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忙碌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弯了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吞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八十八

吴姓富商的状告只是一个引子,从他开始,状纸接二连三上门,全部直指谭瑛,来势汹汹。

永昭帝起初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被銮仪卫折腾了这么久的官员们岂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恨不能将事态闹得更大才好,开始还只是针对谭瑛,后来连整个銮仪卫一起弹劾,停职中的南若反倒逃过一劫。

这一回连素来支持永昭帝的容相也站到了百官一边。

南若不意外,这两年永昭帝的掌控欲越来越严重,恨不能将每个臣子都监视在眼皮底下,尤其自去年太后崩逝,他的掌控欲更进一步,只掌握官员在外的动向还不够,连他们在自家宅子里的一言一行都想知道,叫銮仪卫潜入记录。

人无完人,没人敢说自己是圣贤,一日十二个时辰都被监督,便是多吃一碗燕窝都要战战兢兢,这日子谁能忍,还不如当个百姓自由。

然而容相的相左似刺激到了永昭帝,早朝上捂着胸口险些气晕过去。

然后便以病倒为由歇朝三日。

皇帝来了这一出,官员们不得不退了一步,毕竟谁也不想背上气死皇帝的名声。

一时双方僵持住。

南若就在这时接到了叫他入宫的密旨。

南宫云林手里的折扇哗得一收:“容犬子收拾好仪表再随公公进宫,赵圆山,快招呼公公去喝杯茶歇歇脚!”

来的是紫宸殿的小太监,知晓南宫父子得宠,乐得卖他们一个面子,满面是笑的跟着赵圆山去了隔壁。

南宫云林扭头喜上眉梢,快要合不拢嘴:“瞧我说什么来着,圣上若要惩治谭瑛你的机会就来了,快,快去换身衣裳立刻进宫。”

南若笑着去了,他失业这几个月渣爹比他还操心,尤其这半月,私下没少找人探听消息,还厚着脸皮请求进宫了几趟,其实自他升为千户后,永昭帝便减少了召渣爹伴驾到频率,渣爹也识趣的少往跟前凑。

一路匆匆进宫,南若见到永昭帝眼皮一跳,瘦了好多!

原文虽打了三折,但永昭帝男主配置可半点没打折,身高颜值身材都对得起男主这个称号,太后刚崩逝时对他更多是精气神上的影响,身体还很健壮,可眼下肉眼可见瘦了一大截,脸上尤其明显。

但精神却瞧着极好,目光炯炯,见了南若笑着让他上前来。

“朕知晓这几个月叫你受委屈了。”

南若忙说没有,难道他还真能说觉得委屈不成,他是永昭帝的刀,他给了他锋利和荣耀,现在到了收割忠诚的时候,这几个月冷着他,无非是想让他认清楚,他这几年享受到的风光全由他给予,只有忠心认主,才能继续享受。

立刻拿出十二万分的真诚表示自己在江南所做的确过于冲动,错在他自己,摆出愿意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激昂架势。

永昭帝笑了笑,看不出是信了还是没信,唤了声高进忠,高公公带着四个内侍进来,前两个各捧着一道圣旨,后两个则托着衣帽文册以及印鉴。

南若立刻跪地,永昭帝摆摆手:“去吧。”

两道圣旨,一道封他从四品镇抚使,另一道叫他即刻捉拿谭瑛,不必交给大理寺与御史台,直接由镇抚司自行审查。

南若穿上崭新的镇抚使官服,顶着内侍投来的目光,一手拿佩刀一手拿圣旨,毫不犹豫赶往镇抚司,谭瑛今日当值。

虽他被告被弹劾,可永昭帝一直没有明确下旨,他依旧是銮仪卫指挥使。

南若一身新衣,手持圣旨,背后又跟着内侍,谭瑛看到他的瞬间就明白了。

“大人,请吧。”南若抬手。

谭瑛到底关照过他,虽后来也多有猜忌,可最初的帮助是事实,他能做的,便是给他最后的体面。

谭瑛先是惊再是怒,瞪着南若:“好,好,好,我倒是成全了你!”

南若平静的看着他。

好人不一定是好官,何况谭瑛本也算不得什么好人,他今日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贪污索贿、滥用刑罚、徇私包庇……一桩桩证据确凿,没有人逼他,都是他自己主动做的。

谭瑛颓然,其实他料到过自己会有今日,只是没想到来的这样快。

他起初做这些只是为了叫圣上安心,他有短处,圣上才会放心用他,如此他便只能靠着圣上。

可日子久了,连他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收入囊中的钱财越来越多,手里的人命也越来越多,欲/望也愈发膨胀,待回过神来,已经不能后退。

