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变中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变上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变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十三

扑通扑通,如下饺子般,不少人跳下池塘去救太子,南若扭头叫自己不去看,几个箭步来到永昭帝面前:“陛下,快随臣离开这。”

永昭帝指着水池:“去救太子,快去救太子……”

荣王已经冲到了池边,想跳下去被两个贴身太监一个抱腰一个按肩死死拦住。

“陛下,您活着太子才能活!”南若半跪在地,给高进忠和常青使了个眼色,两人飞快将永昭帝扶起。

容相带着几个文武官员也赶了过来,容相折下一段木棍握在手中,朝南若厉声道:“带陛下走!”

从贼军出现到太子落水,不到两分钟,永昭帝坐在亭子最高处,下头池面上是蜿蜒曲折的石桥路,并排只能走三人,贼军要大批上来得一段时间。

南若看了眼冲他比划不用管他的南宫云林,以及若有似无护在夏侯淳夫妇四周的内侍们,半架起永昭帝,从亭子背面下去,出了亭子没有路,满是花草灌木,他一马当先在前面用木棍开出一条路来,高进忠和常青一人一边几乎架着永昭帝,后头跟着几个小太监还有被容相派来的官员。

一行从坡上下来,被环绕的池水挡住了路,只能游过去。

常青立刻道:“奴婢幼时在水边长大,打会走路就会泅水,可以带着陛下一道。”

其他会游泳的也纷纷开口。

永昭帝喘息着抬手打住,稍稍平复些开口:“朕会泅水,朕自个来。”

说着脱掉外袍干脆利落下水。

南若看了眼常青,立刻跟上,护在永昭帝身侧。

常青蹲下身去捡永昭帝的外袍:“奴婢给陛下捧着,保准不叫沾水。”

高进忠先他一步拿到手:“我来。”

常青也不争抢,躬身让给他,又道:“奴婢水性好,又有力气,奴婢跟在公公后头。”

高进忠皮笑肉不笑:“劳烦常公公了。”

常青腰弯得更深。

两人说话间几个官员已经下了水,小太监们听着上头的喊杀声在旁心焦,见两人一前一后下水,忙松气跟上。

背坡处并未和前头一样布置得灯火通明,尤其下水后可见度迅速下降,只能看清周围两三米。

所幸水池不宽,没多时就摸到岸边,南若先上去,再拉永昭帝,不等后头人上岸,直接背起永昭帝奔向御苑侧墙,翻过墙就是皇宫。

“臣先上去瞧瞧。”南若放下永昭帝,后退几步,蹬着墙一跃而上,见另一边没有人,骑到墙上,冲跟上来的官员内侍道,“你们扶着陛下,我拉陛下上来。”

常青二话不说跪到地上:“陛下快踩着奴婢。”

官员与小太监们也立刻伸出手给永昭帝搭梯。

永昭帝神色阴郁踩着上墙,上去后不等南若下去接他,自己率先跳下,可他忘了自己已经不是年轻时的骑射无双。

一声惨叫响起。

月色映照出的阴影在南若脸上掠过,他加重力气一把将官员拉上来,叫他自己坐好,一跃到永昭帝身边,焦急唤道:“陛下——”

“朕的腿……”永昭帝声音隐忍。

南若借着夹道昏暗的灯光瞧去,永昭帝跳下来的地方有一片没有铲除干净的竹子,且被削出了尖尖的角,他跳下来时小腿恰巧撞上,两截竹尖直插入了他的小腿里。

“从那边跳,这边有竹子!”南若飞速叮嘱一句,帮永昭帝抬住他的腿,焦急道,“陛下,这……”

永昭帝神色阴冷,扶住南若的肩膀一用力将小腿拔了出来:“走!”

南若感受着肩膀上颤抖的手,一时竟有些佩服他,撕开衣角先给他将伤口绑住。

有人跳下来,永昭帝声音隐忍:“高进忠。”

没有人回应,刚跳下来的常青愣了一愣,扭头问上头的小太监:“高公公呢?”

小太监茫然:“奴婢只顾着跟着跑,没留意……”扭头看到下头空空如也,惶惶起来。

常青就战战兢兢跪到永昭帝脚下:“陛下,这、这……奴婢们一上岸只想着追上陛下,实在没留意……”想起什么般,急急道,“高公公下水时捧着陛下的外袍,莫不是——”

骤然噤声,没敢再说下去。

永昭帝身上怒意浓重,即便狼狈至此,一身气势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疼痛本就让他暴躁,若不是顾及眼下状况,怕早就呵斥出声。

南若忽略自己被抓得生疼的肩膀,提醒:“陛下,贼军该追来了。”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几道枪声响起,距离他们只近不远。

永昭帝咬牙:“走!”

