瞪了一眼。

夏侯治含笑蹭了蹭他的鼻尖,按灭了头顶的大灯,只留了床头昏黄的一盏,映照出他深邃而温柔的眉眼,像曾经每一个相拥而眠的夜晚一样,轻拍他的肩膀:“睡吧。”

许是太过疲惫,又或者灯光的缘故,南若在这一刻不可抑制流露出了些许脆弱的情绪,一个人孤独坚守那么多年,他不是没有怨的。

夏侯治心里泛起尖锐的疼痛,是他错了。

“我在,以后我会一直都在。”他紧紧握住南若的手,一遍又一遍重复。

两人相拥,不让对方看到泛起湿意的双眼。

南若被些微的刺痛闹醒,睁开眼看到湿漉漉的脑袋,打着哈欠将脑袋揪上来:“都洗澡了怎么不知道刮胡子,刺得疼。”

瞄见细密的胡茬啧了一声,少年人荷尔蒙就是张狂,一晚上而已就冒出来这么多。

夏侯治故意用胡茬蹭他:“你明明就很喜欢……”

南若一巴掌将人拍开:“去刮掉!”

夏侯治有恃无恐,拉起被子将他从头到脚扎了一遍才嬉笑着去了浴室。

“幼稚!”南若翻了个白眼,也许是因为回来的方式不同,夏侯治明显保留了部分十八岁少年的心态,前世可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少年气的一面。

洗漱收拾吃完早饭,南若才想起正事,问起夏侯治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清楚两人是两世姻缘别人可不清楚,他拐了人家刚成年的儿子,总得做点准备。

夏侯治端着水果盘硬要凑到他身边来,一边喂他一边道:“我这辈子其实姓夏,我妈姓侯,所以才给我起了名字叫夏侯治……”

夏家不是多么富豪富贵,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夏侯治勉强能称一声富三代。

发家的是他爷爷,就是昨晚他扶着的那个老人,恰好赶上时代变化发了一笔,不过后来随着新世纪来临走了下坡路,夏爷爷有魄力,当即断尾求生才保住如今的产业,不然也和曾经的伙伴一样破产人亡了。

不过他的魄力只在事业上,家庭一团糟。

前前后后换了四个老婆,糟糠是他自己抛弃的,娶的第二任小娇妻给他带了绿帽子被扫地出门,第三任倒是和和美美了一段时间,可在他差点破产时携款跑路,还带走了一双儿女,再无音讯。

到了第四任才是夏侯治的亲奶奶,属于重组家庭,夏爷爷带着两个双胞胎儿子,夏奶奶带着一儿一女,两人又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就是夏侯治现在的亲爸。

溺爱长大的纨绔子一个,和侯母属于半联姻性质,不过偏巧两人看对了眼,恩爱至今。

南若忍不住念了声谢语,他后半辈子拜神佛养出的习惯,他解释给夏侯治听:“……看来拜一拜还是有用的。”

他不止一次祈求如果有来世,即便他们不能再见,也请给夏侯治一个幸福的家庭。

夏侯治红着眼过来将人摁在沙发里亲了一通。

南若摸着他硬刺刺头发忍不住一乐:“还真成小男生了。”

从前的喜怒不形于色全被年轻气盛取代,或许这就是他的本性,只是前世被迫长大而已。

“哪里小?”夏侯治大狗似的扒在他身上不放手,扬起朝气蓬勃的笑,“我是帮你快点适应变回年轻。”

他其实有几分刻意,若哥儿身上透出来的“孤”叫他心惊,他不希望若哥儿沉浸在过去,既然已经换了世界换了身份,那便重新开始,撇去曾经的枷锁和负累,真真正正相爱一回。

“怎么,这就嫌我老了?”南若打趣,捋着他的头发有点发愁,“我得想想怎么跟你爸妈交代。”

他这边父母早逝,长辈向来尊重他的选择,在他成年后就不会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夏侯治这边就麻烦了些,先不说出柜,只这年龄差就够父母上门来揍他一顿的。

“怎么就这么嫩呢?”他忍不住捏捏夏侯治的脸,“如果不是你,换成是真的十八岁,我都有罪恶感了。”

“你想换谁?”夏侯治目光一锐,这时倒不像十八岁的少年,从大狗变成了欲露獠牙的狼狗,“周端?秦晓言?还是你那个助理?”

南若挑眉:“看来你这些天没少查我,都查了难道你不知道我遇到你之前是直男?”

