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完结

上一章:第一一五章 崩逝 下一章:第一一七章 番外一、再相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一六

问:活到人瑞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南若:谢邀,人在皇宫,刚下火车。

人常说长命百岁,南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活到了百岁,不算小若谷的十六年,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八十四年。

确实是极漫长的一生,漫长到他送走了上一辈,送走了同辈,甚至包括孙辈,以及……说好相守一生的恋人。

夏侯治死去已有三十七年。

以百姓平均年龄寿命来看,三十七算得上一个人一生。

南若恍惚,原来已经这样久。

许是年纪大脑子慢了些,他竟觉得夏侯治去世好似就是昨天的事。

“高祖您可终于回来了!”

圆滚滚的少年扑上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哎呦,悠着点,悠着点。”南若将人扶住,“你高祖老胳膊老腿要散了。”

少年是夏侯淳的玄孙夏侯易,也是第十二任永兴帝。

自承平起,皇帝更换频繁,几乎每隔两年需得想出一个年号来,为免麻烦,干脆自永兴后就不再更改,如今已是永兴四十年,期间皇帝更换了十二个。

算上永兴之前的七任,六十年间竟更换了十九个皇帝,而除了现任夏侯易,没有一个超过六岁的,许多更是婴孩就被立为皇帝,长到两岁或者三五岁便换下一任。

起初自然遭到过反对,可那时太子或者说摄政王还在,他用了二十三年,帮南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让从上到下看到,只要内阁清明,哪怕皇帝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孩,天下也能井井有条。

他死后南若作为首辅依旧延续纲领,二十三年足够他们将舆论完全掌握在手中,民间普法扫盲一刻没有停歇,当然,享受了权力的内阁朝臣们也不想交出手中的权力,新长成的一代读书人以入内阁为目标,更不想内阁交权。

加上那时有志气有能力的宗室子早已出海称王称霸,到夏侯治去时,宗室老一辈全都咽了气,往下许多已经出了五服,永昭帝活着的兄弟不多,血脉越来越淡薄。

到了这些年,想挑一个推上位都难,起初还有宗室为了皇位打破头,可眼瞧着换的如此频繁,孩子还没懂事就被送了回来,根本得不到什么好处,一个个熄了小心思,还不如去海外搏一把称王呢。

尤其到了这一任,竟然没有人愿意送孩子来,还是南若亲自写信给夏侯淳去了被北边岛国的幼子,才叫他送了夏侯易来。

于是夏侯易便是唯一一个年纪超标的,来时已经十岁。

“说好一个月就回来的,竟然去了这么久,下次我也要跟着一起去。”夏侯易扒着他不松手。

这孩子在家中并不受宠,南若见到他想起了曾经同样圆滚滚的夏侯淳,人老了难免念旧,便对他多有照顾,大约他看着慈祥,这孩子一下子黏上了他,就像当初夏侯淳黏上小若谷一样。

南若摸摸他的头:“电报里不是说过了吗,庆安遭遇洪汛,我转道去停留了半月。”

自南北铁路连通后,他每年都会抽空去下面视察。

“明年不成。”他道,“等再过些时候,高祖跟你保证,肯定让你出去玩,不止大燕境内,想去周边各国都成。”

“真的?!”夏侯易就高兴起来。

“真的。”南若由着他乐。

如果不出意外,皇位今后不会再频繁变动,夏侯易这个皇帝会一直做下去,往后便是如吉祥物般的存在,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一言九鼎的皇帝。

但偏偏皇位还得有人坐着,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朝臣们不会承认自己篡权,也绝不希望留下这样的名声,容许皇帝存在便如同有了遮羞布,成全了他们自认的大义。

再者,也需要皇室的名头压住他们,省的有人起异心,赶走夏侯家,又野心勃勃想自己复辟。

皇权统领,内阁治理,两者相依共存,已经是南若能做到最好的局面。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四处去看看。”

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建立议会,内阁虽各自分权,可首辅掌握着极大的话语权,说起来也是他的错,他做了几十年的首辅,为了推进决策,有时难免独断了些,如今他要让位,便得给内阁上一个紧箍咒。

他能保证没有私心,却不能保证下一任下下一任,一旦首辅决策失误,将牵连整个国运。

这几年他频繁去各省巡查,也是为了促进议会组建,等做完这件事他就真正放权,免得有些人背地里说他都百岁了还抓着权柄不放。

虽说他身体依旧健康,比年轻人还精神,可金手指也没有说明书,这一过百岁,指不定哪天就到了头。

是的,金手指。

南若也是有金手指的,百毒不侵,或者说是百病不侵。

穿越至今八十四年,他没有生过病,一次都没有!

