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不舍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吞没 下一章:第九十一章 风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十章

爱生欲还是欲生爱,似乎对男人来说界限并不分明,可以对着喜欢的人手都不敢碰一下,却也能对着网盘里的陌生人想入非非。

南若不能肯定自己对太子有爱,喜欢是有的,但他确定自己对太子有欲。

如果说之前只是夜深人静时动过歪念,且这种歪念有六成是对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新鲜与好奇,那么眼下这个吻,则彻底点燃了他的欲。

他攀住太子的肩膀吻回去,舌头不再被动勾缠,主动舔舐,搅出清晰的水声,声音刺激着两人的感官,太子呼吸更重,南若的回应让他激动到连指尖都颤抖了起来,想拥抱却又不敢,怕自己控制不住力气勒疼了他。

南若似有感应,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十指交缠给他抚慰,脑海里曾经见识过的接吻画面蜂拥而至,舌尖轻轻一挑,放缓了节奏,探索起每一个角落来。

太子被他的花样百出震住,中途停下来换气时看他的目光满满的控诉。

南若还在喘息,挑眉带笑:“你不喜欢?”

太子叼住他的唇瓣咬了一下,带着恨恨和无可奈何。

南若反手撑在地板上,乐得后仰:“我只亲过你一人。”夜风中杏眼含笑,“我的殿下。”

回应他的是铺天盖地落下来的吻,学着他刚才做的,尽数还给他,且举一反三,叫南若竟有些招架不住,喉间溢出难耐的哼声。

大约清心寡欲太久,一点刺激便全燃烧了起来,来势汹汹遏制不住争抢着要冒头。

南若从迷离中清醒过来,略有些尴尬。

太子胸膛震动,低低闷笑,却停下了亲吻没有再进一步,只用鼻尖亲昵挨蹭他的脸颊给他安抚。

南若反而兴致未尽,他如今的身体年纪,念头被勾起来一时半会难平复下去,有心想冲动一把,可触及太子温柔包容的目光,所有冲动化成了一滩水,在心间流淌而过,这一刻情盖过了欲。

墙上映出两人依偎的身影,竟有几分脉脉缱绻。

时间有限,未免被有心人觉察,两人不能多逗留,抓紧时间聊了聊彼此近几个月所发生的事,虽有傅卓传信大都知晓,可听亲口说又有不同感受。

还有一些信里也无法明说的话,比如太子的病情,比如永昭帝的身体状况,比如眼下朝中状况,只能当面聊。

两人聊到兴头上忘了时间,还是刘端来提醒。

南若头一次感觉到了不舍。

太子握着他的手也不想放开,今日对他而言简直如在梦中,恨不能时间就此停止,他愿意永永远远和谷哥儿待在这里,想到下次不知何时才能再独处,竟惶惶不安起来。

万一谷哥儿回去冷静下来后悔了呢,万一谷哥儿尝到了鲜去找旁人呢,他记得谷哥儿的小厮家丁都生得不错,他先前哄着他停下来,也是怕他尝到了美处回去找小厮厮混。

京城哪个公子身边没有亲近的小厮丫鬟,谷哥儿已经算极洁身自好,从前他想着是他没尝过才不开窍,可如今他动了念,若真找小厮宣泄,他无法阻止也没理由阻止,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他不能叫谷哥儿憋着,他已经拐得谷哥儿不娶妻,不敢再得寸进尺,怕他回过神来后悔。

虽清楚宣泄无关情爱,可只要想到谷哥儿和旁人亲作一团的画面,暴躁、阴戾与痛苦在心口翻涌。

“殿下?”南若以为他是因为要分开而焦虑,安慰道,“我日日都进宫,虽不能独处,却也能见到,如今殿下从永州回来,也能恢复书信往来,待过些日子再寻机会叙话。”

如今局势愈发紧张,永昭帝的身体变化人人都看在眼里,没有人是傻子,朝里朝外看似平静,其实早已暗潮涌动。

南若如今执掌銮仪卫,能查到的更多,一些人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他都看在眼里。

越是这种时候,他和太子就越得小心。

太子脸上的焦虑并没有缓解,眉间挤出深深的折痕,欲言又止。

南若:“殿下有话但说无妨。”

鼓励地拍拍他的肩,说吧,没事,愿意说是好事,憋着闷着才叫人头疼。

太子似难以启齿,伏身将脸埋入他手心,半晌,微哑的声音传出来:“你别找旁人……”

嗯?