周端和秦晓言是他合作过的两位演员,而且都是被他的剧本捧红的,在微博上经常会和他互动,后者倒是对他表示过那个意思,可他那时候是直男拒绝了,何况对方并不是要跟他谈恋爱,只是圈中惯有的一种维系交情的手段罢了。

夏侯治瞬间收敛了尖锐,蹭过来亲了亲,道:“放心,我爸妈那里我会摆平,他们思想一直都很开明。”

南若没戳穿他的转移话题,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两人讨论了一阵,到了中午不得不分开。

南若得退房,酒店是制片方帮他开的,他得退掉,而且买了傍晚回A市的机票,夏侯治还是刚高考完的学生得回家,昨晚能留宿一晚已经是父母最大的宽容了,不过他大学录取到了A市,八月底就过去。

“还有一个半月。”南若算了算时间。

夏侯治当然不愿意让他走:“我帮你在我家附近找个酒店,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回去。”

二话不说就拿起手机搞定。

南若没有反对,瞧着他熟练运用手机的样子有些新奇,谁能想到他们还能一起来现代走一趟。

如此南若便留了下来,反正他的工作也不需要固定,借着找灵感打发走助理,他在夏家别墅区不远处的酒店住了。

然后开启了两人偷情似的恋爱时光。

不是两人不愿公开,而是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如今已经不是一言九鼎的摄政王和首辅,身在世俗不可避免得遵循规则行事。

夏侯治以高考完放松为名天天往外跑,和南若一起逛街、游玩、拍照、吃饭看电影。

他们像所有普通情侣一样,做情侣会做的事,这是前世没有办法体会到的,哪怕后来人人都知道了他们是一对,可身份限制了他们的行为。

现在不一样,两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忌旁人的眼光。

南若还真有了重焕青春的感觉,果然恋爱能让人变年轻。

唯独有一点,十八岁的夏侯治有用不完的精力,变着花样折腾人,变态喜好只增不减,前世只有图册,这一世产业发达,给太子殿下打开了新世界。

南若也被动跟着打开了新世界。

“看,我家。”夏侯治抱着他透过酒店落地窗给他指夏家的别墅,“这个时间我爸妈喜欢在院子里喝下午茶,你说他们会不会看到……”

哪怕知道他是在胡扯,南若还是提起了心。

夏侯治坏心眼逗他:“书房里有一架望远镜,是我爸买给我的,他有时候也会看着玩,说不定现在他就在看……”

“闭嘴!”南若咬牙。

“不光我们家有,好多家都有,我家隔壁那户就有,我去他家玩过,可能现在就有不知道哪个人在朝这里看,看到我们……”

低哑的声音充满蛊惑,好似真的有人在看一样,南若不自觉捂住了脸,到最后控制不住溢出了眼泪。

夏侯治双眼发红将泪水吻走,他爱极了若哥儿露出最真实的模样,每当这时胸口叫嚣的不满足就会填满。

是他的,全部都是他的。

两人厮混了一个多月,八月底夏侯治得回家和爸妈一起去大学报道。

南若竟有了种劫后余生的庆幸,直接定了当天下午的机票,他怕再不走腰要断了。

夏侯治开车送他,他已经拿到了驾照,到了机场抱着他不撒手:“真不想让你走。”

“别,再不走要出人命了。”南若果断将他拍开,见夏侯治目光往他肚子上瞧,无语地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想什么呢!”

夏侯治低头凑过来:“我听听,说不定已经有了呢。”

南若今天没心情陪他演情景剧,白眼道:“有个屁,想要自己生去。”

夏侯治脸蹭上来:“昨晚明明说给我生的……”

南若对他的厚脸皮已经没辙,干脆不搭理他。

夏侯治自己一个也可以演得很嗨:“没关系,我再辛苦辛苦,保证让你怀上,我爸妈要是知道我搞大了你的肚子肯定二话不说让我们去领证,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再办喜酒,不然不好穿婚纱……”

“大学得四年太久了,我得赶紧工作赚奶粉钱,万一中间有了二胎,我喝都不够……”

“差不多行了!”南若忍无可忍,剥了块糖塞进他嘴里。

这货前世就骚话连篇,上辈子还顾及一下身份,这辈子完全放飞了。

夏侯治含着糖笑,他就喜欢逗得若哥儿气急败坏,看他一天天变得生动。

“真不想分开……”他抱着人不撒手。

南若叹气,他当然也不想,对夏侯治来说只是和他分开了几个月,而且睁眼就知道了他的消息,于他而言却是五十多年,这才重逢多久,如果可以,一刻都不想分开。

夏侯治:“要是能把你变成套子一直戴在身上就好了……”

“夏侯治!”

