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骤雨

上一章:第一零四章 我的 下一章:第一零六章 值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零五

南若喉咙干涩,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源源不断的喜欢快要喷薄而出,太子似乎总在他有所犹疑的时候给他惊喜,且精准地化解他心中的矛盾。

他头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笨嘴拙舌的,心里有千言万语,却纷杂拥挤说不出口,只化作一声喟叹,攀住太子的肩膀吻了上去。

亲吻便是语言,它能代表一切。

除了之前星空下的试探,这是南若头一回主动亲近,不再只是轻飘飘的新鲜和好奇,带着浓浓的情意,他伸手按住太子的肩膀,让这个吻全然由他来主导,含着唇瓣轻轻吮吸舔舐,温柔至极。

在南若看来,亲吻比性/爱更能传递感情,当然,也许跟他没有体会过后者有关。

比起太子土生土长的古人,他这个现代人反倒不擅说情话,只能化为行动,将想要表达的全部融入亲吻里。

他的变化太子岂能感受不到,心里涌起巨大的喜意,顺从着让他吻,几乎屏住呼吸,怕将他惊醒羞窘逃掉,眼睛也不敢睁开,直到感觉到他的踟蹰不前。

他就知道,太子无声低笑,抬手扣住南若后脑,主动加深了这个吻,算了,总归他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也不差这一步,若哥儿就是这样的性子,他先主动他才会积极回应,而轮到他自己主动便窘住了。

果然,他向前一步,若哥儿也不再踟蹰跟着主动,只是换他来主导便没有这么轻缓,和风细雨瞬间变成了疾风骤雨。

南若嘴角泛酸,地龙好像烧得更热了,他仿佛置身蒸笼,后背汗津津湿透了中衣,想要结束,却被太子摁回了枕头上,一时退不开,而他的退缩换来了更深的亲吻,似要将他口中的呼吸全部掠夺干净,太子伸手箍住他的腰,将他紧紧抱住。

空气仿佛被点燃,角落里小太监方才点起的两只熏香袅袅交缠,香味叫人沉醉。

吻越来越深,南若快要吸不上气来,几近窒息时太子才将他放开,结束了这个吻,他大口呼吸新鲜空气,额头和脖颈被烧得越来越旺的地龙闷出了汗,面色通红。

太子低头看着,渴求从骨头缝里渗出来,似疯长的藤蔓,催促叫嚣着叫他将人缠住,刺入每一寸肌肤里,贪嗜他的血液,连皮带骨一起吞入腹中才好。

他伸手拽断床幔上的飘带,蒙住了南若的双眼。

“殿下——”徒然降下的昏暗叫南若下意识阻挡,却被抓住了手腕。

“若哥儿乖,我不会害你,爱你还来不及……”太子声音哑的不成样子,在他唇角细细亲吻,“我只是想亲亲你……”

失去视觉叫南若听觉和嗅觉放大,想到胸前的圣旨一惊,猛然挣脱他的手按住胸口,所幸圣旨还未抄录制作成册,只轻飘飘一张纸,折起来难被发觉,下一秒又犹豫起来,迟疑间失去了最后阻拦的机会。

“殿下——”他慌道。

“嘘……”太子含笑的声音传来,“别怕,我在……”鼻音含混哄着他乖。

南若似被点了穴,一动不动,失去视觉让他极其没有安全感,他伸出手,在空气中无意识地探了两下,被太子伸手握住,十指相扣。

放大的听觉叫他听到外头屋檐上冰融化的声音,顺着瓦片落下来,水声渐大,带着随心所欲的节奏。

飘带并非完全遮住了他的视觉,能看到朦胧的光影,像是置身幻境,看到了令人愉悦的影像,像是画面被扭曲的奇幻电影。

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可全是徒劳。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短又似乎很长,幻境徒然崩散,正精彩的电影炸得四分五裂。

南若猛然闭眼,似有碎片溅入眼中,惊得发不出声来。

太子轻轻抚摸他的额头,一眼不眨的看着他,眼中的占有欲骇人。

不论是爱情还是情爱,他都想亲自给予若哥儿,他乐意取悦他包容他,让他享受让他欢欣,叫他铭心刻骨,往后但凡他念头起,脑海里浮现出的只能是他。

先前他怕若哥儿尝到甜头找旁人,如今能时常相处,便再也不想克制。

“我好不好?”他凑过去,轻轻啄吻南若的额头,炙热的呼吸洒在他脸上,含着笑,“嗯?”

