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知道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忍耐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假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七十五

傅卓的庄子虽没有南若名下的几个庄子大,位置却极好,四面都能欣赏到不同的美景,显然这庄子最初修建时特意规划过。

为避人眼,马车停在了后院一片天然未修剪的林子前,正值秋季,一片火红映入眼帘,美不胜收。

三人步入林中,里头有一座修建精致的草屋,连着回廊竹亭,十分有意境。

傅卓招呼他们在亭子里坐下,一边煮茶一边介绍四周的景致。

“……林子后头有一池温泉,虽小了些,可水质极佳,引的后头行宫里的温泉水……”

南若蹙了下眉。

太子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能久留,晚些便回宫。”

南若心头微松,若是从前他肯定二话不说便答应了,难得有跟领导拉近距离的机会,前世他没少跟甲方爸爸一起足浴按摩,这也算一种应酬,可现在,光想想那个场面就一阵尴尬。

不由对太子投去感激的一瞥,不管怎么说,太子解了围确实得谢他。

太子嘴角泛起细小的弧度。

傅卓眼珠转了一圈,顺势道:“那便改日,下回来再泡试试,反正温泉在这也不会跑。”

南若含糊应了一声。

下回有没有还另说呢。

傅卓引导的话题,三人谈天说地,一时气氛和谐,说到兴致上,南若竟忘了他和太子尴尬的关系,聊得颇为愉快。

两人书信来往近四年,互相对事对物的看法早心中有数,聊起来十分契合,只是头一回这么坐下来面对面聊天,聊到信中交流过的一些话题,叫南若有种网友奔现的既视感。

说到最后傅卓已经退出了群聊,只间或嗯哦是附和几声,眼带笑看着他们你来我往。

讨论完了去年发生的一桩案子,对相关律条各自阐述一番想法,南若想起正事来,道:“殿下对朝国之事可有耳闻?”

太后去时谭瑛和使臣已经去了朝国,不知眼下情况如何,正巧今日见到太子,不如当面问问他。

太子颔首道:“半月前朝王假意中毒引几位王子造反,大王子到四王子全部伏诛,投靠他们的数位王子也都被朝王发配出王城,若无意外六王子便是下任朝王。”

“除此之外呢?”南若问,迟疑了下,道,“我听到消息蒙人私下暗暗囤积粮食,这些年互市大燕有不少铁器流入朝国,蒙人可是有……”

不臣之心?

太子摇头,语气安抚道:“如今草原早不是当年,朝国自上而下皆安定下来,若没有十成的把握,绝不会与我大燕开战,蒙人不足为虑。”

南若就放了心,他目前对消息的掌控只限于京城和江南,大燕之外的详细情况他了解不多,虽也觉得打不起来,但没有太子这般笃定。

不过想到郑皇后,他觉得还是给太子提个醒比较好,他倒不觉得郑皇后是想挑起战争,他猜测郑皇后恐怕和宝寿公主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

“当年皇后与宝寿公主关系要好,公主对皇后多有推崇……”

几乎可以用迷妹来形容,而且细看有点橘里橘气,南若当时看原文时还特意将宝寿公主圈出来,打算将这个角色朝这方面刻画,没办法,前世市场就流行这种,CP出圈很容易将剧炒火,剧火了投资人爸爸才高兴,下一回才会继续用他。

别说郑皇后和宝寿公主,他还计划挑个男配出来给永昭帝也配一个呢。

哪知还没动笔他就穿了。

虽说他带了编剧的“有色眼光”看人,可宝寿公主与郑皇后交好是事实,这些年一直书信来往且每逢生辰都会互送贺礼,番外里还提过宝寿公主想将女儿嫁给荣王,那句她心里想着弥补遗憾还叫南若琢磨了好一会儿,给两人配CP的念头也是从这里而起的。

信息爆炸时代而来的南若知晓女人之间的感情有多奇妙,闺蜜间好起来男朋友能说扔就扔,差起来能上社会新闻。

此世男子一个个唯我独尊自大惯了,对女子的轻视植入了骨子里,连带对女子间的感情也不会重视,他无法明说怀疑郑皇后有做女皇的心,怕说出去落入郑皇后耳中不说,还被人觉得荒谬。

他只能委婉提醒:“六王子年长,将来朝王之位必是公主之子继任,到时公主便是太后……”

能给郑皇后的帮助便多了,何况是太后是女王还另说。

出乎意料的,太子似乎懂了他的言下之意,眼里先是迟疑而后惊愕:“你……”

你竟知道!你如何知道?

他表情如是说。

等等,南若惊了,太子这个反应,难道……

“你知道?”他不敢置信。

却没说知道什么,投去试探的目光。

太子浓眉紧拧,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知道。”

真知道?南若迟疑。

傅卓有点懵,左右看看:“知道什么?”

