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应你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答案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握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七十八

从庄子回来,南若从书房抽屉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檀木盒,里头是冬祭前太子托傅卓送给他的生辰礼物。

比起往年金玉书画之类的常规贺礼,今年的要特别些,是一个红绳编织的平安结手链,再寻常不过的那种,只打结处缀了两颗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南若拨弄两下红豆,想到太子背着人一缕一缕编织的情形,眼里泛起一丝笑意。

他没着急将手链戴到手上,而是叫初一和初二进来:“你们谁会编平安结?”

初一和初二相觑,这个还真不会,作为大爷面前的得脸管事,素来都是别人编给他们。

初一反应快道:“小的屋里的会,要不小的叫她来?”

初一屋里的正是南若内院大丫鬟二月,这几年他身边的丫鬟都陆续配了人,四个大丫鬟除了四月嫁给了他奶娘赵嬷嬷的儿子外,其她三个都嫁给了他身边的小厮,当然,初一他们如今已经是管事了。

二月手巧,以往南若身上的小件都是出自她手,平安结肯定不在话下。

不过南若拒绝了,道:“你去学,学会来教我。”

二月到底已经嫁人不再是他的贴身丫鬟,平安结还不知多长时间才能学会,他不好跟她相处过久,免得传出闲言碎语来。

这几年丫鬟们配人后他并未叫再添补,他平素住在前院很少回内院,内院有奶娘看着就够了,比起指使十几岁的小女孩,他更适应差遣小厮随从。

“是。”初一应下,随后道,“可要小的准备些线绳来给爷挑拣?”

“脸上的笑收收。”南若板起脸瞪他一眼,“去吧。”顿了下,“做的隐秘些,别叫人知晓。”

初一就带着笑下去了,脚步飞快。

他们爷可算是开窍了,就是不知看上的是哪家小娘子。

初一执行力极高,当晚南若从镇抚司回来,他就带着线绳来交答案。

南若不算是手巧的那类人,好在平安结并不难,只要抓到技巧很快就能编成功,只是精致与否的问题。

反复拆编了几次,总算有了一个比较满意的成品,坠子他不好用红豆,太明显,便选了两颗色泽亮丽珠圆色润的蜜蜡珠子串上去,倒和太子的气质也配。

捏着编好的手链,南若迟疑了片刻,最终装进盒子里,打算等太子生辰送给他。

没料永昭帝今年忽然提起要给太子办生辰宴,倒没有大办,只是接了傅家人进宫,和和乐乐吃席。

南若以防万一,便没敢将东西拿去给傅卓,只像往年一样照常送礼。

结束宫宴回来的太子看着挑拣出来的贺礼:“还有呢?”

刘端知道主子想听到什么,可只能硬着头皮道:“回殿下,都在这了。”

太子放下礼单:“长宁伯呢,他可有来过?”

他目露期盼,可有送什么东西来?

刘端摇头,不忍心道:“想来今日长宁伯不好携物进宫,许明日便会送来。”

太子目光渐沉,挥手将人打发走,去床头秘盒里拿出谷哥儿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原本该和以前的信件一样烧掉的,可他怕往后谷哥儿再不理他,断了跟他通信,一直留到了现在。

而这封也已经是一月前的了。

他一遍遍摸着开头那句“见信如见吾”,仿佛真看到了谷哥儿伏案写信时的模样,连他写下每句时是什么神情都能想象出来,笑着的苦思的无奈的……

日日夜夜,他都靠着这样的想象度日,描绘着心中谷哥儿的样子。

太子捏着信在黑暗里坐到了天亮。

太子生辰不久便到了傅皇后忌日,虽每年永昭帝都会叫人办一场,可今年格外隆重,提前三日便开始进行法会,又日日将傅家人宣进宫来。

甚至失言说出了后悔叫郑皇后搬入椒房殿,应该将椒房殿封存留念才对这样的话。

他说这话时郑皇后也在场,不管她心中作何想法,表面一派温柔大度,给足了永昭帝面子。

而太子早不在宫中,已经到了皇陵,他每年若无意外都会在为傅皇后守几日墓。

他们提前三日到,忌日当天太子坚持守在碑前,直到入夜傅卓才将人拉到殿中,这里供着牌位,照样可以守。

太子和傅卓跪在牌位前烧纸,外头数九寒天,熊熊燃起的火焰间接给他们取了暖。

前殿传来座钟八声报时声,傅卓忽的起身:“我去更衣,一会儿就来。”

太子垂眸淡淡嗯了一声,一张张纸钱落入盆中,手边的很快烧完,听到脚步声,他伸手示意:“推过来些。”

摞起的纸钱推到了他面前,一只手小心护着。

太子正要去拿,蓦然顿住,他看到了那手腕上露出来的平安结手链!

