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内情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震惊 下一章:第七十章 紧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九

长乐公主的神操作将在场所有人都震懵了,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僵住,准备好恭贺的话也都咽了回去,位份低的齐刷刷看地,位份高的有的看天看风景一脸事不关己,有的则小心觑着帝后的神色,还有些一副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其中以寿丰大长公主为最,旁人还稍微用扇子遮掩一下,她大喇喇表露无疑,自当年冬祭她唯一的孙女新乐县主被削去封号后,她就跟郑皇后闹翻了。

寿丰大长公主是孝宗唯一的嫡出子嗣,孝宗在世时对她极为宠爱,宠到婚后她嫌弃驸马体弱——没错,就是下半身的那个弱,虽碍于皇家脸面未能明说,但私下大家心照不宣。

总之寿丰大长公主在怀孕生下一女后便不再搭理驸马,驸马连公主府进都进不去,没多久就有公主养面首的传闻,孝宗丝毫不追究,反而当着众人的面说是他看错了人,害得爱女“与寡妇何异”,导致驸马彻底颜面扫地,不出两年便郁郁而终了。

先帝当时能成功坐上皇位,与寿丰大长公主有非常大的关系,孝宗临去前还不忘嘱托先帝照顾好这个妹妹,先帝念着恩情,对寿丰大长公主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在位四十余年,寿丰大长公主便风光横行了四十多年。

到了永昭帝这代,寿丰大长公主也聪明,先帝一去她就收敛了行迹,又与郑皇后交好,依旧风光。

南若如今想来,她当初要收郑皇后做义女不过是一种投资罢了,什么合眼缘什么像亲生女儿都是借口,就像她后来在康怡郡主和郑皇后PK时投了郑皇后一票一样。

傅皇后眼瞧着命不久矣,未来肯定会有继后,以寿丰大长公主的性子,绝不会想看到康怡郡主上位。

她和康怡郡主的母亲寿平大长公主原本一个是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嫡出公主,一个是不受关注的庶出公主,结果一朝皇位交替,庶出公主因为同胞哥哥当了皇帝被抬了起来,风光更盛她这个嫡出。

尤其她的女儿难产早逝,对方的女儿却眼瞧着要问鼎后位,对比落差之下能无动于衷才怪。

康怡郡主下场惨淡,寿平大长公主也早就病逝,唯一的子嗣安乐在宫中处境尴尬,而寿丰大长公主交好郑皇后,孙女新乐也时常进宫同长乐关系要好,这一局寿丰大长公主赢了。

可惜她贪欲过多,竟还想再参合一局,盯上了太子妃的位子,她找各种借口将新乐拖到十八都未曾定亲,打的什么主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贪心的结果便是人仰马翻,既没抓住太子也得罪了郑皇后,落得一场空,虽永昭帝补偿给新乐一门好亲事,可据说过得并不好,强势撞上了强势,三天两头闹和离。

如今长乐公主神来一笔,寿丰大长公主瞧着简直要笑出声了。

南若目光在寿丰大长公主和安乐之间扫了个来回。

帝后回过神来,永昭帝面无表情,郑皇后挂上笑容,起身拉起长乐的手:“瞧你,哪有女儿家家好意思当众说什么嫁不嫁的,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我和你父皇乐意,人家建昌侯也未必乐意。”

长乐刚想开口反驳,被母亲投来的眼神惊住,竟哆嗦了一下。

郑皇后笑如春风:“何况这姻缘讲究你情我愿,还得问问孙公子的意愿,否则成了怨偶,将来叫人看了笑话,您说呢,陛下?”

永昭帝掀起眼皮环视一圈,看不出喜怒:“既已礼成,便散了吧。”

说完起身离去。

皇帝说散那就散,南若便上前示意来宾可以走了,上首郑皇后已经将长乐拖走,只剩下太子和荣王,他亲自上前恭送。

荣王已经长成了挺拔俊秀的少年,眉眼间昔日的天真烂漫散去,透着些许阴郁,或者说叫丧,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这场闹剧无动于衷,还是太子叫他才回过神,慢吞吞起来。

太子神色淡淡,把玩着望远镜,路过南若时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意思想知道内情别急,容后就告诉他。

南若恨不能立刻拉住太子问个清楚,瓜吃到一半戛然而止实在挠心。

“南宫。”荣王路过叫了他一声,脸上带出几分笑,“你送的画我看过了,我很喜欢,谢谢。”

南若笑道:“王爷喜欢便好。”

长乐的及笄礼也是荣王的生辰,他按惯例给两人都送了贺礼,给荣王的是一幅海上见闻图,当初荣王找他谈心说的话他一直记得,这几年送他的礼物皆是各种风景。

荣王不便多留,寒暄两句便追上太子走了。

长乐公主丢下的炸/弹并没有因此平息,反而愈演愈烈,永昭帝这一届皇室人丁凋零,后宫也风平浪静,难得有了这样一个大八卦,几乎全民参与。

碍着銮仪卫的暗探,官员勋贵们只敢私下议论,反倒百姓无所顾忌议论纷纷。

短短两天,摸鱼社送来的消息便有厚厚一堆。

同时太子也叫傅卓送来了内情。

果然如南若所料,这里面有安乐和寿丰大长公主的手笔。

“……具体如何牵得线还没查出来,”傅卓说出他们的猜测,“无非就是那些勾小娘子上钩的小手段,长乐是娇蛮了些,可论心眼她怕是一万个比不上安乐。”

“牵线?”这意思孙和礼并不无辜,当时的震惊只是假装?