南若将他背起来,抄近路赶往紫宸殿,一路撞上匆匆奔跑的宫人,见到皇帝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个个都跟了上来。

“禁军呢?”南若问。

有宫女快言回道:“方才听到御苑传来枪响,指挥使带着禁军去了御苑。”

又有小太监急急道:“虎贲右卫还在,奴婢便是被周指挥使派去给宫人们传消息的。”

南若精神一振,立刻道:“快去通知他。”

宫里还没有被贼军攻进来,一片安静,只听到枪声的宫人们被吓到四处躲藏,如今看到皇帝顿时安了心,队伍越来越庞大,南若早将永昭帝交给内侍们用软榻抬着。

等他们到紫宸殿,虎贲右卫指挥使周岩也带着侍卫赶了过来,可惜因着今日在御苑举办宴会,大部分禁军都调去了御苑,刚刚也有部分被枪声引走,他只带来了不到五百人。

恰在这时,一道道枪声从前殿传来,宫人们瞬间面如土色。

“陛下。”南若急切看向永昭帝,征询一个意见,是走还是留。

永昭帝进了紫宸殿,反倒安定了下来,伤口也被懂医的宫人打理好,靠在皇位上沉着一张脸:“等着,朕等他到朕面前来。”

南若飞快敛去眼中的情绪,嘴上焦急劝道:“陛下,常言道留得青山在,只要出去,臣便是万死也会带着陛下赶往城外京营。”

京营是禁军大本营,禁军只忠于皇帝,十二卫便直属禁军,足有二十万,平日被调来守卫皇宫的只一万人,眼下迫在眉睫,去派人传信搬救兵来不及了,只能逃出去。

永昭帝望着门口:“来了。”

只见一群和方才在御苑打扮一样的兵士训练有素的走了进来,盾兵打头,枪兵随后,再是持刀的步兵。

周岩立刻带手下五百禁军挡在殿门口,南若拿起从禁军那里抽来的刀挡在永昭帝身前。

贼军直逼到殿前,而后中间分开一道路来,一个微胖的身影走了出来。

众人一惊。

衡王?!

“许久不见,老九。”衡王冲着永昭帝微微一笑。

永昭帝脸上肌肉因愤怒而抽动。

衡王略显自得地捋着胡须:“怎么,见到皇兄也不打个招呼?”环视一圈,下巴微扬道,“也是,眼下这般状况皇弟是该气,可谁叫你自个不争气,守不住家业,也怪不到我。”

南若压了下眉,去了封地的王爷无诏不得回京,衡王又不得永昭帝的心,极少来京城,他唯一一次近距离见还是在已故太后的葬礼上,总听人说衡王不着调,眼下算明白了是怎么个不着调法了。

永昭帝怒喝:“你这是谋逆!是造反!”

“呸!”衡王毫不讲究的冲着地上唾了一口,明明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却还似个顽童,大喇喇道,“当初你害死先皇自己登基的时候怎的不说是谋逆?”

在场众人恨不能埋到土里去,宫人们已经吓得齐刷刷跪下。

南若朝前一步:“先皇分明是病重而亡,有太医院脉案记录在册,王爷莫想为自己谋逆寻莫须有的借口!”

“你谁啊?”衡王斜了他一眼,“一边去,本王跟皇弟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南若表情险些没绷住。

永昭帝朝他摆手,叫他让开,朝衡王道:“先皇究竟因何崩你我心中清清楚楚,朕问心无愧。”

衡王嗤笑:“问心无愧?你?此话从你口中说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他忽的笑脸一收,所有轻慢与懒散消失无踪,怒目横眉:“我只问你,当年太子三哥究竟因何而死?!你敢对天发誓与你无关?!”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殿宇,“你敢吗?!”

永昭帝扶着常青站起身:“朕敢。”

“你敢个屁!”衡王双目发红,近乎嘶吼,“当年三哥是如何对你的?!夏日惦记着你热,冬日怕你冷,吃的用的但凡想起来都给你,你不小心摔了贵妃的花瓶,他替你顶了,被父皇训了好些天,你从马上摔下来,也是三哥第一个冲上去抱你起来,满宫就找不出他那样好的兄长!”

“结果呢,换来的是什么,白眼狼!是,那道士不是你找的,可三哥为何会横死,你敢说跟你没有半点干系?!”

衡王怒指永昭帝,恨意满满:“夏侯俨,你就不是个人!”

永昭帝冷笑:“你既要谋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衡王怒极反笑:“瞧瞧,瞧瞧,你素来就是这般,你以为你一张嘴能将所有人都哄得团团转,你错了,老子打小就看出你是个虚伪小人。”

他轻蔑一笑:“如今你也报应来了,你当我是怎么这般顺当就进的皇宫,是不是猜出来了,真有意思,这满天下都知晓——”

话未说完,不知从哪里射出一箭来,正中衡王太阳穴,他睁着眼睛直挺挺倒了下去。

右侧屋顶冒出一个人来,竟是郑皇后,手持弓箭起身:“臣妾救驾来迟,陛下恕罪。”而后冲着贼军一声高喝,“衡王已死,尔等速速束手就擒,降者不杀!”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变上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变中
热门: 我,C位,逆袭 门后高能[无限] 小可爱她超苏甜[快穿] 长夜余火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东京人 七日约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无限之我有红衣[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