倏地扭头,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南若收回手,先规规矩矩磕头,又起来去上了香,回来再跪下烧了几张纸,才看向一脸失神的太子:“好些时日未见,殿下近日可安好?”

太子怔怔点头:“好。”

目光不由自主落到那手腕上,心口剧烈跳动起来。

南若挑眉:“子康可不是这样说的。”

子康是傅卓的字,也是永昭帝赐下的,跟南若前后脚,南若当时心道好险不是士康。

他看向太子,一脸你莫不是诓骗我。

太子一慌,道:“没有,我不是……”在南若倾耳细听的神情下,低下声去,“是发作过几回……”

边说边小心看他,竟有几分诺诺。

南若心头一软,心里微叹一声,语气不觉软了下来:“为何不叫人来找我?”

太子耷拉下眼皮:“宫中人多嘴杂,若被人发觉告到父皇面前,对你不利。”

而且他不想叫谷哥儿看到他发作时狼狈不堪的样子。

“可殿下的病若不能好转……”南若轻声道,“我怕要另择良木而栖了。”

别……

太子慌忙去看他,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眼,一时愣在了原地,片刻后,似不敢置信般征询寻找他的目光:“你……”

袖子里的手轻颤,竟不敢问出口,怕只是一场空。

南若勾勾手指:“手。”

太子将手伸出来,伸到一半发现在颤,又想缩回去,被南若主动握住,拉过来放到自己膝上:“别动。”

仿佛施了咒语,刚刚还颤抖的手立刻安静了。

不止手,太子整个人都僵住,手背好似在发烫,他直勾勾看着眼前的人,怀疑自己此刻其实是在梦里。

南若从怀中掏出那条自己亲手编织的手链,调整戴到他手腕上 ,拨弄两下蜜蜡珠,果然跟太子很配。

“生辰礼物,迟了几日还望殿下莫怪。”

太子痴痴喃喃:“果然是梦……”

南若握住他的手,看着交叠的手链,五指顺着他的手指插入,而后扣紧,在他面前晃晃,笑道:“对,是梦,都是假的。”

太子盯着交握的手定定瞧了半晌,俊美深邃的脸庞忽然凑近,南若眼皮一跳,生生遏制住条件反射,没有往后躲。

所幸太子并未做什么,只用鼻尖和他轻轻相碰,似在确认什么,须臾,喉间溢出暗哑的三个字:“是真的。”

南若还来得及反应,一个炙热的怀抱砸下来,整个人被紧紧箍住,像是要合二为一融进身体里。

南若有些不适的挣扎,这太亲密了些,超出了他来时的预计,虽心里没有生出厌恶,可也并不享受。

似乎觉察到他的情绪,太子很快松了手,伴随着抽离,砸下来一颗滚烫的泪,泪水后一双泛红的眸子亮的叫人胆颤心惊。

南若心口莫名跳了一下,似被这颗泪烫到,愣愣盯着看了片刻才回过神,想起来时准备好的说辞,道:“其实我没有殿下以为的那么好……”

他一直怀疑太子喜欢的是他自己加了滤镜后的他,毕竟他们实际并没有真正朝夕相处过,对彼此的了解并不完全,像是视频过却没见过面的网友,不自觉会美化对方。

可人无完人,是人就有缺点,也许相处过后,心动会消失的比兔子还快。

这是南若的切身经验,大学时他看上了一个学姐,对方不同于其她女生酷帅潇洒的性格叫他心动,可这个心动持续不到一周便夭折了——学姐吃饭竟然吧唧嘴!

一瞬间好感降落,所有心动化为乌有。

虽南若自嘲这是廉价的心动,来得快去的也快,可却也侧面说明了一些事实。

太子不赞同,想要反驳,被南若打住了话头:“殿下先别着急否认,我并非不信你,只人心易变是事实,我与殿下彼此了解甚少也是事实。”

“殿下若不信,我问殿下一个问题,我喜欢什么颜色?”

太子愣住了。

南若一脸你看吧,道:“所以我今日来找你,虽是想明白决定应你,但有条件。”

太子肃容:“你说。”

南若想松开两人交握的手,却被太子迅速扣住,只能投去无奈一瞥,道:“便如我方才所言,我们先做了解,也许等殿下见了我真正的模样,便会主动放弃。”

“不会!”太子几乎立刻接上。

南若没跟他争这个,会不会往后看就知道了,就算了解后仍然坚持,但将来有一日知晓他的私心……

他阖了阖眼:“殿下只说如何?”

太子将血液里叫嚣着抱上去的欲/望按下去,他知道谷哥儿不喜欢,握紧他的手:“都依你。”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答案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握着
热门: 曾许诺·殇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我的莫格利男孩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穿成炮灰攻之后 重生之大涅磐 地方妖管局 透视之眼 无限之我有红衣[gl]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