“走吧。”他似认命起身。

与南若擦身而过时,猛然抽走了他腰间的刀,没有丝毫停顿,干脆利落地抹了脖子。

鲜血喷溅出来,落在了南若崭新的官服上,像是一种无言的征兆。

谭瑛冲着他笑,好似在说等着吧,我的下场之后就是你,握着刀倒了下去。

南若面无表情抹去眼皮上的血,蹲下身给谭瑛遮上了双眼,抽走自己的佩刀。

不,你错了,我绝不会是你。

轰轰烈烈的弹劾以谭瑛自裁落下了帷幕,他的自裁叫永昭帝念了旧情,没有牵连他的家人,只贬回了祖籍,之后永昭帝和朝臣们各退了一步,永昭帝处置了谭瑛,又暗示今后不会再派銮仪卫监视内宅,朝臣也不再继续弹劾,銮仪卫仍然运行。

谭瑛去后,永昭帝没有再任命新的指挥使,而是将镇抚司一分为二,南若统领的北镇抚司专理诏狱,负责逮捕、侦讯、行刑与处决,南镇抚司则负责銮仪卫内部法纪军纪人员管理,以及采买研发等后勤事务。

南北镇抚司加起来共统领十三个卫所,南若手下从千人瞬间增加至万人。

新上任的北镇抚使干劲十足,一头扎进了镇抚司,他必须迅速坐稳这个位子。

将忠心谭瑛的属下直接踢走换上自己人,南若没心情搞什么怀柔收服,这些人又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人才,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没有本事做到独一无二,便只能被无情取代,既在军中,就该有弱肉强食的认知。

不服气的直接勾掉名字扔出去,站队失败可以理解,但主子倒了还不懂看情势夹起尾巴做人的,也不用再来了。

除此外,南若还得整理谭瑛留下来的种种庶务,一一清算盘点呈给永昭帝,还需适应新职位,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指挥使。

如此忙忙碌碌,几乎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銮仪卫平日该做的还得继续不能停,他恨不能一个人掰开成几瓣。

一直到九月,过了太后一周年又过了秋祭才得以喘了口气。

期间和太子只能书信交流,且八月永州出现洪灾,太子还被派去赈灾了一个月,莫说见面,连书信都断了。

九月迎来了两桩喜事,长乐公主与孙和礼将在月中完婚,而夏侯淳先她一步,在月初完婚。

原本夏侯淳和四娘一样开年即可成婚,可他为表孝心,决定和太子荣王一样为太后守满一年,未免叫女方以为他是不愿成亲,时间定在了刚除服一月。

长乐本不用这样焦急,到明年也不迟,然而她坑爹娘属性再次爆发,竟与孙和礼提早有了首尾。

南若知道时都惊了,虽大燕女子地位不算低,可以外出游玩可以自立女户,二婚改嫁也实属寻常,自由恋爱的也不少,可那大多是平民,官宦勋贵人家反而需遵守种种规矩。

长乐此举简直给皇家脸面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永昭帝简直气疯了,郑皇后也气得不轻,连原本一直事不关己的荣王也跑到孙和礼面前,将他狠揍了一顿。

南若“有幸”旁观了全过程。

荣王暴揍孙和礼时长乐冲上去阻拦,是他和宫人一起将她拉住,虽然换来长乐恶狠狠的瞪眼和翻来覆去几个连脏话都算不上的骂词。

倒是孙和礼不知是觉得理亏还是硬气,一声不吭任凭荣王揍他,只精准的护住了几个致命点。

南若眯起了眼。

一直以来,他并没有怎么关注过孙和礼,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长乐喜欢的人”上,毕竟他曾和长乐之间有过戏言,为避嫌,他对长乐的事都尽量不去多关注。

说起来,孙和礼当初究竟为什么会接受安乐和寿丰大长公主的安排去引诱长乐,为了给父亲出一口气还是他自己想当这个驸马?

不管是哪一种,他似乎都非良配。

如今更是诱得长乐婚前与他有了首尾,他这么做无非是怕永昭帝借口拖时间将婚事否掉,眼下生米煮成熟饭,长乐便只能嫁给他。

哪怕他确实对长乐是真心,这手段也着实太恶劣了些,何况能用这样的方法叫女方父母就范,怎么看也看不出对长乐是真心的,偏长乐如猪油蒙了心一样,看不出来不说,还坚持将主意往自己身上揽。

南若都开始怀疑起来孙和礼是不是会下蛊,他拧了拧眉心,决定回头好好查一查他。

他能想到的事,永昭帝和郑皇后自然也能想到,正是因为看出孙和礼的“良苦用心”,两人才发怒,可就如孙和礼有恃无恐的那般,长乐铁了心要嫁,他们还真没办法。

未免闹出更大的丑闻——公主未婚先孕,便匆匆定下了两人的婚期。

于是刚参加完夏侯淳婚礼不久的南若又去参加了长乐公主的婚礼,他本不想去的,可想到太子也会在场,许能趁机独处,便备好贺礼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弯了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吞没
热门: 17栋男生宿舍 混元剑帝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余生请多指教 神魔霸体 神荒龙帝 乡村俏娇娘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