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审讯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擦肩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震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十七

南若目光一凝:“你从哪来听的消息?”

说完想起益王封地不就挨着草原,肯定是益王府发现了什么。

果然夏侯淳悄声道:“是我爹叫人送来的,他这些年在互市里掺和了几手,说从今春开始蒙人在悄悄屯粮,若不是他机敏还发觉不了。”

南若蹙起了眉。

大燕建国来草原一直混乱,各个部族互相争斗不断,直到先帝晚年时其中一支将各部族一统,首领自封草原王,后又自称大朝国,昔年宝寿公主嫁的便是草原王的六王子。

自两国和亲后一直相安无事,如今眼瞧着明显有永远和平的趋势,怎么会忽然有了变数。

“可是朝王出了事?”

算算年纪朝王已经快七十了,他可比永昭帝能生,只王子就有二十多个,草原没什么嫡长不嫡长一说,以强为尊,王位交迭必定会是一场大混乱。

夏侯淳摇头:“这个我爹没说,我也不知道,他只叫我帮忙跟陛下说说情,他想将王府朝南挪一挪,详细他应当跟皇伯说了,说不定过几日就有消息传出来。”

他担忧道:“我跟你说是怕万一到时真打起来皇伯派你去,你赶紧找点事做别闲着。”

南若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想多了,我哪里会打仗,就算真打起来圣上也不会派我去。”

术业有专攻,叫他收集收集情报审问审问官员可以,上战场就算了,顶多是个纸上谈兵,永昭帝还没昏头到这个份上。

夏侯淳就松了口气。

南若却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打算回头查一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了镇抚司已经是晌午,他直接去审讯室,叫人将黄宁带上来。

关了近乎一天一夜小黑屋,黄宁形容狼狈,浑身早被汗渍熏得臭烘烘,衣服皱巴巴贴在身上。

“别带过来,就坐那,对,可以了。”

南若隔着桌子挥挥手,叫坐到离他两米远。

“说吧。”他翻开纸笔和气道。

黄宁明显消极抵抗,一声不吭。

南若也不生气,道:“要不我给你提个醒?”他抽出压在下面的几页纸,“十六年九月,你托族人为你修缮江南祖宅,前前后后修了有一年,里头园林流水应有尽有,虽说宅子不大,花草水石江南也遍地,可林林总总加起来怎么也得三千两往上,还有你悄悄叫人置办的两套黄花梨家具,计五千八百八十八两,这还不算运送回去的费用。”

“还有,十七年三月春祭,购宝石头面两套合计一千两,六月购避暑别庄一座价值八千两……”

林林总总念下来,只纸上记载的便有十万两有余。

南若放下纸,双手交握在桌上:“说吧。”

一个普通耕读出身的翰林编修,怎么忽然就发了财,燕朝又没有彩票。

黄宁不知是热的还是如何,额头满是汗,辩解道:“修祖宅的银子是我这十年攒下来的,我族中有人行商,我中举后他们来投,得我庇护每年自会送来银钱,那别庄也是旁人送的……”

南若挑眉:“你族人行得什么商?投得哪家商会?我可有听过名字?想来黄编修也知道,本千户商贾出身,对商颇有了解。”

黄编修嘴唇翕动又不吭声了。

南若也不着急,笑道:“你慢慢想,我不急。”招手叫金龙去帮他端午餐上来。

不一会儿金龙打头,后头跟着四个厨房小厮,每人都抱着一个托盘,一下将桌子摆得满满当当。

南若由家丁伺候着洗了手,过来一瞧,笑道:“不错,天热正该吃凉面。”

四个托盘,小的整齐码着煮好凉过的面条,闪着诱人的油光,另三个稍大些的一个摆着开水烫过的时令青菜,分盘摆得满满当当,一个是切好成丝的拌菜和切成丁的咸菜,剩下的那个摆着调料,厨房知道他喜好酸辣口,偏甜酱便没有摆上来。

南若从金龙手里接了碗筷很快给自己拌了一碗,挑起一筷子,红油辣椒拌着芝麻,香味一下便冲了出来。

黄宁抿了抿干涩的唇。

碗只巴掌大,南若不消片刻便吃完了,斯文又优雅,没有发出半丝声响,直白点说吃的不香,没办法,他已经不是前世那个两口就吸光一碗泡面的宅男,小若谷从皇家学来的用餐礼仪叫他没法放肆。