南若还沉浸在电影中,一时回不过神。

太子掩去面上的病态,帮他抽走眼睛上的遮掩。

“你……”南若失了声,不知该说什么,他完全没有料到太子会有这一举,心头各种滋味翻涌,这一次再没有浪花翻打下去,眼眶发涨。

“别多想。”太子不愿给他负担,抹去他脖颈上的汗,“我心里乐意这样做,你就当是我的癖好,我喜欢亲你,想亲你……”

食指轻轻点住一滴汗珠,放入口中舔去:“只要是若哥儿的,我都可以。”

我的恋人有点变态。

南若身体颤栗了下,目光落在他的唇上,不自觉吞咽,他说不出动听的话,只能仰头再次用吻传递自己的情绪。

——可他喜欢。

太子却躲开了:“我去喝杯茶。”

南若摇头,坚定的吻了上去,长驱直入,攫取他口中甜腻的花香。

“殿下。”忽然门口传来请示声。

南若立刻退开,太子轻抚他的唇瓣:“应是端膳来了,你早起还没用膳,吃些东西暖暖胃。”

帮他理好衣衫,一道坐好:“进。”

两个内侍拎着食盒进来,手脚麻利地在对面榻上取出来摆好,低眉垂目不敢多看分毫。

临走,其中一个稍稍往前一步道:“殿下,方才周公公叫小太监传话说长乐公主早起召了太医,太医看诊说动了胎气。”

长乐怀孕了?

这个时间点……南若蹙了下眉。

太子神色微沉:“去告诉刘端,将长乐送去椒房殿,让皇后好好‘照顾’,生产之前不许踏出椒房殿半步,再叫人去镇抚司,孤下午要看到驸马的供述。”声音泛冷,“留着口气就成。”

想耍小心思,也得看他乐不乐意。

南若看了眼他的神色,等内侍退去,出声问:“殿下喜欢孩子吗?”

“你问了我,我也想问问你,不要管先前你说的那些缘由,只说喜欢不喜欢。”

没人比他更清楚对此世男子而言子嗣有多重要,他不希望太子是因为他才不想要子嗣,这对他不公平,对他也不公平。

太子没有犹豫:“不喜欢。”顿了顿,“我……大约做不好一个父亲,我想若可以选择,没有孩子会愿意降生在宫中,至少我不愿。”

他绝不会是一个好父亲,他害怕重蹈父皇的覆辙,何况他还有癔症,许会遗传,何必再多添一个人一起痛苦。

南若心头发酸,面上扬起笑:“原来殿下和我想到了一处,我也做不好,这下好了,咱们谁也不用刻意迁就谁。”

他穿越前对结婚生子一直怀着顺其自然的态度,现代生存压力和各种丰富的精神娱乐叫他不觉得结婚和生子是必需品,而此世的大环境叫他更不想添一个孩子来受苦,尤其是女儿的话,孩子或许会因土生土长而不觉得怎样,可他自己会对比会难受。

折磨郑繁十多年的不甘与痛苦便多是来源于此,体会过天堂,落到人间但凡过得不如意,就会加倍怀念天堂的好。

太子:“不迁就。”

南若无奈:“我是希望殿下多想着些自己,不用为了让我高兴而委屈了自己。”

他不擅表达,怕太子会觉得总是自己单方面在付出,时间久了便会生怨。

太子:“没有委屈,我只是想对你好。”

南若笑了下:“我往后得对殿下更好才是。”

太子却摇头:“我对你好,是因为我想对你好,并非为了换取什么,你不用有负担,你愿意接纳我的好意已经是最好的回报。”

他对若哥儿好,也是在取悦自己,若哥儿高兴他也高兴,当然——

他凑过来蹭了蹭南若的鼻子:“你愿意同样待我好,我心里更欢喜。”

南若心里的固执和坚持在他温柔的注视下溃不成军,捂在胸口的手指略加迟疑,拿出了怀中的圣旨,递过去:

“我最后的筹码……给你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零四章 我的 下一章:第一零六章 值得
热门: 聊斋寻艳记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楼兰绘梦卷 九天帝尊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宸汐缘 讨情债 灼寒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