怎么还神神秘秘起来了。

太子朝他道:“我午膳未吃多少,你去看看有什么点心帮我拿些来。”

托词太明显,傅卓嘴角一撇,站起来:“行,我去拿,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你们。”

两人看着傅卓走远才收回目光,南若看向太子,斟酌用词:“临朝称制?”

太子微微摇头,一锤定音:“不,是称帝。”

南若打量他,半晌才找回声音:“殿下如何知晓?”

太子竟然知道郑皇后有做女皇的心!他竟然知道!

那么永昭帝呢?

“他不知。”太子道,他翻过一个空茶盏,用小镊子夹了块冰糖放到里面,再倒上温水,搅了搅递到南若面前。

南若愣神间接过,下意识想放到一边,对上太子投来的目光端起来抿了一口,甜味在唇齿间蔓延开,不自觉全喝了下去,没融化完的冰糖用舌头卷了卷,慢慢含化。

太子见他眉头舒展,放下心来,道:“昔年母后病中时常召皇后叙话。”

这个他知道,南若微怔,怎么提起了傅皇后?

太子:“皇后见识多广,母后一生未离过京城,极爱听她讲入宫前的种种经历,且皇后常有箴言,精辟令人称叹,母后在她面前多有感慨,常常在人前赞她才思敏捷自己远远不及……”

南若默然。

郑皇后有一整个文明做靠山,个人如何能及。

“有一回母后问皇后是否真有女儿国,你可知皇后说了什么?”

南若心里咯噔了一下。

太子眸光幽深:“皇后说不止女儿国,还有一国将男女一视同仁,女子也可自在出入为官为政,母后便称赞以皇后之才,若到了这两国,当得起一国之主。”

微顿:“母后是故意的。”

南若呼吸一窒。

太子眼底掠过一抹嘲色:“她召见皇后其实是圣上授意,他想多‘了解’皇后罢了。”

南若嘴里的冰糖咔嚓咬碎了,嚼吧嚼吧混着震惊一起咽了下去。

“可母后并未将听到的全部告诉圣上。”太子道,“尤其这段,她非但瞒了下来,还叮嘱皇后莫叫他人知晓。”

他目光复杂:“只每每圣上因皇后所献得了功绩,被群臣百姓称赞时,她便在皇后面前提起……”

南若已经不知道该做摆什么表情才对,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有点扭曲。

太子竟笑了下。

南若竖眉,他很好笑?

太子立刻肃起脸:“母后临去前将她所做全告知于我,叮嘱我一一记下。”

南若不由想起了赵氏,她病逝前也强行叫小若谷背下许多秘闻,心头不禁一怅,可怜天下慈母心。

“母后做这一切皆是为我……”

太子眼中露出痛色,搭在膝上的手微颤。

可他那时竟因她卧病,觉得她形容可怖不敢亲近,反倒去亲近皇后,还在母后面前句句不离“郑娘娘”。

全然忘了母后是因生他才染病。

他那样伤了母后的心,她却在病中还要为他费心谋划。

“殿下。”泛着甜气的茶盏递到了他面前,南若面带安抚转移话题,“殿下又如何肯定皇后会按娘娘所料行事。”

微甜的茶水入口,咬碎没融化的冰糖,想到他和谷哥儿口中泛着一样的味道,太子心头的压抑褪去,只剩一片欢愉。

“皇后这些年行事并不完全隐秘,圣上瞧不出来,是因母后瞒了他,他也从未朝这方面想过,若有了这念头再看皇后行事,便不难觉察。”

所谓一叶障目便是如此。

“不过……”他思索道,“或许先广德侯有所猜测,母后曾言,唯广德侯对皇后感情最为纯挚深厚……”

因为他是病娇,南若心道,某种意义上,病娇偏爱一个人,确实足够深厚。

想起上官子辰的畏罪自杀,没料想这里头竟还藏着一层,若他真的知晓郑皇后的心思,也不怪郑皇后轻易便放弃了他,谁会放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忽的一顿,自哂道:“原来殿下竟都知道。”

他当初竟还仗着知晓剧情整理男女配名单给太子瞧。

太子忙道:“我也并非知晓全部……”

南若摇摇头没多做纠结,太子解释完轮到他,真话自是不能说,只能推到赵氏身上:“你也知皇后入宫前与我母亲多有来往……”

她既然能在傅皇后面前说出那些话,说给赵氏也不稀奇。

“我母亲只当故事说与我听,是我自己后来猜测……”

见太子似接受了他的解释,他神色一正,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疑问:“殿下可曾计划放弃继位?”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忍耐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假设
热门: 太子妃升职记2 村夫俗妇 云中之珠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一个无情的剑客 九天帝尊 穿成炮灰攻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