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 值得

上一章:第一零五章 骤雨 下一章:第一零七章 忙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零六

圣旨给出去的那一刻,南若感觉浑身一轻,也不管太子什么表情,起身去了对面榻上,忙活半天他也确实饿了。

顾不上君臣不君臣,自顾自拿起汤勺,几口温热的粥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颠倒过来也一样。

刘端不愧是太子身边的得力公公,给他这一桌全是他爱吃的,夹起一块虾饺尝了尝,赞道:“是东宫的御厨,好些年没尝到了。”

他穿过来敞开好好吃的第一顿就在东宫,之后一住两个月,对东宫御厨的手艺记忆犹新。

太子披了外袍过来:“往后随时能尝到,想吃只管吩咐刘端。”

顺手将重新折起来的圣旨放到了他身边。

南若筷子一顿:“殿下看完了?”

“看完了。”

然后呢?南若看向他,不说说什么想法?

太子用筷子将虾饺里的虾挑出来:“圣旨你收好,待会儿叫人仔细装录,唔,就叫常青去做,他知道怎么做,明日早朝拿出来。”

南若这下确定他是真的愿意放权给他,心头泛起热意。

他撺掇永昭帝写下的,是封他为銮仪卫指挥使,且将禁军兵符交由他掌管的旨意。

他一直做戏到今早,为的就是这道旨意。

容相双腿受伤永昭帝见不到他,他最信任的高进忠已经溺亡,暗卫统领也早已被太子策反倒戈,投向太子的禁军守在了殿门口,忠于他的禁军则被挡在了城外。

他能信的,只有他。

南若窥视兵权很久了,銮仪卫说白了是皇帝的狗腿,即便爬到指挥使,手下能指挥也不过万人,且这样的权势太虚,只要皇帝一句话就能轻易收回。

虽然他早与太子达成了合作,但他不想全然依靠承诺,情爱维系起来的关系说牢固也牢固,可一旦分崩,最脆弱不过,与其全然依赖太子的情意,不如握在自己手中。

既然已经投身在权势的漩涡里无法抽身,那就牢牢掌握,给自己加重砝码。

地方卫所他鞭长莫及,也不想离开京城这个权势中心,能瞄准的便只有永昭帝手里的禁军。

禁军虽因着尉迟将军一部分投靠了太子,可还有三分之二忠于永昭帝,只要永昭帝一天是皇帝,他手里的兵符便仍然有效。

有了这十四万禁军,他便有了底气。

还有被抽调发派到各个边戍的上万禁军,也全听兵符行事。

他和太子商议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坦诚,并没有表露自己的真实意图,只是说让他来牵制住永昭帝,给永昭帝一个假象,让他认为还有翻盘的机会,不至于鱼死网破。

同时也可以借唱双簧试探朝臣,肃清朝堂。

而南若私心,为自己谋得了兵符。

永昭帝或许也不完全信他,可他眼下身边只有他,只能用他。

方才拿到圣旨时他设想过太子会有的反应,没想到远比他想的叫他惊喜。

南若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比较冷漠的,太子喜欢他对他好,他知道,可平日的那些好,大部分随手便能做到,他会开心会感动,可也仅限于此,方才这一遭,才是真真切切打动了他。

不是信手拈来的甜言蜜语,也不是只给予他的倾诉,而是在他最看重的政事上愿意偏让他。

他唇间溢出叹息:“……殿下如此,叫我越发觉得自己卑劣。”

太子有十分给了他十分,而他回应给他的不到一半,还夹杂着私心,太子的赤诚似一面镜子,照出他的不堪。

“看着我。”太子放下筷子,“我会同意这道圣旨,不单是因为我钟情你,我也有自己的考量,既然父皇要用你牵制我,兵符给你才合情合理,而且对我和父皇来说,你都是最好的人选,我不反对是因为知道你不会做出危害朝纲的事,你看,我也何尝不是在谋算。”

“何况是我先动了心,哪有什么都不付出就将人抱入怀的,想要得到自然得先付出,你要我做什么都不过分,是我该当的。”

他看似付出的多,可期盼得到的回报更多,一如眼下,若哥儿已经在对他敞开,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将挑到小碟子里的虾推到南若面前:“不是我偏爱,而是你值得。”

太犯规了,太犯规了。

南若心里喃喃,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心里的喜欢喷薄蜂拥,源源不断溢出来,再无掩饰展露在他的脸上。

太子勾着唇笑,充满了笃定和狡黠,似早料到会有这一刻,也早就等着这一刻。

南若怔怔,一瞬间反应过来:“殿下……好手段。”

这是夸奖,真心实意的,太子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太隐蔽,时间线拉得太长,他被煮熟才反应过来。

仔细回想,自己真的是被他一步步牵着到了今日,中间没有任何一步叫他反感,此刻也是,哪怕知晓自己被“煮”,也生不起丝毫负面情绪,只有动容。

在拿捏人心上,他还是差了些。

太子苦笑:“我久居深宫,也只能琢磨这些阴诡暗谋,但我待你全是真心,如今心意相通,才敢跟你坦言。”

“我不怪你。”南若摇头,“只是既然我们已经彼此坦诚,往后莫再欺瞒就是。”

他连最大的秘密和最后的筹码都交托出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呢。

太子隔着桌子握住他的手:“好。”

心里暗叹若哥儿果然还是太良善,竟没怀疑过若他是在做戏说谎怎么办,可他爱的也正是若哥儿这点,连对权势的渴望都坦坦荡荡。

“正好有一桩事我要告诉你,当初在背后撺掇陌氏兄妹下毒的人有了眉目,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其实当年我便查出了些线索,其中牵连到寿丰大长公主,父皇看重皇家脸面,必会遮掩,我只能暂且收手,如今不用顾忌,我便叫人重新去查,也给你和南宫若谷一起讨个公道。”

“谢殿下。”南若目光一亮,其实他当年仗着剧情心有猜测,只后来剧情崩得不像样子,叫他又不确定起来,他本就打算尘埃落定后仔细查一查,如今太子愿意接手,再好不过。

吃完早饭两人没再逗留,各自分开,前头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忙里偷得这一会儿闲已经足够了,来日方长。

南若继续回紫宸殿扮演自己的忠臣,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隔日一大早,他拿着制好的圣旨去上朝。

宫变过后的第一次早朝,官员们还心有余悸,领头羊容相不在,曾经忠于永昭帝的几个大臣也死的死伤的伤,除了一朝翻身的东宫属官,几乎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贸然发声,一个个低头垂目。

除了个别心思活跃心有计较的,大都对南若和太子的“针锋相对”视若罔闻,明哲保身不愿掺和其中,看来前夜的厮杀给他们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从这一日起,朝堂分割两半,皇帝养病,太子监国,容相闭门不出,手握兵符的新任銮仪卫指挥使权势加身,代替皇帝与东宫搭起了擂台。

两方稳坐上位,等着跳出来登台的朝臣们。

一时间京城暗潮涌动。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零五章 骤雨 下一章:第一零七章 忙碌
热门: 天已微凉 总是穿成霸总他爹[快穿] 乡村野和尚 云中歌2 春乡艳少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伪装A的变异Omega 他那么宠 糙汉娶夫记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