他穿越第五年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一年两年不生病,那是他保养得好,可整整五年,连个感冒鼻塞甚至上火发炎这样的小毛病都没有过,会冷会热,可就是不会生病。

而且即便受伤,他恢复的也比常人要快些,起初他以为是身体年纪小的原因,后来慢慢觉出不对来。

他恍然想起了刚穿越过来时身体那一轻,显然当时不但给他解掉了生生不息的毒,还加持了百病不侵的buff。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buff会持续这么久。

南若对夏侯易的许诺只成了一半,在他最后一次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后,议会成功建立,确保选票发放到每个百姓手中,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新任首辅从他手中接过重担,吉祥物身份坐实的皇位不用再更换,夏侯易可以在护卫的陪同下以巡查之名各处游玩访问。

原本说好陪同他的南若却在接到一封文件后失约了。

文件是清心庵主持递交上来的。

南若看到这个名字恍惚了一瞬。

时间倒流,他回想起了那个夏日受到“毒打”恐惧不安的自己,想起了夏日山中清幽的蝉鸣,想起了满园木槿花丛中太子愉悦的笑,他给他簪的第一朵花,以及绚烂如火的晚霞。

一切好像就在昨日。

南若轻叹,果然人老了便喜欢回忆。

主持递交文件是询问后山花园该如何解决,京城发展飞快,凉山被纳入了开发区,将进行整改,清心庵将搬迁到新建的庵堂,旧的庵堂会被拆除,庙宇拆除无碍,可后山的花是当初摄政王叮嘱让照料的,即便摄政王去后她们也没有松懈。

负责整改的官员听闻此事不敢自作主张,特意叫主持亲笔写了文件送上来。

南若想了想,批示让先别动,他想去看一看。

到了凉山脚下,他健步如飞上山,比那些来爬山的年轻人都要走得稳当,看呆了不少人,而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鹤发童颜还能如此精神的,不是南宫首辅是谁。

一时激动连连,不过没人贸然上前,全都崇慕的目光看着他。

还有人年轻人举起笨重的相机拍照,被护卫瞪视也不怕,更有人大着胆子喊话问怎么能长寿。

南若不禁失笑。

虽大燕百姓如今生活越来越好,可能活到百岁的还是少数,这些年没少有人想打听他有什么长寿秘诀,还有传言他吃了仙丹的。

清心庵已经被封了起来,自他上次也是第一次来已经过去了八十四年,瞧着旧了许多,廊柱上刻下了斑驳的印痕,进去院子里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不过拐到后头撞入眼中的木槿让回忆一下子扑面而来。

南若怔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在这等着。”他摆摆手,自己走了进去。

沿着盛放的木槿花林走过,当年的一点一点在脑海中回放。

路过一朵探出枝条的粉紫色花朵,他禁不住伸手摘下,对着花喃喃:“你倒是走的早,留我一个人,是谁说要一起相伴到老的,结果呢……疯了都不让人安生……”

夏侯治终究还是没撑住,疯了。

一开始只是偶尔,后来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到最后半年已经完全陷入了癔障里,所幸没受什么罪,还算体面的走完了最后一程。

“总说我不够爱你,还说什么我会‘改嫁’,老不修,有本事出来看看,看我有没有‘改嫁’,我一个人过得不知道多快活,哪用得着——”

脚步顿住,声音戛然而止。

一大片怒放的栀子花映入眼帘,正值花期,洁白的花朵朝远处铺天盖地蔓延而去。

南若手中的木槿掉落在地。

恍惚间想起当年通信时,太子提过等尘埃落定一起来凉山走走,后来事成却再没有提过……

是了,那时他知道了自己不是真的小若谷,栀奴不是他的乳名。

可在他以为他是的时候,栽下了这片花田……

南若笑,眼中却落下泪来。

他买下了这座庵堂,重新修建了院落,在这里住了下来,拒绝了所有想来照顾他的人,自给自足,每日看太阳升起落下,照料花园的木槿栀子。

如果这是对他不够爱的惩罚,他接受。

春去秋来,转眼十六年。

已经成了外人眼中奇迹的南若在三月的某个上午,给花园浇水时忽有所觉,而后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不是百病不侵,是长命百岁!

不算小若谷的十六年,真正的百岁,一个世纪。

他哂笑,平静的换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穿戴整齐,摆放好遗书,顺便拨通了夏侯易非要给他安装的电话。

哪一日来便哪一日归。

永兴五十六年三月初六,安国公南宫若谷薨,举国皆悲。

这个世界我来过、见过、爱过,得到过、征服过、付出过,无憾矣。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一五章 崩逝 下一章:第一一七章 番外一、再相逢
热门: 替身不想再玩了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花神(下)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都挺好 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 执掌乾坤 [综英美]我在超英世界里开鬼屋 上清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