傅卓嗤笑:“你当单凭见几回面就能叫长乐倾心?孙和礼是生得好,可还没到叫人看几眼便色令智昏的份上。”

南若大概拼凑出了来龙去脉,安乐和寿丰大长公主利用了长乐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制造了几场浪漫偶遇,说不定还有英雄救美,安乐或许还主动为长乐和孙和礼搭桥传书,让长乐越陷越深。

她们竟然能在郑皇后眼皮子底下一步步引导,着实叫人惊讶。

南若对安乐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阴郁寡欢的小女孩形象上,仔细一想也不意外,她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心态不崩才怪,看看太子,还有荣王,宫里长大的几个孩子也就长乐正常些,被偏爱的有恃无恐,连夏侯淳也只是表面憨直。

傅卓嘲讽:“长乐实属活该,当初她若不去招惹安乐,安乐也不会想出这样的阴损法子来对付她。”

这倒是,幼时长乐没少在安乐面前耀武扬威,小孩子说话最不会拿捏分寸,成年人看来恶毒的话他们轻轻巧巧就能说出口,长乐是万千宠爱的嫡公主,根本不会顾及旁人的感受,安乐名不正言不顺的住在宫里本就卑微,长乐形似霸凌的做法对她而言怕无异于一场噩梦。

南若不由想起当初他刚来时接二连三偶遇安乐,只怕那时她就有了计划,只是他对小女孩躲都来不及,根本没接她的茬,误打误撞跳出了局。

“圣上和娘娘怎么说?”

傅卓幸灾乐祸:“长乐被情爱蒙了眼,铁了心要嫁给孙和礼,已经闹起了绝食,圣上和娘娘这会正气得跳脚呢。”

谁能想到圣上和娘娘如此聪慧的两人竟会生出这么一个傻公主。

南若摇摇头:“他们养出来的,是好是坏都得受着。”

长乐的性格脾气是他们惯出来的,小时不教育,别怪长大讨债。

而这个债还执拗的不行,绝食不成的长乐竟玩起了上吊自尽,以性命胁迫永昭帝不得不松口,答应先定亲。

据太子这个吃瓜在前线的群众送来的信,永昭帝虽然松口,却将建昌侯父子两叫进宫狠狠折腾了几回,还有安乐,也被他召进宫训斥了一顿,若不是寿丰大长公主是长辈,怕也不能幸免。

但也仅如此而已,长乐铁了心要嫁孙和礼,既要结亲,永昭帝和郑皇后便无法将建昌侯一家折腾太过,安乐和寿丰大长公主所做隐秘又没有留下证据,顶多也只是训斥。

何况安乐既然会做着这件事,便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今只有乐罢了。

她摇着折扇神色淡然的从椒房殿出来,郑皇后所谓的刁难对她而言起不到丝毫作用,最痛苦的她早就尝过了,这算什么。

只要想到那日帝后表情僵住的模样,她便恨不能捧腹大笑。

以为给她一个公主份位便能弥补?想得美,只要她活着,便要搅得他们一日都不好过!

长乐公主闹出的八卦在永昭帝妥协后落下了帷幕,虽还有人议论,不过大家口风一转,讨论起了建昌侯父子,老子舍个妻女换个爵位,儿子就拐了对方女儿回来,颇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意味,充满了故事性和讨论性。

南若没功夫在意这些,他掐算着日子将收集来的证据交上去。

“臣愿意前往江南暗中调查,恳请陛下准许。”他道,“恰好秋祭过后臣妹要嫁去绍阳,臣可以送嫁为由跟随,待到绍阳伺机查探。”

四娘三月便办了及笄礼,本还能留两年再嫁,可宋老爷子年事已高,想看着疼爱的孙子成家,渣爹便应允了。

他友爱弟妹是出了名的,疼爱的妹妹出嫁亲自护送也不算出格。

永昭帝沉吟片刻:“可以。”

南若精神大振,正聊着细节,忽的高进忠急急进来:“陛下,福宁宫来报,太后怕是不好了……”

永昭帝瞬间失色,起身奔向外,南若略一迟疑跟了上去。

一路策马狂奔。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震惊 下一章:第七十章 紧扣
热门: 楼兰绘梦卷 游民无产者 有耻之徒 满江红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今天你告白了吗?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摸金天帝 村夫俗妇 电竞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