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震惊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审讯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内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八

记录完口供,南若毫不迟疑直奔皇宫。

有了这份口供便有了调查江南织造局的理由,这一次他要他们不死也脱层皮!

当年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离开江南时他便在心中发下誓言,若有朝一日手握权柄,一定要为杨焘讨个公道。

这些年他没有一刻忘记,私下暗暗调查织造局相关秘闻,黄宁是他早就揪出来的一条鱼,只是时机未到,一来他爬得还不够高,二来永昭帝没有动江南的意思。

如今两者齐了,虽他只是个千户,可天子宠臣又凶名赫赫,便是对上容相也不虚,永昭帝也在他潜移默化的心理暗示下对江南起了再次整顿的心。

太子入朝不久他便看明白了,永昭帝这是抬起太子来压倒郑皇后的名声势力,毕竟只要太子屹立不倒,从礼法上荣王便没有一丝机会,在此世世俗眼光中,荣王没有机会便代表郑皇后没有机会。

如今三方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永昭帝和郑皇后互相利用又互相牵制,永昭帝独宠郑皇后给她荣耀脸面,郑皇后养废荣王降低永昭帝的疑心,太子能力出众受人推崇却自身有问题至今无子嗣。

这里头最纠结的莫过于永昭帝。

南若如今渐渐能摸到一些他的想法,他是看重的太子的,昔年给太子选择老师也确实费了心思,可又不知为何,许是因为太子的病,他总若有似无地打压太子,但打压完后又总会换其它补偿回去,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叫人在旁看着都替他累得慌。

倒是太子不管永昭帝是奖是罚都受着,瞧不出喜怒。

话说回来,正是因为太子崛起郑皇后沉寂,恰是解决江南的最好时机。

南若本打算从黄宁入手一点点抽丝剥茧找出详细证据呈给永昭帝,没料到横生枝节,草原有了动静,虽眼下还没查到与郑皇后有关,但他心里总有预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先拿到调查权再说。

黄宁的供词只是个引子,是真是假不重要,全看皇帝意愿,只要永昭帝点头,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到了紫宸殿,这回南若没撞见太子,倒是碰到了正从殿里出来的谭瑛。

他虎步生风,端的是意气风发,这些年随着銮仪卫地位抬升,他这个指挥使也水涨船高,威风不下容相。

南若向他行礼。

谭瑛提醒道:“容相在里头,你待会儿再进去。”

南若颔首应是,见他眉眼透着春风得意,恭维几句好话,探问道:“瞧大人这般,可是有喜事发生?”

“欸,可不能这么说。”谭瑛左右看看,示意他到台阶边来,道,“告诉你也无妨,过几日你便会知晓,圣上派我护送使臣去朝国一趟,庆贺宝寿长公主寿辰。”

怕不止如此吧,宝寿公主三十整寿时也没见永昭帝派使臣去庆贺,怎么今年突然就想起来了,而且若他没记错离宝寿公主生辰还有三个月,这么早赶过去,意图不要太明显。

谭瑛声音渐低:“公主叫人送来消息,朝王病重,怕撑不过这两个月。”

他只说到这,剩下的用眼神暗示,你懂的。

南若点头表示懂。

无非是宝寿公主和永昭帝想扶六王子上位,下任朝王自然和大燕越亲近越好。

谭瑛一拍他的肩膀,状似玩笑道:“我听陛下说你竟抓了个翰林,你也是胆大,就不怕那帮翰林学士找你麻烦?”

南若神色不变,道:“大人可还记得咱们当年江南一行,属下和傅卓裴定高落水险些丢了命?”

谭瑛恍然。

南若面露寻仇的狠厉:“那时属下位卑,只能将这口气咽下,如今可不一样……”他掏出折子递过去,“抓这黄宁便是想顺藤摸瓜……”意思不言而喻。

“我便不看了。”谭瑛摆手推了折子,笑道,“瞧不出来你还挺记仇。”

南若有些恼:“属下可不是爱计较的人,旁的也就罢了,这生死之仇哪能说了就了。”

“这倒是。”谭瑛似接受了他的解释,又寒暄几句走了。

南若看着他趾高气扬的背影目光沉了沉,太子当年说的对极,谭瑛做镇抚还成,做指挥使的确不适合,这几年他仗着永昭帝看重气焰嚣张横行无忌,私自昧下查抄的家财都是小事,他本就擅使酷刑,得势之后变本加厉。

除此之外包庇亲朋以权谋私的事也没少干。

如今永昭帝正是用他的时候,御史台的弹劾都给他挡了下来,满朝文武更无人做出头草,除非等哪天永昭帝不再用他,不过眼下看来还早得很。

没多久容相自里头出来,南若迎上去打了个招呼,虽说当年戏言叫了义父,实际他包括渣爹和容相并没有走得太近,尤其他现在的身份,在满朝士大夫那里仇恨值拉得满满,都恨不能离他越远越好。