再一次被这厮粗俗骚话打败的南若满头黑线上了飞机。

等双方各自忙完再相见已经是半个月后,然后发现彼此在这段时间默契的出了柜。

南若这边十分顺利,姑伯他们毕竟不是他的父母,他们养大了他尊重他的选择,哪怕心里不愿意,小辈们接受良好,除了惊讶一下他怎么忽然出柜。

夏侯治这边稍微麻烦了点,他爸妈倒是开明,惊讶过后接受了,夏爷爷绝不接受,气得打电话要他退学回家,被夏侯治拒绝后威胁他不回来就放弃继承权,夏侯治二话不说同意了,将老爷子气了个半死。

南若开车去学校接人时,就被夏侯治抱住求包养:“以后你可就是我的金主了,只求给一口饭吃,让我干什么都成。”

“什么都干?”南若挑眉。

“都干!”

半个小时后,夏侯治看着堆了满地的快递扶额。

“拆吧。”南若毫不客气指使他,“如今可没有下人伺候,我也不喜欢家里住着外人,以后你过来,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自己干,这里面都是给你买的,拆开自己去摆好,以后你来就不需要带什么。”

两人就此开启了同居时光。

上辈子虽说也算同居过,可那时候有成群的侍从服侍,衣食住行几乎不用他们动手,现在则不同,一切都得自己来,油盐酱醋生活中的种种都得磨合。

好在科技发达,一切家务都有电器可以解决,又有家政定期来清洁,唯独做饭上两人适应的磕磕绊绊。

南若从前会做,可过了百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早忘了,夏侯治是根本不会,上辈子压根没进过厨房,这辈子同样,两人又都不愿意请阿姨,只能自己学。

“说好的我是金主呢!”南若忍不住吐槽,“哪有金主自己做饭的。”

他到底有基础掌握的快些,常常是他掌勺,夏侯治打下手。

夏侯治振振有词:“金主负责喂饱我,我负责喂饱金主,公平合理。”

南若:“……”

中华文字博大精深。

两人同居两年后,南若连载了两年的小说投入拍摄,两年时间足够他经营起人脉,他和夏侯治商量,决定打造一个架空宇宙出来,也算对前世有个交代。

先拍出来的是顾渔和金龙的故事,两人的经历都足够曲折坎坷,尤其顾渔,完全可以作为主角独立出来。

看着电视里两个小演员相视而笑,夏侯治冷不防说出个爆炸消息来:“金龙其实是恒王的儿子。”

南若惊了,那个孩子不是夭折了吗?

夏侯治:“他生母表面是恒王的妾室,其实是夏侯俨派去的暗卫,当年恒王中毒身亡,她知道夏侯俨绝不会让恒王留后,便去求了冷千影,他找了个死婴将孩子换了出来。”

怪不得当年他第一次见金龙时觉得他长得高大不像十岁,是冷千影隐瞒了他的真实年龄。

“怎么没有告诉我?”

夏侯治:“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冷千影和容相,容相临死前才告诉我,那时金龙已经是统领水师的大将,他忠于你,我若说出来反而影响你的判断。”

这倒也是,谁知道容相还有没有后招,那时朝臣正催着立储,有些事说了反而是种烦恼。

两人借着电视剧回忆了一场,许多上辈子没说开的事情也顺势说开来。

转眼又是两年,夏侯治正式毕业,南若的架空宇宙越来越火热,他干脆来他的工作室帮忙。

两人前世忙碌了一辈子,今生对事业已经没有太多追求,钱够用就成,只希望幸福安宁的过完这辈子。

同时两人也正式向两家人宣告了恋情,经过四年的潜移默化,双方接受的十分顺利。

南若摸着脸感慨:“多亏了我长得显小。”

他长得显小,夏侯治长得偏成熟,站在一起看不出十岁年龄差,不然肯定会被当做诱拐小青年的怪蜀黍。

夏侯治脑袋从后面蹭过来,低笑:“看来以后再也不能叫你叔叔了。”

南若摸了摸他箍在腰间的手,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套上去:“叫老公。”

夏侯治愣住了,直勾勾看着手上的戒指,半晌红着眼一把将人扛起:“叫,这就叫。”

老公叫和叫老公,南若都体验了一遍,嗓子哑得快说不出话来。

云收雨散,两人相拥而眠,南若闭着眼听着心跳声,在黑暗中开口:“我爱你。”

夏侯治眼底的红褪去,心中的偏执软化,被满足填满:“我知道,我也是。”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一七章 番外一、再相逢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雪白的嫂子 疯狂出轨:钟点房 你想都不要想! 伪装A的变异Omega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绝品天医 你听,记忆的钟 法老的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