南若诧异。

太子:“我不想你和旁人像方才与我那般亲昵,小厮丫鬟也不成,花娘小倌更不成……”

南若这才反应过来,怔了下,他压根没想到这茬。

是了,太子不知道他是穿越的,也不知他洁身自好并非多么高尚,只是做不到跟毫无感情基础的人做亲密之事,也是为了给自己树一杆旗。

而以此世人的观念,爱与欲是可以分开来看的,与妻子鹣鲽情深,并不影响在妻子怀孕生育时找通房小妾解决生理问题,即便那些说不纳妾的家族,也有小厮丫鬟供其宣泄。

此世的男子极少会刻意压抑自己的欲望,甚至可以同时与两个三个并称真爱。

他不说话,太子以为是为难,沙哑的声音发闷:“……就当可怜可怜我,想找旁人时念念我,为了我忍一忍可好?”

最后一句含着祈求以及痛苦,握着他的手泛抖。

南若心颤了一下,反问:“殿下呢?殿下可早就有了姬妾。”

还不止一个,十多个呢,他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虽料到太子估计没碰过,可名义上确实有。

心里忽的有些不痛快,从前他没在意过,眼下忽然意识过来。

太子心里翻滚的负面情绪蓦然消散了大半:“她们有些是母后留下来的人,我收她们为姬妾是为了方便在后宫行走,有些是有把柄捏在我手中,还有些……”

他顿了下,含混带过:“我从未碰过她们,你明明知道的……”

他所有的不堪早就展露在谷哥儿面前,他还有什么不清楚。

南若被他控诉的心虚。

太子嗅着他手心残留的松子清香,依旧没有抬头,毫无顾忌释放眼中的贪餍与渴求,与之相反,声音闷闷:“你若真想得紧,便来找我,我可以帮你,只要你不找旁人,叫我怎么做都成……”

南若被他的直白呛了下,正直挺胸:“难道我在殿下心目中是急色之人?殿下放心,我承诺过只与殿下一道,便不会食言,在殿下厌倦之前,不会有旁人。”

不是他吹,就洁身自好这点,他能在数千万穿越同行里排前列了,换个自制力差点的来,怕早就妻妾成群、红颜成堆了。

“我不会厌倦,我怎会厌倦!”太子声音急切,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眼中含着饱足的笑,“我也只与你,没有旁人。”

“咣咣——”

刘公公又来催了。

“殿下快去吧,别叫刘伴伴等急了。”南若道。

太子抬头,满眼不舍:“你先走。”

南若也不想走,但时间到了必须离开,抽回手:“也好,我先走了。”

他站起身,反应过来怀里还揣着松子,掏出来递过去:“方才婚宴上闲得无聊剥的,借花献佛,殿下别嫌弃。”

太子什么都不缺,他有的太子都有,他没有的太子也有,想哄男朋友开心,只能自己动手表表心意。

果然太子欣喜收下,陪着他去前院上马车。

到了连通前后的门前,太子忽然停下了脚步,扯住南若的衣袖。

四目相对,南若了然一笑,回握太子的手,伴随着这个信号,太子几乎迫切的上来拥住他,而后将他轻轻抵在门板上,以无比温柔的姿态吻上了他的唇。

或许是为了弥补之前初次的莽撞,这一吻吻得极尽温柔,含着他的唇瓣轻轻吮吸,像是含着一颗糖果,等着慢慢融化,直到全舔得湿漉漉才放过,探入里面,一口一口轻轻吸舔。

南若从未想过原来接吻并非只有刺激,原来也会如此舒服,颤栗从心底扩散,胸腔里被缠绵之意填满。

直到太子抽离,帮他整理衣衫,他还神色迷离。

太子忍不住又亲了一口,这才将他推到门口:“我就送到这里,去吧。”

吻叫两人的感情突飞猛进,仿佛是一个分水岭,情侣间也有区分,亲过和没亲过完全不同。

从前南若在宫中见到太子并没有过多感触,可如今,仅仅只是交换一个眼神就叫他心情激荡。

尤其在永昭帝眼皮底下,刺激更甚,两人像是作弊的学生,在考官监视下搞小动作,紧张刺激,却又乐此不疲。

不知太子怎么想,反正南若是爱上了这种感觉,他本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越是禁忌越是有挑战,他感受越强烈。

眨眼到了冬祭,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祭礼,作为銮仪卫头领的南若负责带队充门面。

皇家祭祀布置尤其隆重,规模是春祭的两倍,永昭帝立在高台上随着唱喝不断重复磕头起来,郑皇后也需露面,带领着宗室女眷们在另外一个门叩拜天地先祖。

太子没有来,来的是荣王,永昭帝在长乐成婚后忽又忌惮起太子来,虽平日仍旧从早到晚将他带在身边,但与其说是教导,不如说是监视。

郑皇后倒仿佛女儿结婚就了却心头大事般沉寂了起来,好些日子都没有过动静。

风雨欲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在冬祭上,最后祭祖的三跪九叩,永昭帝起身时忽然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吞没 下一章:第九十一章 风雨
热门: 男友收割机[快穿]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独步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乡村异事 妄神 长夜余火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