见了永昭帝,南若一边递上折子一边快速将内容口述了一遍,省了永昭帝费时间看。

“……织造局竟在背后操纵臣子,臣越想越觉得此事事关重大,便赶忙来向陛下禀报。”他忧心忡忡,“当年陛下仁慈,念在织造局多年辛劳,只叫他们补足缺漏,可这才过去几年,他们竟……臣实在疑惑,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话点到为止,留下想象空间。

永昭帝面色微沉。

南若也不再多说,等他看完。

片刻,永昭帝合上折子,沉声道:“去查,查清楚银子的去向,朕给你一月时间。”

“是。”南若欣然领命。

证据他早就备好了,就等永昭帝表态。

不过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也正好将调查摆到明面上来,说不定顺藤摸瓜还能摸到点什么。

于是长乐公主及笄礼之前的小半个月,南若每日忙得脚不沾地,压根不给渣爹训人的机会,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所幸有两个好消息,一个来自夏侯淳,他去探了永昭帝的口风,虽没有得到明确答案,但他心中属意的驸马八成不是他,一个来自太子,也是同样的说法,且罗列出了几个他认为会成为驸马的人选。

南若就放了大半的心,尤其太子简直给了他一针强心剂。

欣喜的同时洋洋洒洒写了万字开解鸡汤送给太子,感谢《意林》感谢《读者》感谢《故事会》《今古传奇》《九州》……虽说随着时代发展前世的鸡汤小故事已经变了味,可对这世人来说还都是新鲜的,充满鼓励和振奋。

不过话说回来,做了近四年笔友,他发现太子出乎意料的思想先进,有些想法比一些现代人都开明,叫南若怀疑莫非是受了郑皇后影响。

打三折的原文里,郑皇后开拓后宫副本之初在太子这里刷了不少好感度,而她刷好感的方法便是讲故事和美食玩具,像《西游记》就是她哄太子用的,还有现代儿歌等等。

原文描述的不多,更多着墨在太子将从郑皇后这里得来的无意间说给永昭帝听,或者叫永昭帝撞见两人温馨玩耍的场景,使得两人感情升温。

但落到现实,恐怕太子从郑皇后那里听到了不少于此世而言新鲜超前的言论,只是不知那时太子年幼记下了多少,但从来往书信看应该有不少。

还有傅皇后。

太子给他的倾诉中有时会提到傅皇后,话里话外似乎傅皇后临去前教了他很多,而且有件事叫他毕生难忘,这个难忘透着惆怅和压抑,而非喜悦。

南若心中不免多做猜想,不过太子再没多提,只怕是他的病根之一。

转眼到了长乐的及笄礼,作为帝国的明珠,帝后唯一的女儿,及笄礼举办的非常盛大,盛大到除了命妇闺秀,京城里年轻俊才们都被请到了现场,意思不言而喻,任公主选“妃”。

南若也在,不过他是作为侍卫维持秩序。

十五岁的长乐公主已经是出名的美人,明艳又高贵,专为今日特制的华裳衬得她光彩照人。

南若打眼一扫,看到了不少才俊目露痴迷,不经意间视线瞥见了观礼的安乐公主,微微停顿了两秒,安乐公主去年与周瑄成亲后便搬出了皇宫,对外瞧着一副关起门来过自己小日子的模样,可就他从摸鱼社社员投递的消息分析来看,安乐怕并不像对外表露的那么淡然。

想想也是,若没有郑皇后,当年坐上继后的许是她母亲康怡郡主,长乐的所有风光也会换成是她。

收回视线,冷不防感觉好像有人在看他,顺势瞧去,看到了放下望远镜的太子。

南若:?

这是有事?

心里正猜测着什么事,那边长乐公主已经面带羞涩选出了心仪的驸马。

全场一片寂静。

南若慢半拍反应过来她选了谁,顿时瞠目。

长乐公主选中的竟然是建昌侯长子孙和礼!

这叫什么,你夺走我女儿,就用你女儿来还?昔日夺走我前妻的仇人的亲生女儿要嫁给我儿子?女儿看上了被我戴绿帽的女友前夫的儿子?

这是什么样的狗血孽缘?

还有长乐是什么时候跟孙和礼认识的,不,不对,看孙和礼一脸震惊的样子,似乎是长乐主动看上了他。

我靠靠靠。

惊天大瓜砸下来,南若忍不住心里爆了粗口。

再看永昭帝和郑皇后,似乎也被震得不轻。

只长乐公主倔强的看着两人,一副不同意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南若忽然想到什么,瞧向安乐的方向,只见她持扇遮掩了半张脸,只一双眼露在外,眼皮耷拉辨不出喜怒哀乐。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审讯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内情
热门: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冬泳 升级专家 大漠谣(风中奇缘1)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火帝神尊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穿成男配长子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竹马钢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