“去,都端碗过来在这吃。”

一声令下,四个家丁和两个守门的校尉都叫进来,一圈坐在黄宁面前吃。

顿时呲溜吸面的声音此起彼伏,尤其金龙正是半大小子能吃的时候,吃得那叫一个香。

南若瞧着他都多吃了两碗,何况被关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的黄宁,不住吞咽口水。

吃完面,南若又叫人端了冰奶茶来,专门叫用玻璃杯装着,一个个面对黄宁抱着瓶喝。

黄宁虽耕读出身,可自小展露读书天分后就没吃过苦,家中吃的用的都先紧着他,哪里像眼下这样饿过肚子,他闭上眼睛不看,可声音就在耳边挥之不去,嘴里口水疯狂分泌,快要崩溃,却又抱着一丝希望苦苦熬着。

南若也不管他,已经悠闲在旁看起了书,他坐在窗户旁有风不时吹过,旁边又放着冰鉴,黄宁就不行了,热的满身大汗。

“给他喂杯水,别渴死了冤枉咱们銮仪卫使酷刑。”

金龙端了杯水给他,还是盐水。

黄宁不吭声南若便陪他耗着,晚饭时中午的情形又来了一遍,黄宁眼神已经开始发虚。

这回他想耗南若却不陪他了,叫人将他带回小黑屋,第二天继续,黄宁依旧嘴硬,不过眼瞧着快要撑不住,第三日南若赶了个早,天蒙蒙亮便将人带上来。

“黄编修昨夜睡得可好?如何,可想好该怎么说了?”

南若挥退家丁,对满脸憔悴的黄宁温和一笑

黄编修看他的目光如见恶鬼,连续三日只喝水叫他快要虚脱,抖着嗓子道:“你不是人,你虐待官员,我要向陛下上书……”

南若诧异:“这话从何说起,黄编修可不能随口诬蔑人,本千户何时叫人虐待过你,本千户可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没碰过,便是去御前对峙本千户也不怕,大可叫太医来验一验,看看是谁血口喷人。”

“你……”黄宁气得嘴唇哆嗦。

没了外人,南若姿态闲适地活动着肩膀,语气懒散道:“黄编修若指望你背后的人来赎你怕是想多了,你贪墨之事证据确凿,本千户前日便已经禀明了圣上,你老师容相也在当日便派人来知会本千户不会徇私。”

他挑眉一笑,痞气十足,眼里透着明晃晃的顽劣恶意:“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黄宁颤声:“胡说,若是真的你为何不早说……”

南若:“你没有问啊。”

一脸你不开口问我怎么回答的无辜。

黄宁绷了三天的弦霎时断了。

南若双手交握搭在桌上,下巴抵上去凑近黄宁,天还未全亮,屋子里点了灯,晕黄的灯光在他脸上照出几分蛊惑的意味。

他轻声道:“只要你说出背后那人是谁便算戴罪立功,我可以在圣上面前为你说情。”

“我猜你只是一个中间人,他们两头不愿有牵扯,便拉你进来充当联络人,是不是?”

黄宁舔了舔干裂的唇,半晌才艰涩开口:“是……”

南若声音愈发轻缓:“那这两头都是谁呢?他们找你当中间人,便是做好了出事便将你抛弃的准备,如今你落难,他们可都无动于衷。”

黄宁眼里掠过愤然。

南若不紧不慢:“你家人我已经叫人保护起来,放心,还没有銮仪卫保不下来的人。”

黄宁颓然道:“我……我不知……”

他只是中间人,只听指示做一些事,旁的他一概不知。

“凡是有迹可循,便是蛛丝马迹也能推理出一二,难道你就没有好奇过,没有想过?”南若目露鼓励。

黄宁迟疑。

南若引导:“从你手中经过怕不止十万,能源源不断拿出如此多银子怕只有南方豪商……”

黄宁似明白了什么,开口道:“我确有猜测,其中有件事我后来发觉邸报中有提及相关。”

南若目光鼓励他继续说。

黄宁咽了口口水,道:“是谁我不知,我只猜应与江南织造局有关……”

南若目光一亮。

成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男配长子,本站提供穿成男配长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男配长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擦肩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震惊
热门: 太子妃升职记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那个校霸是我的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神荒龙帝 乡艳小毒医 至高使命